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焦慮了嗎? 贊助
2021-09-27 22:07:26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27)

" 報告總裁,我是查理,您交代的事都已經辦好了,下一步要怎麼做? "

 

" 星岩的反應如何? "

 

" 看來是有點動搖了,要我們擬好聘約,我已經準備好了,全部按照總裁的吩咐,這麼豐渥的待遇,他沒道理拒絕。 "

 

" 別太早下結論,把人簽下來才是你的任務,不要節外生枝。那譚牧師那邊呢? "

 

" 我有跟霍長老聯繫,說是一人換一人,只是實際如何轉達,我覺得霍長老自己會拿捏,他看起來是個聰明人,沒意外的話,把譚牧師拉進重生教會是必然的結果,只是總裁,我有個疑問,不曉得該不該問?"

 

" 你是想問為什麼要把譚牧師調到重生教會嗎? "

 

" 是的,因為我實在看不出來這對我們企業有什麼實質的好處,而且還得額外支出一筆優渥的薪餉,這樣的投資值得嗎? "

 

" 這個問題,讓時間證明給你看吧!你會知道我的用意的。辛苦你了,星岩那邊要盯緊一點,別讓這個人才給溜走了,只要拿下他,祥永商社就翻不起大浪了。 "

 

" 總裁英明,屬下一定辦好這件事,請總裁放心。 "

 

" 沒事的話就先這樣吧!我還有會要開,認真幹,別讓我失望。 "

 

" 是! "

 

書涓掛上電話,馬上又召開了一個會議,是關於入股祥永商社的細節商討,資通公司已經全面上線,就等著釣祥永商社這條大魚了!現在商社總經理的去留已經進入白熱化,幾乎七成以上的人都不滿總經理專制獨裁的人事處分,而內部醞釀另一個聲音,就是讓星岩去接替總經理的位置,因為這次事件成功挽回客戶心意,安撫客戶不安的大功臣,就是星岩,面對這個多事之秋,總經理這個燙手山芋,沒有任何一個主管敢接,所以一致推崇星岩當新任的總經理。

 

商社的總經理本來就屬意讓星岩來接替自己,但現在看到這樣的結果,卻又有些不安,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如果大多數的人確定反對自己,正常邏輯不是應該也否定自己屬意的人馬?可現在的操作完全相反,讓人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星岩之前都只是在偽裝?為了現在的這個位置,處心積慮佈了這麼大的一個局?可這麼一個老好人,不像是裝出來的,希望自己不要看走眼才是。總經理倒是豁達,沒有太在意被離職這件事,他的年資早已到了可以退休的年紀,只要在罷免案確定前自動提出退休申請,誰也奈何不了自己,就是得提前一步操作讓賢的動作罷了。

 

此時的星岩一家,難得地開了一次家庭會議,最近發生的事,實在多到消化不來,一家人聚在一起,想討論出個結果。

 

星岩:爸爸的公司,最近入股了一個大股東,如果公司改組,爸爸的退休金就泡湯了,不過新來的股東有意思讓爸爸接任總經理的位置,也保證了退休金不會被取消,會一毛不少地給我,還會送我一戶新房子和一台配司機的座車,即便退休了也不會討回。如果是你們,你們願意接受這樣的條件嗎?

 

星媽:只有這樣?沒有其他限制條件?哪有這麼好的事?是我的話一定接受的!可是想想都不實際呀!

 

星辰:我也這麼覺得,禮多必詐,裡頭一定有什麼陷阱。

 

星牧:爸比,其實我覺得,就算不領退休金,回來家裡的麵攤幫忙也是不錯的唷!我們的麵攤生意這麼好,而且工作起來又不燒腦,以前是媽媽一個人處理不來,我年紀小也只能打下手,幫的忙有限。但現在我們一家都團聚了,除了可以輪流幫忙,爸爸和辰辰都是很有商業頭腦的人,說不定也可以真正做大起來,請人來打工,這樣我們就不用受制於人了,不是嗎?

 

星岩:可是短時間這樣想並不實際,你和辰辰都還在念書,荒廢了學業,以後就很難彌補回來,你現在課業不正吃緊,聽媽媽說你還要辭去小蓮的家教,讓辰辰去代替,如果聘約裡沒有不合理的霸王條款,我還是會傾向接受新職務的邀約,只是,我心裡有個顧忌,我覺得應該要說出來。牧牧,你聽過鄭書涓這個名字嗎?

 

星牧:爸!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該不會......

 

星岩:入股公司的大股東,就是XX企業的總裁鄭書涓。

 

星牧、星辰:什麼!

 

辰辰看著姊姊,不明白姊姊為什麼大呼一聲;同樣的,牧牧看著弟弟,怎麼弟弟跟自己一樣驚訝?

