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大調查:民意最重視... 贊助
2014-11-19 17:31:45紅葉

詭情(26)

2005511 下午331

台中市警察局督察室

 

「李先生,請進。」雷永麗將督察室的門打開,讓李明德和謝中天走了進來。

 

「謝謝妳,雷小姐。請問曹都察大概多久才會回來?」

 

「我想大概還要半個小時吧。」雷永麗邊說邊到咖啡機那用紙杯倒了兩杯咖啡,然後向李謝兩人問道:「你們要加糖和奶球嗎?」

 

「我喝黑咖啡就好了。你呢?」

 

「加一個奶球,半包糖..等等,請問這裡有沒有鮮奶……哇!」

 

謝中天話還沒說完,就見李明德的手掌以接近4547度的角度迅速的賞了他一記鍋貼。

 

「很抱歉,我們這沒有鮮奶,一個奶球及半包糖是吧。」

 

只見雷永麗將奶球及糖加進咖啡裡並加以攪拌後,用一種接近職業標準的微笑將兩杯咖啡送到了兩人面前,然後便開門走了出去。

 

「明德叔,你幹嘛打我呀?而且還是在一個美女面前..

 

「哼,你知不知道什麼叫白目?你知不知道每天因為白目而發生重傷害事件總共有多少嗎?你若再這…….

 

李明德恐嚇的話還未說完,他身上的手機便開始震動了起來。只見他先白了謝中天一眼,然後接起了手機,道:「喂,請問是哪位?似海?!有什麼事嗎?嗯..我知道了。你多幫我注意一下,再聯絡。」

 

「明德叔,是卓叔打來的?」

 

「嗯,他說你師丈在跟他談完之後也下來台中了,若是順利的話大概4點多會到,到時他會再與我們聯絡的。」

 

「明德叔,這樣好嗎?你不是一向不讓當事人介入案件的調查之中嗎?」

 

「一般來說是這樣沒錯,但我覺得這次的案件裡有些地方跟以往的案件不同,我想若是有委託人在場的或許會比較合適一些。」

 

「有些不同?這是什麼意思?」

 

「其實我也不清楚不同的地方到底在哪裡,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不對勁的地方在哪裡卻又沒有一個頭緒,實在是很頭痛。」

 

「會嗎?我覺得整件事情應該已經是很清楚了,十四年前高偉國因為感情的因素而殺了老師一家人,然後他自己又被老師所殺,因此他的靈魂便成為了遊魂,在人間遊蕩了十四年後,剛好在我們學校發現了老師,當時又剛好發現傅同學的靈格與他相近,所以他便附身在傅同學身上,要老師為她當年殺他的事付出代價,又或許是他對老師一直無法忘懷,想要用傅同學的身體與老師再續前緣也不一定。」

 

「中天呀,你要明白一點,「剛好」這兩個字是不能在任何案件中出現的,我們不論是在辦人間或是靈界的案件都一樣,都是需要用證據來還原案件的本來面貌,如此一來才能真正的解決由案件所衍生出來的問題。況且先別說高偉國的靈魂是如何由台中飄流到台北的這個問題,若是曹督察當年對高偉國的調查屬實的話,你老師一家是否是他所殺的都還是一個問題呢。」

 

「可是人若不是高偉國所殺的話,那真正的兇手會是誰呢?而現在又是誰附身在傅偉倫的身上,並不停的去騷擾宋老師呢?」

 

「唉,就是因為不知道是誰,所以我現在才會很頭痛呀。」

 

「頭痛?!是在誰在我這裡頭痛呀?」

 

突然間,房門被打了開來,李明德及謝中天兩人在同一時間轉頭向門口看去,立即便看見一個身材中等略瘦,臉上帶著一副金邊眼鏡,但雙眼卻及為炯炯有神的中年男子正一邊說話一邊走了進來。

 

「曹督察你好,我是正德偵探社的李明德,有件事想要跟你請教一下。」

 

「正德偵探社?」曹川民邊說邊接過了李明德遞來的名片,只見他先瞄了李明德一眼,然後笑道:「你放著好好的刑警隊長不做,跑出來當這種類型的偵探,會不會可惜了點。」

 

「同樣都是做替天行道的事,我想沒什麼可惜不可惜的吧。」

 

「替天行道,說的好,你想要問的是有關宋小梅的事情是吧?」

 

「是的,我們正德偵探社接受了她丈夫的委託,來台中這裡尋找她的行蹤。」

 

「她的行蹤?那還不簡單,她現在就住在黎…….

 

「黎明商旅飯店。」李明德由上衣口袋拿出一個筆記本,在翻到了其中一頁後,道:「宋小姐在510號上午住進了黎明商旅飯店,接著於511日凌晨4時出門,之後便不知下落了。」

 

「所以她現在已算是下落不明了?」曹川民臉上的表情此時突然顯得有些緊張,然後就見他急忙走到辦公桌那裏撥了個電話,道:「旭東!高信忠那裡有沒有什麼動靜?嗯,那高建國呢?也沒有呀……什麼!昨天有個女人去過高信忠那裡?那你還說沒事!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嗯是他太太接待的,哪一一個..我知道了,你們先把那女人的照片傳過來,然後持續監視那裡,好。」

 

「你們現在正在監視高信忠?」

 

上一篇:詭情(25)

下一篇:詭情(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