2014-12-17 18:27:46紅葉

詭情(30)

 

蔡佩琳猛的回頭看向了抓住她手的宋麗玲,其眼神以及口氣中都帶有十分兇狠的氣息。但是宋麗玲並沒有應此而退卻,反而用更加堅定的眼神及口吻說道:「高太太,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想要去怪任何人,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

 

一聽到宋麗玲這麼說,蔡佩琳眼中的戾氣不由得慢慢的消散了開來。只見她先是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對宋麗玲道:「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對妳這麼兇的,只是……只是我…….

 

「高太太,其實該說抱歉的是我。」宋麗玲放開了蔡佩玲的手,歉然道:「是我太急著想找回我自己的記憶,反而忽略了妳也是受害者之一,我不該這麼激動的。」

 

「妳也別這麼說了,或許.或許這些年來我一直都不想去面對這所謂的真相,反而將這些事都推給了因果而不去面對。我想我今天會在這裡遇上妳,應該算是上天的安排吧。妳喝咖啡嗎?」

 

「嗯,我喝。」

 

「那好,我知道一間還算幽靜的咖啡廳,我們去那裡再接著聊吧。」

 

語畢,蔡佩琳便帶著宋麗玲坐上了自己的賓士轎車。在宋麗玲上車後,負責開車的蔡忠明一直用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從後照鏡中看她,直到他的這個動作被蔡佩琳狠狠的瞪了一眼後,他才將目光完全的轉回了自己的方向盤上。

 

而蔡佩琳及宋麗玲兩人此時則是坐在後座的座位上,同樣默然的等待目的地的到達。

 

「太太,天琴座咖啡廳到了。」

 

「嗯,我們下車吧。」

 

語畢,蔡佩琳和宋麗玲兩人同時開門下車,但在兩人準備進咖啡廳時,蔡佩琳不知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回身走到車門旁,在蔡忠明放下車窗玻璃後對他說道:「明伯,我和她在這裡談話的事千萬別跟任何人講,尤其是大忠他,知道嗎?」

 

「是,太太,我絕對不會洩漏出去的。」

 

「嗯,如果有人找我的話就說我在精舍那裡打禪念經,麻煩你了。」

 

語畢,蔡佩琳便轉身走回到宋麗玲的身旁,然後兩人一同進入了天琴座咖啡廳。

 

「啊,是高太太,好久不見了,這位是………

 

「她姓趙,是我在精舍裡認識的朋友。老闆,我一樣是藍山咖啡一杯外加一份藍苺蛋糕,趙小姐妳呢?」

 

「我……我一樣就好。」

 

「好的,兩杯藍山兩份藍苺,你們請先入座,蛋糕及咖啡待會就會送到。」

 

「嗯,趙小姐,我們先到裡面去坐吧。」

 

在蔡佩琳的帶領之下,兩人走到了一個較裡面並且沒有靠窗的位子坐下。在坐下之後,就見蔡佩琳抱歉的道:「宋小姐,很抱歉,為了避免其他的麻煩,所以我幫妳改了個姓,希望妳不要介意。」

 

「這我並不介意,只是妳所謂的麻煩事,指得是高先生嗎?」

 

「是呀,大忠他.. 我想妳也明白他是怎樣出身的人,雖然這些年來他的脾氣已經收斂了不少,但若是讓他知道妳現在人在台中的話,我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來。」

 

「高先生他會這麼恨我我並不怪他,因為高偉國很可能是我殺的。但是就是因為這一段記憶的喪失使得我們都陷入了這樣不明確的痛苦之中,所以我才希望我能回想起這段記憶來,就算人真是我殺也無妨,我實在不想在這樣迷惘下去了!」

 

宋麗玲此時話是越說越激動,而她的雙手亦不由自主的握緊了起來。看到她如此激動的模樣,蔡佩琳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微笑道:「別這麼激動,先別說要為了誰,光是為了偉國和我自己,我就一定會幫妳這個忙的。好了,妳現在想知道些什麼呢?」

 

「謝謝妳,高太太。」宋麗玲感激的握緊了蔡佩琳的手,然後道:「其實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當時才十四歲的我,怎麼會認識高偉國,又怎麼會與他談戀愛呢?」

 

「這一點妳還真問倒我了。當年你們交往的事我可算是最後一個才知道的,我當時一直以為他口中的女朋友是他之前的高中同學,一直到他被妳父親逼的休學之後,我才從他哥的口中知道妳的事的。」

 

「那……….那妳知道還會有誰知道我和高偉國交往時所發生的事呢?」

 

「這..很抱歉,我現在所能想到的只有我大兒子建國以及大忠而已,但我是不會建議妳去和他們見面的。」

 

「這樣呀……」一聽到蔡佩琳這麼說,宋麗玲不由得因失望而沉默了起來。剛好此時咖啡及蛋糕送到,於是她便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調整自己的思緒,思索自己接下來要再問些什麼。

 

「其實我還想到一個人,只是我想她恐怕更不可能跟妳談的。」

 

「是嗎?那個人是誰?」

 

「他的前女朋友。」蔡佩琳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苦笑道:「她當時和偉國原本已經是論及婚嫁,但中途卻被妳這麼硬生生的給打斷,所以我想妳和偉國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她應該是知情的。不過我聽說她在和偉國分手後便離開了台中,現在要想找到她恐怕不容易,不過我………

 

「高太太,高偉國他……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上一篇:詭情(29)

下一篇:詭情(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