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0 00:00:00宦‧鵝‧麥三人組

【N‧異F】第三話



 ‧此圖轉自PIXIV,作者weed,46506273_p3_master1200





 
 應該要由雙方呼應得通到如今只能交由Caster來開啓
 憑著半邊眼鏡作為媒介,Caster揮舞著魔杖,在他的四周環繞著數個紫色的魔法陣,魔法陣重疊的那瞬間,半邊眼鏡的上方出現了洞
 透過洞口便能看到了奈古日與幕茗神夜躺在魔法陣上的軀體,Caster笑道

 「抓緊時間去吧。」
 「Caster,那這邊就交給你了,事情結束後我們會在想辦法回來的所以你可要把這裡撐到我們回來阿。」

 Lancer把話說完之後便一躍而上
 基加美修冷冷的笑著,不發一語的走進洞裡,幕茗神夜看向Caster先是皺著眉頭,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放鬆,笑道「可敬的對手,再見了喔…。Archer!」 
 被喊到名字的白髮英靈,將幕茗神夜抱了起來便進入了洞裡
 望著大家的離開,Saber也開口「小日,我們也快走吧……恩?」
 
 奈古日睜大著雙眼不發一語的望著正在一點一點崩潰的四周
 那張有些開著的嘴巴圍圍的顫抖著、淚水在眼裡滾動著

 「你在猶豫什麼?我的魔力有限你們快點上去阿!」被Caster一喊,Saber拉了奈古日的手「小日!」
 「會消失的、他們會消失…。」

 恐懼以及害怕而耽擱了時間,造成了通道的門越來越小
 Saber如何拉扯也無法讓奈古日離開他站著的位置,Caster皺起眉頭「基加美修把他們拉上去,快點!」
 「還真是會找本王的麻煩阿。」

 延著通道,從基加美修身後的光暈裡探出的鎖鍊一下子就把奈古日捆住把他拉往現世,而Saber也抓緊時間先從洞口離開
 當所有人都到了現世的那一刻,通道的門瞬間縮了起來

 那一刻,隱約感受到了理想鄉崩盤的事實
 望著那個讓自己出來的、門已關閉了的魔法陣
 此刻,根本忘記了之所以來這裡的原因、成功到了這裡的喜悅,只想著在理想鄉的似人是否平安無事…

 「不要!!」

 奈古日睜開了雙眼
 望著四周,他看向了我們這裡,接著潰堤了,抱著自己的身軀、什麼話也說不出口的哭著,幕茗神夜則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後默默的拍了拍奈古日的肩膀要他別難過

 不會有事的,應該不會有事的…對嗎?

 Archer透過這棟古老屋子的窗戶看向外面
 天空被一層黑霧蒙住,看不見月光也看不見星辰,空氣瀰漫著危險詭譎的的味道,不禁吐了一口氣
 Saber則是看著奈古日的腳邊那落下的半邊眼鏡,勾起笑容將他拾起「小日這半邊眼鏡應該是你的吧要收好喔,不過我以為你只有一副眼鏡呢你臉上帶著的也是你的嗎?」

 「恩,是我的備用眼鏡,因為沒有眼鏡的話…」
 「哼哼,本王明白了阿,明明就沒有度數硬要戴眼鏡做個眼鏡角色,給自己這角色一個穩定的定位,所以失去眼鏡就會失去角色定位一樣被定為沒有特色的路人甲乙,雜種喔,在怎麼裝飾終究只是沒有眼鏡就沒有任何作用的眼鏡架阿哈哈哈--」

 基加美修的話讓奈古日有些怒的站了起來

 「哇阿你住口阿變態黃金自戀狂!憑什麼否定我的角色定位阿?!而且我在戰鬥也是沒戴眼鏡的阿!!不像你,要是拉掉了王之財寶跟閃亮的鎧甲裝,你就只是個常見角色金髮路人丙!」

 「雜種喔你後面的話本王當作你是在羨慕本王吧,本王難得的建議,誰想看路人甲乙的戰鬥呢你還是練好帶著眼鏡出場吧,不然很困擾的阿,沒有眼鏡作者在寫你的部分時會被讀者誤會『欸?作者怎麼把眼鏡留在地上讓路人甲乙上場?真是奇怪』就真的糟糕了。」
 「不要扯到奇怪的空間去!你剛剛說了什麼在這裡不能說的話阿?!!」

 
 好了,角色定位什麼的根本不重要吧,小月在哪裡?我想要現在就去找他。


 因為受不了突然其然的對話,我挑了眉的打斷
 接著就看到奈古日再次的低下了頭,幕茗神夜嘆了口氣「就算你現在見到他了,但他說不定也忘記你了。」
 「什麼?」
 「不僅僅是你,他連我跟小日都忘了,忘記跟你們說在我們去理想鄉前有遇到他,他還對我們發動攻擊…。」

 對著朋友發動攻擊…嗎?
 這怎麼可能?那個小月、那個反對打架、寧願自己犧牲也不要別人受傷、標榜的愛與和平的小月……他竟然發動攻擊?!

