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色重現!比較喜歡哪一款? 贊助
2021-08-21 16:54:56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參展篇(上)

宿舍的交誼廳擺著幾台筆電,一群男男女女正在討論著

 

建安:我把程式架構都按照方塊圖和流程圖寫好了,你們都來試試看操作的感覺,看看有沒有bug要修正?最後一個月要參展了,架構如果沒問題就沒我的事,我就要趕其他的報告了!

 

彤彤:你怎麼一副要甩鍋走人的樣子啊!都分配到同一組了,你還是副組長,就不能上心一點嗎?

你這操作畫面跟棺材沒什麼兩樣,誰看了都不舒服,哪裡還會想要操作呀?

 

建安:這哪裡能怪我?美工分配那麼多人,結果沒人把圖生來給我,我欄位都預留好了,沒東西上只好擺方塊,不然還能擺什麼?

 

彤彤:說你還有話可以回嘴?我問你,你要寫程式有沒有問問美工的構想是什麼?你分配那鬼欄位的位置要是美工畫得出圖我才輸給你!

 

美工組的夥伴們本來聽到建安的話,一個個垂頭喪氣,可聽到組長彤彤義正嚴辭地指正建安的行為,心裡都很感動。是了,團隊合作本來就是溝通佔九成,剩下的一成才是各憑本事,建安是整個團隊裡唯一一個寫系統架構的人,既無人可取代,又沒人敢建言,怕說崩了整個專案就毀了。

 

建安:寫系統架構要是分心去討論,整個架構圖的靈感就沒了,一切要重寫,怎麼可能常常跑去跟美工討論,而且美工想法那麼天馬行空,每一個都要實現是要寫到猴年馬月才寫完?那展覽都別參加了。況且,架構和流程也是大家一開始就討論好,我動作快還錯了?

 

彤彤:你不是要我們試操作?第一個提出的建議就接受不了,那還試什麼?我們是站在使用者的角度去看你的程式,又不是針對你挑毛病!

 

文宣組的組員看到組長和副組長懟在一起,便出來緩頰

 

冒冒:彤彤,建安哥的能力大家都公認是最強的,我們的文案算是定稿了,要不讓建安哥先幫我們的文案擺進去,再看看感覺如何?美工的細節我們再和美工組的討論就好?

 

彤彤:既然你幫這專制獨裁的傢伙說話,那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不說了欄位都留好了?放上去給大家瞧瞧?

 

建安:放就放!這就想考倒我?給我十分鐘,馬上讓你們見識見識!

 

建安說完不囉嗦,真的一拿起文案便馬上開工,俐落的操作讓在場所有人都欽服。不到十分鐘時間,建安已經安排好各文案的欄位,甚至連部分需要異動的地方也一起調整好了,最後還做了Double Check,確認所有動作沒有衝突,這才把電腦交出來,時間正好十分鐘。

 

所有組員都看傻眼了,這是神人的效率及功力呀!而且改完後的操作畫面雖然有些陽春,但已經很接近使用者體驗的需求,本來對建安頗有微言的部分組員,這下也都心服口服,一個個滿懷期待地上前操作測試,畢竟這也是大家好幾個月的心血,都希望專案能順利在展覽上大放異采!

 

組員們邊操作,邊偷偷在一旁竊竊私語

 

小米:都說只有彤彤治得住副組長,選彤彤當組長真是再正確不過了!

 

媚兒:看來副組長喜歡彤彤的傳言是真的,瞧他這麼刻意表現,該是想讓彤彤發現他很強大的一面吧?

 

蓮香:我怎麼不是這樣看的呀?我覺得組長很厲害呀!她不但用指正的方式幫大家出口氣,同時又用機會讓大家對建安哥改觀,幫建安哥解圍,搞不好是組長喜歡建安哥呀?

 

媚兒:香香,你這論點太精闢了!我怎麼沒想到?說不定他們早就私底下在交往,演了一齣好戲給我們看呢!

 

小米:只要結果是好的,你管人家是不是在交往?還是你對副組長有心思?

 

媚兒:別別別!那種大男人不是我的菜,我喜歡溫柔體貼的小鮮肉,不過真要是彤彤跟他在一起,還不曉得會是什麼情境?想想都覺得不現實。

 

冒冒:在聊什麼呢?該換人上去試了,要討論的細節記得筆記下來,等一下開會提出來。

 

組員們:知道了~~換人換人⋯⋯

 

彤彤身為組長,看到這一幕,心裡頭的大石才算是放下來,建安和大家不合是早有所聞,自己也知道建安這麼個人就是實力為尊,要讓他信服除非你比他更強,或是更有手段;而讓大家對建安信服,更是需要時間點和觸媒,今天如果不是冒冒的文案來得及時,恐怕會難以善終。回過頭,見冒冒正督促著隊員們輪流測試系統,走過來想跟冒冒道個謝。

