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超夯露營週邊.先搶先贏 贊助
2022-02-14 08:00:00PEN

【散文】白山

白山

 

某一次亂翻字典,翻到了一個非常新奇的詞「公園」,倒不是說這個詞多麼地驚艷,而是字典裡的釋義為「公共的園林」,似乎「公園」的意義上升了好幾個檔次。家居景美,我們家附近超多公園,每個公園各有各的特色,有的公園有池塘,有的公園有橋梁,有的有兩層樓高的溜滑梯……,在眾多公園之中,近在百步之內、開門見山的便是「白山公園」。

白山公園,真正的名字是「景豐公園」,之所以稱為白山,是因為公園的後方有一大片白色的化學廢料,傳說是曾經有工廠將這些廢料傾倒在公園後面,日積月累,竟堆起了高高低低的土丘,放眼望去,遠比公園大上數倍。記得小時候,學校老師耳提面命,警告我們不要去白山玩,那些化學廢料對身體皮膚都不好,然而,童稚的躁動好奇,是無法圈禁,我們仍然一次又一次地往白山上去,攀越無數個放肆的巔峰。

在白山裡,我們隨手就能夠撬起一塊白色的石頭,任意在地上畫記。有人說,這就是製作粉筆的原料。我們不明就裡,卻依舊在地上畫出一格又一格的跳房子,畫出一切遊戲需要的間隔,甚至兒時鄰居玩伴間的「江湖情仇」,也不時有人利用這些「粉筆」在「溜滑梯」或「蜘蛛網」、「毛毛蟲」等器材上,張牙舞爪地寫著:「○○○愛○○○」。

白山與景豐公園相連,原沒有任何地間隔,明顯地一條雪白的界線,一邊是花草扶疏、鳥囀蝶縈的花園;另一邊則是冰冷荒涼,沉寂無聲的曠野。想要攀上白山,會先經過一大片灰白的低地,低地沒有想像中的平,既是亂石壘壘,又佈滿了大小不一的凹陷。那些坑洞,小的不過是一個拳頭大,大抵是我們用棍棒硬石鑿出的痕跡,大的可就約莫一個池塘了。白山底下這一大片低地,像是特殊的異質空間,如同瞬間被冰霜急凍的莽原,散落著一叢又一叢的蘆葦或野草。我們有時一人折一枝在手,有時則什麼都不拿,在白山裡頭我們總是全然地隨興。

在白山下的這一片低地中,還有一間讓人又好奇又恐懼的破房子,靜僻地厝立一旁,我們都叫它「鬼屋」。在我們自造的神話傳說中,那是殭屍與鬼怪的住所,是生人勿近的禁地。鬼屋的由來比白山更神秘,通常要去白山玩的人都會匆忙掠過這間房子,但也有不怕死的孩子,懷著英雄犯難的豪氣勇闖。小時候我便跟著大夥抖索地進出張望,裡面倒是一無所有。只是恐懼作祟,總覺得裡頭黑暗的程度讓人完全想像不到外面是雪亮的白山,兩相對比,更顯得詭譎驚悚。

白山的本體--我是指真正的那一座「山」--大約有兩三層樓高,想要爬上白山,通常有三個方法:最簡單的就沿著右手邊的緩坡慢慢走上去,這是最普遍的方式,也是最安全的方式。最左邊的陡坡,則有階梯狀的凹洞,這是另一個上白山的方式,其實也不太費勁,只是要特別注意打滑,因為這些化學廢料十分鬆軟。最難的一種方式,也最危險的,就是直接從底部往上直接縱軸切入。直面的山壁,有許多不規則的坑洞,深淺大小不一,情況就類似攀岩一樣。記憶所及,膽小如我,是沒有試過這個方式上山的,只是亦步亦趨地跟著大夥走安全的路。倒是不知什麼緣故,某次隔壁的鄰居女孩小華,她穿著四輪式的溜冰鞋挑戰了最難的方式上白山,爬啊爬著,到了一半高的地方發現走不下去了,我們看熱鬧的在底下開始替她緊張,進退不得的她卡在山壁上又是發抖又是哭。我是不記得她如何下來的,只是當時緊張驚恐的心情卻記憶猶新。

登上白山之後,會發現高聳的的土丘一路綿延下去,簡直的是人間秘境。因為高,也可以看得稍微遠些。小時候很喜歡那種更上一層樓的感覺,在白山上我們可以收覽整個景豐公園,可以遠眺自己的家。我們的小小江湖中,總會跟著幾個孩子王,帶著報紙、木柴、破布等材料,在僻靜無人的白山升火聊天。未來對我們來說還太遙遠,遙遠得總成為我們訴說不盡的話題。我想每個孩子多少都曾經對於火焰充滿了好奇,藉由各種方式,在小小的心中,燃燒那些不為大人所知的願望……。直到日暮昏黃中,伴隨著遠方來的一家又一家的吶喊,我們滅掉了火焰,在媽媽四處尋找的時候,帶著滿身滿臉的髒污,帶著屁股上總是會有的一片片又白又黏的漬痕,以及各家媽媽不盡相同卻同樣不休的嘮叨,約定下次的造訪。

國中的時候,景豐公園進行了一次規模不小的整理,白山與景豐公園之間築起了一道圍牆,圍牆上方還有密密麻麻的鐵絲與碎玻璃。後來,白山又被攔腰截斷,開闢了一條新的馬路,被分裂出來的兩三個部分,同樣是圍牆高築。在景豐公園玩耍的小朋友,漸漸都不知道白山公園這個別稱了。

自從高中住宿後,就很少留在景美。這篇文章發表時,已是大學,當時客居三峽,縱然回家,也已經很少到景豐公園逛逛。文章發表後約五年,我正好在政大讀碩士班,也搬回景美老家。當時正處於密集撰述碩士論文的時候,某夜微雨,我信步閒晃,往舊時的白山之處走去,才發現白山的遺跡早已完全剷除,這裡多了許多新建的大樓,並且蓋設了更大更多人到訪的景美運動公園。

自從景美運動公園落成之後,成了附近居民運動的好去處。相形之下,景豐公園就難得見到人跡,只有偶然附近的居民來打羽球、老人在此下下棋而已。隨著附近都市更新,童年的玩伴四散失聯,只有白山,曾經佔據我兒時大部分玩樂的回憶,那一片純真時光的雪白,終於絕跡。

(圖片來源:https://parks.taipei/parks/m2/pkl_parks_m2C.php?sid=534

 

(悄悄話) 2022-02-21 15: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