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8 09:42:36淖苛

他為什幺笑

了。“什幺丑聞,父親?”她問道。“納山跟我并沒有做出可以讓別人蜚短流長的事。我們完全遵從婚約的一切。”
  “不要跟我提婚約,女兒。在我命令我的手下拿出武噐前,你最好快上車。”
  莎娜的胃更痛了。她必須反抗她父親,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反抗父親。喔,她一向跟父親抗爭,但是那些抗爭全是為了她的母親和姊姊,不是為她自己。
  她慢慢后退,直到她再度站在納山的身旁。“我很抱歉讓你失望,父親。但是我不能跟你走,我要跟我的丈夫在一起。”
  伯爵勃然大怒,女兒公開的反抗他是一種恥辱。他伸手想打她,納山的動作更快,他抓住伯爵的手腕,用力捏住,想把他的骨頭捏斷。
  莎娜阻止了他。當她靠著他時,他立刻放開她父親,然后用手抱著她的肩膀。他感覺到她在顫抖,這讓他更生氣,“她哪里也不去,老頭子!”納山自制地說道。
  他的否定顯然是伯爵的手下所等待的信號,他們掏出手槍指向納山。莎娜驚呼了一聲,她不相信這一切。她試著想站在納山前面保護他,但是他不讓她動。他緊抱著她的肩,目光則一直盯著她父親。他微笑著,莎娜不明白他為什幺笑。
  他當然明白眼前情況的危險。“納山?”她抬頭低聲說道。“你沒有手槍,他們有。請你注意你的勝算機會,丈夫。”
向您推薦:婚紗工作室  高雄婚攝  遊覽車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