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1 17:34:30字 簍

那年,我與詩相遇


 日前,與友人閑話間談及彼此『人生中書寫的第一首詩』...

 調過眼光,望著窗外寒風中亂了線條的雨絲,忽而東忽而西,像只催眠的鐘擺,水霧氤氳,時光倒轉...
 
 那是一段關乎與愛初相遇的美麗與哀愁,落筆那夜,一如此刻,夜色希微,宿雨輕寒...

 小小房裡,樂聲低柔、燈影長曳,與筆觸同等紊亂的呼吸節奏,恣肆舞動著不知如何是好的初開情竇。
 沉默的桌面,一紙香氛隱約的魚箋、一管舔墨飽滿的水筆,兩相等待久蓄情愫傾心告解後的狂野邂逅。
 低頭匍匐信箋的側影,執著為愛寫出最美字句,囈語般衷腸成行,喃喃層疊不安荒唐《註》青春記事!

 終究,在冷雨紛飛夜裡,東方漸白,人生第一次心思成詩,卻是源自一封以吻封緘、關於愛戀的情書...
 
 
《註》此處所謂『荒唐』,是慌張之意。

 ---------------
 
 若真正明白『文字』是如何無怨無悔的付出她的春夏秋冬與悲歡離合,
 就不難理解,為何總會在字裏行間不小心的洩漏那諸多無解的昨今明與心緒。
 從此,心靈盡作文房,靈犀閃動,只為酬謝文字無垢無偽、長長一生的相知與相隨...
 





                













         

      
   *



   時值大學無憂歲月,字句青澀,卻是純真。
   歲月更迭,風雲丕變,當文字遇見愛,便成詩篇;反之,就僅只一篇單純文字了。
   
   回憶是一趟審視自己、了解自己的旅程,不做他解,只在明瞭成長一路...是否真正無怨、無悔...
   而,你/妳,是否仍記得自己生命中第一篇詩文內容與書寫原由...
 
                                               
                                                2017/ 11/ 20 子夜-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