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9 22:25:18月亮吻海

我-月亮吻海的詩集-追月III

21-地球村

覺悟的糖果。

 

我問,還擺在樂架上的那一些糖果。

是不是還走著氣質路線。

在地球村的伸展台上。

覺悟,性走台步。

 

 

 

蒼涼,金髮女郎。

 

若天空也是蒼涼。

那嫣然一笑的美國。

是否在脫英後。

也曾獨立於紐約州的金髮女郎。

 

 

 

李奇盟,馬鈴薯與home媽。

 

於是英國也有一位姓狼的home媽。

於是妳還執著於那些隔鄰,還沒發芽的馬鈴薯嗎。

就托在那一年的英國倫敦。

和李奇盟的繪影之間。 

 

 

 

如流星。

 

或卓識在那地球村的海鯨啊。

或是鍾情於那歐洲的黑森林。

誰說,上帝早已放棄非洲。

而我們卻還能生長在幸福宛如流星飛梭的亞洲。

 

 

 

丸紅一炮。

 

妳的寬容,向來如地球村一樣。

如那冷峻的山峰。

和那隱者的齊名。

在我敲敲心的門絡上,圜有著丸紅的一炮。

 

 

 

幸運,邀薰。

 

若提起那地球村的幸運啊。

我則有著那度眾的芳隍。

於是,色水一天。

波金那致遠的邀薰。

 

 

 

探索,火山口。

 

我就掛念在地理探索頻道裡。

說到其介紹的火山。

細說在那攝氏97度的火山口。

也還存有著細菌微生物。

 

 

 

導航軟體,君臨。

 

海芋花海。

向來是愛情的導航軟體。

若圜猶在灰灰臺北盆地的陽明山上。

也君臨公崗,走春了。

 

 

 

合歡山,黃金咖啡。

 

若巧遇合歡山的瑞雪。

再來上一杯醇海的黃金咖啡。

那也是依此。

人也至樂。

 

 

 

無價民宿,牧羊犬。

 

妳的愛若是一間無價的民宿。

如是在清境農場的彼端。

看領著綿羊的牧羊犬。

那睿捷的綿毫。

 

 

 

你我的愛,若。

 

我的愛若是青草茶,養肝。

妳的愛若曾是苦茶,清肝。

合起來若則是蓮藕茶。

就光饗在那水蜜桃,與杏仁茶成熟時。

 

 

 

南方十字座。

 

星星,若能知南地球心。

那我愛,則更如銀碧空。

更如那試著拉丁文的。

那羽鑾的南方十字座。

 

 

 

含想以,珍珠。

 

我含想以。

那珍珠港,或者偷襲珍珠豬裡頭的故事。

在若水蕩天的方士裡。

戀引著慧的芳丹。

 

 

 

台北植物園。

 

我礦泉,著水。

在台北植物園。

那一夏荷塘的池具邊。

絕否嘐泊。

 

 

 

心電感應。

 

我故著,宮。

在那潛心的墊上。

收藏著心電感應。

就對那泛坐芸端的天使。

 

 

 

欣德蕊拉。

 

欣德蕊拉是否掩埋了后曙的荒唐。

在那彤行瓶戶的童話星裡。

圓捻著又是哪四鄉的肢體籲簷。

於是閣樓上的海海,也收汪了。

 

 

 

愛麗絲夢遊仙境。

 

於是愛麗絲還是夢遊仙境。

若對於那喏大頭的三端啊。

就由我蘊席著我如屠龍騎士的。

我尤,我糊,與我踉。

 

 

 

葡萄乾。

 

於是葡萄還是終究成了葡萄乾。

就買南法的隸暑陽光好嗎。

我問統一泡麵。

與統一麵包。

 

 

 

伺曲目,僕愛。

 

我翻閱著來自潔季的伺曲目。

若仍懷著心有不甘。

在追朔在那一年古埃及的絞刑台上。

救出那風塵久久的僕愛。

 

 

 

開羅。

 

我敲著集愛的首都。

如扣那埃及開羅乘沙啊。

在拓訂,到日沁肚。

和和一事。

 

 

 

天康,姬花。

 

月與海牧的天康。

英雄,若是否主著天義。

在驍勇儀戰的占橋上。

閃斡著粉塞的女色姬花。

 

 

 

以韵交集。

 

月亮上的男子,與讀誦海事的女子。

以韵交集。

若在若無透的潔御量上。

私私篇與。

 

 

 

勛曉,花宅。

 

駕攔南向,德籃羽羽生鐘。

向來,是相式的支扇。

羽那和令的。

勛曉花宅。

 

 

 

一月。

 

一月,當賓淞的花開成了睡霧。

那日月的文字必得永生。

住象,在冰河的吐納節上。

換算耳對那地球的創世啊。

黑暗必將處處渙散。

而如乳納重得光明的量街壘。

若皆有著晤豐的髓壑。

在責清月的櫃曙上。

我擇預翰著楊天。

是世如同月世的說鋪。

或那時屬平安京的晴明與博雅。

正還徐席著著,受享那笛聲碟飲。

在那式月的圖卜罡蝶中。

兮算貫電。

 

 

 

二月。

 

二月,是彌勒佛的生日。

若擎天雲也開出了郁淡。

向在那南核宮的壽桃上。

若呐那仙約的頌鈴。

則有著譜世的剛陽。

而曼面對那送齡子曰。

在無來的鉤悔中。

修有著壽圓京的韜晤。

而對那緣和月的諸如島啊。

還圜邃眾著那天率的題露。

就乘在那蕭水冰霜的河諦中。

續結那思易的珊卷。

 

 

 

三月。

 

三月,是否由游浪花,窺算油桐花的度運。

在挪那揚髓小徑中,猶我那逍遙的小靜。

再拓捷那暖暖的軒窗。

在那孺嗣的綱懷中。

虛實采落人間系第。

於是我再相問妳。

那一整座百果花山的樂月。

香誦無觀的又是哪部的經簾裔曲。

就活絡在手心的脈紋上。

再丹讀貴受。

央聯著一筆畫岸的時空隧道。

傾寶著那如夢如宿的。

交霄什素。

 

 

 

四月。

 

四月,是中華民族的清明時節。

那遠古的地球也會不會祭拜祖先。

在梅月的批雨紛紛,領絕著對先人的呼喚,與絲毫。

在油桐繼續的雪時令上。

銜選著,那聖祭的螢火蟲支逐。

於是我也將心咰成了螢火調酒。

在路言遙瑤的的豐堯上。

孕聲著來自月波的勁節。

在祖圜徊伺的耕履朝岸上。

在夜裡嘉青黝的。

又是屬於哪圖族的足跫。

 

 

 

五月。

 

五月,的第二個禮拜日,就是母親節的時刻。

我們不僅拿出揚撒的淡歌。

並歌頌大地之母。

依舊在維章的慈母目中。

暫時卸下了在紅塵禪滾的厚甲。

在脈脈的晴分中。

含含屬算,那生人的波紀。

在銘人的最捷上。

席看姃珠的后雅。

在乘株的席台上。

思點脈聞的和香。

 

 

 

六月。

 

六月,是端午節,是紀念古詩人屈原的日子。

於是大粽小粽到甜粽。

無一不是可口美味的月易。

於是龍舟的心事也發福也了嗎。

就由我生生,反反替吟詩。

闋在遙遠偉大的的神土上。

頌是那最圜簾的遊自戰士。

於是我再敬屈原。

對於那瀟灑的提酒啊。

攢又是有那,江河寓器的灑脫。

 

 

 

七月。

 

七月,是燠熱的粉雪。

在地球那突發的遠顏上。

我造訪環球的迪士尼樂園。

載睽相會上。

又是哪一年青春時期的龍山寺。

於是我奔上了破著童年的列車。

在鹿靈的溫波陣下。

鎮下了下一循環週期的思章。

於是天空澄輝,在旦臉無雲的氣覺中。

由我斯廝的問對。

若對向那一對若菩薩的仙侶啊。

投影著波影裘蒂的卜蓮。

 

 

 

八月。

 

八月,是搭著夢想的龍貓巴士。

來到海邊與沙灘的昇生陽光。

我問小米好嗎。

在搭巴士前往海邊的那一天。

會不會剛好遇到颱風。

若是,那就剛好觀浪吧。

於是風浪剛好就衡了月臉隱晴的色雨。

在凡祿的私紀中。

亞著那世國或仍不眠不休的。

征森林知更鳥啼。

散在奧格斯多的颱風雨中。

 

 

 

九月。

 

九月,是教師節和聖母聖旦。

於是我能否再問那周遊列國的孔子。

是否懷有著遣浪的春秋。

子路,和顏回,是不是依舊活生生的。

跟隨在孔子身旁。

而廣席座在。

若西世也是,那的的聖母瑪麗亞。

是否曾曾為為,那的露。

輾轉的留下了,不求雨口的彌撒。

 

 

 

十月。

 

十月,是中秋節。

在這個賞月好時節。

若私面月,月亮是否又會更圓更亮。

而大陸的嫦娥一號啊。

已登陸月球。

我則若問那伐桂的吳剛,和搗藥的玉兔。

是否長生不老,和時光旅行。

已不再是一個持執空想的蕩夢。

而古老而而,傳上,是否也偶有了。

源源不絕的卿都。

 

 

 

十一月。

 

十一月,是日本的勞動感謝節。

就敬那祥經的新生啊。

對那綿綿,卻又厚實的新嘗祭。

這屬於慶豐的節日。

是否又能晉升為全地球的收穫節。

我問問為地球村在太空作戰的鋼彈好嗎。

又在哪個航空站,徐徐轉播著這令人雀躍的時刻。

又是哪一級集的太空戰士。

聲仍和高過那。

透唱著那乘斗的年月。

 

 

 

十二月。

 

十二月,是聖誕節。

於是我們一再敬拜偉正的耶穌。

而耶穌受難之後,又是否曾復臨。

在他帶來地球的粉紅色之光啊。

則是神聖,而千古傳頌的示以。

若地球猶能任我發問。

那我能否選擇在耶穌誕生這一天。

徵想慶,對於那耶誕老人和耶誕樹,和聖誕禮物的虹眾。

還有否留育同禱著。

那跨域雪印的凮傳。

22-維天和

證埋。

 

若太陽陪著月亮一起午睡。

就如那日本旗的睡姬啊。

於是妳每打一個呵欠。

心界就長出一無朵蓮苞。

 

若揭在秒羽的花朗上。

娑握以能綻開以雪蓮朵朵。

在採山的智光上。

若摘自那儻節的天頤。

 

於是夜還是很有禮貌地鞠了漪躬。

在水岸的小瓢蟲上。

如觀音的曆斗。

星弘著侍冬之證埋。

 

 

 

佛的心事。

 

如果佛也有心事。

那就一定悲憫眾生。

在那鐵晴的鑄咒下。

玄眼,依孿著筏圓凍覺。

 

 

 

雨調。

 

於是那酸澀又甜蜜的雨滴呢。

若天有何初。

訥那相念的彩虹雨調啊。

那臥節,又豈容戡撻。

 

 

 

透顏。

 

水若是結成了果。

那河堤上的那一輪月忘呢。

若迴電的清習上誘出了無,頤花花無我。

那和見,佑豈逢透顏。

 

 

 

八卦掌。

 

歲月的山嵌,如那橋樵的筆。

就寫在八極的的最內。

修習著虔雙的。

八卦掌。

 

 

 

柴霧。

 

於是誰又與縫共枕。

在浮心的證借下。

又有誰在。

勝蹲著那豐月之柴霧。

 

 

 

願山,挪諸鐘聲。

 

於是,那願山,挪諸鐘聲。

在空酩的,冥想裡。

若由我問瑟藍,若靛靛後的紫氣充封啊。

則有著蝴技的,純聞線蝶。

 

 

 

倚天,冰糖葫蘆。

 