 

星牧、星辰:你(妳)先說。

 

星辰:好!我先說,那天XX企業的人來麵攤吃麵,是我招待的,他們說希望我可以去面試,我問過甜甜姊,她說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去試試看,那可是百大企業!待遇可不是一般企業可以相比的!沒想到竟然是要入股爸爸商社的大股東!

 

星牧:那天去爬山,我有遇到書涓姊姊,她是皓皓的初戀女友,跟我長得很像,可是不管身材、神色、與氣質,都比我好太多太多,好在皓皓當天直接了當地告訴書涓姊姊,說我們已經交往了,隱諱地讓姊姊知道皓皓只能當她是老朋友,不會再進一步了。要不是皓皓當下立即站出來,我都差點要哭出來了,我跟她的差距那麼大,如果她對皓皓有意思,我一點都沒有贏她的把握。

 

星爸、星媽:還有這種事?妳怎麼都沒跟我們說?

 

星牧:我當時思緒很亂,也是皓皓一直安慰我,給我信心,我才稍微釋懷了一些,這不是就說給你們聽了。如果書涓姊姊知道我們一家的關係,會不會拿爸爸的位置來逼我讓出皓皓呀?

 

星辰:姊,妳會不會想太多了呀?假如書涓總裁真像妳說的那麼優秀,她幹嘛不去找其他的大企業家戀愛,而是找姊夫呢?怎麼想都不划算呀?就算她真要養個小鮮肉,也會找個更年輕一點的吧?

 

星牧:你又沒跟去爬山,怎麼知道他們的關係之好的?我在那邊差點醋罈子就要打翻了!

 

星媽:牧牧,你還好嗎?看你說得那麼激動,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星牧於是就把當天在山上的事一五一十地都說出來,聽到書涓的相機裡竟然還留著和譚牧師的親暱照片,大家都覺得這位總裁肯定不安好心眼,連辰辰都打消了要去XX企業面試的念頭,更不用提星爸下定決心不接受聘約,最壞打算寧可回家顧麵攤。

 

星牧:辰辰,既然決定了不去XX企業面試,那就來幫姊姊的忙,去幫小蓮家教如何?她的程度不錯,我覺得應該會上第一志願,只是最後關頭怕她沒能抓住重點,走了彎路,你去指點她一下,應該不是問題吧?

 

星辰:小蓮妹妹之前在教會遇到,覺得還蠻健談的,可是蓮爸感覺很寵溺,在教會時都只跟蓮媽和小蓮說話,好像怕蓮媽或小蓮被拐走一樣。

 

星牧:哈哈!那是你不瞭解蓮爸啦!他最怕跟女生說話了,只敢跟小蓮跟蓮媽說話,咱們教會的女生多很多,所以走到哪都會遇到女教友,蓮爸不敢亂走,所以都拉著小蓮跟蓮媽,也是很奇葩。我是因為去幫小蓮家教久了,蓮爸才敢跟我說話的,不然之前也都只有小蓮跟蓮媽跟我說話,蓮爸就只是靜靜地在旁邊聽。

 

星辰:那我是男生,蓮爸應該會一直找我說話才對吧?

 

星牧:有可能唷!而且啊!說不定會一直監視你,看看你會不會對小蓮毛手毛腳。

 

星辰:哪有姊姊這樣說弟弟的啦!我才不會做那種事呢!

 

星牧:我知道你不會呀!可蓮爸不知道呀! *^+++++++^*

 

星辰:我懂了,我會做好心理準備的。

 

星媽:就說你姊姊最疼你,該幫你想好的都幫你想好了,你去教小蓮,可不要讓你姊姊失望了。

 

星辰:這樣甜甜姊那邊我就要早一點下班了,不然平常下班了再趕去,家教怕會來不及。

 

星牧:那可以請蓮爸把家教時間稍微往後一些,只要鐘點教足就好,既然你決定幫甜甜姊的忙,就要盡力做好,做一半不如不要做。

 

星辰:遵命!姊姊大人!

 

星爸和星媽看著兩個小孩的交談,心裡都很欣慰,兩人都是負責任、有出息的好孩子,希望未來他們要走的路,不會像自己過去那麼坎坷。

 

******************************************

 

" 星岩主任,這是我們擬好的聘約,請您過目一下,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提出來。 "

 

" 可以讓我先看幾天,把聘約詳細看過後再給您答覆嗎? "

 

" 主任,這麼好的待遇,有什麼好猶豫的?還是你有其他的需求?儘管提出來,我一定幫你轉達給總裁,這份合約只有權利加碼,唯一的義務就是繼續做好原來的工作,完全沒有額外的要求和限制,甚至連違約的罰則都沒有,這麼好康的事,這輩子絕無僅有,......"

