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郵箱取件就抽萬元禮券 贊助
2022-02-21 00:00:00PEN

【散文】瓶中海

瓶中海

夏日的悶熱,連空氣都變得如此不安與浮動,彷彿待會就要爆發世界大戰似的,雖然返校日適逢我的生日,但是教室得吵雜已讓我不得不逃離現場了。於是,在接受了同學們的祝福之後,我便到教室外頭透透氣。就在此時,隔壁班的朋友小叢拿了卡片和禮物,向我走來。

「給你的。」他將禮物遞給我。

「你給我的啊?」我驚奇地問道。

「不是,是高教官送的,」小叢故意裝作很不開心的樣子:「真偏心,我的生日只收到一支棒棒糖,你的生日就有禮物。」

話才說完他又回到了自己的班上。看他走了,我也不搭腔,注意力便放在禮物上了。會是怎樣的禮物呢?每個拆禮物的孩子,都曾經有過這樣的好奇吧。我仔細地退去了包裝紙,原來是一只盛有海洋和帆船的玻璃瓶子。

面對這樣的飾品,我不但不驚喜,反而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張曼娟曾經寫過一篇作品〈瓶中海〉,敘述一位學生和老師的邂逅,以及日後產生的情誼,曲終人散時,女孩以瓶中海相贈。

浩瀚的海洋如何為這小小的玻璃瓶所拘留?而在僅有的天地,孤舟又要如何揚帆而行呢?其實,這瓶中的海並不浩瀚,但確實足以讓我有所想像,讓我更貼近海,因為在一瞬間,大自然被收縛在這瓶子裡,時空同我。

我沒有作家的才思,有的只是情意;我也沒有任何的學生,有的只是老師與,同學。在青澀簡單的高中校園內,甚至,連教官的角色都顯得模糊不清。

曾幾何時,教官在校園中的定位是如此地懸疑與爭議,並不是以懲罰來威嚇學生,他們必須搭起學生與學校及老師之間的橋樑,他們的使命,有時候顯得比老師更像是老師。

在這個世界的一個角落,我就曾經認識過一位教官。

高教官和曾經的我一樣,對於是非對錯有著超乎常人的執著,而面對離經叛道的學生,教官與我都充滿了不解與無力感。

也聽過同學們不服從高教官的要求與管教,大肆批評,甚至漫天無所根據的謗語,更是聽得我心慌意亂。我也曾替教官辯解,是我朋友的,礙於情面便不在我面前批評了;不是我朋友的或許連我一起罵進去也未可知。算了吧,做好自己,別在乎別人如何說我,反正對於批評,無可無不可,我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久而久之,我毅然脫身於這複雜的人事關係,渴望去尋找心靈的桃花源,從此隱居。明知不會成功,教官比我堅強多了,因為,他歷經的歲月比我漫長,而在這漫長的歲月中,教官的執著更勝我的依戀。只是,明知不會成功,卻又義無反顧,那是不是會像我那尋找桃花源的心一樣,註定失敗呢?

終於,教官也有心灰意冷的一天。

「你覺得我該怎麼辦?我不想再當傻子了!」教官如此問我。

面對複雜的人事關係,本來就是一個很難的課題,但我一直天真地以為,在失望與挫折過後,情感能夠逐漸趨於柔韌,沒想到面對教官的問題,我卻顯得如此脆弱與不堪一擊。你該怎麼辦?你該麼辦?我怎麼知道你該怎麼辦呢?你怎麼能將我要問你的問題拿來問我呢?複雜的人事不應該交由純真的孩子處理,我說過,我渴慕純真,而非世故。

我將激動與難過的情緒深埋,因為我知道他只是把我當作朋友一樣吐露心事,他不見得期望從我身上得到答案。

高教官是真正懂得思考的人,或許當他思慮澄明的時候,便不復提起這樣的問題了。

「當你面對人生的抉擇時,你是如何決定的?」當他問起這個問題時,已是半年後的事了。「這是第一屆招收學員,依規定進入研究所之後,就必須回到部隊,無法繼續留在學校當教官。」

自從成為教官的那天開始,他就相當地勤奮用功,對自己充滿期許,終於有個突破自己的機會,考上了研究所。似乎是關於軍事的研究所吧!

這是他的人生,我不但無法替他決定,甚至,連建議都顯得如此吃力。我也想過許多讓他去研究所的理由,卻又替自己想了更多挽留他的藉口。但我始終沒有能真正提出什麼。

「今天突然收到通知,明天就要決定,一時之間也沒了頭緒,我想必須好好思考。明天你來找我,我會告訴你我的答案。」

隔天見到教官,我向他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作為招呼;他向我搖搖頭,當作回答。他捨去了進修的機會,繼續留在學校。

多少的日子過去了,教官與我成為了好朋友,而今他送我的瓶中海,已然安穩至於案上,也許他當初並沒有想到什麼關於瓶中海的意義,但我卻知道,即便在不可知的將來,我們失去聯繫,那麼瓶中的海洋,總能代表思念,海上的船,總能傳遞希望,哪怕是在我們彼此虛無縹緲的夢中。

被小小瓶子拘留的海洋是一種如何的氣象?海洋上面的那一葉孤舟,正揚帆遠行,載滿了我如此細膩而綿密的情感,駛向不可妄測的將來。

(圖片來源:jc1707201_1.jpg (870×588) (240ps.com)

小知之 2022-02-21 15:38:25

倒數第二段是否應為海上的「船」?

版主回應
感謝提醒 2022-02-21 21:4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