於是那幾顆已風乾的冰糖葫蘆呢。

是不是還懷著無忌的愛恨,與晴愁。

玄冥神掌若已被封印。

那翫著瀧技的,又是曾幾兜時的倚天。

 

 

 

唐賜。

 

如果一再妳試著,拭乾淚水。

那就不要忘記那冽節之四章。

在天羽語和的唐賜中。

臥搵衷角了。

 

 

 

磚曉。

 

蓮花,越玅越開花。

若侖在,留下的是,一朵書奧的經蓮。

那言水的那一聞邱淵呢。

是否還易奉搥時的,雒項磚曉。

 

 

 

稜和了。

 

若製麥芽糖的秘訣成了廟魄。

那聞拂的那一珠花藝呢。

我則祐唇而晃。

在那恬方的竹籤上,稜和了。

 

 

 

護盤。

 

若呈那歲月的空占啊。

則有著福宕的秘訣。

就如蓮酉剛睡醒的早操。

迴轉還散打著臥溢的護盤。

 

 

 

欲甜。

 

若問那世上最清的欲甜啊。

我則填著月職的履歷表。

若織香那伺近中年的。

禮頁,炷環和。

 

 

 

脊髓,喝花酒。

 

若脊髓也喝著花酒。

那椎間盤的那一眸清位呢。

碩經書若常翹著二郎腿。

那逗長祐是,和核瞳的一對。

 

 

 

人生問卷。

 

人生若是一張綉花的,問卷。

那又是誰在活在當下。

若離異,又沿著譬喻。

茹又,繳了無卷。

 

 

 

和合。

 

打禪的快板啊。

卻戀上月光證價的慢板。

我說,在音樂殼和合的祝臥鍾盅。

有酉言那,斯思的角語。

 

 

 

德周和。

 

月鈴終將投生成嫺靜的女人。

陽正終將化身為如觀音的男人。

在西天的彌勒下。

一瞳想禮著,那至見的德周和。

 

 

 

若太陽哼歌。

 

如果太陽哼著,禪說的,歌曲。

那一定是趁著風兒的影子囉。

若是,運遊那休傳的月亮。

夢若,羽章,和裘裘。

 

 

 

花枝,佛頭。

 

若說那連綿的花枝啊。

則若那夢的靈裡,上著佛頭。

在新少林寺的梁柱上。

則則搆乘著,禪武的僧口。

 

 

 

梨水。

 

居開過了,然後。

就和在雨鐘。

詩醉的又是何時的寒天體營。

在臥和的歲曙凍上,級討著若畫的梨水。

 

 

 

釋經了。

 

如果妳說過了任何的話。

那該不該任憑著跡取。

去嚴領那臥和的寒冬。

於是乎,水水也,釋經了。

 

 

 

輕輕候上。

 

和我將心門輕輕候上。

在清清,月花邊的垢應。

若那秀嬋的菩提啊。

映偌者式。

 

 

 

暢涼。

 

於是那唐朝的睡和鬱呢。

在七言絕句,或是五言絕句的呼聲中。

則有著來自月陽的寄手。

沐目著腆腆的,暢梁。

 

 

 

驚夢傳奇。

 

精武英雄,還是經古英雄。

又有誰能繼承承了。

如李小龍龍爭虎鬥的。

驚夢傳奇。

 

 

 

行亭。

 

蓮花,生瘠地嗡。

在魂液的也覺中。

又是誰侍著白鷺那枝天的。

熒和行亭。

 

 

 

黎易世見。

 

奉請辟毒金剛。

在詩夜的緯覺中。

除夢,和得一侍不可休額的。

黎易世格。

 

 

 

嗜雨,姿毫。

 

若說那嗜雨的天圜萼啊。

則有著無諄的袖涼。

在那聞葉的長劍術上。

揮灑著無墊吾誰的綽風姿毫。

 

 

 

飢霧。

 

我若任由禁聲嘶吼著。

那沉默得意義何在。

若那甜麵的尊嚴顏啊。

啞了飢霧的,喉喉嘟聲。

 

 

 

私向了。

 

若水晶,過了扉點。

若水又,經過了沸點。

那那一純蟬聯的葉墊呢。

是否如韻如月願,私向了。

 

 

 

想著吃。

 

若我想著吃,那月蜜青梅。

於是存放在月亮上的那一盒蜜餞呢。

如果私月不再次秘密。

那又是誰該魂侶昩思。

 

 

 

數黎的渾。

 

若說那數黎的渾啊。

則在夢談天艦間,航行著文御的星斗。

若妳如我再次,如願得,摘下一瞥流星。

那乘天,又該不該鏤宇證玄。

 

 

 

傾輕貼,一朵心雲。

 

我於妳眉目間,傾輕著貼一朵心雲。

在若聞的酌小歇中。

徐取那長睦的紛紜。

在司章樂音的眾小節中,搆身冠旬。

 

 

 

彩虹,跳晴舞。

 

於是,彩虹跳著晴舞。

在臥坤的乾瞳上。

支律著瑩天的縐宇。

和那,潤若醇相的司薄。

 

 

 

有思瞰老。

 

那那一兩夢見黃金的純度呢。

若游能遊問著天鉤。

如相那天得河的維履啊。

則有思瞰老。

 

 

 

咡世。

 

我搵著物相的靈敦。

在寒身的珠莫中。

弦炫珠身,酌舍量。

在涵羽的英覺中。

休留咡世的探勞。

在偲距的紋飾中。

弦點一玄入睦的函蛟。

在若龍的隆天上。

詩薦觀禱。

23-乘愛天

階階,皆是細雨。

 

若鈴,是風的階梯。

那階階,皆是細雨。

若等,生季放晴。

靈光變著魔術。

在之一的辮衣上。

有我打量著禮貌的彼方。

若知良人。

在肌膚的流星獻上。

綻諸著蓮竅雪。

殊這東籃的雨雪啊。

是妳。

游捧著無世的香氏。

在黃水的芙槳中。

划過那垣畔的。

徐祈猶許。

 

 

 

秩揚秘訣。

 

歲,遂騰出了現格。

在晁碧麗的音湖上。

知印著島襖的雲軸。

簾帶那未相的蓮苞啊。

在風德的翅膀。

由我訶啟著起壤的夢眠。

在悄愀的容尾中。

思念,就著一夜。

對酌著凝月的視酒。

在頤聞的地峽水中。

宿睡著齡壽的。

秩揚秘訣。

 

 

 

諸相澄衡。

 

於是,我畫安著。

三角錐的髓口。

還得,那閣性的。

諸相澄衡。

 

 

 

荷藻。

 

我除了,音出那歌唱的系竹。

妳就將,引露那素惠的罡煦。

任若那遼遼的星思。

覺聲著那眠宿的荷藻。

 

 

 

水者光。

 

若衡那波般的,瑟者。

稱取,水者光。

宇持著設。

那壽天緯的,悉悉雲譜。

 

 

 

未接來電。

 

若四面,響起著八方。

視那一天未接的手機來電。

我躇乘著光者。

再澤泊那眠吟的溫度。

 

 

 

未破,雲生。

 

我南眠著,一季,春曉。

再若乘著那未破的雲生。

在諸絲弦的,諸我。

求有那純珠的月嶋。

 

 

 

我則,占了晶晶。

 

於是,天水著漾著諸畿。

我則,占了晶晶的鐘垣。

在禪畢的燈舍中。

神祿著椎夢的祇保。

 

 

 

北斗,七證。

 

若再,懷想起那一年。

穿梭在那夢林之中的北斗。

我若含推著七證。

禪透星皢。

 

 

 

殊斗的,煙宿。

 

若妳,還是蹈出了惶恐的量聲。

那只願,還能再道見,如次戒的氳酉。

若載那,無禱的逐聲。

呈露著,那殊斗的,煙宿。

 

 

 

月下的墊蒲。

 

若放自己去追逐,如飼那四腳獸的腦夢。

若洋我,下載著一個,望著光的電岸。

如那托豎的拇花,等著開睞。

再橫去那,月下的墊蒲。

 

 

 

諦鐘了。

 

若瓷杯的,小時。

諦鐘了。

則向那京滴咖啡的,云禮。

那將會是一個,偕著恆夢的早晨。

 

 

 

若妳,向芙雲問路。

 

若妳,向芙雲問路。

如果乘祂,也間接的知道了,那祥隨的心視。

那我又該不該經卷。

向那持無的乘古。

 

 

 

縷額,諸一聞。

 

夢眼的花,若嵌著寧春。

那虛空的那一頭天垣呢。

我若詩頓著,那榭禪,數起方。

則有縷額,諸一聞。

 

 

 

愛,乘。

 

美麗的愛,乘。

則有那活絡的莫勒。

在一再寂書的旋被中。

扇更了。

 

 

 

隨喉頁走過。

 

若我隨喉頁走過。

那沿顏的樹下上。

那舌頓。

又是否曾空心。

 

 

 

松,月。

 

松,月,點亮了丘頁。

在嫣淵的私舫中。

擺脫了纏架的束縛。

拂在那,若乘聞式上。

 

 

 

別再思念,那失眠的酒。

 

別再去思念。

那失眠的酒好嗎。

妳若得那宵飲。

就別再若及,那灑灑的銘關。

 

 

 

葉子,夢心。

 

葉子,雖隨風飄動。

但任誰也吹帶不走。

那葉夢心中。

那幾宿滔滔的雲臥。

 

 

 

如肩的灑脫。

 

我若任由著那湖水麾波。

如在那若乘冊的侶端中。

穫酵一回。

如肩的佰脫。

 

 

 

天雷心。

 

妳若衣隨,那點水的心情。

如在哪一天的天雷心中。

隨衍著金薰的英晴。

就如那厚薄的唱泊。

 

 

 

有仁檀絹。

 

若蘊音是三生三世的海茵。

那船若那三天三夜的圜亮呢。

若再說那吟月的族語啊。

則有仁檀絹。

 

 

 

妳再說。

 

於是,眼冰,也開始睡著了。

又是向著哪裡呢。

妳再說,是那七彩的曙。

銜著天彼端的系橋,妳再說。

 

 

 

再再紅鸞了。

 

若是什麼,夾藏在兩情軒之間。

則是那垣勃的春笑啊。

是那一詩凸出的流星旅。

再再紅鸞了。

 

 

 

詠蝶了。

 

你若醉倒上在。

壁佳雨的紅酒灣緣。

那那如冬寒經的暖聖劍呢。

就值擲繭貌,詠蝶了。

 

 

 

鏡觀,翅膀。

 

於是,我就鏡觀。

由那脊髓的絢話。

後乘在一旁的肩胛骨上。

也萌出了,不失不得的翅膀。

 

 

 

再迴向,雨苗。

 

你若再迴向展六一圈。

那何再見那一則卿邀飄的雨苗呢。

我說則以有著延護乾光。

在那天金秩的雲閣宇上,載載翱翔。

 

 

 

負負得正。

 

你若也啜著,那甜諾蜜的堂唐寄覺。

那在那學糖數的棠度上。

會不會負負得正。

如櫂釣那勸似無窮的瞳眸星申。

 

 

 

亞雅簾放。

 

延雨的路,就願隨妳停歇片刻。

在愛神的麾翅央相。

我若守心,並首心而尚。

對象那無頓,也無乘的亞雅簾放。

 

 

 

禪城鄉詩。

 

我願意再點綴那森永布丁上的。

那幾顆森永牛奶糖。

這將是舍我最熟練的。

禪城鄉詩。

 

 

 

盈波折。

 

妳撒嬌著,妳的美雨。

相我渠渠相籃。

如在那智智的盈波折上。

虔誠的,摹光。

 

 

 

舵路,氤氳。

 

若我度了,那唐航的戒凡。

或在那無無明盡的里光中。

玄似著了。

那一簷舵路的氤氳。

 

 

 

習以髓冊。

 

妳若再趴躺在床單上。

由我私私的擠牧。

如在那三界外生的,禱簾罡。

在調鍵的敦涼中。

習以髓冊。

 

 

 

汪海宿長。

 

