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aru 發表日規專有... 贊助
2014-06-12 08:08:34紅葉

詭情(5)

 

突然間,一道叫喚聲讓宋麗玲驚醒了過來,宋麗玲回頭的向那個發聲者看去,那個人年約四十,整個人頭圓身體圓,原來是教國文的趙成閔老師。

「宋老師,妳是怎麼了,怎麼一直抱著電話筒不放?難不成是正在跟老公熱線嗎?」趙成閔見宋麗玲一臉尷尬的模樣,便打趣的說道。

「沒有啦,我只是打電話給學生,結果好像是不相干的人接的,淨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話。」

「打給學生?妳指的是傅希倫嗎?」

「是呀,就是他,趙老師你怎麼知道是他呢?」

「沒有啦,只是他兩天沒來上課了,又是妳班上的學生,所以我才剛好猜到的,不過傅希倫他到底怎麼了,他看來並不像是一個會蹺課的學生呀。」

「這我也不清楚,或許是他家臨時發生了什麼事吧,我會再打過去看看的。」

「這樣呀。」趙成閔聞言點了點頭,然後便從桌上拿起了自己要拿的書籍,但是當他拿起書本時,他突然是想到什麼似的轉頭向宋麗玲說道:「宋老師呀,我聽說傅希倫他家是單親家庭,而他母親常在外面工作,會不會是他突然生病了,所以他才沒來學校。妳若有空的話要不要去他家看看呀?」

「嗯,我會的。」宋麗玲笑著對趙成閔這麼回答道,而趙成閔在說完這句話後也隨即轉身離去。但在趙成閔走後,宋麗玲收起笑容,整個人又陷入了沈思之中。

「那個人到底是誰?看樣子他好像認識我,難道我真的要走這一趟嗎?」

若是在平常,宋麗玲一定是義無反顧的馬上就去傅希倫家進行家訪,但自從她聽到了那個男人的聲音後,她的心中便不自覺的產生出一種莫名的恐懼感,這樣的感覺讓她感到十分的迷茫及猶豫,同時也讓她思慮再三,裹足不前。

在當天下課之後,因為晚自習的課是由別班老師負責的緣故,所以宋麗玲在改完考卷後便早早回家休息。回家之後,張正英一如往常的在公司加班,於是她便和以往一樣獨自一人做飯並做家事,但不知怎麼著,傅希倫的事一直在她的腦中縈繞著,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一直告訴她需要走這一趟,但每一想到這點,那種熟悉的恐懼感立即就環繞到她的全身上下,讓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我是怎麼了,我不是這種畏畏縮縮的人呀?況且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子會有什麼好可怕的,瞭解學生的情況是做老師的責任,我不能因為這種莫名奇妙的感覺而退卻呀。」

一想到這點,宋麗玲便鼓起勇氣的穿上了外套,拿出之前在學校就已經抄好的地址,叫了計程車便往傅希倫家的地址前去。

傅希倫的家位於一棟破舊公寓的三樓,當宋麗玲到達時,她還可以看到三樓處依稀還有些燈光傳出,看來應該是有人在家。於是她便走上了三樓,並且按下了門鈴。

可是她按了許久的門鈴,甚至還敲了幾次門,但門內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傳出來。

「難道是沒人在家嗎?也好。」

在敲了好一會兒門後,確定屋內真的沒有任何反應,宋麗玲這才放下了手,用一種如釋重負的心情轉身往樓梯處走去。

可是她才走不到幾步,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突然由屋內傳了出來,然後鐵門便猛然打了開來!接著一張十分蒼白的女人臉孔從門裡探了出來,然後看向了正往回看的宋麗玲。

「妳…妳是誰?」

「我是誰?那妳又是誰?」

此時就見女子慢慢的從門口走了出來。她的臉色雖然蒼白,但依然看得出她那姣好的面容,而或許是剛起床的緣故,所她整個人只穿著一件紫色的睡衣,一頭烏黑的長髮也毫無條理四散在女子的肩頭上,看來顯得十分的狼狽。此時就見她用一種帶有火氣的無奈語氣向宋麗玲問道:「在人家睡覺時一直按門鈴又狂敲門的,妳不覺得會讓人覺得火大嗎?」

「嗯.......很抱歉,我不知道妳在睡覺,請問妳是傅希倫的什麼人?」

「我是小倫的什麼人關妳何事,妳若沒什麼重要的事的話就快滾,別打擾我補眠。」

「是嗎?很抱歉,我是傅希倫的級任老師,我叫宋麗玲,我想妳應該是她的母親吧?」

「我是小倫的母親又關妳什麼事,妳……..妳是小倫的老師?!」

那女子一聽到宋麗玲是老師,整個人的態度馬上就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此時只見她急忙站直了身子,然後用一種很客氣的語氣道:「老師妳好,請進,請進。」

 

上一篇:詭情(4)

下一篇:詭情(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