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9 22:19:22紅葉

決戰鳳陽山 - (7)

 

「將軍!你輸了。」

 

「嗯...................不玩了啦!」

 

此時就見池延周雙手突的往上一掀,然後立即轉身走到了一旁烤肉架旁,氣呼呼地撕下了一大片山豬肉來吃,留下了一臉愕然的南雲苑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我說池兄呀......

 

「怎麼著,沒見過人耍賴嗎?

 

「也不是沒見過啦,但是...........」南雲苑此時依舊是保持著那一臉愕然的表情,道:「你知道我們下的是盲棋嗎?」

 

「知道呀。」

 

「所以你知道我們所下的棋路基本上都是記在腦子裡?」

 

「是呀,要不然怎麼叫盲棋。」

 

「所以說我不懂........」南雲苑看著自己身前那空蕩蕩的一片平地,續道:「你剛才翻桌,到底是在翻什麼意思?」

 

「翻什麼意思?就是在翻桌呀。」此時就見池延周邊吃邊說道:「我們雖然是在下盲棋,但實際上就跟真正在下棋的意思是一樣的,所以要耍賴,也得要像真正耍賴.........你在笑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你和我想像中不太一樣。」南雲苑一路笑著走到了烤肉架旁,一邊撕下了幾片肉片,一邊說道:「從我所觀察到的情況來看,你算是一個好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大魔頭。」

 

「好人?我是還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形容我呢。」池延周拿起一旁的竹筒喝了一口水,笑道:「我小時候因為生活困苦,不得已只能落草為寇,後來巧遇奇緣,和一名天竺人習得了一種叫瑜珈的功夫。然後就這麼在江湖上打出了一些名號,成為一方之霸,但自此我就與好人這兩個字完全絕緣了。」

 

「瑜珈?那是什麼樣功夫?」

 

「是天竺國那裏一種強身健體的功夫,聽說練到了某種境界之後,身體就能變得金剛不壞,然後成仙成佛,長生不死。」

 

「所以這就是你被叫做「不死魔尊」的理由?」

 

「哼!天底下哪有不會死的人,我只是比較能挨打而已。」語畢,就見池延周將竹筒遞給了南雲苑,問道:「那你呢?你又是為了什麼理由來淌這攤渾水?」

 

「唉.....交友不慎呀。」南雲苑接過竹筒喝了一口水後,無奈的道:「何秀成和我在小時候算是同門師兄弟,只是我後來專心考取功名,而他則是另拜名師,所以我們一個從文,一個從武,從此再無瓜葛。一直到十年前我辭官歸隱,而他也剛好回鄉省親,這才又見上了面。」

 

「十年前?!以你這樣的身手,他當時為何不延攬你進正氣盟呢?

 

「問題可能就在我的身手上吧。」南雲苑看向了遠方,有些感慨的道:「當年我用我自創的無字劍法破了他的「風雷鳴」,或許使他產生了戒心,怕我會去搶他的盟主之位,所以他後來便再也不與我見面。只是沒想到十年之後,我卻成了正氣盟的代理盟主,想起來還真是可笑呀。」

 

「呸!十足的小人,偽君子!」池延周忍不住的往地上吐了口口水,怒道:「一開始是忌才,而後是拖人下水,全沒安什麼好心眼!」

 

「算了吧,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命中注定吧。」南雲苑微笑的看向了池延周,道:「若不是他的小心眼,我們兩人又怎會在那樣的情況下見面,進而化解了一場干戈呢。」

 

「說的對,就讓我們來敬他的小心眼吧。」此時就見池延周舉起了竹筒,先喝了一口,然後笑道:「只可惜現在這裡只有水,沒有酒。」

 

「反正都是在做戲,把水當酒又有何不可呢?」南雲苑伸手接過了竹筒,然後將裡面的水一飲而盡,並且做了個酒壺已空的動作。

 

一看到南雲苑的這個動作,池延周便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對了,池兄,你會下圍棋嗎?」

 

「會一些,怎麼著,又想要下盲棋嗎?」

 

南雲苑聞言笑著搖了搖頭,接著就見他走到了不遠處的一塊大石頭旁,伸手便往石頭的表面上一抹,只見一大片粉末揚起,原本凹凸不平的石頭表面居然就被南雲苑的這一抹給抹平了!

 

「我們就在這裡下吧。」南雲苑一邊用指勁在平面上畫線,一邊笑道:「這樣子,你可就賴不掉了吧。」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