我生儀著。

若那月海的執則。

或在形雨的波倫中。

時宴著陳功的晷路。

在熟去那瑤衴的方箋。

載祇敲敲心的。

一度月,月雨雲的,汪海宿長。

 

 

 

胴覺。

 

隨著玄機的蔭乾。

我究謝仍潮溼著又涼。

在詩與,詩的,行張中。 

習習那宿物的也覺。

在億顏的星光中。

知會著浩老。

又斂斂的,芝師胴覺。

24-禮拜

禮拜。

 

第一天,若耳際的云為從未嘶花,那又怎會羅翻出一隻床鳥。

闋又該怎麼學會覺脫,或霍那屬於續斷剝絕的痂期。

在樂胃的蕨種裡尖寡。

 

第二天,花素說我黏在牆壁上的呼吸,心屑已繼續沉醉。

那砂球體中的一節,又一節,一段又,一段,不屬魚類的。

昏黃海星。

 

第三天,我還再沉淪,那惟剃刀下的法性。

在髮前的畢露上,如仗著那末端的,鑫吸塵器。

好吸取來自晨間等斗的,彼端莫毫。 

 

第四天,若我成了貓捉不到的老鼠。

服侍著皮卡丘的寶可夢。

愛卻若是離我最遠的神奇寶貝。

 

第五天,潛沉於安全帽的兩頤間啊。

或有還幾首詩行習嬌著媚。

還一樣是你,刺穿了霸凌我的死緣。

 

第六天,我向觀音的金瓶禱告。

就剖開在牡丹冷迄的國度。

有沉默的自慰焦慮輪軌,在放大永恆的聲響。

 

第七天,我還再耽溺於一些測量仙使的,體重計。

若又該向誰領取,或提起。

這般熟悉,又剁微末克的瞻仰。

 

 

 

鸛鶴嶋。

 

脊髓的話一旦灑脫出來。

那還有什麼比宇簷珍貴。

我若長思著那五月蘊雪。

那無天,又該怎樣憶起了,那。

擎京的系笛。

我若在垂我之間另闢金靜。

對那那徑鹿飲露的森菓。

在落祥頤的支覺邊。

夏易了。

對妳那芸芸的。

鸛鶴嶋。

 

 

 

淘氣,照之冬。

 

我替陽光圍上圍巾。

再將雨水收進抽屜裡。

啊,原來這裡是個。

淘氣,無照之冬。

 

 

 

皆大歡喜。

 

鳥終於還是飛越了床沿。

歇息在眾心的耘兜中。

還有著朋雷水的。

皆大歡喜。

 

 

 

瓊臉。

 

在後車箱的暖度裡。

若乘劑的氣球,飛上天。

在載晚的藥石邊。

漆上奶與蜜的瓊臉。

 

 

 

秋紅葉的誕辰。

 

我搆頤著。

那一乘會的山水。

細擄髮染。

那若秋紅葉的誕辰。

 

 

 

臥點。

 

經典,若水細長而流。

妳我卻闋藏在。

那一切巢依的。

欄儀臥典。

 

 

 

葦唐。

 

若窗酒,嚐起來是暖的。

那我又該不該迴響那。

偲貴的。

渡河葦唐。

 

 

 

占弦。

 

若妳心的電鈴聲,繳了蓮切。

那我又該不該。

同時席服於。

那無所謂握的,占弦。

 

 

 

喫藉河漁火。

 

若妳憐恤,那瘦下的天氣。

那我還要不要櫂碩在。

那銀錘的耶晷。

喫藉河漁火。

 

 

 

晶辰。

 

若妳梵移著,那冶心的膳目啊。

那我又該不該。

再隨風輾去了。

那如依依絹捨的,晶辰。

 

 

 

涼途,公長。

 

若寵羽的胎記。

如遷易般,投胎著時好時壞的匕心。

那又願誰搭上。

悉覺那涼途的公長。

 

 

 

line的法力。

 

若我的手眼還圜迴著。

line的法力。

那,失眠的午夜,又是不是該被。

曉聲的給予。

 

 

 

可樂,王蕾。

 

可樂若是成了汽水的王。

那我又還需不需要。

飼下那冰櫃的心啊。

好甜一枚悠長的蕾節。

 

 

 

嘻皮笑臉。

 

若是,春蓮探望著秋葉。

那夏風,就乘綴著冬緣。

在寺節的窖莊中。

又成了誰的嘻皮笑臉。

 

 

 

君醉。

 

若空中,有恆。

我就杯對那盛大的球星。

在濡霖的老谷貝葉中。

脈脈的,息一場君醉。

 

 

 

香水,削著天瞼。

 

若易及,那香水的,氣焰。

是誰急了,又是誰急著。

祈禱著省主的暖煙。

在頓促的波床中,削著天瞼。

 

 

 

如來,覺掌。

 

若我再去數算如來的覺掌。

那妳願不願意跟隨。

向那芝鍵的揚琴。

在永隨的兜根中,頻著細語。

 

 

 

般匍著窗。

 

若咖啡雨暈開了,愛轉角的頓號。

那世上,是否又多了一個詩獻角色。

若我一再。

般匍著窗。

 

 

 

摘來,咒結。

 

若說那長在通天的菓心啊。

妳會不會再摘來給我。

那如眼霜的。

乘周咒結。

 

 

 

迴力鏢。

 

若甜著那如迴力鏢的瓣葉。

那我又該不該對愛。

作醉亙古的。

討討賞析。

 

 

 

螺絲起子。

 

於是我再那天的柳橙汁,與紅酒。

mix,淺嚐了屬於。

如螢火迴顏般禁調的。

螺絲起子。

 

 

 

壁上心灯。

 

若說起那御光的霜結啊。

晴天壁上,總圜有心灯。

於是我,佑若,如那天龍八部的。

手冬圍繞。

 

 

 

貞悉卜菓。

 

若再依。

豁那迥異的垂累。

在世與世之間,則還潛有著那如毑光的。

貞悉卜菓。

 

 

 

頗儀。

 

我念著聲來之有。

在橋與瞧見的手堤上。

悉與掠光與樂色的。

毗毗頗儀。

 

 

 

光源,似乎不見。

 

手心裡,遮開。

一手瘦花。

於是光源似乎不見了。

就臥倒在寒袖的抽堤上。

 

 

 

茵諳,惺惺相惜。

 

是誰還不懈的挖著星坑。

那我們就,能圜還不能。

面對今此。

茵諳,而惺惺相惜。

 

 

 

月海,逐上了。

 

於是我向海水,說一聲早安。

再和月亮,說聲晚安。

對於這月海的宮山啊。

則有頁香櫺,逐上了。

 

 

 

緣心,祝福。

 

來自原點的緣心裡或還有著什麼。

若妳我再追謂那瞿乘的位軌。

那還有什麼確幸的餘慮。

去易換對彼此的,吉祥祝福。

 

 

 

河水,不惜,不息。

 

若我乘街了,那天色的頁換。

那下一頁梵筏的長更呢。

若河水不惜,河水不息。

我說就屹立在瑤方的堰長上。

 

 

 

斯名。

 

一波,山中有寺。

一缽,三中有四。

若妳我再去面對那長歲的巳啼。

那又會不會由抖,去初了那玄挈的斯名。

 

 

 

修羅,裙襬。

 

心若裝下了,修羅的,裙襬。

那濕婆的祈神啊。

又會不會再祇裡。

目方腳手。

 

 

 

星口。

 

我沉澱著,綠律的荒。

再乘聖籍的貫道中。

緣典著梵目的霜屏。

再寂著,延攬著,沿闃顱星口。

 

 

 

觀音,月的聯繫。

 

我若藏心,在心的小巷市街。

活著,就如那不停的心跳。

於是我們就旋了思念的加法。

再蹲舞著龍樹的減法。

在金寶山的辮輪中。

不分日夜的司舉。

如在那言殿的觀音山下。

淡厚得宣言。

就如地球的,持乘筆下。

也是不曾斷切的。

月的聯繫。

 

 

 

尊者,漠曉。

 

或,問著尊者,習著諄者。

在梵南的向歲中。

我矚著祇相。

在仁涼的鬚牧中。

由請那長捐的毗法。

再落實一語。

載赴,那遇描的扇裝。

再司蓮的況想中。

儀正著庵欄的漠曉。

 

25-夢呪山花。

山窗,山花。

 

心中無大志。

欲往山中趣。

於是呪禱每一面山窗。

願裡頭皆開出一見山窗。

再從山裡頭,開出一漸山窗。

從睡在半夜的窗花裡頭,再綻出一朵山花。

再從作夢的山花窗裡頭,綻出一朵窗嶽月花。

於是每一天,每一個禮拜,皆裕能道賞,再詠那窗月的夢呪山花。

 

 

 

若夢,睡羅漢。

 

我若夢睡羅漢。

在這金身,呼吸金世。

或許。

他就會保佑我,讓我快些從惡夢清醒。

西洋,則奉仰睡神莫緋斯。

又有多少人來人說過。

人生本是夢。

就對於這浮生若夢啊。

如今,的確夢眼見無我的。

若集若歲,以及那怡席的,若及若睡。

 

 

 

本心。

 

於是,在每一個星斗清澈的夜空。

每佐一朵山花。

皆是一及或夢。

於是,每一扇山窗。

皆是一頁清夢。

於是,每一朵扇山窗花。

皆是一頁夢閣。

或若,夢會生我,對那。

夢心的,欲夢欲還流。

或繡生夢,綉夢欲圜留。

 

 

 

夢緣送別寒山子。

 

若我能在夢裡,與寒山子送別。

對於這山中,啾啾常有鳥的心事。

也成了一個圓。

或也就,成就了一個夢緣。

 

 

 

夢見飛翔。

 

在山中有窗,或是窗中有山。

在窗中有夢,抑或諸窗有夢。

於是夢見窗。

夢見飛翔。

 

 

 

陳曉,青殿。

 

在無花中有窗,還是窗中有無花。

在花窗內,或是窗外有花。

於是夢總是漸漸淡了出來。

卻若沉在那陳曉的青殿。

 

 

 

歲月,說夢哂禮人。

 

歲月的夢說什麼。

歲月的夢又說了什麼。

我若如願忘記夢,或如願夢由得。

都是獲不值得,或值得的夢哂禮人。

 

 

 

落葉,夢,方向。

 

一片落葉的方向。

或許就成了一個夢的方向。

也許,在這守著嗔悲的夜裡。

我就能看祝了夢的毗謎。

 

 

 

來春,祇保夢思。

 

春天若坐著夢見。

那睡著了的座位。

如我那偶爾很偶爾的春夢。

猶能再來春,祇保夢思。

 

 

 

夏,冷葉迦寶。

 

若在夏天的冷葉上。

再冥想一駕生珍的銀河。

如那多情宥無情的海夢啊。

則有來年迦寶。

 

 

 

秋,如如雁妃。

 

秋天的,如如雁妃。

息祇,在秋夢中,飛延。

如那髓塘的,夢月。

在,躍過了再的夢。

 

 

 

冬,夢門虔雪。

 

冬天,著守。

青禮著,夢門虔雪。

如我,若遊問著。

那一赴籃富的,乘行樂年。

 

 

 

再夢見,一年四季。

 

若我再夢見一年四季。

身上那塊緩推移的青德。

若心上,那枯萎的業裡。

消定那清晰的視,與聽。

 

 

 

寥,夢境。

 

若太陽與月亮,攜手前來。

不論是黑夜與白晝。

都等同於一個麾灰。

那席寥吾人的夢境。

 

 

 

再溫,酒霏。

 

若我在夢裡,又夢見了葉子的心事。

那夢又該心不心。

或為不悔,卻納如再溫的。

酒霏。

 

 

 

韻力。

 

惠的心式。

在恩中若定。

我愛,若遊由,迴轉一甜涵星。

若在雯中,捺如是所聞的徑徑韻力。

 

 

 

鎮酒,精魚。

 

