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0 11:45:35一樣魅力

但馬屁總是人人愛聽

這壹下,中書省的地位壹下子就熱鬧了起來,以往很少出現的爭論,甚至爭吵,最近也漸漸出現了。
  ……
  ……
  今天天陰有風,微寒的秋風從宮前的廣場上刮了過來,辛石搓了搓手,呵了口氣,安靜地站在門外,等著這三位相公的回章。他這時候還不能離開,老老實實地站在門外,豎著耳朵聽著裏面的動靜。
  這時,壹個湊趣的太監上前說道:“如果要說咱這大宋朝地要害,全被小辛公公捧在懷裏。”
  辛石再如何驕傲,這點兒警惕是有的,趕緊正色,黑著臉說道:“胡說什麽呢?妳我都壹樣,不過就是位奴才!”
  這太監嘿嘿笑著說道:“除了陛下,咱宋國官員士紳,誰都是奴才啊……小辛公公,您可不知,如今您的名可傳出去了,就連小的在外面給宮裏置辦繡布,旁人壹聽說小的與您交好,都會另眼相看,都說啊,這京都裏,除了華夏衛府那位祥符侯外,就數您這位小辛公公了。”
  辛石伸手平了平額前的那絲飛毛,笑了笑,沒有說什麽,雖然他知道自己與那位名聲驚天下的祥符侯遠不是壹個層級上的人物,但馬屁總是人人愛聽,尤其是將自己與那位相提並論,心中難免有些得意。
  間或有官員從他的身邊走過,都很客氣地向他點頭示意。辛石知道自己身份,趕緊微笑著行禮。不過沒有人覺得他呆在中書省宰相議事的大堂的外面很奇怪,因為都知道這位小太監的職司。
  偶爾有些宮裏派出來服侍三位宰相的小太監看見他。畢恭畢敬地向他行禮,請他去旁邊地偏房裏躲躲寒。辛石對這些小太監就沒那麽多禮數了,自矜地點點頭,卻依然堅守在門外。
  他今年不過才十八歲,兩年前才進宮的,能夠在皇宮裏有了這麽壹點點小地位,卻是這壹次皇宮內大清洗,太監和宮女換了七成之多。原本在天子身邊關鍵職司的太監除了那位太監總管王繼恩之外,壹個沒漏的全部換了壹個遍。辛石經過武德司多方驗證,忠心方面絕無問題,再加上他做事勤快、機靈且還老實,才被天子親點擔任如今這個極為重要的職司。
  辛石錘了錘自己有些酸痛的大腿,感受到嗓子的幹渴,臉色始終不變,但心中卻有些惱火,這幾天黃河河堤水庫的修建出了很大的岔子,關於此事,宰相趙普與兩位參知政事吵的厲害,自己宮裏宮外壹天好幾趟來回跑著,忙的屁滾尿流,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

向您推薦:台中手作飾品    狗腫瘤  台中免卡分期  

上一篇:履了交接的規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