 

" 我比較謹慎,假如你一定要今天回覆,那我只好拒絕了。 "

 

" 別別別!我只是開開玩笑,但這合約真的很誘人,連我都很心動,可惜總裁看上的不是我,是星岩主任你,我想求都求不來,假如你需要時間,那給我個期限,我對總裁好有個交代。 "

 

" 給我三天好嗎?三天後不管同意還是拒絕,一定會給你回覆。 "

 

" 拒絕就不要了!我們是真心希望星岩主任可以簽下這個合約。 "

 

" 我研究看看,如果真的合適,我也不會給自己找麻煩。 "

 

" 那我就再等主任三天,如果提早決定了,要盡快讓我知道喔!先告辭啦! "

 

" 慢走不送! "

 

******************************************

 

" 你不是說他一定會簽合約?怎麼還要等三天? "

 

" 總裁對不起,我也不曉得他在猶豫什麼。 "

 

" 他是我一顆很重要的棋子,你可別搞砸了! "

 

" 不會不會,我一定會讓他乖乖簽下合約的。 "

 

" 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但是不準動他的家人,聽到了嗎? "

 

" 知道了,屬下這就去想辦法,請總裁放心。 "

 

此時的書涓,已經拿下了商社的經營權,而原來的總經理在書涓拿下經營權的前一刻,和董事會提出了退休計畫,並將位置禪讓給了星岩,並備妥大多數高階主管的同意簽名書,董事會見文件都已經備齊,也沒有刁難,准了總經理的退休申請,接下來就等星岩走馬上任。

 

******************************************

 

" 皓皓,問你件事,你知道書涓姊姊入股我爸商社的事嗎? "

 

" 啊?什麼時候的事? "

 

" 就爬山回來沒幾天,怎麼會有這麼剛好的事? "

 

" 書涓他是大企業的總裁,想來應該是籌畫很久,不像是臨時起意,只是剛好時間點巧了一些吧?"

 

" 但願如此,爸爸好像很為難,我告訴他我們在山上遇到書涓姊姊的事了,他擔心書涓姊姊是為了你而來,要我跟你說一聲。皓皓,我忽然有個想法,假如我們現在訂婚,等以後我學業完成有工作了再結婚,你同意嗎? "

 

" 牧牧,你嚇到我了,這是你真實的心意嗎?還是只是因為書涓的關係,所以變得不信任我了?"

 

" 皓皓,我當然信任你,只是我對自己真的很沒有信心,書涓姊姊的能量真的太大了,大到不是我可以想像的,你知道嗎?他竟然承諾公司改組後,退休金一毛不少給我爸,還送我爸一棟房,一台配司機的座車,你知道這是多大的手筆嗎?那是不是代表我爸剩下來的日子都要為他做牛做馬?如果她忌妒我們在一起,我們又沒有名分,她一天到晚給爸爸搞事,那可怎麼辦呀? "

 

" 牧牧,那我反過來問你,假如我們訂了婚,你就會心安了嗎?如果書涓真的不死心,還要窮追猛打,我們訂婚可以阻擋得了他嗎?我正好也有事想告訴你,在你爸爸商社那邊的重生教會有個職缺,待遇比現在的長生教會要好得多,假如我們要不受書涓影響,最好的方法就是有能力不依賴他的薪水,你是這樣想的對嗎? "

 

" 嗯!所以? "

 

" 所以我打算過去那邊任職,如果我的待遇變好了,你爸爸就不用為了家計,非得接下這份工作,也不必任人差遣,是不是呢? "

 

" 我不懂,你的待遇變好了,跟我爸有甚麼關係? "

 

" 因為我可以養你呀! "

 

" 啊~~~說什麼呢!我都還沒入你家的門,怎麼可以讓你養? "

 

" 還說呢,是誰剛剛著急說要訂婚的呀? "

 

" 大痞子,欺負我呢!不理你了啦! "

 

" 那換我求你訂婚好不好? "

 

" 嗯!我考慮考慮....... 嘻嘻......"

 

" 牧牧,我是認真的,假如你準備好了,就算要我跟你求婚我都願意!我這輩子要定你了!誰都不能把我從你身邊帶走。 "

 

" 皓皓,謝謝你......對不起我總是鬧小脾氣,只是......我真的很怕有人把你搶走了。 "

 

" 小傻妞,放心吧!我這輩子只會是你的,除非你不要我了。 "

 

" 幹嘛說得這麼委屈,我才不可能不要你呢!大痞子...... "

 

" 好好好,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跟我最愛你一樣!很晚了,該去睡覺了!再不睡電話要燒掉了!"

 

" 你都關心電話不關心我唷? "

 

" 當然是關心你呀!電話燒掉我可沒辦法這麼快趕去滅火呀!萬一你受傷怎麼辦?!"

 

" 好啦好啦!說不過你,你也早點睡唷!大痞子晚安啦! "

 

" 小傻妞晚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