 

彤彤:冒冒,今天謝謝妳了,不然剛剛的衝突,我還真不曉得怎麼讓建安好好跟大家溝通。雖然後來他用實力證明了他的價值,可他這個性實在很不可愛。

 

冒冒:辛苦你了!當初把妳拱上來當組長,就打定要好好支持你,現在道謝還太早,展覽還剩一個月不到,如果接下來可以順利完稿定案,那才是值得開心慶祝的,希望建安哥這陣子不要再和大家衝突或打擊大家的士氣了。

 

彤彤:妳說得對,其實我有點擔心建安,整支程式只有他一個人在負責,壓力之大可想而知,而且公司裡其他專案他也都嘎上一腳,剛剛他說要趕其他專案報告不像是推託之詞,很怕他累垮了沒人接手把我們的專案完成。

 

冒冒:是怕專案完成不了?還是怕建安哥累垮呀?這意思不太一樣唷!

 

彤彤:連妳也跟其他組員一樣八卦?不理妳了啦。

 

冒冒:彤彤,妳臉紅囉?!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有沒有八卦妳心裡最清楚,別怪我沒有提醒妳,那個人能力那麼強,就算性格差了點,貼上去的人我覺得不會少,畢竟能養家活口過上好日子才是根本,愛情這碼事最多就只是調劑用,就像吃牛排配紅酒,是牛排重要、還是紅酒重要,得靠妳自己拿捏了。

 

彤彤:說得我好像非要他不可一樣,建安是給妳多少好處讓妳這樣幫他說話? 厚,我知道了,那天我還看建安給妳們寢室送宵夜,這樣就被收買了!鄙視你⋯⋯

 

冒冒:妳自己說漏嘴了吧?如果不在意建安哥,怎麼會知道他給我們送宵夜?嘿嘿~~

 

彤彤:⋯⋯那⋯⋯那是我要去跟他確認程式進度碰巧看到的,才不是妳說的那樣。

 

冒冒:越描會越黑唷⋯⋯呵呵!連程式進度都上人家宿舍追蹤呀?組長真是盡責呢!甘拜下風!

 

彤彤:⋯⋯不跟你說了,我去看看大家測試的怎麼樣了⋯⋯

 

彤彤滿臉通紅地走了,留下冒冒一個人直搖頭,怎麼這年頭都這麼開放了,還有人這麼放不開呀?要就要,不要就不要,大方點承認很難嗎?

 

幾次輪番上機測試,組員們把操作的心得詳細筆記下來後,又開了一次會。這次開會,建安沒有了剛剛劍拔弩張的氣勢,反倒是冷靜地聽著大家報告的心得,當場釐清操作體驗的感受,並做了修正方向的確認,副組長的架勢完全表露無遺,確認完所有細節後,又將彙整的資料重點,重新報告給所有組員知道,且當場就把各組要完成的細項與期限都定好,雖然建安硬是定在展覽一週前完成所有工作,這樣的時程確實有些趕,但還不是完全做不出來,建安打的如意算盤是最後一週自己要全面微調成最佳狀態,在展覽上驚爆大家的眼球。或者即便自己臨時意外無法做最後調整,也至少是完整可以展示的版本。

 

彤彤看著建安把分配工作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一人攬下,心裡有些感動,如果由她這樣好說話的組長來分配工作,最後的結果大概就是展覽前一天才有辦法做最後確認,更別提還有時間做最佳化了,也只有建安這樣獨裁專制的個性,加上剛剛露了一手強大的編程能力,給大家打了劑強心針,才能讓這次開會這麼順利。一個團隊的成功,果然要有方法地將所有人擰在一起,任何人只顧自己,單打獨鬥,對工作的進展其實幫助都是很微末的!

 

還想著,建安已經把做結語的工作交還給她,讓自己為這次開會做個收尾

 

彤彤:剛剛副組長已經把工作交待得很清楚了,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在期限內完成進度,有任何突發狀況要隨時通報,最後關頭了,一起撐過去吧!好,散會!

 

組員們紛紛起身回去自己的宿舍休息,養足精神準備明天繼續趕工加油,看到建安要離開,彤彤猶豫了一下,還是叫住了他

 

彤彤:副組長,跟你說個事,你等一下要忙嗎?

 

建安:忙!也不忙!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彤彤:要一起去吃個宵夜嗎?

 

建安:就我們倆?

