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9 12:15:22解讀統計與研究譯者

從結構等式模型看烏蘇戰爭與台海戰爭

結構等式模型(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使用路徑分析的圖型表徵來表示因果關係 例如:

箭頭的粗細代表權重 越粗權重越大 箭頭所指為果 為何會有以上的圖示? 因為俄羅斯總統普丁說和談的條件有三: (1) 烏克蘭不加入北約 (2)烏克蘭承認克里米亞的主權 (3)烏克蘭軍去納粹化

那麼箭頭的粗細又是怎麼判斷的? (1)因為烏克蘭總統已經表明北約不回應其加入北約的訴求 所以這個導火線的權重目前已經沒有什麼作用可言 (2)因為克里米亞實際上已經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 烏克蘭沒有在克里米亞有任何治權 所以這個導火線的權重相對而言只比反北約多一點點 (3)因為二戰蘇聯吃盡了納粹主義的苦頭 訪問俄羅斯老奶奶都還記憶猶新 我們似乎不能忽略蘇聯女英雄卓婭(1923-1941)對俄羅斯人民的象徵意義 所以權重最高

那麼談判要成功 似乎要從重點下手 也就是烏克蘭軍去納粹化 把權重最高的導火線拿掉 這就叫做攻心為上 於是其他兩個問題就會變得不是問題 因為漸漸會有其他權重更高的因素攪和進來 例如 俄羅斯人民厭戰 經濟制裁的後果等等 那麼到時候 進攻烏克蘭這個已經現實化的潛在變項(latent variable)就會變成從烏克蘭撤軍這個可能現實化的潛在變項

對於結構等式模型的路徑分析 請看筆者譯作"如果李白來上統計學"的一段話:

路徑圖[path diagrams](用於路徑分析[path analysis]),能夠支持因果推論,因為它們有包容不同時期譯註1的能力。它們也能夠以相當「乾淨俐落」的形式,呈現複雜的關係,以及各種關係之間的力量。它們最大的弱點在於它們是模型。在整個社會系統裡,用有效的數據來捕捉複雜的關係是困難的。另外,路徑分析一般會併入幾個變項,所以大樣本通常是需要的。儘管如此,路徑分析模型具有吸引眼球的外觀。它們哭喊著簡約性。許多年來,期刊一直很喜歡它們。許多人仍然如此。

    我們的兩位研究者,使用路徑分析於報告裡的意圖是一致的。他們喜歡衝擊影響力,而這種分析把關係解析成一塊塊策略-相關的團,團代表著容易分辨的組別與特徵。路徑分析模型盡可能地像地圖清楚呈現街廓那樣地呈現關係,雖然一些模型有著你不會想要在地圖上看見的路徑。

再看一下什麼是結構等式模型(如果李白來上統計學):

結構等式模型(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是路徑分析(剛剛見過)與因素分析(在路徑分析之前見過)的結合體。現在,潛在特徵像是數學能力,或是成為一位順從病人的傾向,能夠被模型化,並且同時具有路徑分析與因素分析的優點。結構等式模型也能夠容納巢套(即,階層或分組)數據,但要把它們描繪在二維的紙上會有困難。理智上,它們是吸引人的模型。圖形上,它們可以是嚇人的。從統計估計的立場而言,它們可以出現一系列的問題。良心建議,準備多一點的預算尋求統計上的協助。

    此外,結構等式模型擁有它的雙親所具有的所有弱點。它們依靠許多假設,一些可以檢驗,一些無法。它們似乎對微小的改變很敏感。但是,一旦做好它們,可以為政策制定者帶來重要的洞見。

讓我們看一下可能的台海戰爭:

為什麼會有以上的路徑分析圖? (1)因為習近平說九二共識是定海神針 違反這個共識會地動山搖(也就是戰爭) 所以這個權重很重 (2)因為有反分裂國家法 所以反對和平統一的權重差不多與反九二共識一樣重 (3)因為我的美國教授私下跟我說一旦軍力超越美國 就會動手 所以我把它納入考量 但是目前相較之下 權重沒有其他兩個重

很明顯地 (1)違反九二共識目前已經現實化 (2)反對和平統一目前是模糊階段 還沒有現實化 (3)目前軍力尚未超越美國 離現實化還有約十年 所以我想要用虛線來表徵

所以台海戰爭這個潛在變項是否一定會現實化 需要以上三個因素都達到 如果達到其中兩個要素是很可能發生 達到其中一個要素也有一定的可能 因此要避免台海戰爭爆發 這三個條件至少其中兩項不能現實化

結構等式模型的權重是什麼? 請讀者回想回歸分析的權重是怎麼來的就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