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5 14:54:01淖苛

怒視的勁頭兒

琥終于有了怒視的勁頭兒:“趕緊走,回頭人家姑娘等急了該不讓你牽小手了。”
  邵峰陰陽怪氣兒的笑著:“你當還都是純情小學生呢啊。”
  薛琥輕輕蹙眉,覺得心里掠過一陣惡心。他不喜歡邵峰這樣。薛琥現在對田蕾的心態很復雜,他一面希望邵峰只對自己認真,一面又不希望他對那個女人過于敷衍,薛琥覺得邵峰對她的一切欺騙都有自己的推波助瀾,每次這么一想,薛琥就很難受,那是一種悶,堵在胸口,散不出來。
  “怎么了?”邵峰看見薛琥臉色不太好,隨口問。
  隨手從床上抓起個枕頭丟過去,薛琥沒好氣的吼:“趕緊滾啦,老子要睡覺!”
  邵峰樂呵呵的靠過來,在薛琥的臉上啃了一大口,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大門砰的關上,薛琥才翻過身仰面沖著天花板,把身子張成了一個大字。就像剛被人從海里救上來的溺水者,迫切的汲取著氧氣。
  十點多,薛琥才從床上爬起來。其實也沒干啥,就特清醒的在那躺著,然后大腦一片空白。沒什么胃口,索性早飯也省了。
  沒事兒干的周末還是比較無聊的,薛琥就到趙越的狗場里轉。東看看,西看看,瞧著這個毛夠不夠黑,那個眼睛夠不夠亮,再不然就是看看趙越怎么給他們打理喂食之類。
  看得多了,這狗的秉性也千差萬別
向您推薦:手提袋  冰淇淋杯  台中窗簾

上一篇:米色圍巾

美好生活 2020-07-18 16:32:58

感恩分享~~
http://www.hamertw.com/shop/teng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