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保險誰適合買? 贊助
2021-09-16 20:38:05pa108a01

古典&浪漫

醫生說,為了我的心臟著想,我應該每天散散步。但我卻寧可待在屋裡。我討厭的不是散步本身,而是出門:出門讓我有坦露在別人面前的感覺………
一直有一種待在屋裡的慾望引誘著我,讓我像個隱士一樣,閉門不出,終日穿著睡袍躺在床上,任由花籬和野草漫生,任由頭髮變長、蔓過枕頭,任由指甲彎成鳥爪狀,任回白蠟燭的蠟淚滴在地毯上。只不過,我沒有屈從於這種欲望,因為很久以前我就在古典主義和浪漫主義之間做出了抉擇。我決定了要保持昂首和自持就像白晝裡的骨灰甕。摘自愛特伍《盲眼刺客》
新北市的咖啡店重啓內用。午餐寥寥無幾的客人陸續離開,下午茶時段沒有客人再進店,整個二樓只剩我和一個婦人各自窩在一角。
疫情很容易譲我們培養成一介隱士,尤其是上了年紀的人。
我還有一點力氣,徘徊在古典主義與浪漫主義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