 

彤彤:對,就我和你,但不是我們倆。

 

建安笑了笑:好,等我三分鐘,宿舍門口見。

 

彤彤:待會兒見。

 

因為入夜後總是有些冷,彤彤披了件披肩在宿舍門口等建安,精練的短髮,雪白的頸子,修長的身影,光是從背後看,就已經很讓人血脈賁張,不過彤彤的職位算是管理階級中較上位的,牲口們看是看著,卻不敢有所冒犯,怕是一不小心飯碗不保。

 

建安準時在宿舍門口出現,他這個人說一不二,約好怎樣就一定怎樣,但也沒想過讓女孩子等這件事合不合理、體不體貼,反正跟妳約三分鐘,快了我也做不到,約時間長了又嫌太會拖,這樣就好。

 

建安:上哪去?吃燒烤?

 

彤彤:配啤酒嗎?

 

建安:那去小七買兩瓶,店裡的不敢喝。

 

彤彤:好,走吧!

 

兩人其實共事已久,很多默契在平時工作配合的時候就已經養成,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是老夫老妻,因為兩人雖沒有情人熱戀的綿綿愛意,卻熟稔得天衣無縫,公司裡傳言滿天飛,倒是這兩人老神在在,也不管別人怎麼看的自己,摸摸內心曉得自己在幹嘛就好。

 

超商店員來了個新面孔,沒見過彤彤和建安,適逢七夕情人節活動,便主動推銷

 

店員:七夕情人節巧克力全面八折唷!這位大哥要不要幫女友買份巧克力呢?現在買很划算唷!

 

建安:那啤酒有沒有打折?

 

店員:可能要看一下牌子唷!有的有第二件六折,有的沒有,不曉得您都喝哪家的啤酒?

 

彤彤看建安沒有反駁店員自己不是女友這件事,心裡有些不自在,心想這傢伙是怎麼回事?不否認一下也至少買個巧克力意思一下,這麼直接就問啤酒,害店員想到其他地方去不是壞了?小腦袋瓜糾結著到底該怎麼說才好?頻頻給建安使眼色。

 

建安看了眼彤彤,仍舊一副事不關己的神情,到了酒櫃邊挑了幾瓶啤酒,便拿到櫃檯結帳,氣得彤彤直跺腳。但就在下一刻

 

建安:幫我結帳,順便買一盒金莎,(回頭看了彤彤)你要幾顆裝的?12顆吃得完嗎?妳那群室友如果不餵飽,今天吃宵夜的事肯定又傳得天花亂墜。

 

這下彤彤傻眼了!建安這是啥意思?吃宵夜都會亂傳了,拿金莎還得了?不是等於確定名分、告召天下的意思了?

 

店員:好的,這位大哥,一共是527,請問您有集點或是載具嗎?

 

建安:不用了,我付現。

 

彤彤:等等!我有我有,open point集點卡。

 

店員:好的,那幫這位小姐集點,預祝你們情人節快樂。

 

建安瞧了眼彤彤,這麼主動,而且店員回話也沒反駁,是承認剛剛店員說是我女友的事?還是?

 

建安主動地接過東西,拿著便往對面的燒烤店走去,彤彤收好集點卡也趕緊跟了過去。

 

彤彤:你剛剛怎麼回事?我又不是你女友,怎麼不反駁一下?說那麼自然,店員誤會了怎麼辦?

 

建安:就買個啤酒而已,哪來那麼多問題?妳也沒反駁不是嗎?集點卡還直接就遞了過去,是直接把我當工具人用了嗎?

 

彤彤:我是怕點數浪費而已,哪有想那麼多......

 

建安:這就對了,我就想買啤酒而已,哪有想那麼多......

 

彤彤:那金莎又是怎麼回事?

 

建安:妳今天在那麼多人面前幫我解圍,用來謝謝妳的,順便讓妳回去收買一下閨蜜們。

 

彤彤:我這麼容易打發的呀?

 

建安:不是還要吃燒烤嘛!隨妳點,我請客。啤酒也挑了妳的最愛,夠誠意吧!

 

彤彤:這還差不多。

 

建安:但是妳找我,不是為了吃宵夜這麼簡單的事吧?這點小事不是我買了送去妳寢室就好,還特地出來吃?我知道妳不喜歡燒烤店煙薰薰、髒兮兮的環境,啤酒還可能是灌水的假貨?

 

彤彤:是有點事,不方便在宿舍裡說。

 

建安:先點餐吧!邊吃邊說。

 

滿桌的肉串,彤彤眨了眨眼,有點吃驚地問建安

 

彤彤:你點這麼多吃得完嗎?雖然都是我愛吃的,但也點太多了吧?

 

建安:就說12顆金莎不夠的呀!吃剩的打包回去餵你家的牲口吧!

 

彤彤:是閨蜜,不是牲口,會不會說話呀?

 

建安:她們飢不擇食的樣子,怎麼就不是牲口了呢?平時說要減肥減肥,一看到炸雞、燒烤,眼睛放光跟牲口沒甚麼兩樣吧!

 

彤彤:你就不怕我回去告你一狀?

