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1 00:04:41宦‧鵝‧麥三人組

【N‧異F】第十五話








 對於奈古日突如其然的話,所有人望向他
 僅見奈古日嘆了口氣後「這一切之所以會發生全都出在於我,那麼就該由我收拾這爛攤子才可以,Saber,能不能陪我一起,麻煩你的了…。」
 「如果小日須要,那麼自然是要幫忙的,沒有什麼麻煩不麻煩。」

 Saber勾起了淡淡的笑容,讓奈古日也微微揚起了嘴角「那麼--」

 我反對。

 並沒有等奈古日說完話
 聲音出自於奈古日的正對面,Rider的手交叉環抱於胸前繼續說著「Saber是可以的,不過你不適合。」
 「……等等,Rider,你這樣講就太過分了,什麼叫我不適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這樣說吧,如果讓你們兩個去結果又跟剛剛一樣你自己一個人亂衝要Saber待命什麼的,那根本就是白費力氣的決定,不好意思,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跟你耗。」

 再說了,要不是我即時出現,四樓的突破根本一點進展都沒有不是?

 「唔。」

 被Rider一說,奈古日根本無從反駁
 默默的望向幕茗神夜與大家的表情,而後又默默的低下了頭

 對於不被信任、對於大家的議論紛紛,只能默默的接受…。

 看到了奈古日的沉默,Saber吐了口氣帶著堅定的口吻「那麼你們就再選擇別人吧,如果你們要讓我去的話,那麼小日就必須跟我一起去,因為我們搭擋過所以會比較了解彼此戰鬥的模式,我可不想在這場關鍵戰鬥還要去磨合默契,就如Rider你剛說的,並沒有這樣的時間不是嗎?」
 「Saber…?」

 奈古日皺起了眉頭望著
 這時候基加美修便站了出來「你在說什麼可愛的話呢Saber呦,不是還有本王這個選擇嗎?」
 「我從沒有考慮過這選項。」

 「Saber的確是個好人選,但是……」
 「在下到是無所謂,只希望可以趕快將事情結束了想趕緊看看玲葉大人的狀況。」
 「------。」

 「確實,外面的戰力也不能被分散了,好吧,如果我們真要將這一切賭在Saber的身上話自然是讓他挑另一人才不會有默契不合打到自己人的可能性發生,其實適合作Saber的掩護還是有我或者Caster等人選,不過……」

 幕茗神夜搭上了奈古日的肩並往自己身邊拉了過來
 奈古日被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抬起頭看著幕茗神夜「怎麼了?」

 「既然是Saber選擇的那就一定是最好的搭擋了不是?所以我同意讓小日去。」
 「神夜…。」
 「小日不會再搞砸了的,對嗎?」

 幕茗神夜的笑容讓奈古日先是皺起了眉頭
 然後堅定的「恩!」

 「那麼還有人要反對的嗎?」
 「……。」

 望著大家的沉默,Rider只是嘆了口氣「好吧,那我也沒有話可說了。」
 幕茗神夜笑道「那好,等等就由我們把人吸引到自己身邊,開個路讓Saber跟小日過去,基加美修和Rider負責左邊,Caster與Assassin負責後面,Berserker右邊,我和Archer就前面了,知道了就請準備!」

 「哼,竟敢指揮著本王嗎?要不是為了Saber誰會理你這小丫頭的指示…。」
 「雖然還是覺得他不是適合的人選,不過大家都這樣決定了我也無從反駁,你可不要搗亂我的步調啊閃死人的。」

 「那麼一切就是照舊了喔,Assassin。」
 「你就顧好你的龍牙兵吧Caster,在下怕自己揮劍時連你的龍牙兵都毀了。」

 「啊-----------。」

 「好了,Archer,我們上吧。」
 「神夜你總是喜歡去淌渾水呢…。」
 「才不要你管呢!」

 語畢,幕茗神夜跨出了那一步
 張開了手掌對著眼前被控制的人體,從手中浮出了幾道紅光發射出去,做了一個開場
 Archer則是從身後浮出了幾把劍
 為了控制人體繼續前進並將劍支射於地板,作為劍圈包圍著

 另一邊,伴隨著光暈華麗攻擊的基加美修與Archer作了類似的事情,但有部分的劍支是朝著人體的腳邊射去設法停止了他們的動作,卻發現到了部分人體竟將武器拾起並打算攻擊,而Rider利用了帶著鍊子的鎖釘封鎖了那些人的動作
 
 Berserker負責攔住人們的前進
 利用了刀背的Assassin試著將眼前已被控制的人體敲昏,Caster的龍牙兵原以為能控制整個舞台,沒有想到那些獲得了黑夜力量的人們卻能一一瓦解自己的魔法,並感到了不可思議

 即變如此,他們不曾停手過
 因為他們知道,一停手,作戰就會失敗
 他們的目的,就是讓Saber和小日趁著空隙跑到黑夜那裡,因此絕對不能停下

 不可以停下--

 「趁現在!」見已有通路後幕茗神夜喊道

 「小日我們走!」
 「好!」

 不管這一進去究竟會如何,就算迷惘、害怕也絕不能停下腳步
 為了將整件事情做一個結束,為了救回我們的冬木市、我們的日常,所以絕對不能停下

 被控制的軀體一個比一個還要厲害,雖說只是拳腳,會魔術的沒幾個
 但他們每一掌都能讓自己感受到威力,而使人恐懼
 對於這樣的攻擊只能閃躲、只能防禦,別無選擇,因為清楚自己要是下了手導致他們身體的不完全,那個人就有可能無法讓自己的靈魂回去了