若提,那渾天的鎮酒。

在這發光的星夢前行。

我若在樂海上,遇上了睛晴。

則是若德,那精魚的斯想。

 

 

 

天羽中亭。

 

夢若回春了。

若夢回春了。

我則諸覽著那天羽中亭的。

卦中有話。

 

 

 

容年,上吟。

 

容年的第一道汝光。

如在斯曙裡赤飲。

握如,引來那若及的梯隱。

那藏在黃癮中的,啼啼上吟。

 

 

 

映賞。

 

若天有晴,那我又該感謝哪個晴天。

若有天語,那我又該如何聲息。

在那吾人禱的鏡盤上,我若那維壺的思想。

在靜囂中,私絲的映賞。

 

 

 

聞主蘊老。

 

若天有雨,我則數度著了。

那一漆暖的雨天。

願能在七天一拜的禮節中。

聞主蘊老。

 

 

 

耘夢,者特夜。

 

夢的清魂。

清夢的魂。

我青夢,並夢證著那老遠的彼方。

在耘夢的長位中,箏烙著雲回者特夜。

 

 

 

夢的中心。

 

若聞那聞維的王廊啊。

我若私問著那夢的房價。

那在夢的中心。

則有鐘徐玄。

 

 

 

者德,月光。

 

蘊技的,籤守。

也還能再,多遊一系幽夢。

就詮在那天河的熨襖中。

又我,藏仙著那者德的月光。

 

 

 

漸漸春樹。

 

若我在夢中,漸漸春樹。

在那溫央的休堡啊。

則有著,如度的夢隍。

願是仍,祇黎唐行。

 

 

 

眾上問著。

 

我若夢見溫馨。

若那碩和的,紀元。

在蘊緣的舞蹈中。

是誰眾上問著,再祇天的長老。

 

 

 

夢天蒼。

 

夢,乳動著心。

心,動著夢。

若我恆聞,那夢天蒼的諸法。

如識別在若元的定億中,函夢天祥。

 

 

 

壺鈴茵夢。

 

若月魚的夢,也漫延了。

那若櫺的耘風呢。

我也澤海如風。

清點著壺鈴茵夢。

 

 

 

夢觀,心矢。

 

若夢,窺視著夢。

或展開一面相覷的鏡子。

或再聞道,或一聞那無霖的芬芳。

是他,或是她,猶遊賴著夢觀的心矢。

 

 

 

夢貝,光言。

 

若說那洋灣中的,夢貝啊。

則有諸靈什。

再再齡敬的鈴戶中。

陵想,那著韶夢譯夢的,光言。

 

 

 

夢芝,梟爪。

 

若如這,尖尖尚醒的夢。

或如,現現出出的端。

是我征服了,那阿房中的秦薰。

如那乘麗宮中的黛鼠,歷沿著夢芝的梟爪。

 

 

 

夢絹,天典。

 

夢舞,盪著夢舞。

在羅心的殷會中。

是那天典,若織若花的,夢絹。

猶我淺淺,著了笑容。

 

 

 

諸夢寒結。

 

若再,純那曆法的,諸夢寒結。

我夜,與我頁。

又會不會擅自偷坊。

那再前的,一整契日霞的更勞。

 

 

 

還魂,髮香。

 

在夢中,或許一再有妳的影子出現。

就出現在我夢的開端。

或就出現在我夢的案尾。

若那蘊色的,徜敦。

若那私醞的一角。

在曉蓮的夢氛褂中。

夢,還有宗夢漸著了。

妳遠遠還魂的。

蒔質髮香。

 

 

 

瑤聞夢詩。

 

若憂那夢時間的證度啊。

不如心憂那夢彼的罡懷。

若儲在康乘的優肖中。

若猶妳持著中夢中的,花夢花。

若有我衷,知藉了勝証。

若在那群夢的潤藻裡。

皆乘是世式祗殿的。

瑤聞夢詩。

26-鏡世月。

若壽仍恩,鏡世月。

 

若壽仍恩,鏡世月。

爾我只求,卿清如度,韻卷柔。

若是透諾,額有花星,德珠,或虛探涯者。

受翁宿斗,或軸是誰的,梨空眼性。

 

我若,續澄,在那丹歲持古。

長絹涓,或赭聞,在那乘恆軒諦。

若勝,那素愫帛羅。

擞若儀鐘,互界,之禱仙。

 

次京是仍,數通越著,瞿息。

若在那聞丹的,詩覺中,擇有禮著,卓殊華。

若士呈雋,如若如,逗那系顏度寤,喜願,什在那咒老仁支。

斯弘著,栩縷,摘省著了,了闋雨無功。

 

 

 

今日,徐風微微。

 

今日,徐風微微。

往事,卻往罹新。

若影子,也會報數,那靜觀萬物,皆是負荷。

願晃,而沒有數慧蓮紊。

若再望向天空,是日平常。

看看雲朵,是日扉長。

跳著香塊舞的因問又是什麼?

我卻已,肆如無經,在慵懶的對覺中,習見斯寡。

子詩如伺,而訣耳。

只願澄邱,而閒涵丘乘。

 

 

 

點亮,巳如冷

 

天,終於點亮了,巳如冷

乘我,半緣,修道四伴,絆字僧。

祿在,沒有妳的,日子裡

我是仍重複溫習著,沒有妳的跫步。

水的顏色,很溫柔,卻問,世衡穿透

伺我,濡寺時的,依我。

我,還可以,再為自己打上一個問號嗎,對於那些反覆旋轉,豁迴旋的,擾人清夢。

若能春籃睞,那就,夏天見吧

若秋,背有虹彩,那冬日,就是侶人的,禮以虔家

 

 

 

時序,若不變

 

時序,若不變,花手中握月

是蓮中有蘭,還是蘭中有蓮

天氣,續漸暖活了起來。

襟緣,已初聞初春氣息。

在想妳的,子日。

是不是就乾脆讓自己,更不靠近寂寞。

鏡堰,卻仍子再偏見,一臉字上滄桑。

而一再,瞥見的,儲賜裡,是否。

還仍懷有著,你我漂泊的休衷?

 

 

 

月塞,塢影。

 

我若乘見了月塞的塢影。

那櫂梨的那一歲途良呢。

若月光,若滿一歲。

那顏夜,是否再繪有胡茵。

一再逗那無時的音覺鐘啊。

是否淡有著那雨斗的物恆。

 

 

 

歸嘉,嘉歸。

 

若屯那歸嘉的嘉歸啊。

則有著智藻的香誌。

舊名,若新鼓著相月。

再儲翅的響雨上。

又我督問著山岳。

向奈,又象嵐促的,毫遙君樓。

 

 

 

若比方岸。

 

是卿,是君,或是穎。

在那淡和的若比方岸。

我伺,那弘裕的弄查。

若是月色還是濃了起來。

對那夜津的豎賀啊。

鑿有若玲夫,爾老禱。

 

 

 

偨偨毗指。

 

是花葉的束心。

還是夜花的束心呢。

我若吩孿著那德岡的宿者。

那那一蓮覺度的紗暈呢。

是否會蔭對了枝乳鐘之鐘乳之。

偨偨毗指。

 

 

 

香蓮,堰答。

 

若我再聞那時薰的圖繳啊。

則有著複開的香蓮。

我若問覆著那如流的堰答。

那鄰綴的那一陶長甄呢。

是否勝都心,漾化著。

若那徐煦諸如方。

 

 

 

洛燙了出來。

 

若子詩,沿著那虧輝的微輝。

洛燙了出來。

那真月的翅膀則再有心卜。

若再乘那喬水的軒目。

再思潔的,廣倆鐘。

夜頁支伽。

 

 

 

汀量上策。

 

若如荷得者和。

那不可言喻的兜得。

曬晃那暄荒的汀量上策。

撫睡著游水的。

長氳位結。

如握在抵岸,支小鐘蓮。

 

 

 

看娑星。

 

妳是否也曾如我。

匿勢,看娑星。

在廊璇的屋角簷下。

如邃界如無邊的槌響著。

那逸絡的出鑑。

與收劍。

 

 

 

對孕。

 

我就仗醞一場熠醉。

在月光倉皇出演的堤上。

許下游星的對孕啊。

則音樂著殷殷者顧。

在隧殿悠齣。

馴良著脩支的無萼。

 

 

 

托塢,支瑰。

 

我銜著,一如犬吠的梧菖。

在酒節的司島上。

繪著晴鳥。

能又在詩線的狂想邊。

賀扣著蓮濡荷的羽曉。

遂若那托塢的支瑰。

 

 

 

諦老的心是水做的。

 

諦老的心是水做的。

如天下的女性。

如若去上了,上去。

在那茵醺的巍嶋。

室摘著媾媾的心好。

黏毗著那摩天的婆老。

 

 

 

蓮匭娑討。

 

在極樂的清室裡。

我如找著了一筏篇竹的笑簍。

在長箴陶的位溫衷。

頤麗著櫂隊的思道。

再岸羽筵隨的束箱尊。

蓮匭娑討。

 

 

 

技法,髻髮。

 

鄰歲的編結上。

有我白了的技法。

也有妳根白的髻髮。

在若如敦的思宇中。

我魂伽著星晴的磚瓦。

摙盪著雲孕的託芬。

 

 

 

早安,晚餐。

 

若我對天空說了一聲早安。

那星餐的牧桌上。

是不是有著美味的穀全麥片。

當月兒的晚餐。

若妳尤能典選著。

若那杳盈的淵萱加。

 

 

 

夢,香霄水諦。

 

我若尾著清早的一截。

在若粼的波髓中。

夢見一宇。

再夢象一羽。

願提,又提願的。

香霄水諦。

 

 

 

若娑婆世界,再現光明。

 

若娑婆世界再現了,光明。

若娑婆世界還有著,光明。

那妳我該不該,晤再次提燈。

茵亮那照岸的,連心蓮。

在河域的津叟搜括中。

捲覺了,一瞳互位的諸心。

 

 

 

歛月,禪諸七。

 

用心,捧著一癒合蓮。

再在盒律的長響上。

摘沽一朵夏荷。

於是蓮荷。

皆有了七彩的。

歛月,禪諸七。

 

 

 

遊樂園,器泰。

 

在詩身的遊樂園裡。

我悠遊自若的,歛緣。

如那綺縷的,星煙。

在雲出月賽時。

逅絡著頤園的,烏方。

簾逮著摘瞳的器泰。

 

 

 

嗎啡鋼琴。

 

由字選著,沿濤的務羽。

在海水澤的河梵緣。

虜祿著問奇的飼句。

再拉長,或縮短那如燈的距離。

指撫著一台88鍵的。

嗎啡鋼琴。

 

 

 

捷運,蛹生。

 

於是,若說那捷運的蝴蝶心啊。

那是否該去微整型。

在那一節又一結的車廂中。

我象著光月的的心口。

再雕刻出幾句筋色的。

陀心蛹生。

 

 

 

感謝有妳。

 

諾華的心,再感謝有妳。

時主著簾道的禎芳。

在挪典的,日向回覺中。

玄頤著漿度的老隨,雨髓老。

和那一試中,不倦的詩討。

筵郁著,那易舞的馧兜。

 

 

 

履雨觴寡。

 

若說那玄歛的對決啊。

在劍影槍中,則有著數署的桃光。

或曾,或乘。

若是月光就花好瓣仕了。

就隱遁在那涼頤的妝效。

和如那,履雨觴寡。

 

 

 

粼雲波,倒寞支好。

 

請舉杯篙,再慶高杯。

在粼雲波的滝腔中。

我若對證著支瓦。

在骷禪的顱浪中。

緣舔著年心的獸舌。

在潮婚的心語上,倒寞支好。

 

 

 

願鐘,髮扉覺。

 

若,道中有弘,則有那思念的長髮。

髮,雖是不可避免的長。

若髮中修,若法中修。

則有那力心的竺泉。

再剃論不論,暖,或不暖。

那佬鐘的扉覺。

 

 

 

壺,支摛,暢道老。

 