 

建安:隨你吧!如果你不擔心專案開天窗的話。

 

彤彤:原來你早就吃定我了呢!我還真只能被你吃得死死的。其實今天來,我就是想問你對專案有幾成把握?離展覽就剩不到一個月了,雖然剛剛開會很明確的把進度都訂好了,也剩下最後的收尾,可我還是想問問你對專案有沒有信心?

 

建安:實話?

 

彤彤:嗯!我承得住。

 

建安:......

 

彤彤:怎麼不說話了?是沒有把握嗎?

 

建安:啊!我剛剛 "石化" 了呀!

 

彤彤噗哧一聲:搞什麼啦!人家跟你說正經的,你還給我搞笑。

 

建安:那搞笑完有沒有比較不緊張了?

 

彤彤:你是在擔心我?

 

建安:組長啊!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既然你想聽實話,那我就實話實說,其實就算不開今天的會,我也已經把全部的工作都做好了,他們交來的文案,只是我想給他們有點鬥志,別那麼混,哪怕他們最後什麼東西都交不出來,我還是可以讓這個案子順利參展。

 

不過要是今天的開會能碰撞出什麼火花,讓某些潛在的創意冒出來,那就是意外之喜了,這樣的回覆你滿意嗎?

 

彤彤:你說的是真的嗎?我怎麼覺得雲裡霧裡的,很不真實的感覺呀?

 

建安:是真的,你就放心吃燒烤配啤酒吧!

 

彤彤:建安,......你能力這麼強,為什麼要待在這小公司裡呢?我覺得以你的能力,大可以自己開一間跟現在規模不相上下的公司,甚至更強大的公司,還不用跟長官低頭,做一些你不是很看好的案子。

 

看你今天的表現,我也會覺得,怎麼大家都這麼混,但還不能罵得太兇,不然組員經不起罵就跑了,還把公司的機密給帶出去,我們當組長的就罪孽深重了。如果不是你今天把分配工作的責任都攬下來了,他們大概還打算要拖到展覽前一天才把工作完成吧?

 

建安:因為這公司裡有個對我來說很重要、很寶貴的東西。

 

彤彤:是什麼?

 

建安:秘密。

 

彤彤:人都有些秘密,我也不習慣探人隱私,你不想說就放在心裡吧!哪一天想說了,我洗耳恭聽。還有,今天真的謝謝你,不只是今天,應該一直以來都很謝謝你,我敬你一杯。

 

建安:我就欣賞你這態度,乾一杯!

 

兩人吃吃喝喝,啤酒雖然酒精不多,但酒量不好的彤彤卻已經滿臉通紅,昏昏欲墜。

 

建安:組長,你看起來累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彤彤:好,扶我一把。唉唷......

 

彤彤因為頭暈,腳步踩不好,起身還沒站穩就往建安身上跌了個馨香滿懷,整個人被建安簇擁在懷抱裡。建安被彤彤撲鼻而來的香氣,引誘得有點魂不守舍,彤彤本來就是公司裡的冰山美人,但兩人終究不是那一層關係,建安強忍著內心的慾望,把彤彤扶好靠在自己的肩上,手上提著剩下的燒烤和金莎,就這樣步履闌珊地回到了宿舍。

 

叩叩叩......

 

室友佳佳:彤彤你回來啦?啊!怎麼滿臉通紅?你喝醉了嗎?哇!是燒烤,還有金莎!!!

 

彤彤:沒喝醉,但是喝了些,這些宵夜請你們吃。

 

門外的建安看彤彤已經平安回到宿舍,也就走回自己的宿舍。眼尖的室友瞧見建安離開,微笑地打個招呼。

 

室友苡君:建安哥慢走,晚安呀!

 

建安:照顧好彤彤,我走了,妳們也晚安。

 

等建安走遠了,室友們朝彤彤圍了過來

 

室友苡君:彤彤,老實交代你們到底進展到哪裡了?

 

人家都說酒後吐真言,現在彤彤喝醉了,不趁機讓彤彤爆料一下怎麼行?

 

彤彤:就還是那樣呀!好同事。

 

室友佳佳:人家都說酒後吐真言,彤彤是沒醉嗎?

 

室友苡君:冰箱裡還有玫瑰釀,不然再給彤彤喝些?

 

彤彤:妳們這些損友是怎樣啦?都說是好同事了還不放過我?

 

室友苡君:建安哥說要我們好好照顧妳呀!呵呵~~

 

彤彤:不公平,怎麼連妳們也被建安收買了?我平時待妳們不薄呀?

 

室友佳佳:妳都陪建安哥喝了,不陪我們喝說得過去嗎?

 

彤彤:明天我爬不起來,妳們要負責。啊!我是交了什麼損友呀?

 

佳佳、苡君:唉唷!就放鬆一下啦!明天的事,明天再說。開瓶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