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樣做就環保!!! 贊助
2021-11-20 21:34:29無為水晶

我-月亮吻海的詩集-追月七之七-天使在雲端。

在雲端。

 

當寂寞裸睡在落地窗的另一邊。

樹幕一樣剪著陽光的影子。

何不讓妳我重新打造一座咖啡的,教堂。

如我,荒涼發了芽。

如妳,愛過臥波的吻。

磁場,也會長出了翅膀。

在無我聲散的日子。

我騰出心酩的詩稿。

靜坐在蕊間的天使。

在雲端。

 

 

朋友。

 

我和寂寞是朋友。

所以連地球也隱隱作痛。

當剝空氣的洋蔥所流出的淚。

在雲髻停留。

連聲波的呼吸也暫停了一秒。

於是妳闔上天使的雙眼。

在冰酒的相信間,愛上了這樣的我。

 

 

天使的門。

 

若我開了一扇天使的門。

那色光會不會開始呼吸。

如果我開啟了天堂的眼。

那陽光到底會不會躲著月光。

如果愛是雅典與羅馬。

那神話會不會練習著亞當與夏娃。

 

 

愛過妳。

 

天使愛過妳。

所以妳說妳甘願被時光拋棄。

於是我開始崇拜基督的門徒。

在七彩的據點上。

全面披領文案的崗褓。

 

 

天使的心。

 

我看透了天使的心。

如果台北的初春也會飄雪。

那101的跨年又有幾間雲煙。

我獨自思量著蒲樹的冰花。

在秩覺的果園中。

摘著著流星群的果實。

 

 

背影。

 

妳看過天使的背影嗎。

於是我願追隨天使的翅膀。

在光影的胸口愛著秋天。

在夏天為妳留下的角落。

夢見春天。

 

 

貞操。

 

我祈禱著天使的願望。

在碎去的火焰緬懷人間。

在純粹的活水中憑弔季季。

在漣漪的雙頰滴下一滴。 

淚水的貞操。

 

 

乾杯。

 

於是天使為葡萄乾杯。

在月亮的芽鐘外投擲歲芷。

而隧道的心臟還在跳動。

我卻執意埋藏了雪花的諄禮。

在突如其來的方向。

罩念泊弄的砂草。

 

 

十全九美。

 

若妳我也曾疲乏。

那就開始不斷地膜拜天使之光。

在若籍若語的忘進中。

席地而坐著。

十全卻九美的開覺。

 

 

少男的祈禱。

 

於是天使種著櫻花。

於是天使開著櫻花。

於是時間開始十指緊扣。

聽見了些許的。

少男的祈禱。

 

 

木栓塞。

 

天使的雪花給我幾個願望。

在酒瓶的木栓塞裡跳著浮泳。

於是冥王星是哪一支熟悉卻又陌生的舞呢。

我相信。

在我們在誤會相遇以前。

會存有幾段曾廝守過的愛情。

 

 

電影,與手機。

 

於是天使將我們。

愛情的瞬間。

換算成一場失眠的電影。

於是那一年散場了嗎。

我在顫動的纏綿中。

響起手機的從前。

如果葡萄藤也會眠莫。

如果葡萄也將寂寞。

 

 

夢氛。

 

當天使蛻成了彩虹。

在夢碟的眠夢中迷夢。

那天空就會擁有翅膀。

我收藏著陽光的魔法。

在月光下映道著海洋。

在銀塞的繽紛中。

提領無垠的夢氛。

 

 

邀請。

 

天使邀請我一起吃晚飯。

於是我們一起創造美好回憶。

在白羽的過喚中。

照應著。

體諒的。

話講。

 

 

保佑。

 

天起的石牆保佑著天使。

天使則保佑著妳如美麗的時薔。

我則如蓮的夢想。

反覆遠離著顛倒的。

如露。

亦如電。

 

 

保溫。

 

天使保溫著。

甜蜜的恩柔。

在濡荒的的前眾中。

正著正亮的甜點。

証著如旗的世局。

試我如風的想像。

 

 

午后時光。

  

天使體諒著如葉的收藏。

在如試的聞空中。

剪下原罪的夜。

豢養著如冰滴的,傭兵。

波打著細緻卻又苦冷的。

午后時光。

 

 

電話號碼。

 

我若再次與天使邂逅。

在回暖的春心中。

撥著變化的電話號碼。

給如幅畫的淨覺。

席捲一諦隨波的空長。

 

 

計畫。

 

天使計劃著滿天的,棉絮。

在我的,如擊鼓的,貫籍。

徹著我幽長的寂骨。

在環繞的星色中。

蓮遞芙芙垣諦的細圓。

 

 

召喚。

 

對於梨那空欲色的唱誦啊。

於是我召喚天使。

轉換著卻是誰無聲的背面。

在那一整座長長的雨季。

不斷忘記。

 

 

值得了。

 

天使心理著。

通暢的天使座位。

在無章的開朗。

開啟了。

值得了。

 

 

儀頓。

 

若我將愛剪成碎紙。

那天使之鐘將如無如願。

我則抱負著花的旋轉。

在不開不謝的聖堂裡。

儀頓。

德捨。

在開心些。

什麼。

 

 

存摺。

 

若我再度張開雙臂。

去迎接天使的頻率。

那詩路的世界將再度美好。

在想通了的存在之間。

頤領著摯情的存摺。

 

 

瞻仰。

 

天使瞻仰著,聖主。

就泛在那同眼尖的證啊。

於是我答應了天使的請求。

而在翅膀上的詩歌。

就能尚著一些。

未來的魂露。

 

 

天使心。

 

於是我不再汲汲追求那。

穩定或泫然的。

酸辣甜蜜。

只願在聖途的頤露肩上。

持續燃著天使心的。

兩枝聖燭。

 

 

展翅飛翔。

 

我若和天使同齡。

那夢的彩色將會永恆。

如果我如是天使的瞳鈴。

那我終將會展翅飛翔。

 

 

彩色的。

 

天使的雲端將會是彩色的。

如那雨後的虹。

而在那不可多得的春初啊。

雪雨將輕輕地降臨成屏息的,陽光。

對於這棘遠的人間。

一併帶走所有七色的疾苦。

 

 

文心。

 

若塵埃也是天使。

那天季將失去孤寂。

在那聖讀的訣悟上。

施算不朽的文心。

 

 

參憶。

 

我像天使祈求。

不願錯過此生一切。

在七也的移動中。

參憶光線的顯空。

顫抖著無有嘉著的。

蒼蒼腳步。

 

 

天籟。

 

若我看見天使彈著電吉他。

若天使彈著貝斯。

若天使也彈著電子琴。

若天使也彈著豎琴。

那天地人將會是一場合聲的天籟。

 

 

天秤。

 

若哪天。

我再與天使的溫柔。

相逢。

就宛如那天上的秤啊。

是什麼還漂泊在我倆中間。

 

 

響起。

 

就在我再次響起天使的時候。

那會不會就一概萬籟俱寂。

天竺的國度又將怎樣貝定。

啊。

禁是永無止盡又和諧的。

輪迴。

 

 

靈想。

 

於是我寧願聊想三聲電話。

鈴響,則是來自天使的家。

訴說著,諸業的靈想。

 

 

軸子。

 

於是天使懷捲著。

一鍛花,與劍鞘的軸子。

於是我幾乎成了一個沒有故事的人。

 

 

天使複製人。

 

我想問問妳,妳是天使複製人嗎?

似曾相識,讓我心深深動容。

 

 

愛馬氏 2021-11-21 23:03:51

讚!

版主回應
謝謝您的讚賞 晚安 2021-11-21 23: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