若壺蘊著溫。

月光長上,日光晴寶。

就由妳我,聞錄著詩香的捲方。

在圓方的師相裏。

由君見仕或不見的。

支摛,暢道老。

 

 

 

香炷,一韡。

 

是誰還再飼養著龍山的月光。

在松月的壽濤裏。

點捻著念池的錦鯉。

在殿語不殿地虔互鐘。

聲向著圓年的思蕊。

拓鑄,咟那香炷的一韡。

 

 

 

水語隨,弛蕾。

 

水語隨的界域。

思虔著比丘入波的簑長。

在嫦月的對宴中。

我如酌了摩魂的氏卷。

在如鍛露的琳霧中。

悱惻著醪鐺的弛蕾。

 

 

 

浮生傃若。

 

若我,托握著心杯,若望,若臥素。

若在妳若星宿的常演粧。

迴頓著,那浮生傃若的,鹽泉。

在芬嶋的籃涵中。

失戒了,也失炫了。

那透屯的以罡。

 

 

 

遺忘似地睡著。

 

伙舞著光,確由妳藏著。

經心的影子。

在月涼的蒼瀧中。

我遺忘似地夢睡著。

在雲季的弘綠中。

則有舍澤紅。

 

 

 

賞一渾心月。

 

敬邀,彼我。

賞一渾心月。

或商一乘心月。

在切實,或時竊的遠光中。

 

我若看見了彼此,如那山嚴的秀齣。

在宴題上的,若似曾出現的李覺。

在似聲四願的黎行中。

我們渡鍍地,回眼著,那不經意的思波。

 

在長年的雲吞中,思源著那緣性的根祇。

在天露的引廊,于翦著。

那以許嵌絡的唐紋。

好券潮倚誌,那厚純的批薄。

 

 

 

心氏,宛如心詩的交疊。

 

心氏,宛如心詩的交疊著。

若是,一些與世無爭的聲香。

那妳我又再該如何,兌覺那星砂的曆瞳。

在潛顯的讀易下,翔植那壽聞的藻闋。

 

梁柱上的雕龍,與釵鳳。

是不是仍能四乘見了。

那風坡上的,渠機風波。

與諸月相識的美緣,語社籌。

 

若是時子,若那晴明的雨朗天啊。

則有著那匹緻雨將的中光。

在斂圓的思,微微上量,也微微尚相。

若那更頤的亮思。

27-隱題詩 

 

蒼天不過是一君月亮的希望。

 

蒼空憶起了英文。

天下的竹箋果然是詩的英文字母。

不忘記,也不餘悸。

過往,雲庵的心如是在太空漫步。

是一個再真空中遊歷的太空驛站。

一個太空人的做夢。

君有人春,賞有太多明白。

月的隱者,則如其名。

亮載在所有地球子民的夢眠上。

的第箴箴。

希真的夢卜則出了天龍。

望穿一占幽蓮空夢。

 

 

 

下禪的春夢不過是夏日夢風。

 

下棋者,乃圍方雨觀音。

禪的境步,則說明了諸相。

的仙的山中又隱藏了些什麼。

春試的如茵又墊價了多少棋生。

夢中的退讓與前進啊。

不過是世棋盤上的生,與死。

過了幾時載。

是下山後一甲子的時光。

夏空若說明著棋仙斗的闋切。

日光又會不會照進觀棋者的扉懷。

夢見了這場長空如這諸般。

風中的對弈。

 

 

 

若詩如九九乘法表位養著菩提尊者。

 

若天空開花又謝。

詩則若是不開不謝的占夢。

如若晴明天照大神。

九的對式神則如蜜蝶。

九的再在,在覺則如經庵。

乘的大小又怎重要。

法力無邊的又是什麼佛說。

表現在京證的涅槃上。

位子得果實這身舍啊。

養著心與心的變鍍。

著了府君泰山的雅箔。

菩薩若由能開懷一切。

提起的又是何時溫絡的酩水。

尊者和則又六隱其蝶名。

者或在者的香之臥畔。

 

 

 

黎心的長眠或許是一種幸運。

 

黎名破曉前的愛戀。

心已領受。

的的確闋。

長中的針若云擺啊。

眠夢的心又萌生出多少嬋諸夢涯。

或在幾諦陀果的鑑嗣。

許上諸法善水。

是幾滴永恆星淚。

一見闋就喜鵲得曜的,位曙。

種下了綺頤的種子。

幸興高采烈的歡呼隱者。

運殊著來得諸碟緋。

 

 

 

茶湯葉是不增不減的霞朵。

 

茶若熟了心晴。

湯的晚露則凅海著鐘茵。

葉子的宣誓卻早就不是秘密了。

是在頁浪甜前的種種居舍。

不論是否沿醉了心。

增這與那,枕的集蒔眠度。

不素渙那空嗡之色。

減寂滅道。

的非常道。

霞韻蘊液的蓮持多酚。

朵華則是享生中最銜泌的幸課。

 

 

 

僧侶的歌是飛翔中的夢曙。

 

僧中有山,抑或珊中有僧。

侶瓣的海心則純睡著訶。

的心的辮遍著髮法。

歌取的長度一首幾何。

是心中最真切的刻度。

飛行的空鍍則若虛悟。

翔千裡若阡陌又如何擺渡。

中土的菩薩蠻主赦著更送。

的諦婆婆之娑娑如影。

夢見了,也聽著。

曙黃花的賞響。

 

 

 

禪室若是一諦亞熱帶的蟬聲。

 

禪的摩毗京點著一。

室歲的瓜則水如玉晶瑩。

若再雕哲一純髓悔。

是若故宮典藏的芝之月夢。

一見如故。

諦笑著又締造著多少丹的門目。

亞心音耳的琵琶若眠粥啊。

熱熱著喝。

帶走了詩的飢荒。

的若遠謀行。

蟬聲則若時寺。

聲響著證燕的銀令。

 

 

 

蟬夢若擱淺在海夏灘的虛金嶋上。

 

蟬的每天。

夢諸誨天。

若一心禮應。

擱著福德。

淺者則如諦者香陶。

在山陵的鈴聲中響卷。

海若是一諾的親釀。

夏日的藏根又怎願悟兜。

灘砂的頤賞若水浪節截啊。

的目的梵晤又怎限開勃。

虛空的眼若已酌諦。

金色的霧雨又唐有多少闕閣。

嶋嶼的心亦是個食月容器。

上悅彩的則都是彤夢瓷青。

 

 

 

架數星星的心兜是天若有擎。

 

架上的書冊若如云出軸見。

數學子器的屹立不搖。

星光纜碩。

星光轉爍。

的諦,則若則澤牧冰。

心,則是捉著寒藏。

兜現,闋袖卻如兩把空知野火。

是篇頰博取的冬日溫暖。

天酌溫柔。

若有瑯功。

有著細密,又波蜜的。

擎天手斗。

 

 

 

在夏天的曼夢禮占轉著幾朵雲朵。

 

在,擲掀開了音天宇河。

夏日的風又名叫什麼。

天空的黎曙造釀著頁。

的系髮步。

曼如絲鵰。

夢的妤顏與妍羽啊。

禮羽的霜境又怎德投返。

占卜著揚烟的定界。

轉述著曇朘的卉宴。

著了幾肚,又笑了幾度。

幾上機者。

朵朵徐徽。

雲若是性那電鏤的,亙引。

朵,話卦著海水的爻家。

 

 

 

詩是失眠食喝的咖啡。

 

詩若上了心所。

是一處無聲的藥鎖。

失索的又蔭如者何者。

眠夢的娜長嘯舞。

食光的蟻獸。

喝斥著空額的翅膀。

的的先先。

咖是台語的腳。

啡口啡仁。

 

 

 

月光擇的曲襖讚龍山寺禮。

 

月中有豐盛的夏。

光中有多年失聯的友。

擇著海霖澤的夢酒。

的的一宇。

曲牧者的悲歡,與沁活。

襖若是仍縫縫補補。

讚一的保心袈裟。

龍的娥鍊著。

山的空鳴。

寺中有卿影。

禮願有青景。

 

 

 

海水帶來的禮物有著月光的童年。

 

海題上了月額。

水月帶著松風。

帶來月廈的星篇。

來玩一玩吧。

的度的腳步。

禮訪的藥石。

物語的百年。

有著一朵,又一朵葵微的心光。

著了夜雨。

月已朦朧。

光乙織埵。

的薩齊昌。

童眼的寺,卻仍則浪將歲。

年年月月。

 

 

 

水舟的河夢划著海月的心跳。

 

水世紀的季節漂浮。

舟心則過了春槳。

的講的雨。

河流的早課。

夢的晚課。

划出了一咒毗天。

著了法覺的,相宇。

海相是如櫂樂思著。

月的杏是否又存著胳幸。

的迪夜夜。

心顧著凡涯的翅膀。

跳雋著波浪被的律藻。

 

 

 

唐宇的摩光是法禮的聞釵。

 

唐國的秋海棠。

宇宙間行走空廊。

的述的眉批是春神一筆。

摩度護傑。

光則是興了春秋的雨打。

是梵途的光。

法依仍是法。

禮依仍是禮。

的一的。

聞空海空。

釵心靜玲。

 

 

 

度走嬋娟的雨水厚薄得頤。

 

度薰的夜色一臥冷冽。

走春的又河帶丘河。

嬋韻的嫻黃啊。

娟是春假幽冬。

的的雨古。

雨中有雨。

水絲的物問。

厚的樞,蘊藉著了那。

薄去的的雲軸。

得法中之法。

頤妍曉德。

 

 

 

極真與松濤對飲著一文卿樂。

 

極無的,筆坊。

真真切切的,覽慟著。

與閱食的,若荒蒂的。

松地球身。

濤芝隱約。

對興的,出泉,與皎嶋。

飲著名酒。

著著是哪食逗的白蘭地。

一聞便上癮了。

文字的堆疊。

卿有與共嗎。

樂天識卓。

 

 

 

在乘世繳露瞥見一瑀月好。

 

在在讀著蒂問。

乘著花賽的風啊。

世上又有能幾何。

繳歲籃的經什雨詩。

露天放的廝絡腕筊。

瞥願之後。

見著了一輪傾星。

一傾,再一傾著。

瑀的美光。

月色逢圓。

好彗琉篇。

 

 

 

溫柔超人的內褲有沒有反穿。

 

溫室的植物,若如是著澆灌著花朵。

柔情披靡的夜色又怎夜透明。

超級若芬芳的水氳啊。

人若任人。

的雋熵罣。

內魂的清色又會不會開始盪了出來。

褲襠禮的春倉會不會再擎先偶露。

有妳的夏夜會不會更加涼爽。

沒有妳的秋冬會不會更加清寒。

有,或沒有。

反返赴約。

穿是仍過了一純,籃水芝心。

 

 

 

星月夜芝星謀童諄芝簾一。

 

星空,有著途特的髓緯。

月中,有著水香之中庸。

夜應鄉水的,毘草。

芝靈靈的仙山。

星星又環著星星。

謀錚,若又摩奏著古箏。

童心,是未泯。

諄諄,能誨誨。

芝純,靈芝潤。

簾心,什則禮禮向明。

一活樁想。

 

 

 

植物園的夏天是清荷者的請河。

 

植若了,若再植入了。

物雨的人工智慧。

園長的系的,用心啊。

的笛夜夜。

夏夜晚容。

天靜靜的休息著夜。

是最純人純醉的緣緘。

清后民初的,系系長絹。

荷光者和的投石雨凅。

者炫知者。

的請凡宴。

請凡宣顗。

河上知途,則問向那圜皈之英露。

 

 

 

我若遇見了食夢怪物。

 

我想了很久。

若手機也響了很久。

遇見的是不是完全是一個夢聲人。

見了多少網友。

了了多少清夢。

食物在嘴裡一次咀嚼多少下。

夢又夢見了夢。

怪誰呢。

物種就剛好從夢裡清醒。

 

 

 

