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12星座喜歡你的「證據」! 贊助
2021-04-15 12:56:16水瓶貓熊

[秦相張祿]第二章 尊賢之宴(下)

無忌公子向眾賓客逐一見過禮後,便請所有賓客進入廳堂暫候,因為他還要去接一位客人。於是魏國的許多宗室和王公大臣,自相國魏齊以下,全都餓著肚子,望著公子空出來的尊位發呆。 

從無忌剛出門的午牌時分,到現下已是申末之刻,眾賓客就這樣愣愣坐著;只因覺得公子肯親往迎接,並且能坐上比相國魏齊更尊貴之位的人,不是個有名的游士,就是某大國的使臣,於是都恭敬地、安靜地等候著。只是,時間一長,他們不是飢腸轆轆,就是心煩意懶,便有幾個人低聲交談起來:「公子怎麼去了這麼久啊?」

「恐怕真是個大人物吧,連公子都請不大動呢。」

「奇怪,如果有這樣的大人物,我們怎麼都不知道呢?」

范雎聽了,不由得插口道:「真正的大人物,豈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所能認得的?」他儘管說得小聲,卻還是讓適才那幾個人聽到了,不免惹來一頓白眼。

「你說什麼?」魏齊聽得這句話,突然咆哮起來:「什麼凡夫俗子?我就不相信,這人是什麼三頭六臂的人物,值得我們這樣餓著肚子來等!」他沒有坐到尊位,早就懷恨在心;這下讓范雎一說自己也在「凡夫俗子」之列,更是難以忍受。

魏齊一發牢騷,便有幾個人馬上跟進:「是嘛是嘛,魏國要是有這種人,我們怎麼會不知道呢?我看那人必是什麼巫蠱之流,使了什麼法術迷住公子,卻害我們在這裡白等!」

更有人居然肉麻地拍起魏齊的馬屁了:「說得好!魏國如果出了什麼大人物,咱們魏相國怎麼會不知道呢?哪還輪得到公子來請!」儼然無視於自己是坐在無忌府裡的廳堂上,而把主人當成魏齊了。

魏齊一聽大樂,只是不好喜形於色,便假惺惺地道:「快別這樣說!可折煞我了。我怎麼能跟賢能的無忌公子比呢?」

又一個馬屁精接口道:「魏相國何必謙虛?姊夫怎麼會比小舅子差呢?」說著對他霎了霎眼。

姊、姊夫?范雎心下一驚,難道是那位公主?

這馬屁拍到了巧妙之處,只聽得魏齊心花怒放,連連佯作謙虛地道:「哪兒的話,哪兒的話!八字還沒一撇呢!」臉上應酬性地笑著,心裡卻暗暗著急起來:「原來我向大王提親的事,已經傳到人盡皆知了……這可不妙……」想到前些日子魏王還是搖頭說公主不肯答應,他就心裡犯疙瘩:「萬一無憂真的不肯嫁我,傳出去豈不貽笑大方?唉,看來還得加把勁才行。」

陪在席上的老管家正擔心眾人就這樣馬屁拍得沒完沒了之時,便見得守門的小廝匆匆進來通報道:「公子接客人來了。」  

這句話彷彿讓他吃了顆定心丸,便趕緊宣布道:「諸位貴賓,公子接客人來了。」眾人一聽客人到了,頓時鴉雀無聲,盡皆伸長脖子往廳口望去。

過得半晌,好不容易聽見了無忌的笑聲,眾人忙都站起身來,準備迎接無忌和他的貴客。

只見無忌陪著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人步入廳中,兩人有說有笑,其他賓客不禁都愣住了:「這……這就是貴客?」本來想像會有穿著華麗的使節到來,竟只是這等貨色,當下便有人露出了鄙夷的臉色,尤以魏齊為最,他的胸口簡直快被氣炸了:「什麼?可以坐在我上頭的人,竟然是一個糟老頭?魏無忌,你居然這樣侮辱我嗎?」

於是也不等無忌開口介紹,魏齊便一腳踢翻了几案,怒道:「這算什麼?魏國的文武百官、宗室大臣,上至相國、下至一般官員,從午時餓到申時,就為了等一個糟老頭?」怒極拂袖而去。

無忌突然遭到這樣的無禮對待,不覺一愣,席上的氣氛頓時變得詭異無比。

范雎氣不過,大聲說道:「堂堂一個相國,竟然不懂得作客的禮儀,傳了出去,豈不教他國笑話咱們魏國?」此話一出,平素看不慣魏齊囂張氣燄的人,頓時都開始竊竊私語起來,紛紛指責魏齊的不是,就連適才的幾個馬屁精也加入了,一時整個廳堂上都是罵魏齊的聲音。

須賈見狀,不由得皺了皺眉。對魏齊的議論,是由他的舍人范雎開始的,要是哪天魏齊追究責任,自己定然倒楣。於是他思前想後,決定出來打圓場,日後也好有個脫罪的理由。只是,這個圓場該怎麼打呢?他的視線轉過了仍有些不知所措的無忌,落到了冷眼旁觀的老人身上。

對了,就是他!須賈在心裡暗暗鼓掌叫好,口裡說道:「公子,相國餓得久了,心情自然不好,請您不要介意。」見無忌點了點頭,他便又趕緊接著說道:「所以,就請公子先為我們介紹今天的貴客吧。」

「啊,須大夫不說,我倒忘了。」無忌敲了敲頭,轉頭對老人一笑,才對眾人介紹道:「這位是今天的貴客,大梁夷門的看守者侯嬴先生。」

無忌接著為侯嬴引見在場的賓客,眾人聽說侯嬴只是看守夷門的一個老頭,都是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卻是誰也不敢像魏齊那般囂張地掀几離去。

酒至半酣,無忌突然站起身來,手中捧著一盞酒,走到侯嬴前方;侯嬴接過酒來,對無忌說道:「今天老朽為公子所做的也足夠了。老朽不過是一個看守夷門的小吏,承蒙公子錯愛,放著眾賓客在廳堂中等候,卻親自駕車來接老朽。這種禮遇對老朽來說,原是過分了些,但公子卻肯這樣對待老朽。而老朽為了成就公子的令名,故意在市上停留很久,讓人們都看見公子雖然等老朽等得很久,臉色卻只有愈來愈恭敬的模樣。這樣一來,市上的人就會都把老朽當成小人,而覺得公子是個能禮賢下士的人呢。」語畢一飲而盡。

無忌微笑道:「那無忌可要多謝先生了。」侯嬴便也呵呵地笑了起來,一時酒席上都是笑聲,久久不散。

後記:這一章是原本信陵君故事中很重要的情節,因為我最早的人物設定中,是把信陵君跟侯嬴之女配成CP的,但是在以范雎為男主的故事裡,侯嬴只是一個過場的角色,所以信陵君夫人的設定就被我修改了。那麼,信陵君夫人究竟是誰呢?就請大家繼續關注後續的劇情囉~~(大概也沒人會關心吧XD)

ioto 2021-04-27 15:50:12

泰國果凍http://www.p-forc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