 奈古日無奈的笑道「我只是發現到有人要攻擊他所以過去拉他一把,結果他突然攻擊我害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Saber皺起眉頭「等等,你們說的小月是那個來理想鄉的那個女孩吧,但依我對他的印象他應該是不會對著別人攻擊的孩子吧。」

 Archer雙手交疊插置在自己的胸前「所以神夜才會說他變了不是嗎?那麼我們就該先確定兩件事。」

 第一件就是那個人是不是真的小月,不過神夜已經說照他人體的運作、對他們兩人的攻擊來看應該八九不離十是小月,只是不知道是受到催眠還是什麼魔術控制了身體,所以我們要救他
 那第二件事情就是…

 「如果我們用盡了方法想救他但他依舊抵抗、試圖加害我們的話我們要怎麼做?殺了他嗎?」
 「你說什麼?!!」

 原本還在想著Archer到底會說出什麼話
 沒有想到他最後的話一出口,奈古日跟幕茗神夜還來不及反應,我已抓住了Archer的衣領「什麼叫殺了他?你敢動他一根頭髮你也準備消失吧!」
 「Lancer,看樣子你根本不明白現在的情況,我們要有遇到最壞情況的心理準備,不殺他,難到要他殺了我們才開心嗎?」
 「你少囉嗦!!!我就是不准!」

 「好了你們兩個給我停下。」

 幕茗神夜拍了拍手,我用力甩開抓住Archer衣領的手
 幕茗神夜開口「Archer,剛剛可是你不對喔,不管如何我們是絕對不會殺了他的,相信小日也是這麼想。」
 「恩,當然阿,就是要想辦法所以才找你們的…。」

 「這下可有趣了喔,竟把本王的城市搞成這副德性,相信他們有被本王制裁的覺悟了……恩?」

 基加美修望向一片黑的天空
 注意到了遠處有著像是絲線般的東西爬至天空,看樣子應該是結界的其中一個邊緣吧
 視線移至一樓門口外面,走的緩慢、晃動著身體的人群不曉得正要往哪裡前去

 在接著
 便看到了他們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閒聊就到這結束吧雜種們喔。」
 「基加美修,如果你是想要對這城市做什麼的話那等我們事情都處理完之後再說吧。」
 「哼,本王可愛的Saber喔怎麼還是這麼無理呢?不過沒有關係,本王喜歡你的無理呢,本王可是看到了你們剛剛講的那個傢伙阿,現在不去等何時?」

 因為基加美修的話,所有人擠到窗戶邊看著
 而自己,在看到了瀨遙月的身影時,人瞬間從這狹小的空間移置這棟建築物外面

 「小月!」

 高聲呼喊著想見的人的名字,卻發現到沒有被理會
 身怕他就這麼離開了,嘖了一聲趕緊衝至瀨遙月的面前攔下了他「小月,我在叫你你沒聽到嗎?」
 
 恩?
 
 對於瀨遙月看到自己的冷淡反應不禁皺起了眉頭
 正眼望著,才發現到了那雙只屬於小月才有的眼神已經失去
 那雙冷漠的眼神讓我緊張了起來,雙手緊抓著瀨遙月的肩膀「喂!白痴,是我阿,Lancer在這裡呢,你不是想要跟我--」

 「Lancer?是誰呢?」
 「……。」

 冷冷的話語瞬間讓我心碎
 雖然早就聽他們說了你忘記他們,但沒有想到連我的事情也忘記了
 難道因為我拒絕你的要求而讓你變成這樣子嗎?真的有受傷到那樣的地步嗎?我為了你的安全著想而你卻…

 握住他肩膀的雙手被他給打了下來
 默默的看著瀨遙月繞過了自己,自己只是皺起了眉頭、無奈的閉上了雙眼


 如果這是一場夢,真希望趕快清醒

 但,這不是夢
 是讓人生氣的現實 


 突然發出的劇烈聲音令自己再度的睜開了雙眼
 轉頭望著瀨遙月的身影,看到了他被突然浮出的牆壁擋住了去路,那熟悉的招式令自己轉頭看向建築物的門口
 奈古日蹲著的姿勢,因為鍊成完畢站了起來,拉了拉自己的手套
 幕茗神夜則是舉起了右手,左手附在右手的手臂上瞄準著「不管怎麼樣,以毫髮無傷為前提先把小月抓起來剩下的在看要怎麼辦!」

 「又是鍊金術師…嗎?這東西應該告訴過你了,對我沒用。」

 瀨遙月摸了摸牆壁,瞬間整面牆被瓦解成一顆一顆的石頭
 對於力量的大轉變,五人傻眼的望著,瀨遙月默默的側了身,望向奈古日「鍊金術師阿,如果你要一直這樣子找我麻煩的話,那麼…」

 只好殺了你了。

 平淡的表情帶著冷冷的話語
 奈古日睜大著雙眼望著,因為瀨遙月的話而愣住,幕茗神夜的餘光發現到了奈古日腳邊的異狀便喊到「小日快閃開,你踩到結界了!」

 奈古日還沒有反應過來,Saber便噗向奈古日讓他離開那個位置

 接著,映入所有人眼裡的
 是奈古日剛剛站著的位置突然串起了熊熊大火
 而他們也明白了這確實不是為了要讓他們出來而演的戲,眼前的瀨遙月是真心的要殺了自己的朋友

 難道他真的忘記了?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望著奈古日皺起眉頭、感到難過的表情
 Saber默默的站了起來「小日,我明白你心軟下不了手,但如果不制止他他就會先傷害你,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讓我來吧!」
 
 「等、等等阿Saber,不要過去!」

 來不及阻止
 Saber以緊握著劍朝瀨遙月的方向直奔而去

 而瀨遙月
 僅僅只是勾起了嘴角
 那笑容,透露出了他的自信以及要給予我們的恐懼 



2015-05-20 00:43:36

留在理想鄉得大家QAQQQ
慢著...失去眼鏡就會失去角色定位究竟XDDD
小月QAQQQQQQQ

版主回應
希望他們會沒事QQQQ就算知道後面劇情了但還是想這麼說
就角色定位話題,你們兩個就別在討論這種怪問題了XDDDDD
小月你這大笨蛋你看你QQQQQQ
2015-05-20 00:5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