金剛經與心經和麻糬變麻吉的關係。

 

金黃色的若就是維大力了。

剛好經過旁邊的又會是誰。

經過旁邊以後會不會冷靜探著。

與維大力汽水的夢泡一起七省。

心上還有許多冷飲汽水沒有喝過完成。

經過之前后又有什麼關係。

和維大力若變成了義大利的幻影。

麻煩的事多的是。

糬的甜度。

變成了是不是就是維大力的涼度。

麻煩誰的維大力嗎。

吉利的事在此間也多的是。

的閒有閒。

關係是仍匪淺。

係是有緣圓的維大力。

 

 

 

若春花秋月與夢的河流長出了翅膀。

 

若妳享受了一手花開的時間。

春花又怎若艾瞬間凋謝。

花的心啊。

秋夢則有了一園花心的牧。

月見了花,也夢見了妳。

與妳在愛夢中又做了什麼。

夢卻已不復記得。

的的清醒。

河的一調彎度。

流出了多少曖昧。

長出了多少性關係。

出現了多少性水火。

了卻又願了多少性紅性綠。

翅的是水性,的曖昧。

膀的是火性,的曖昧。

 

 

 

坂井泉水亦是灌籃高手的靈魂。

 

坂橋的橋心,有個添河的常度。

井水的心,有個清醒的清度。

泉水若是源源否絕。

水的心,我是說水的心。

亦或。

是若水的水心。

灌著那千載難逢的,佛羅。

籃圈住的影子啊。

高過了浮法嗎。

手中的籃球,我是說手中。

的籃球。

靈驗嗎。

魂囈說著夢。

 

 

 

就等哪天李奧納多來跟鐵達尼托夢。

 

就看見了那顆海洋之心。

等海洋之心掛到蘿絲胸前。

哪一天才是真心呢。

天氣若是冰寒。

李奧納多眼中的傑克會不會心涼不安。

奧修又是怎樣說的。

納入多少青春。

多了多少愛,與對錯。

來收服全球群眾的觀子。

跟鐵達尼那就不全是鐵達尼號囉。

鐵打的心熱啊。

達成了好幾億票房。

尼師的清誦又怎會明白。

托著一滴賺人熱淚。

夢是這麼說的。

 

 

 

席琳狄翁若和瑪麗亞凱莉搞蕾絲關係。

 

席上有著一陀佛。

琳功有著一之佛。

狄種有著萬家龍犬。

翁心養著白頭翁。

若動物園的性別是蕾絲。

和所有動物又是什麼關係。

瑪麗亞若成了東方的聖母。

麗質天生。

亞洲小姐若是嗎。

凱旋歸來的。

莉與荊這個字又是什關係。

搞定了多少蕾絲或傻傻分不清楚螺絲。

蕾心卻是心花怒放。

絲絲,絲入扣。

關門囉還動物園。

係花係草也要打烊了。

 

 

 

棉被上的圖樣是否如夢一樣清晰。

 

棉花牧放的木棉花啊。

被月亮食了一角。

上頭的月色已愈趨明熙。

的幻固老。

圖的圖又是怎樣說吃素的。

樣子的摩樣是問浮要不要改吃蛋奶素。

是吃全素一定就是嗎。

否決了多少食客的素獸時刻。

如夢一場。

夢醒該我了沒。

一樣照吃素嗎。

樣樣皆是嗎。

清淡飲食就好吧。

晰清了清晰。

 

 

 

跳水選手的夢在我夢中跳游泳池水。

 

跳過了這個火圈。

水就流了進來。

選物團購好嗎。

手心還握著問號。

的量的家。

夢就訴說完成。

在水心的磬水中。

我就說服完成。

夢交集著也敲擊著。

中國人是龍或是稜的傳人。

跳過了這一題。

游過了這一題。

泳心之方。

池間之央。

水上還有下一題。

 

 

 

若我呼吸著梯歐歐的西北雨。

 

若是一場陣雨與屋簷的關係。

我做的夢。

呼叫著我做的夢。

吸吐著我做的夢。

著了,還是我做的夢。

梯子上有只顧做我的夢。

歐洲的夢中有我做的夢。

歐洲的做中有我做的夢。

的士乘嗎做了多少夢嗎。

西方極樂國度有我做的夢。

北極圈也再有我做的夢。

雨愛一陣我就做妳的夢。

 

 

 

苔原的企鵝快樂腳是夢的國王。

 

苔心中有台。

原來夢是這個樣子。

的的諸緣夢。

企圖些什麼。

鵝如漣漪。

快節奏的曼版。

樂音的鈴風中有風。

腳底抹油的又是誰在練功。

是少林寺的一夢嗎。

夢見少林寺在一起練功的夢。

的夢了嗎。

國土自救。

王孫自長流。

 

 

 

舍利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舍身難得。

利異維河。

子胯法心過河是。

色鉛筆筏的摩法。

即是即是化色。

是即是即色化。

空中曲色。

空天有色。

即是說。

是大明咒。

色浮上是無上咒無等等咒。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舍房的,功靈。

利他的,乘法。

子空之子。

色上自空。

不聞上相。

異節諸色諸法。

空宜易色諸法相。

空齊物空諸法問。

不淨透,不淨垢。

異法把,把無邊。

色法諸浮是無限个。

 

 

 

彌勒座蓮荷座。

 

彌生彌陀法。

勒令速現諸法。

座無虛席之法。

蓮埵樣樣開。

荷化俐俐節。

座靈師導。

 

 

 

觀音之菩薩問應訊中字有菩薩千手。

 

觀音生大士在大上有觀。

音生巡機救苦。

之大崙大法。

菩薩蠻之詩生夢斗。

薩毘堤題之素歲千手。

問禮著誰。

應當頂禮恭敬。

訊問是間是圜是倫。

中有蓮荷蘭松化百合化乘導。

字蘊中字有彌勒言觀殊甦。

有若英之旦挈易法。

菩提上乘菩提。

薩滿上乘薩滿。

千諸萬般若翠般。

手心之行觀翰翡。

 

28-雨夢水。 

紅豆卷眠,飄漂嵐雨。

 

一雨,若由能完成下一個露架的夢嗎。

若一傘來遞夢,由晶縈的,飛啕滝去。

我若,在室乘角落,雨做夢,以那南滿眼頭的邃念。

更行及一輪萌亮的,鞋雨履京。

若煙酌那,濛正的,雨城兮雨。

 

若再問對,那香雨刻,和能總佐著,思休克數。

而闋肆已,不足以提醒或季,若聞位之燼。

我若猶能,尤痕記得,皈相那蓮荷的耶心啊。

則埠明白,一乾臥問之,睜音雨唱。

再揉以那丹貞的,提挑銘懷。

 

若時光的,羽雨,以上提早曝光。

則若妳,嚮住著那如織化的,菩提占水。

在無夢游潮,撫的魚諦仗。

就築搆那斯文的,對影,在捷運的亭古上。

撼有著,那綿綿如無的春堤。

 

再過給,象那驗時的靖數。

如換了一證,棽素支心。

展開那如諸蝶般若的,琉璃領雨啊。

一屯,則如那波長蜜偈。

熬煮著如紅豆卷眠的,飄漂嵐雨。

 

 

 

城市兮滴,瑤霄嗡覺。

 

若說無雨,這無若雨的,城市兮滴。

若隨沃,圖一沿清箏的,嶋老向屏。

握峽心,殊諸雨。

若或那諸夢,之瞳偶。

邀咺著孩寂之音軌。

 

而無雨總是江河若惠著流諸向來。

若我,再天,一何肢傘。

那就是與妳的星鈴密碼了。

就如那寄飼簷下的雨歲啊。

又是誰的員履僧良。

 

若能再為妳召上。

一個個相,與生的季節鏡照。

或聞那嵐何再相。

在唯庵的殊覽中,搆銜著雨呪的舟陶。

再替自己,典選幾頁甌潮。

 

若再能,對象那恆能知心。

再衍一風著,挪鈴隅醇光。

若那雨唇,若節雨者,為著那聞聞寞寞的。

平瓶旅擷,受再那廝絡的綾氛中。

領影那浮夢的,瑤霄嗡覺。

 

 

 

纏訣,禮以盤芳。

 

我若再握著瑞歲長丹。

我若再我的依依船端。

那就兮兮圖佑了。

摘露折枝夢夢之菓。

遙想那霖佐之別啊。

則有估箍霄宇。

纏訣著禮以盤芳。

時對著著,斯徽問曉。

 

 

 

宜題酚坊。

 

一個夢境又有多長。

一片夢鏡又有多亮。

一雨武丹又從酌偈著。

好似幾分,嵐武歲。

是幾分醉啊。

若那贇靚由梨。

絢點著奇齊斯岬。

羅有著古月之,宜題酚坊。

 

 

 

讀費霄陽。

 

若我在樓梯間。

前後左右的徘徊。

那再梯間織者。

又會不會心好途方。

若再依擷,那又一節的竹筏啊。

迴上著,月歲的清臉。

又遠著多導奇光看嶋。

再路撫的奔湯上,讀費霄陽。

 

 

 

瀧弘陀恩。

 

年的心,黏諦心。

屬色又怎又性見。

那一言斯織的以訣。

我若再架雨者,向那文上兜勞。

那歲紋的那一枚明星呢。

我若,是否再實踐筊雨。

正證,向那觀手祝禱。

則斡有瀧弘陀恩。

 

 

 

三浮蓮找。

 

歲寂著手,歲夾著手。

向那酚塢的絲禱。

雨援深處,則向來琉縈著以以酘濤。

再對綴惠的持覺上。

顏禮者瓶問,大是支大世跟島。

再肴瑤的士覺中。

提煉著了,那裩裩詩韶。

沿願掌了,那手心的三浮蓮找。

 

 

 

雖願人心。

 

雖願,人心能,妥妥淨化。

就向納長絹的星斗雨啊。

影一到,則無顱芝老。

影一倒,就途坊拂曉。

影一道,就絲衍長交。

對那屹立,織談主月。

願仁新相善光銘。

無燾捺絲邃的,霞席支雨。

 

 

 

象造,山奧。

 

我甦,我穌,雨我唯。

上召,則酌望堂霄。

對那海月的霖澤啊。

則有著顧晃的知肖。

對社那星嶽的廊晁。

點泉那蓮長的一分,與一毫。

再對撕下,支枝雨窩。

象造那煌無的山奧。

 

 

 

撩橋勾溫。

 

十歲的心,與二十歲的心。

若夢隔著一行雨水。

那霄交的夢,又慾念三十無河。

就藏為在那弛持隻寺。

若瓦的心覺怎又圖奮香來。

由利那惠回支圈。

司彈伍歲支。

撩橋勾溫。

 

 

 

一活,青敱者。

 

若尤能,撫平歲月的紋痕。

若是那蕨上的孢子啊。

我則愈愈皇崗。

洛獻著住,象那清月一拔。

在壕水的只念中。

摩裘一活,青敱者。

在人衛的三舍中。

無那饋歛的陶使。

 

 

 

一間平安。

 

若只求那一間平安啊。

那若挪人間席話。

是否猶能如那持願的化朵。

於是我成了一幅幸闕的墨山水。

在滔霄的分額中。

我苑由乘著雨雨翅指。

在家雨露的長勂中。

獻泉著司支的渚雨。

 

 

 

翱敖波潮。

 

原來花中,是有一霧。

抑或是,化中有塢。

我頓著夢水者的雨長心啊。

絡猶櫂念著舠老的無薰。

對那對鐘支對覺。

仰望著長空一曜。

闋則如那,薄露的,雨爺少。

韶宴著,宇宴堤的,翱敖波潮。

 

 

 

眧溢,殊老。

 

霧裡,優游著勘花的思潮。

詩禮一朝,若寧是宇院的支筱。

如化那龍虎支竹質筑衛。

弦電著瑞愛祗蕭朝。

我願,如茵草如如輪動著者。

若那斯月的勺篙。

在英渾諸湯瑤上。

眧溢著墨歲的殊老。

 

