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0 00:00:00宦‧鵝‧麥三人組

Diatheke 005 吉爾迦美什






 本王的世界,天空莫名其妙的被異樣的東西給遮蔽
 那時候,萬民們感到惶恐與害怕,本王也對於那突然出現的東西感到在意而決定一探究竟,竟敢在本王的一手打造的世界、沒有經過本王同意就多出那巨大的東西…

 實在是無法原諒
 
 乘坐著Vimana往天空飛去
 直直逼近那巨大的東西時,便毫不客氣的開始進行催毀與破壞,只是那東西堅固到進行掃射竟絲毫沒有一點裂痕,生氣的,本來不想在這種莫名的東西上使用Ea的,但要是再耗下去,萬民們看著自己無法催毀掉什麼的這王的面子也很難擺著阿

 只是這麼想著
 從身後拿出了Ea,才要準備使用時,天空的東西發出巨響,一股氣流將自己強硬拉近那個東西裡面,再接著--

  
 當本王回過神來,已經到了一個很不一樣的世界了


 看起來是很有趣的城市呢,很多東西都讓本王感到新鮮
 唯獨,這城市裡實在是太多令人感到作嘔的雜種,玷汙了這城市的美麗,對於決心要將這城市納為己有的自己,城市裡的雜種,是多餘的,連調教都嫌麻煩,敢反抗本王的、讓本王感到無聊的,通通都沒有活著的價值

 就死吧…本王的制裁是很公平的,不分男女,格殺無論

 才這麼想著時,才讓這群雜種們看到本王會乖乖的退到一邊時
 帶著咖啡色肌肉不倒翁的少女、嬌小騎士的眼鏡女…最後連血之魔女都來關照嗎?一個接著一個的打擾本王的興致,很煩人的呢,雜種們的死命掙扎這到底是誰允許?心生煩躁,最後還被下了血咒…

 竟敢如此羞辱本王,死萬次都不夠阿那該死的女人

 以為自己就要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去,在這時候遇上了一個怪女人,最後,就變成了現在這樣的情況了,本王在他的家裡因他而得救,但清楚也明白,這女人也是一樣的,本王的城市不需要的存在
 即使救了本王,即使他身上有著解除血咒的秘密
 但一碼歸一碼,對於救了本王的命這世界你將會是第一個知道本王名字的人,也會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感謝本王吧,你能在知道本王名字之後死去
 這也是防止,有人擁有了你的力量而破壞本王的計畫
 

 「我簡單的作了些東西,不嫌棄的話就吃些吧,補些體力。」

 眼前這名女子還真是越看越讓人煩躁
 那虛偽的笑臉越看越感到噁心
 
 望著他把食物放了下來
 避免他大吵大鬧,快速的,用手臂的力量將他給壓至,手掌摀住他的嘴巴,接著,右手瞄準著這人的心臟準備刺入

 「?!」

 那刻、那瞬間
 感受到一股力量強治的壓制了自己的手繼續往前
 皺起眉頭,手越是想要逼近,那力量越是強大,是怎麼一回事?明明沒有任何東西纏住自己的手但卻有力量一直將自己的手慢慢的移開他的身體…

 「你到底還對本王做了什麼?!」
 
 看著他掙扎著本王摀住他嘴的手掌,大吐了一口氣「你怎麼不問問你現在要對我做什麼?」
 「膽子還真大阿你在用什麼口氣對本王說話?回答本王的問題,不然就殺了你。」
 
 竟然用手不行,那麼就髒了自己的寶物吧
 以最快的速度從身後拿出了一把劍刺向眼前的女子,但劍端卻又在女子的胸前停下,那股力量簡直大得不可思議,為什麼?

 「你也不給我時間說就要殺我了呀!」
 「因為本王清楚你是一句也不會老實說,就像你解開了本王詛咒的秘密一樣,死到臨頭也沒一句真實,女人就是這樣心機的。」
 「你到底把人想的多黑暗阿?!那我現在對天發誓,我瀨遙月對你這不懂感恩的人說的都會是實話!這樣你有沒有滿足一點了。」

 「哼,語言這種東西只有自己才知道真假,天看著卻什麼也做不了,本王是不信神的,最後,你還真是大言不慚阿誰才是不懂感恩的人?」
 「你還真是讓人生氣,為什麼那個最近在虛無出現的金髮殺人魔不把你殺了算了。」

 ……喔?
 剛剛這女人說了什麼有趣的話呢?
 最近的案件、金髮、殺人?這些關鍵字跟自己也八九不離十了應該是在說本王了吧,難到這女人不知道?

 「金髮殺人魔,這名字還真是難聽阿,怎麼不說本王是金髮高格調制裁者呢?」
 「哪裡高格調……等等…欸?!!!難到--?!」
 「瞧你這驚訝的表情還真不失搞笑阿,就是本王阿,既然知道是本王了還不從實招?」

 「所以我說的都是實話了,你的詛咒我就是用我的血畫了咒術在紙上然後給你含著倒清水下去,只有這樣而已,接下來,都是你對我做了什麼我可什麼也沒做。」

 難到,你身上有什麼變化了?