 幕茗神夜正想要提醒這件事,便轉了頭
 正要出聲時卻發現到讓自己感到錯愕、傻了眼的事


 「等一下,卡卡卡--基加美修你給我暫停一下!」
 「蝦?」

 Caster從天而降,走到了基加美修的前面挑了眉的「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在做什麼啊?你的劍都一直打到我的骷髏。」
 「喔?哼,那都是你太礙事了吧,誰叫你的垃圾要在那裡呢?」

 「你想死…是嗎?」
 「你有本事嗎雜種?你有本事就試試看吧。」

 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鬧起內鬨了啊!
 我說你們可以住手了沒啊為什麼要自相殘殺?!真是夠了你們兩位!誰來去阻止一下啊!

 「雜種,別以為你能逃過死罪!」
 「我才沒想過要逃呢,你這自戀的變態我要替天行道收拾你!」

 這場地在瞬間成為了劍隻與魔法光術的決鬥武台
 為了避免無辜的人體受傷但也要避免自己被攻擊還必須閃躲、幫人體閃躲,拜託我們已經夠忙了你們兩個還想要做什麼?

 「是玲葉大人的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在下這就讓你們解脫--恩?」

 發現到眼前的人是曾經溫柔對待自己的人時,Assassin準備出手,餘光發現了方向這裡的劍隻與魔法光術,便轉了身揮下了手上的劍,擋下了兩者飛來的攻擊「你們兩個,適可而止。」

 「……。」
 「神夜不要發呆!」

 Archer爲了擋住突如其來對幕茗神夜的攻擊
 跳了出來推開了幕茗神夜,右手臂狠狠的被劃了一刀,留下血跡
 對於這樣的行為,意識才從混亂回到了Archer的手臂上「Archer你沒事吧?有沒有怎樣?」

 「沒有,現在不要發呆,趕快想辦法應付敵人吧!」
 「唔!」

 幕茗神夜緊握著自己的手,心中的怒火瞬間爆發
 從口袋裡拿出了寶石,並使用了魔法彈開圍住自己的人群,喊到「現在根本沒有時間起內鬨!你們在做什麼啦!」

 Caster與基加美修頓時停手,望向幕茗神夜的方向
 幕茗神夜繼續喊著「你們現在就是想盡辦法把眼前的人敲昏就可以了,不要在做一些無謂的幼稚行為,那些事情等事情都結束了在做!」

 「哼,你的人頭本王等等再來收拾。」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才是。」

 哼---。

 望著大家回歸到工作崗位
 幕茗神夜轉了身望著Archer「你還好嗎?Archer?」

 「恩?啊…沒有事情了,繼續吧。」

 看到剛剛的幕茗神夜
 怎麼敢說自己有事情阿,拜託,原來我喜歡的女人竟然是這麼有威力的女人嗎?還真是讓人覺得可怕阿。

 「不知道小日和Saber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雖說大家都很努力,盡量以不會傷到本體的方式去戰鬥
 但這對英靈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要控制力道還要能夠在布傷害的情況下制止的了眼前被控制的人,他們本來就不擅長做這些事情啊,在這樣下去,只會讓我們更疲累而讓他們有機可趁的--

 到底還有多少人呢?


 嗚啊---!

 聲音從門口發出
 而且那聲音時在是耳熟到讓自己馬上轉了頭去確認

 久違了的--

 「Lancer你怎麼把我直接丟在地上阿,好痛喔!」
 「你一直在我手上扭來扭去的很噁心啊,受不了只好這樣做…。」
 「啊啊啊啊你好殘酷、殘忍,Lancer是壞人、強盜、綁匪--」
 「等等,不過就是把你丟在地上就要被說成這樣了是怎麼回事?!後面的應該跟我剛剛做的事情完全無關吧?!」

 最令人感到火大的
 莫過於一登場就在那裡不停灑花的兩人實在是讓人一看就覺得討厭,雖然覺得生氣,但我看到你恢復了還是不禁揚起了嘴角
 
 小月,歡迎回來,還能看到原來的你真是太好了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5-07-02 14:38:51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15-07-01 02:45:48

小日QAQQQ
Saber謝謝你信任妳的搭檔QAQQQ
神夜也謝謝你QwQQQ
大家合作宮及那段畫面光用想像得就好帥>w<
阿....內鬨了冏||||
玲葉的爸媽QQQ
大家不是你們不專心跟內鬨的時候了.....
灑花二人組登場XD

版主回應
現在想想小日被語言攻擊這一段還挺難過的,不過這並不在我的描述範圍下XDDDDD
Saber跟神夜可是很會看臉色的喔,看到小日那樣子當然拉QQQQQQ
我總覺得自己描述得很差勁,不過你能想像的了就好XDDDD
確實那一段真得很帥喔XDDD不過也只帥那一時...
玲葉爸媽是有事情的QQQQQ好險玲葉平安無事不然很難搞啊
這時間還內鬨也真的是...
灑花二人組即時出現XDDDDD
2015-07-01 10: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