 

 

壺月,槌好。

 

若妳沿著花邊,織紗。

織道心裏去。

也知道兮凜去。

若那寞問的功衛。

司香點一禮,知喫晁。

對於這寞勝物的小徑啊。

我猶援著隅云,知濤霄,再對夜夜,知鍬喬。

若那美人兒,知靜,知了,也再知了,那壺月的槌好。

 

 

 

年滿四十之夜。

 

若四時露賞,在那年滿四十之夜。

我若訪妳,再之司出了拔法。

髮性翩翩,弄漾是著了晤雨佳了。

云月則授,鐏著司長。

空空性摀,再那煙賞之十。

雨兮兮下,著下酒雨。

就為敬那,圜蓮的休戴。

和那,荷河的恣再。

 

 

 

如廿,醇華。

 

若願題那霄霄之月。

紋則在雨後典選出來。

在那私藏的性窖。

我吻著如廿的醇華。

再思討著波波,載掬水之軒。

笑了一諦又一諦。

惠著一偈又一偈。

如夢又如擔的,擲時肩曉。

 

 

 

彤戀,雨夜孩子。

 

系舍,若如空乎者也。

我又何須再形証一齣內心禮劇。

在那潸然破涕之山。

宜遠著住杏光蛟。

系者,若再空唄諸寫。

我又,和援緣赫晁。

我是,夜的孩子。

彤戀著雨夜的孩子。

 

 

 

星砂,自貯解潮。 

 

星砂若是看得見的。

在那雨後的嗡灘上。

星砂若是看不見的。

我若頰著眼。

天眼著牽潛。

如那儀舞心。

若載由在月海的潮手上。

自貯解嘲。

 

 

 

掂天,估雨身晤。

 

若山,再擔來者之,條條流河。

我則尊皈,如奇侍者。

載那魚行之筌啊。

儀相,沿著斯量之緯顧。

姍花的心,則揶若四山。

載那敦床之寺。

游尾著靜境,掂天。

估雨身晤。

 

 

 

斯弦小筊。

 

游能見櫂,若游能見那對槳的斯覺。

載芙蓉上之喓霄雨箇。

浮上中有蓉。

還是芙鐘上有浮。

我對問著石礁。

在秋水的望穿中。

蓮帶著斯持的水雨。

在雨水的若賓中,斯弦小筊。

 

 

 

燁位一席。

 

筆就直立正站好。

我為丘月選了一席筆挺西裝。

在秋涼的比宴中。

若形那中覺的婚禮。

在對行的斯法上。

補搓上一小撮微醺恬的斯髮。

再,修為妳的春樁水眉。

為梧兩之金詮顏著,燁位一席。

 

 

 

若愛是,冠秀屋橑。

 

若愛是圍巾。

就圍在愛人的肩頸上。

若愛是襪子。

就穿在愛人的雙腳上。

若妳喜新厭舊。

那就脫了它吧。

避免在顏夜的思想裡。

冠秀屋橑。

 

 

 

雪,伺箱曉了。

 

若雪乘著雪心飛落下來。

我問冬天諸佛。

在東夜的雪中。

還有諸液禪雪嗎。

若是惠覺歲夜之撫。

那若麟的那一錫渠絹呢。

是否有廡溫香。

伺箱曉了。

 

 

 

若愛的,號碼牌。

 

若我為愛掛上了愛的號碼牌。

那戀愛會不會也乘位。

那斯覺的健保卡。

一再醫同裔的臉瞳中。

數蔚著蓮衣的春想。

在雨雨的琴紛波中。

唸俱覺斯偈。

歛一覺鍵偈。

 

 

 

笑櫂了氣。

 

若天空的尾骸還很寬敞。

那俯仰天地之間又有什麼樣的傳說。

傳說,船說,說著說著。

究則那雨夢水的心偈啊。

則隆中有甜,若相那喏節的水芯啊。

則有大弘之紛瑩。

闋尾隨在隨雨的住台上。

笑櫂了氣。

 

 

 

邁入,陽關。

 

康回的諸心,遊我為著梵髮。

再濟一計,若那潮春的潤隍。

再斯緣的問皎白上。

有我灰灰的影故。

若萌仍能迷濛,相那雨鬨諸採。

則有惟洛亙。

欲邁入下一個陽關之潛碧啊。

於是我走出了闕疇。

 

 

 

汲水,若悔水花。

 

汲水,若悔著了水花。

那梧一圜的那一牆珠星呢。

若說那桐瞳的卷巊啊。

則恢恢法度,再若寂若氣的長濤中。

廝那水覺的分唄。

一再早中晚的佱課中。

穎節那。

旅縷的聰水。

 

 

 

思桑,夜以眉。

 

敲思,在文案上,思桑。

滄婆,江豐腴火,夜以眉。

我潤著絹,再圖一的花繡中。

仲走台步。

一再再伸展舞台中。

修航為埠。

若寂洛唱德的又是什麼。

我說就計授那擂人的星星素。

 

 

 

若再題水月松風。

 

若再題及水月松風的故事。

則有天宏法尊互惠。

再那若錫若寂之席蔚上。

則有靛紫之光之香徽。

青松就栽種在水月風台上。

在龍虎鳳鳴的春蕾中。

玆者一淵。

若純問著諸典之佼蛟肖瘔。

 

 

 

蜂釀,在六埵心上。

 

寂歲,有一山高。

錘髓,則有半山之高。

若再臥及那再之腳啊。

再有鈴天之諄豐。

蜂,若典起了揚帆。

欲採那肩花之蜜啊。

則有無虧之選萼。

釀再那月浪的六埵心上。

 

 

 

大風吹。

 

今天吹的是什麼風。

大家若玩起了大風吹的遊戲。

在馬諦斯的星狂想上。

是不是還圜有著炫麗的舞步。

我若紋衛著思腳。

那花開枝枝之手偶呢。

是不是有著雨後的光晴。

和庵箔的象期。

 

 

 

漾水心第。

 

若妳遊,隱藏者我。

若我遊,隱藏者妳。

這樣是不是。

就挪成了,漾水心第。

在痕侖之璺曉。

數鐘渠水嚝。

在肖諸者。

於有權選。

 

 

 

酩湯。

 

如空如者如其酩湯。

思洛是酒,顏選,著筏隻陽剛。

寒琇詩瞳,則是天干地支支鈴雨。

與夢境交疊。

在應雨夢徑交碟。

 

惠禪籃者,則有空天支問雨乾。

仕伺,是多變。

無春,卻恆長在。

裡顏,有倆雨酘。

思青,如攪夢詩頓問。

 

在詩如特,在詩如澈。

徹骨,諦的寒支,為遊荒焉仙老。

在如睿夢之行雨中。

詩籍雨行,那波論云濤。

聆霞雯之膂骨。

 

 

 

顴骨,朝思暮想。

 

我若一亟那顴骨上的朝思暮想。

那籍無的位極是否仍有無極。

我若集思,善散疾詩。

在那木醣的唐閨上。

則有著系者甜的位一。

 

褂就晤謝著。

在雨水中,有楷夢花。

站屯著如獻之底。

以開汁如宴之筆。

裡以潛思。

 

或在那夢花汁僧雨。

或遊能算計著蝶蜂,那雨濟的。

則有瞳則。

的,諸親密關係。

甫向,那諸催的,侶旗髓雨。

29-皈情訣

若福,無篤王量。

 

若福的均夢,喏成,了符誨。

再訣斯的,的涼張以。

則哲,有握錫雪,諸藏在康空的,以以云龜。

風兒,若一再拂問那,時鍵的跡宇啊。

則有若著無位的,無篤王量。

 

薩彈集,向那斯階的的沃雨啊。

則是藏青,祇其無賦。

再其祈的,時代旗上。

繡嵌山荷的,舉矩詩紗。

蓮勝著那禕衣的,衴撢荷床。

 

我若,又在雨嗡念晴。

則懷對著人間,支仁錶。

在天典的,牘霧上。

由妳聞問去了。

揖頁的,喫斯誑想。

 

而逗玄一,則著歛著卷弦持的,昌薌羽的。

就搆托在,夢的元芯。

若那緣的徠啊,則侍讀,世軸渾。

在繾易的,廣象上,拾潤著浩,馳問詩敲。

再鑾臥再,愛馨的第,棹晃,髓水法央。

 

 

 

實酌聖者,的雷揯。

 

實酌聖者,秀袖酌禱三盅。

就輪相那,僧圜的,回語,在唱道,伊荷。

唵對那堂心的,鬚墟袖環。

若在匙皈斯支,掩重中,華傾覺。

或那蓮梨眷的,虛區文維。

 

若,由那翡翠白菜,成了蘸配雅米的袈。

那席簾的那伊屯春裟呢。

若襲埵,追願對著,斯訣。

那筆紀的那一拓肓罣呢。

是否仍蓮邃著骨更,或若迭蹌了。

 

有爾,在毘行上若,那若遼橋的斯幟啊。

則有若著,那觴香的月蘊。

在篇徬的傘聞訰亮。

夢訣那雨海的,斯喏,若划攪。

泊究,就積乘在,那浮圈櫂向。

 

若由香誨的,那雨嶼山思,則嶝絡著芬宇。

肖紛著清明的一,系系銀擷。

若那天核的楞斗,或那點褶,的支過劐。

傑簡著,顱透,的彄戒河。

向仕著了,那侍世,知的雷揯。

 

 

 

茵匹布圜。

 

若手指皈依了天空。

那那一飄斗的紙張呢。

星的孕閱,則諸典捲。

在那若山若寺的浮題上。

再衍生出一支若第,臥團的。

茵匹布圜。

 

 

 

嫻銜瘳疆。

 

雨鍵覓波,就廝斗再馨紀隻手上。

而那頓圜位的比潤丘光呢。

是不是也典了節。

擱淺在細雨中的夢緣上。

喏乘了,那一頁絲理的。

嫻銜瘳疆。

 

 

 

佛陀的馨。

 

陀螺的馨啊。

若對覺著佛陀的馨。

再那山乘的掬波鈴葉上。

有沒有一對絲氣的風。

若我再吹拂著。

那一頁,又一夜。

 

 

 

亮,約約眼流。

 

亮,在緣典上奔馳。

諸葛收收無我,再無我。

或節那比漾的對訣筆啊。

若那海堤上的宸閱月。

曜下了,也照相了。

那一顏約約的眼流。

 

 

 

若蓮荷,香機與月。

 

蓮若流向了荷。

荷若流向了蓮。

那大江盅,知河川嶼易啊。

就會在怡怡的星經上。

穫那迴頓的。

香機,與月。

 

 

 

若詩,伺機羅動。

 

若詩,伺機羅動。

和在那風中,知孕鈴之。

悄霄鈴孕。

知宵夜,與邃靛知瞭。

那嵐山的。

知知渡月。

 

 

 

電吉他的如滅。

 

若我穫集了,電吉他的如滅。

再青睞者,知團徽一盅。

若臥言著一對偲梟。

我就,若那采荷的。

誼毗知仙。

麗潤禱了。

 

 

 

如如京伶。

 

是誰勾起了日的梟火。

再黑與白,晝與夜的肓量盅。

私釀著誰陳歲的塵囂。

我若再拾願督了。

如那砂上的星瓶。

是否仍有如妳的,如如京伶。

 

 

 

牠盅,心易。

 

若九華山爭先恐後。

去追逐那幾尊肉身菩薩。

那山翼上的那云端棧道呢。

是否還偶著他,她與它祂的足跡。

而若如金,我卻指願瞭了。

那牠盅的心易。

 

 

 

系嘯,與相過。

 

偶然的香欲了調。

若思了偶,然終會相遇。

我如此相信,這緞布京易的錯身。

是一薄如此帛約的。

系嘯。

與相過。

 

 

 

鏡徑觀細。

 

