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2 14:31:23長不大的彼得潘

疫情下失落的一代

我依稀聞到那鳥語花香的味道,我依稀看得到我小時候無憂無慮,拿著銅板跟豆花攤販買豆花的畫面,我依稀……可是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

病毒、戰爭、地球暖化……這時代真的很不平靜。我聞到那花兒凋謝、腐敗潮溼的惡臭味陣陣傳來……

 

 

二零二二年五日九日星期一下班後,我躺在床上滑著手機刷劇小憩一下,慰勞一下今天工作辛苦的自己。六點多,學務主任打了電話來,一般都是傳Line的訊息多,打來就是緊急事件了。她要我了解一下班上有個弟弟在二年級的孩子有沒有確診,因為他弟弟確診。我嚇到從床上跳起來,因為這意味著明天開始我的班上要開始停課了。教育局規定每學期要做三次線上教學演練,我只做了一次,因為下班後很累了,我抱著有點僥倖的心態,再加上詢問同學年完成了沒,她們也尚未完成,總覺得再怎麼樣,我也不會那麼倒楣很快就停課。結果,我的班級竟然是我們學校最快停課的前兩個班級。

和主任家長聯絡完,我忍著疲憊和些微頭痛,八點才從英語補習班接回孩子和吃晚餐。接下來,聯繫傳達轉知重要訊息和準備明天停課工作到十一點。

五月十一日星期三晚上,主任又傳訊息來,問我阿倫媽媽有沒有跟我說他被匡列了,請我轉傳給阿倫,因為他和他的安親班確診同學接觸。我說沒收到,但迅速的傳了通知給家長。沒多久,阿倫媽媽打來了,她說她沒收到這樣的通知,倒是告訴我剛才阿倫發燒了,做了快篩是陽性。我火速的通知主任,我感覺得到主任有點嚇著,一個班級有第二名確診者,不知如何反應。

五月十二日星期四早上,我剛到學校沒多久,七點四十五分,小宣的爸爸打電話來,很不幸的他是要通知我小宣發燒快篩陽性。我簡直楞住了,這意味著這是班上第三個確診者。主任報備校長我們班是否要預防性再多停課一天,這時家長們七八位自主請防疫假,也就是如果如期復課,班上多達一半以上孩子不來。本來預定停課三天,從星期二開始,星期五復課,現在延後到下星期一。

 

 

還好線上教學全班除了一個孩子因為網路問題外,都能同歩按表操課上線,正好藝文課教到用線條表示自己的心情,阿倫說他畫的複雜線條表示他現在複雜的心情,停了課還可以上學(後來他也確診了,有幾堂課也沒上)。我眼眶差點泛紅,我以為孩子們會很開心停課在家,可能去年從五月到八月停了很久,意外的,孩子們很珍惜能上課的日子。他們也表達喜歡實體課程,因為用線上比較麻煩。

一停課全班做第一次快篩,確認是否確診;星期一復課前再做一次才能進校園;主任表示原訂星期五的期程也要做,也就是我們要做三次,有孩子做更多次,因為先前接觸補習班同學,都非常有經驗了。

 

 

復課後,情況沒有比較好。我同時忙實體教學外,還要應付給停課在家的孩子聯絡簿功課,我真覺得自己差點就地陣亡,真是無法想像前線的醫護人員。也幸好家長都很體諒,也知道沒事儘量少傳訊息,每個家長都會「辛苦了」、「謝謝老師」。差不多同時,除了三個確診孩子外,好幾個家長嚇到不敢讓孩子回來上課,家長都幫忙請了防疫假。五月十九日星期四晚上,又有兩個家長通知,在安親班有和確診者接觸遭匡列,意味著明天來上課的孩子只剩13個。五月二十日星期五早上,接到課後照顧班老師來電,昨天同班的學生中有人確診,我又趕忙聯繫五位孩子的家長和整理簿本,同一天正好施打疫苗……課都快不能上了。到全市大停課前夕,我的班上原本24個學生,只剩8個孩子在校了。

 

 

五月二十一日星期六附近有廟宇一直施放鞭炮,有鄰居反應很吵,請主委報警處理一下,卻有個鄰居說在這個特別時期,放鞭炮驅除瘟疫不為過。現在全台灣、全球有多少學生、多少少孩子因疫情停課在家?!有的孩子很積極努力向學,有的孩子很希望回來學校上課,有的孩子珍惜停課卻還有線上學習的機會,卻還有這種因迷信群聚,就是這些大規模感染導致他們始終無法如願回校學習!!無論我如何努力,線上學習效果就是比不上實體授課。

 

 

我們還要多久才能聞到那花香撲鼻而來,我們還要多久才能脫下口罩、享受呼吸自由的空氣(我都快忘了出門不用戴口罩的日子是什麼時候了,究竟是多久以前的回憶了)……

 

盼望這一時代的孩子不要因為疫情、戰爭、氣候惡劣成為失學、失落的一代!

 

……依舊……持續……輕輕的吹著……

 

烏雲過後,彩虹就會出現在前方。

 

希望的種子播下,來年花更濃。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