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5 14:55:56淖苛

說不上具體的

。說不上具體的,反正有些狗狗薛琥看著就不爽,多瞅一眼都覺得是浪費時間,有些狗狗呢,估計看著薛琥也不爽。這種兩看相厭的結果就是狗狗狂吠,薛琥翻白眼。
  直到,那團毛茸茸的雪白出現。
  走到那個籠子前面的時候,薛琥覺得眼睛一亮。白,雪白雪白的,光看著顏色就讓人想撲上去,更別提那精神抖擻的勁頭兒和英俊挺拔的小身板兒了。
  “這是品種最好的薩摩,帥吧。”趙越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過來,笑呵呵的給薛琥介紹。
  “好看。”薛琥由衷的感嘆,不光帥,還特懂事兒,薛琥贊許的嘖嘖出聲,知道沖帥哥搖尾巴,就這覺悟,也是條好狗。
  似乎感受到了薛琥的另眼相看,狗狗鬧騰的更歡了,明知道自己在籠子里,還非得一下下往前撲,恨不得沖破籠子撲薛琥身上。薛琥有點走不動了,他看著那狗狗晶晶亮的眼睛,怎么都覺得這狗中帥哥在拿眼神兒勾自己,最那個啥的是,自己好像還真給勾走了魂兒。
  鬼使神差的,薛琥就想知道:“它有名字嗎?”
  “蔥蔥。”趙越笑笑,手伸進籠子摸摸狗狗的頭,而狗狗呢,也像有所感應似的,不撲了,就讓趙越那么一下下的輕撫。
  “聰明的聰?”薛琥下意識地問。
  趙越笑得更開心了:“大蔥的蔥。”
  薛琥險些一
向您推薦:s7 edge  桃園壁紙  大同服務站

上一篇:讓他說說邵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