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清杯麵變成氣泡飲? 贊助
2021-08-26 18:10:03鄭敟下課囉~♡

【〈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創意版短篇小說(連載版之part4)】-110學測考題變小說(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自從被母親撞見和真擁吻已過了兩個月。這兩個月裡,母親看見我總是沒有好臉色,也再三提醒我:「靜靜,妳要知道,妳是媽媽唯一的依靠,妳一定要成材,要守規矩。媽媽是愛妳的,妳不要辜負媽媽。」我除了點頭說是,也不曉得還能說些什麼。

  這段時間以來,母親變得很神經質,一得空就會到學校或是補習班接送我上下學,不得空的時候也經常傳訊息問我:「靜靜,妳在哪?在做什麼?拍照給我看。」

  母親的緊迫盯人讓我備感壓力,覺得自己像母親豢養的波斯貓,而不是一個獨立的「人」。這樣的情形讓我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以前我若心裡不愉快,還能對真傾吐,但是現在……我只要想到那晚母親搧自己巴掌的駭人模樣,我便不敢對真多說一句話、多交流一個眼神。縱使每一回在學校的走廊上遇見真的時候我都很想要上前拉住她的手,告訴她我有多想她。

 

  身處寂寞壓力鍋當中的我在補習班遇見了「嘉」。嘉是位儒雅的男孩,和真一樣有溫柔的笑容,也和真一樣喜歡探究「冷知識」。

 

  那天,我在補習班的課程開始之前,坐在座位上低聲讀出:「Genius is one percent inspiration, ninety-nine percent perspiration.

  「Said by Thomas Alva Edison.」一旁穿著卡其色制服的男同學接道。

  「抱歉,我太大聲了嗎?」我連忙轉過身道歉。

  「不會,我只是碰巧聽到。妳知道愛迪生說完這句話之後,又說了什麼嗎?」男同學回答。

  「這句話還有後續?」我好奇地問道。

  「有。他說『但是那一分的靈感比九十九分的汗水更重要』。」男同學說這話時,笑了一下。

  「騙人!真的假的?」我也笑了。

  「據說是真的啊。而且電燈也不是他發明的,他只是改良而已。」男同學說。

  「咦?那為什麼我們小時候讀的書都告訴我們電燈是他發明的呀?」我驚訝地發問。

  「小時候也常在書上讀到『倉頡造字』、『倉頡發明文字』,這妳相信啊?倉頡最好是有那麼厲害啦!」男同學又笑了。

 

  嘉對「冷知識」的瞭解,經常逗得我開懷大笑。他的出現也適時填補了我心中那寂寞的空缺。

 

  一天補習班下課後,我和嘉勾著手指走出大門,卻驚見母親已經等在門外了。

  「媽,妳今天怎麼有空……」我緊張地問。

  「伯母好。」嘉的反應倒快,雖然話音中聽得出來也很緊張。

  「嗯。靜靜,我們回家了。」母親朝嘉點了個頭,便將我拉走了。

 

  那天在車上,我什麼話也不敢說,只是望著路上的車燈發呆。

  「他是附近那間學校的?」握著方向盤的母親開口了。

  「是。」我不敢多說什麼。

  「哪一個類組的?」母親問道。

  「三類。」我簡短回答。

  「成績如何?」母親直接問了她最在意的事。

  「比我穩,校排前十。」我照實說了。

  聽見我的回答,母親點了個頭。許久才說:「隨便妳,反正妳要把成績給我顧好,別給我捅出什麼婁子來。妳的課業也要再加油一點。妳看看人家多出色,排名能夠穩定在校排十名以內。妳呢?起落那麼大。妳上次第幾名?不要到時人家考上醫學系了,妳卻連藥學系都考不上。」母親說這話時,依然注視著前方的道路未有眨眼。

  我盯著前方車輛的尾燈,應了一聲,卻不敢告訴母親:「嘉說過他的志向是當機師。」

 

  原以為母親撞見我和嘉勾著手會勃然大怒,沒想到母親只是問了他讀的類組與成績便沒再多說什麼。

  這讓我鬆了一口氣,卻不免有些失落。

 

  成績就這麼重要嗎?為什麼母親不多問一些像是「他的人品怎麼樣」、「他對妳好不好」、「妳和他相處快樂嗎」之類的問題?

