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忽略寢具的挑選,每個細節都能助眠 贊助
2021-08-26 17:59:38鄭敟下課囉~♡

【〈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創意版短篇小說(連載版之part2)】-110學測考題變小說(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宇治金時冰淇淋在我的童年回憶裡佔有一席之地。每每在超商見到同款的冰淇淋,我都會想起姐姐。

 

  「宇治金時」是日本人對「抹茶紅豆」這種食物搭配的稱呼方式。「宇治」是日本關西地區著名的茶葉產地,「金時」指的則是日本童話中面色赤紅的「阪田金時」。

  記憶中,爸爸很喜歡吃宇治金時冰淇淋,因此小時候家中冰箱的冷凍庫裡常備著宇治金時冰淇淋。而那也是我和姐姐喜歡的冰淇淋口味。

  微苦的抹茶搭配用砂糖煮過的紅豆,不僅色彩鮮明,滋味也相得益彰—紅豆調和了抹茶的苦澀,抹茶則為紅豆增添芬芳。

 

  我常覺得我和姐姐就像「宇治金時」。

  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是香甜美好的。姐姐常說我是她的責任,也是她的牽掛;對我來說,姐姐則是能讓我感受到安全感的避風港。我和姐姐緊緊相依、密不可分,就像「宇治金時」的抹茶和紅豆,一旦分開,「抹茶」與「紅豆」就再也不是「宇治金時」了。

  可是,我和姐姐最終還是分開了。

 

  那一年,我升上了小學三年級,姐姐也順利地被高雄女中錄取。姐姐被高雄女中錄取一事,讓爸爸媽媽很是高興,好幾天沒再吵架。

 

  開學前一天,我在姐姐的房間裡,看見姐姐掛在衣櫃前白衣黑裙的制服,新繡好的學號是鮮豔的正紅色,每一處針腳都像撒在鮮奶酪上的新鮮紅豆。

  「好神氣呀!小縈以後也想讀高雄女中,我要和姐姐讀同一所學校。」我摸著姐姐的制服說。

  「一定可以的,小縈那麼聰明,長大以後一定能和姐姐讀同一所學校的。我們無論做什麼,都不會分開的。」姐姐摸著我的頭說道。

  「那姐姐,我們來打勾勾。我們要約定好不管做什麼事都不要分開哦!姐姐要一直一直照顧小縈哦!」我伸出拇指與小指,看著姐姐說。

  姐姐也伸出她的手,笑著對我說:「好。我們來打勾勾,蓋印章。」

 

  然而,姐姐和我締結的約定,最終沒有實現。

 

  姐姐考上高雄女中的那一年,父母的矛盾日益加劇。原本他們還會關起房門來吵,後來他們不只在關上房門時才會吵架了。

  我感到母親在這段婚姻中很不快樂,可是我無法具體說出為什麼。

 

  記得有一天,我在學校發燒了,班級導師立刻聯絡了媽媽,請她為我辦理請假手續並帶我去看醫生。

  那天看完醫生以後,媽媽帶著我回到家裡,甫進門就看見玄關處擺著一雙從沒見過的皮鞋。媽媽立刻像見到什麼可怕的妖魔鬼怪般地尖叫了起來,緊接著發瘋似地朝屋裡奔去,還扯著喉嚨大喊:「出來!林志亞,你給我出來!」

  我站在玄關處,看著連鞋都來不及脫就朝房間跑去的母親,只覺得既驚訝又害怕,愣在原地瑟瑟發抖,不知如何是好。

 

  媽媽急切地捶打著房間的門,哭叫著:「出來!我知道你們在裡面!你們這兩個骯髒齷齪的變態,快點給我出來!快點出來啦……」

  捶了一陣子,興許是捶得累了,媽媽彷彿洩了氣的氦氣球般委頓在地。她坐在房門前,將臉埋進自己的臂彎中,啜泣著說道:「林志亞,你給我出來……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了?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上輩子究竟造了什麼孽?究竟為什麼……」

  過了一會兒,父母房間的門被打開了,爸爸從房內走了出來。只是,走出來的人除了爸爸以外,還有一位我不曾見過的叔叔……

 

  自那次以後,我經常聽到媽媽對爸爸嚷著:「我要離婚!」又罵爸爸「骯髒齷齪」或是「不三不四的變態」。

  每回父母發生爭吵,我就躲進姐姐的房裡,坐在姐姐的書桌旁望著牆上的世界地圖,想像我和姐姐終於長大了、離家了,然後姐姐賺夠了錢帶著我去迪士尼樂園找公主……

 

      *    *

 

  那是一個下著細雨的午後,放學時間還沒有到,班導師卻將我叫了出去:「林縈靜,妳媽媽來接妳了。」

  母親只對我說:「把東西收一收,跟媽媽回去。」

 

  那天,我和母親一起搭上往北開去的列車。在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回過高雄的老家了。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母親和父親離了婚。姐姐跟了爸爸,我則跟了媽媽。

 

  離婚後的媽媽鮮少提到爸爸。偶爾提及,總會咬牙切齒地說:「讀醫學系了不起嗎?書讀得那麼好,還不是變成一個不三不四的變態?」

  說是那麼說,卻常告訴我:「靜靜,妳要記得媽媽只剩下妳一個人了,媽媽只能指望妳了,妳一定要成為媽媽的榮耀。妳將來一定要讀醫學系,成為一名醫生,不要被人瞧不起。」

 

  母親對我有很高的期望,總是要求我在學業表現方面必須名列前茅。

  有一回小考,我在數學應用問題的作答區漏寫了答案的單位,整題被以零分計算。母親看見我貼在冰箱上的考卷以後,氣得用「不求人」在我的手心抽打了好幾下,並罰我坐在飯桌旁一遍又一遍地抄寫該題的答案。她則是一面準備晚餐,一面背對著我叨唸道:「唸出來!把妳抄的東西唸出來!我看妳以後還敢不敢漏寫單位?」

 

  在母親嚴格的督促下,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這個城市中最好的女子中學,穿上人人嚮往的抹茶色制服。

  我的心裡很高興,考上這所學校意味著我兌現了童年和姐姐的約定。即使並非高雄女中,卻在另一個城市當中據有相當於高雄女中的地位。但是,母親卻說:「這只是妳的本份,妳可是未來要讀醫學系的人。」

 

  我的媽媽就是這樣,她鮮少將掌聲留給我,無論我多麼努力,也難以聽到她對我說:「靜靜,做得好。」或者摸摸我的頭,給我一個嘉許的擁抱。

  我經常猜想:「那是因為她太在乎我了吧?出於在乎我,才會將所有期望都寄託在我的身上吧?由於對我殷殷期盼,才會那麼嚴格吧?」她那麼做的原因,應該正如同她所說的,都是「為我好」。

  雖然她的期望經常讓我感到喘不過氣,即使我十分渴望她能夠溫柔地拍拍我、抱抱我。

 

(未完待續)

 

鄭敟下課囉~♡ 2021-08-26 18:23:46

Facebook粉絲專頁中的「完整版」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69462523869764&id=377733399709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