 聽到這女人說的話本王有些好奇的將手放開「喔?你是知道什麼嗎?給你個機會說給本王聽聽。」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玲葉有說受到門的洗禮的人,他們的血都會獲得某種力量,那個力量可以牽制住從門裡出來的人,透過血之契約,武士先生就是這樣才會跟玲葉在一塊的。」
 「雜種,從你的話裡就推翻了你前面的謊言了,你救了本王但相對的那血等餘是契約的某種協定了吧?你還真敢--」

 「不不不,我是做不到這種事情的,與人訂血約什麼的。」
 「恩?」

 接著,眼前這女人開始說著自己獲得的力量與他曾經試著訂血約的事情
 本王倒不是這麼想要聽故事,不過食物既然都為自己奉上了,也要有餘興節目才能下飯,嘛,就暫時把這雜種說的話當成餘興節目,說不定還能了解狀況…

 血之契約,本身也是一種人與人之間關係的詛咒
 而他的血所獲得的力量就是解咒
 那麼在與人契約的狀態下自己的血就會破壞這契約使得契約不能成立,還真是可悲的血阿

 但本王殺不了他也是事實
 那中間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阿,之前武士先生有說契約這東西除了血的交換,其實還有名字吧,像是對方不方便交出自己的血液而心甘情願的把自己的名字說出來作為代替什麼的,不過你有心甘情願說出自己的名---」

 阿…。

 ……欸?!!!!!!

 女子到是非常驚訝的看著本王,不過本王到是覺得沒有什麼,只是挑了眉「原來名字這麼重要嗎?本王還以為天上天下只有本王的名字才是名字,其他的用雜種取代都無所謂呢。」
 「你到底是多看不起人阿…而且,我剛剛敘述的,就是在說你耶,是你報名字給我呢!」
 「是阿,本王的名字很有重量的吧,高興吧、歡呼雀躍吧,你們這個世界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本王的名字哈哈哈哈哈--」

 「所以說這不是找到問題點了嘛?就是你報了名字才有問題阿!」

 恩?
 思考了一下,這女人的血,然後本王用了名字作了回應
 剛剛他又說了契約有用名字作為代替的…

 阿…。

 所以在根本沒有搞清楚狀況的情況下,本王就跟他結下契約了嗎?!!
 這是什麼令人火大的結論阿?!

 「雜種,這是命令,給本王解除契約!」
 「不,你說對等約我還有辦法,但像這種一邊是給血一邊是說出名字什麼的還真的不會阿,而且我也從來沒有成功訂下契約過阿!」

 不對等的約
 這種約在希臘念作diatheke,立約中的一方什麼都沒有,只能單純接受;另一方卻有豐富的資源,並且給出所擁有的
 但是在這裡,除了雙方條件不對等以外,最重要的,還是契約方式也不同
 這約的問題,也挺複雜

 但清楚一件事,只要訂下了約
 雙方得為了保護彼此、不得迫害彼此性命而守約,一但毀約,將會受到神罰

 「誰管你對不對等、會不會受到神罰?給本王想辦法阿!」
 「為什麼是只有我想辦法呢?要不是你如此自戀爆出名字就不會有問題了!」
 「哼,知道本王的名字你就該偷笑了還敢怨天尤人嗎?怎麼不說你沒經過本王的同意就把你的臭血玷汙本王身軀呢?光是這項你就該死十萬次了!」 

 「那是為了救你不然我也不願意!」
 「還真有趣阿竟說出這種不想承認愛上了本王的話嗎?本王很仁慈的就當作你是在撒嬌好了。」

 看著女子皺起眉頭感到煩悶的表情
 照道理來說本王應該要為了突然的綁身契約感到煩躁,卻不知怎麼的,意外的感到開心


 可以利用眼前這個人,了解這個即將成為本王的這個城市
 

 當下
 本王是這麼想的



 麥*talk

 各位,真的是很對不起
 家裡的事情並沒有處理好而且是接踵而來,看樣子我又要暫時休息一下了
 如果有時間血我就會更心了但是是沒有時間寫文,靈感明明滿滿的卻無法寫實在是很令人難過的事情,更難過的是又要休息很對不起大家
 接下來,我將進行無限期休載,事情處理好會趕快回來的

 不好意思,大家絕對不要忘記這裡喔,至少一星期回來看看一次看我有沒有出現阿
 哇,好想哭喔QQ



2015-03-10 00:05:04

>乘坐著Vimana往天空飛去
是金閃閃的私人飛機XD(喂
這回是金閃閃的獨白回XD
所以說小月你撿了一個危險的人回家了啊QQ|||
陰錯陽差的訂下契約了啊XD||||

鋁箔包加油(拍肩

版主回應
對,說好的私人飛機終於登場了(啥時說好的XDDD
順便預告一下下篇是我們的女兒癡斐姻回XD
小月啊你終於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蠢事了吧還不趕緊放回去垃圾場(來不及了
這契約將會成為一切事情的導火線QQ

唉…我會努力的QAQQQQ
2015-03-10 00:5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