  難道成績會比一個人的人品還重要嗎?難道成績好,就能夠表示未來一定可以過得幸福嗎?

  如果成績好就意味著能夠擁有幸福的人生,那麼父親和母親為什麼過得並不快樂……

 

  然而,不能否認的。嘉的出現讓我得到救贖,母親對我的緊迫盯人總算鬆綁一些了。

 

      *    *

 

  這天是我的生日,嘉和我說好會來等我放學後一起前往補習班。他們學校以校風自由著稱,放學的時間比我們學校早了將近半個小時。

 

  下午時分,嘉果然依約在校門外等我,還帶來一隻抱著紅心抱枕的泰迪熊布偶。前往補習班的途中,又拐到蛋糕店提領嘉事先預訂的蛋糕。

  嘉說:「可惜沒訂到妳喜歡的『宇治金時』,我只能買最接近的抹茶口味。雖然不是宇治金時,吃起來卻差不多。」

  「沒關係的。謝謝你,我很開心。」我將布偶抱在胸前,笑著向嘉道謝。

  嘉畢竟盡力了。

  然而他並不知道「宇治金時」在我心中的特殊意義。抹茶口味的甜點固然和「宇治金時」有同樣的基調,卻畢竟不是宇治金時。缺少糖煮紅豆的抹茶只能依靠白糖增添甜味,沒有香氣濃郁的紅豆在舌面與牙間旋舞,那滋味甜得單一、甜得寂靜、甜得空虛而少了幾分紮實。

  抹茶的甜,是嘉帶給我的清甜;宇治金時的滋味,卻是叫我魂牽夢縈的香甜。那兩種甜味有層次上的差異,但我知道,他不明白,而且他已經盡力了。

 

  晚上,我回到家以後正準備將吃剩的蛋糕冰藏起來,卻看見母親蹲在冰箱前整理原先冰藏著的食材。

  「我回來了。冰箱壞了嗎?」我狐疑地問道。

  「嗯,不會冷。可能是冷媒漏了。」母親說道,手上的動作未見停歇。

  「我來幫忙。」我將蛋糕放在餐桌上,蹲下身幫母親的忙。

  「能修嗎?」我問。

  「不知道,修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時間與多少錢。這座冰箱也用滿久了,乾脆換一台算了。」母親說道,一面將一盤未開封的里肌肉裝入保冷袋裡:「這得包好,否則退冰了肯定會變質、腐敗。我們家人不多,也不必買多大一台,買座節能省電的還能省下一些電費。食材吃多少就買多少,這樣也比較新鮮。」

  「媽,我們可以買一座冷凍庫大一點的冰箱嗎?」我試探性地問。

  「幹嘛?妳想囤冰淇淋啊?女孩子吃太多冰不好,少吃一點。」母親否決了我的提議。

 

  聽見母親的回答,我一面將幾袋已經揀好的青菜打包放進保麗龍箱中,一面想著:「等上了大學,我就要搬去外頭住。屆時我一定會買一座屬於我一個人的冰箱,冷凍庫裡隨時備有宇治金時冰淇淋。我要把和爸爸、姐姐以及真真之間的點點滴滴冰藏起來,不讓它們退冰、變質,也讓我隨時可以回味。還有,我會在冷藏室冰很多很多的白糖粿。聽說將冷藏過的白糖粿用氣炸鍋或烤箱加熱,能夠回復原來外酥內黏的口感……」

 

(完)

鄭敟下課囉~♡ 2021-08-26 18:24:58

Facebook粉絲專頁中的「完整版」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69462523869764&id=377733399709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