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7 20:05:55獨行的幻影

情感勒索(中)---親情篇

親情是我克服的第二個情感勒索在上一篇我也提過了受到華文化的影響親情的情感勒索在台灣相當普遍,會以親情進行情感勒索的通常是父母,兄弟姊妹其實比較難,因為華文化有「孝順」的概念,會加上個順字,就表示了對父母必須順從的含意,只要不順從父母的心意,不管你為父母付出多少,不孝的罪名都可以直接扣在你頭上,也就是說父母先天就佔據了「孝順」的大義,子女理所當然要服從父母的命令,情感勒索當然用得不亦樂乎,而且不會感到些許的不好意思。

父母在進行情感勒索的時候,關鍵句通常是「我把你養到那麼大」,或者是營造出你不聽他的話就是不孝的氛圍,表現出非常痛心的模樣,從而讓你感到相當愧疚、逼你妥協,達到他們情感勒索的目的,這招真的相當強大,那麼我是怎麼克服的呢?其實跟克服友情情感勒索的歷程有點像,那就是認清父母對我情感的本質。

在鼓吹孝順觀念的文化中,最喜歡強調的除了父母親的恩情深重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強調父母親對子女都是無私的付出,「無私」二字,難道還不夠偉大嗎?他們會告訴你,天底下只有父母親是對你最好,無私全心付出而不求回報的,所以要孝順父母。在此我可以很直接地說,那是幹話啦!真的相信的話你就輸了,比較客觀的說法應該是,在我們的人生之中,在這個世界上,父母親對於子女的付出確實是會比較沒有私心的,也是比較可能達到完全無私的,但不可能百分之百,那是機率的問題,相較於友情與愛情比較高而已,可是十對父母裡能不能有一對,我也蠻存疑的,再講白一點,真的完全無私,怎麼會去情感勒索你呢?

我並不是否認我父母親對我的恩情與付出的深厚,但我同樣也了解他們對我的私心,而且是很早就瞭解到了,在國小國中階段,會這麼早了解到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我有個跟我同學齡的表哥,有同年齡親戚的人應該都會有類似的回憶,就是被比較,特別是在成績方面,我和我這表哥從國小被比較到高中,當我父母親總是對著親戚說我的成績如何如何時,那是自豪還是參雜著比較後的炫耀呢?就算一開始不明白,後來你也會清楚自己多多少少是父母親拿來跟親戚炫耀的工具,特別是在我成績輸給那表哥的時候感受會特別明顯,甚至還不只拿來跟親戚炫耀,我媽在我國三的家長會當著一大半家長的面,問班導說我以後會不會沒有學校念的時候,真的是因為擔心或者謙虛嗎?當我隔天到學校被同學告知此事時,我只覺得十分丟臉。所以當我媽以往跟我說她對子女無私的付出時,我都必須強忍吐槽的衝動,吐槽她是不是誤會了無私的定義,所謂的無私付出之類的言語實在有些虛偽,甚至有點噁心。

家庭就是這樣的氛圍,意見與他們不合就是頂嘴,頂嘴就是不孝順,就要被修理,所以我早早就學會了陽奉陰違,但有些事情是無法陽奉陰違的,像我國中升高中時,其實我不想去念雄中,但沒辦法反抗我父母,就是一例,而讓我免疫父母親情勒索的時機點則是在高一下學期的類組選擇,我有興趣想選的是社會組,但我父母親卻是傳統的認為男生就是要選自然組,當然他們會有很多說法,什麼找工作方便啦!為我好之類的,但最後還是一樣,「為什麼我不能了解父母親的苦心,怎麼那麼不孝」、「我對得起他們嗎?」。

要知道高中的分組直接影響大學志願的選填,大學科系又與你日後的職業極為相關,也就是說就連這樣影響一生的事情,我的父母都要用孝順的大義來幫我做決定,而不顧我的意願,當時我妥協了,但我同時也在心裡對自己發誓:對父母的「孝順」就到這裡為止了,就當作是我還他們照顧我到大的恩情,之後如果他們再要以孝順為由干涉我的任何決定,我絕對會翻臉---當作從此毫無關係。

至於後來為什麼我還是念了社會組,原因也很好笑啦!因為在選組之前我爸媽去求神問卜,結果是我比較適合念社會組,所以他們又立刻叫我去改選組結果了,不過大概是在那一次他們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憤怒吧!從那之後到現在,我跟父母間確實還發生過幾次激烈的爭吵,但是他們再也沒有以孝順來做情感勒索的工具,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在爭吵的過程中感受到我不惜翻臉的覺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