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8 20:38:06獨行的幻影

碎心之年(終)

在我過了很久才發現了自己心靈狀態的異常後我很快就聯想到肯定是那半年多的時光造成的後遺症為了解決心境破碎的問題我不斷的去回憶思考那段日子發生的事情如我上一篇所說心境破碎是種種負面情緒夾擊所造成但必然有最根本最關鍵的事件導致了這個結果如果我能夠找到根本原因也許能夠幫助我心境的恢復只是比較悲慘的是雖然我很快就找到了關鍵的事件卻也發現自己是深陷在無解之局心境破碎是必然的結果

在回憶審思的過程裡我很確定讓我心境破碎的原因並非是面對重視之人的死亡如果我爸與她並非在同一時期出現狀況而是讓我分開單一面對的話我雖然會一樣會很痛苦很傷心但我的心境絕不會因此破碎,我個人對於生死看得還算蠻開的,就算是還有學業兩頭燒也是一樣但當我爸與她同時出現問題時,這就是個無解的問心局,讓我的心境無法承受的並非死亡,而是我必須做出選擇。

在《獵人》這部漫畫裡,作為開頭的獵人試驗關卡中,考官問了受試者這樣一個問題:「如果你的女朋友與你的母親同時溺水,但你又只能選擇救一人時,你該如何選擇?」有個受試者回答了很傳統、很世俗的答案---救母親,當考官追問原因時,他的回答是因為女朋友再找就好了,能夠很輕描淡寫地說出這種答案的人,絕對是個很自私、不懂得愛人的人,漫畫中四主角之一的雷歐力則是憤怒地發出質疑---難道選擇救女友就是錯誤的嗎?這很明顯是個兩難問題,漫畫中給出了一個很取巧的答案,既然是兩難,那就保持沉默吧!但現實中面對兩難情境難道能夠用沉默來處理嗎?作者利用考官的話傳達了他的想法,「人要盡可能去設想自己可能會面對的種種困境,因為現實總叫人料想不到而又吝於給人慈悲」。一直以來我都對這段情節印象很深刻,特別是最後的話,只是沒想到我居然會遇上類似的情況。

這樣的兩難情境,無論你做出了什麼選擇,其實沒有錯,當然做出這種選擇的考量很重要就是,只是都沒有錯的選擇換個角度思考也就是沒有正確的選擇,換個更直觀的情境,當妻子與小孩同時陷身火場,但作為一個丈夫、一個父親卻只能拯救其一時該怎麼辦,當他做出選擇,而未被他選中的一方葬身火場後,他又會有怎樣的自責與罪惡感?這時候就算有人安慰他這不是他的責任,他的理智也知道這是無可奈何的選擇,難道他就能夠放過自己?

在我做出決定之後,在我決定丟下她之後,我的心境就破碎了,就算我很理智的知道自己並沒有錯,我也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但我還是過不了自己心頭那一關,過去的我有多麼驕傲與自信,那時的我就有多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在詛咒命運惡意的同時其實我也是在詛咒自己。

所以為何我會在那篇《劍來補遺---印象最深的問心局》中提到對陳平安殺不殺顧璨的問心局印象最為深刻,因為殺與不殺都不對;因為陳平安道心破碎的原因是他對自己很失望;因為在書中陳平安度過那問心局的方法就一個字---熬,這些我真的太有即識感了,我也熬了快五年。

這就是那一年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