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4 19:02:18Olives醬

【 嗄,了一個夏 】〔第五話〕煙波的浩渺





【 嗄,了一個夏 】〔第五話〕


煙波的浩渺






﹣﹣玲奈 Ver.﹣﹣





看著天色轉暗,

慢慢轉為紫藍色。




沉思著,剛剛自己寫的便條,心情很混亂。

自己卻夾雜了不憤的心情。



為什麼?



『 為什麼,自己有點古怪 』

柏木同學得到戀人,又能討好宮澤同學,

什麼說都是各方有好處。







篠田老師:「 松井 玲奈 , 放學就回家嘛,怎麼在校內流連?」


我:「 我..... 」




為啥篠田老師會記得自己的名字,



真想不通,這裡有初中及高中,一級有6、7班,成千個學生。

學生記得老師名字不足為奇,

因為教某些特定科目的老師,都是由2、3個老師負責。

而任教美術科,這校只有篠田老師。




老師,對著很多同學,新舊交替,年年月月對著不同面孔。

很難想象他們能一一記著每一個學生。




而且重點,自己很少乖乖在課室上堂。

能叫得出我全名,大概只有班主任,高橋老師。








不過,答案很快揭曉....







高挑的篠田老師的面色比天色更暗黑,

一手扭著躲在她身後人兒的耳朵領到我的面前。




珠理奈:「 麻里子,痛.... QAQ  輕手點嘛 」

篠田老師:「 !!! 叫“篠田老師”,誰說可以直呼老師的名字  ╬ 」





珠理奈撅着嘴爭開篠田老師的手,躲到我身後。





我故作鎮定:「 篠田老師.... 妹妹,她又犯了什麼事? 」

篠田老師用右手從茶色大衣的口袋中,抽出一包香菸。


篠田老師:「 校內是禁煙的,而且“未成年”是罪加一等 」



我盯著珠理奈,生氣得說不出話。




珠理奈退後兩步,

用一臉無辜的笑容去掩飾自己被老師當場抓著的事實。




篠田老師:「 幸好是給我看見,換了其他老師,那高一就要給人趕出校。

這個沒收,松井同學,快帶妳妹妹回家 」


珠理奈:「 不行,麻里子還我!」








今天心情差到極點...








我沒理會珠理奈徑自走開,走向校門。

在香菸和我之間,珠理奈還選擇了我,

跟在我身旁。




我們彼此沉默....




珠理奈嘗試伸出右手牽著我的左手,

卻給我甩開。


她身上擁有和她完全不搭調淡淡煙草味,非常刺鼻。




 
珠理奈:「  玲奈 ..... 」

我:「 ,...別直呼我名字  」

珠理奈:「 姐....」

我:「 我沒有這樣這樣的妹妹!!! 」



珠理奈:「 只不過抽菸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爸不是一整天在抽嗎?  」



我:「 別學他,媽媽過身後,都不像樣 」

珠理奈: 「 玲奈怎可以這樣說自己父親 」



賭氣的珠理奈,坐到路旁沿海的石上,

生疏地抽出一包煙,點燃,咳了兩聲,隨隨吐出一縷煙。



『 嗄~ 』

我嘆了一口氣,跟隨著她。



珠理奈升上高一後,更加鮮有理睬她。

看到這單簿孤單的身影,不得不承應是我一直忽略她。




說白一點,自從媽媽過身後,爸爸總是偏心於長得像媽媽的珠理奈。

而像他的我,只是不斷提醒他是如此沒用的大人。





但一切都是爸爸的錯,我不能因此不理珠理奈的。





坐到珠理奈旁,

輕輕撫上她的背:「 珠理奈,都咳得利害,就不要再抽了 」



珠理奈側看著我一下,便回望著海笑笑。

隨意把手中香菸弄熄。




珠理奈緩緩吐出:「 我已經退出籃球部 」

我:「 我知道 」

珠理奈:「 因為太無聊了,反而美術部的美女可不少呢  」

我:「 但........靜靜坐著繪畫真不像珠理奈會喜歡做的事 」

珠理奈:「 所以麻里子趕走我出美術室很多次,她說看美女可以到很多地方,
               但不認真的,不要留在她的管轄範圍... 」

我:「 要回籃球部嗎?」

珠理奈:「 沒顏面見宮澤前輩了,我在初賽前夕,竟然退部 ... 」

我:「 我已經和宮澤說好了,你隨時可以回籃球部 」

珠理奈:「 哎??? 」

我:「 別再讓我擔心,有事請務必向我說 」

珠理奈:「 等等,為什麼,玲奈不是對學校的人不喜歡嗎?你怎會認識宮澤前輩 」




天色昏暗,海水無情拍打著海岸,

晚秋的風,寒得刺骨。

我牽著珠理奈暖暖的手回家。




才記起很久沒牽過她的手,

而她比我印象中長高了很多。



是因為練習籃球的關係嗎?









///







回到家中,

爸爸還是困自己於房中。



和珠理奈合力弄晚餐後,放了一份於爸爸門口。



珠理奈便在庭院中一邊做仰臥起坐,一邊和女孩子聊電話。

抽菸傢伙,那有這麼好氣。細聲講,大聲笑的傻孩子。




開始發覺擔心她是多餘的。








不知柏木同學怎樣,

她答應還是拒絕宮澤呢?


不知為什麼很在意。



手提電話鮮有發出訊息聲效,

是宮澤詢問有關遊戲過關方法。



我扶著額,但又問不出口。

結果一整晚只解答遊戲相關和聊珠理奈的事情。

自己連寫作東西時間也沒了,

最後,宮澤回了一句 “ 如果早一點認識你就好了 ”。




晚上又是再一次無盡的失眠,

腦內不停迴轉著同一句說話。





“ 如果早一點認識你就好了 ”












柏木 由紀,

“ 如果早一點認識你就好了 ”








陽光透過窗簾再刺進來,我才含糊地入睡。

但不到兩分鐘,又驚醒起來.....


好想,

好想見一見柏木同學。






『 如果見到她幸福的笑容,也許是給我最佳的答案。』








好做家 2014-01-25 05:43:57

版主,終於等到妳更文了

版主回應
抱歉,有點晚。但希望喜歡。:D 2014-01-25 19: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