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8 16:19:43紅葉

求道(2)

 

孤峰,位於中原地域的最北方,外型有如一支長劍般插在一片雪白的北方群峰之中,故又被稱之為孤劍峰或是通天峰。

 

近百年來,北方群峰地域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傳說中有一個人突破孤峰那接近垂直的地形以及極寒峻冷的氣候,登上了這孤峰的最頂端並建立了一座完全用冰所造成的美麗宮殿。但因為從來就沒有人看到過這座宮殿以及創造者,所以附近的人便將這座傳說中的宮殿稱之為「天宮」,而創造這座天宮的人,則被稱之為孤峰仙人或是孤峰老祖。

 

然而在孤峰那蜿蜒而又險峻的山道之中,求道此時正帶著一個身穿厚重雪衣的「人」往孤峰的頂峰處前行。孤峰的山道雖然險峻難行,但求道卻有如識途老馬般走過一個又一個山道,根本就看不出他是個雙眼失明的人。

 

「我說達兄呀,你這陣子怎麼都沒有說話呢?」

 

在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就見那個全身包的像隻白熊般的「人」緩緩說道:「大師,我原本是想說,只要使用我的設備,我們就可以立即到達山頂的位置,根本就不用爬這麼久的時間。但我知道你這麼做一定有你的理由,所以我就不多話了。」

 

「一般來說,問題只要不說出口,就不會變成問題,但是.........」此時就見求道一邊走一邊說道:「只要心中有了疑問,在沒有得到真正的答案前,問題就永遠會是問題。」

 

「既然如此,你想回答嗎?」

 

「我會回答的,只是不是現在。」

 

此時就見求道停下了腳步,然後說道:「我們到了。」

 

「到了?」

 

達隆特聞言也停下了腳步。此時在他眼前所出現的,是一座用千年寒冰所雕砌而成的建築物,而在這座華麗建築物的正門口,此時則是站著一個人。

 

一個黑色長髮披肩直到腰際,身穿銀白色薄紗大衣,面容端正祥和到接近像是雕像的美麗女子。

 

「他是........

 

「沒錯,他就是孤峰老祖。」

 

達隆特聞言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沒錯,他看起雖然很年輕,但實際上的年齡卻比你還老。」

 

當達隆特說完這句話時,不用儀器測量,他立即便發現他四周的溫度明顯的降低了十度左右。

 

「是呀,多年不見,老祖的風采不但不減當年,看起來甚至還更勝以往呀。」

 

當求道說完這句話後,不用儀器測量,達隆特立即便發現四周的溫度明顯的回升了回來。

 

「進來吧。」

 

語畢,就見孤峰老祖轉過身,整個人就有如一陣輕煙般進入了天宮裡,而求道和達隆特兩人隨即跟著進入,然而當他們一進入天宮裡時,身後的通道立即被一陣大雪所覆蓋,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兩人在進入天宮裡後,發現天宮裡除了主建築以及一些基本的擺設外,基本上就是空蕩蕩的一片,和其壯麗的外觀有著明顯的落差。而孤峰老祖此時則是坐在大殿的正中央,正在等待兩人的到來。

 

「求道吾友,你這次來孤峰,所欲為何?」

 

一聽到孤峰老祖這直接了當的詢問,求道只是笑了笑,但卻什麼都沒說。而老祖見狀則是將目光移到了達隆特的身上,繼續問道:「你前次來孤峰是因為迷路,而這次來,該不會又是迷路了吧?」

 

「實不相瞞,貧僧此次前來,是想向老祖問道。」

 

「問道?!」孤峰老祖持續用他那冷酷而又祥和的表情看著達隆特,道:「是你,還是......「他」?

 

「是我。」達隆特邊說邊向孤峰老祖行了個禮,道:「我想向.......「老祖」請教,何謂「道」。

 

在聽完達隆特的話後,孤峰老祖將目光轉移到求道的臉上,而求道雖然看不到孤峰老祖的目光,但他此時卻是很自然的點了點頭,於是孤峰老祖便說道:「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你先告訴我你所知道的「道」是什麼 ?」

 

「「道」是生命,「道」是生活,「道」是一切事物。」

 

在聽完達隆特的回答後,孤峰老祖那冷漠的表情似乎泛起了一絲的笑意,但笑意一閃即逝,而孤峰老祖就用原來的表情說道:「看來閣下對「道」有相當程度的認知,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向我問道呢?」

 

「因為我不能體會。」達隆特用一種無奈的語氣說道:「這麼多年來,我雖然已經知道「道」的意義是什麼,但我卻沒有得到「道」的感覺,所以我才會隨著求道大師的腳步四處訪道,希望能從此得知怎樣才能算是真正的得「道」。」

 

在聽完達隆特的話後,孤峰老祖先是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反問道:「你認為我為什麼會選在這座天宮裡修道呢?」

 

「此地遠離人煙,氣候雖然寒冷,但在某些程度來看算是相當的穩定。至於這座天宮,看起來雖然是很華麗,但各個廊柱,門戶甚至地板都有經過精密的設計,可以讓聲音的傳遞降至最低,簡單來說,就是安靜。」

 

「沒錯,我之所以會選擇在這裡修行,其實就是圖了個安靜。」

 

此時就見孤峰老祖起身走向了一面幾乎是有一個人高的窗戶,從這個窗戶往外看去,整個北域群峰被一大片有如糖霜般的雪白所覆蓋,整片雪景看起來雖然是十分的壯麗,但在某些程度上卻也帶著相當的蒼涼及孤寂。

 

「我自小立志求道,畢生一直都在尋找修道的最佳場所.......」孤峰老祖一邊看著雪景,一邊說道:「不論是多有名的名山古剎,多隱密的離世絕境我都去拜訪過,然而這些地方都無法達到我心中最理想的境界,一直到我到達了孤峰,我才找到了我心中真正的寧靜,真正的「道」,這樣的感覺你能了解嗎?」

 

「我知道你話裡面的意思,但我還是不能理解。」

 

「這樣的話那我就沒辦法了。」孤峰老祖似乎是早就明白達隆特會這麼回答,他只是回頭看了求道一眼,然後又回頭看向遠方那一大片有如糖霜般的雪白。

 

求道和達隆特在天宮待了一晚後便下山,一路上求道領頭,達隆特跟隨在後,兩人從原本走上來的步道走下山,一路上兩人都顯得很沉默。

 

因為達隆特既然什麼都沒問,那麼求道自然也就什麼都沒說了。

 

 

 

                                                                         


上一篇:求道(1)

下一篇:求道(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