若說那銀香的蓮心啊。

則再願終分毫了。

我若如夢如云著荒夢。

在那剽帛的羽張。

領著關係的入場宙券。

鏡徑觀細。

 

 

 

巧克力,與泡泡球的相遇。

 

巧克力,與泡泡球的相遇。

是否乘願香知香襲。

在我抿抿唇的瞬間。

是否還藏私著那卉貴的一宴。

在長洲的神界上啊。

是否還有那一件如霧的甜辜心。

 

 

 

乘山,塭願。

 

水的廣場,噴著琉相。

若是池水染疇了海月。

海月染著了池水。

那那一無行的郭溫呢。

是否也願意再次交會。

象那乘山的塭願。

 

 

 

長卷,心跳。

 

若我搧著扇子。

向那月中空的風鐘。

是否還願易節了羽翼。

若那渾位。

而長卷的。

心跳。

 

 

 

由天選頓。

 

於是月亮也蒼涼下來了嗎。

我問盎上知蒼。

在我們詩藏的禮儀鐘。

幽游旋轉著這集集的擺渡。

就如鏡躺在那時間之河方啊。

由天選頓。

 

 

 

如銀河皈依上者。

 

如銀河皈依上者。

在那娜向之節。

我則一一度階。

向思在者位之量選上。

由妳細細,第敦良者。

那年威佰之,翹楚金尊。

 

 

 

思鄉,不乏。

 

天下之大之荒,良羽幽節。

最醉的心,就醺在黎心的鐘錶上。

若再螺旋入去。

則有著鑾玄之布塔。

予羽那。

思鄉之,不乏。

 

 

 

予遠的酒還是來了。

 

予遠的酒還是來了。

定帶著偎心的祝福。

定節了那瑤瑤的罣玥啊。 

並圓了那詩之東夢。

在不敗,得取機鐘。

彎曲,著酌位投。

 

 

 

集集,虛酌。

 

若是思星,成了葉脈上最浪漫的畫。

我還是繪著,那牽乾之位啊。

在這千年一會的轉瞬中。

則淋有一鐘酒雨的。

集集。

與虛酌。

 

 

 

七虛迦把。

 

若說那虛空之法。

則再有著浮我之無我教法。

我若夢依芝僧。

則有良執。

若那蒲墊上之。

七虛迦把。

 

 

 

方故針擺。

 

佛心,夢皈著佛心。

人守,軸心口一念。

對那唇頓,則著位節啊。

在齒間,是否苑想有著一節。

與一節的。

方故針擺。

 

 

 

詩之子民。

 

地球愛著月亮。

月亮也愛著地球。

再向來如此的春夏秋冬。

之一年四季裡。

我就是宇宙中這水藍星球的。

詩之子民。

 

 

 

餘雲天生。

 

若送著了。

宇宙最初始的嗡之音。

那雲端上飛翔的。

一定是那飄飄白龍。

再與雲月的約會中。

是否還掛念著餘雲天生。

 

 

 

若月亮也願意高歌。

 

若月亮也願意高歌。

那又會有誰聽見,又願意聆聽呢。

我若問那集襲之月。

對那蕭蕭的羽布。

那千里迢朝的。

又是哪一夜,又哪頁的詩晴。

 

 

 

愛之原罪。

 

這泅泳的,瑞心。

在方矩河陣的,虛空之偃。

我最終還是掙脫了。

那萬年之。

愛之。

原罪。

 

 

 

酌司坊卷。

 

夏日炎炎,晚風徐涼。

若猶否能否錯過的愛,與彗。

則如星藻般若著,這詩六月雪。

在海月的私利中。

有我如摁著光涼。

顏撢著,這酌司之坊卷。

 

 

 

白髮,不褪。

 

若無我織著金色的﹐潤箔。

那若銀色的義法呢。

我若再向著月光,典出舉夜長相。

那青卿的遠眼麗。

就會變成了。

不褪的白髮。

 

 

 

彼筆仁心。

 

若花夢是綠酒釀造的酒花。

那那一田拭去暈眩的綠油精呢。

綠油精若與瓊漿同綠。

那是否有要建著了。

那同萬同心的。

彼筆仁心。

 

 

 

仙羽,禪煙。

 

若說那金花織白龍和啊。

是那丹頂鶴之中遷徙。

圖著畫易的一療。

在斯念的長空中。

猶我,問卷宴了。

也問見了,那仙羽的禪煙。

 

 

 

有魂胴碟。

 

若我划行在那京的天河。

那那一年詩彗的鈞禱呢。

我若緘言,也緘顏。

歲算那如浮的式節。

那晴明之庵。

則有魂胴碟。

 

 

 

新日夜,不古不老。

 

原點一有海羽月的絲綢。

我就開始微笑,鏡瑩階。

並迎接那如花不謝的靖容。

卻怎樣也釋不去那不再融化的詩雪。

如那恆者之京。

是新日夜不古不老的出孌。

 

 

 

謁的誨雨。

 

蓮河的荷羽啊。

若那仙中之病空。

在疾疾者也的長濤中。

又還有誰依再靖中嘯潮。

載書海月之心。

 

我若乘諸有無浮無我。

若那羽中之雨諦。

則嘩向一元。

又一緣之。

斯斯鼓襖。

 

在則,醉一一諦花湯。

在盤欲的砂顏中。

習頓著那塢心之煦。

在喏洋的陽照中。 

詩卷了那一,謁的誨雨。

 

在拾皈的舨醺中。

嚴易一捷上諸佛之耳聽。

再玄歛漁曉,向那漁礁之尼勞。

給一如問,寫一如乘。

更那如心之斯肖。

 

 

 

恆之皈者。

 

天的雨嚴,又和虛再乘了。

那簷易之私削著,挽那如根之小禱。

再寺與庵之靈雨中。

我惜問著天潮。

睆孤島之琉桃。

 

牧童之同木啊,就是酌了。

那目瞳之黑雨。

再邀邀之瓶頓嗡語。

惜那詩界之瓢少。

倚著欲千,億支皢攪。

 

妳我若依著彌陀之法。

再那浮願的苑粒行中。

簷抵著比丘之淨者。

若圜琉著偠紹璃清。

則詩廝磬語。

 

若如頁之瓜。

那茹液之瓜碟。

依再蟠踞之心。

選嚴著度之什。

穫荷蓮之,恆之皈者。

30-鐘

無收,輪迴之金。

 

若瑤詩晤惜物乘學花開花謝。

那若不開不謝的必是詩星占宸。

在天圜的又護中。

點依,聞枕水訣。

就夢在那名而美麗而休愁的扇夢啊。

夢卜著頤,明之咒容。

參對著奇誼之軌捷。

就相那卦象之數。

銘轉著霄爐孨心。

強歷了那風中之燭芯。

再款一回天孌。

無收輪迴之金。

 

 

 

典應,昂瀧。

 

鐘衷,則有著鍾愛一生的靈只。

在已若不開不謝的姚聞上。

思歷著花開花謝的秀使。

而進化,則成了傳世的春蹟。

在賜紀之始,與戒紀之末。

緣點,著嗡捻,對那詩香之偶酉。

圜回著詩鄉之奇酉。

就對那浮靈之數。

相涵著那夢水,與水夢之,希悉球約。

迎珠,在諸清芯之乘燭上。

典應年時之,幽悠休波。

無衍應乾之昂瀧。

 

 

 

飄飄男子。

 

在鐘前之蘊。

我則再願意去聆聽那聽海的女子啊。

在題上又跟貝殼訴說些什麼。

在若不開不謝的堤岸上。

和在那若不開不謝的堤案上。

於是我也曾是,若花開花謝。

再看海聆聽。

又聽海的,飄飄男子。

 

 

 

鈴平安,風琉靈。

 

晴明說,這世上沒有魅就不好玩了。

我則吋長著那虛空之檢。

若舞台再大。

若在不參與。

那也只能是。

台下的觀眾。

在京敦鐘的彗訣上。

跳曜著鈴平安之風琉靈。

 

 

 

天照大御神又說了麼。

 

天照大御神又說了十麼。

就解對那曾幾環伺的憎。

與遠遠洋洋的愛。

光則是不曾著恨的。

若問那左根的維跡。

如欣賞一幅翠醉之水彩。

在綠金光。

域有白紫光相會。

 

 

 

提渠上諸。

 

典的文士,若私揚著典的紋飾。

在那平面之只啊。

有我鐘若的晴園。

若,一再觀那月出月落。

則有著讀一的思芳。

在海平面上之維緯。

則有若廷若行之。

提渠上諸。

 

 

 

嚴延,長歲舞。

 

詩之嶼,與詩之雨相會。

在詩之語典,相素著眠田之宇易。

在夢占宇夢卜的量溫。

有鐘擺于旋。

就若在那若游魚的梵唱。

或是,在一些數魚的庵。

或琉寺的,游游心,跳著。

嚴延的,長歲舞。

 

 

 

堂誼飛翔。

 

思念的速度。

瑤吻著思念的象度。

在鐘度水的水渡中鐘。

我連綿,的器音。

相那量綏的海月之宇。

在若嶼典的亮光中。

眠眠睡睡的。

堂誼飛翔。

 

 

 

星星,优行。

 

若再聽聞那鐘的性覺啊。

我若頓著私晤。

在樂迢的李光。

則有鐘中之鐘。

玄刎著幾頁霄霄的盾箔。

與那若島嶼之矛啊。

則有著彗彗。

與星星的优行。

 

 

 

髓詩岧岧。

 

於是那捻典的行建呢。

我若再辜誨著追追雨髮。

再那雨詩法的臘摘鐘。

是否仍有著圖乘的知涼。

就攀附再那法梁柱王雕。

規為的,無無的。

詩腕著軌疾如知。

知髓詩岧岧。

 

 

 

大悲觴杯上。

 

若望過那雲的心啊。

若尤能再載,那寺簷之波鈴。

我園能寺剖。

開綻那話歲之芯。

在湛藍色的水游燭上。

有聞聞的思調。

雨舞對酌。

若泛在那大悲觴杯上。

 

 

 

天鼓,雨月圓。

 

若鄰近那天鼓的開啟。

我又該不該再敲擊著。

對那天寺的水庵。

瞧瞧地,也巧巧諦。

做那若波之聲。

作夢梦鐘之。

原年。

雨月圓。

 

 

 

時澗,雨鈴宴。

 

魄暈之曉。

我心神領受。

就忘在那塗無之相。

水捷著那雨過天青。

若猶願再相那鐘的尾巴啊。

輪問著念之。

時澗。

雨鈴宴。

 

 

 

雨若護踞。

 

雨若護踞,成了雨典。

鐘雨若是,嚴著天年。

在內歲素的心坊上。

若貴琉璃,若惠裘漁。

再瓶覺之開屏啊。

則有如那持持空鐘。

住下了。

一雨杳思的行聞。

 

 

 

渡相,舉舉之洼。

 

緣念的鐘擺又訴說著什麼。

我,若雨,那稜戒勾通。

算伺那仙淵梨宴。

再常戒的,聞諸鐘。

持卷著法。

衍覺著眼。

就渡相那詩之子嗣。

那舉舉之洼。

 

 

 

廊課酚,刻典清。

 

若您的靈魂飛盈。

那再風目的芯鈴鐘。

撫那豐富的琴銀鐘。

那就再燉撫一偈吧。

若那迎符的心跳。

跳著毗鐫之舞。

又如那之思芝軒。

宣示著廊課酚之刻典清。

 

 

 

歲世,巫音。

 

若我樸實著,那緣歷的麗元。

那那一潤思念的常波呢。

是否如願廝彼,再那貴頁之手。

守醺著液。

一再那盤龍之碟歲目。

有我究竟涅槃之宇數。

闋游啜著,嘺鐘之水首。

惠聯著,歲世之巫音。

 

 

 

因果,聊瑤關係。

 

對於那老練又純熟的雙芯啊。

褶如燭宴之一刻。

刻數著數典之溫涼。

再那茵音之偈。

述著術數。

再對一褶。

若伺,那因與果的。

聊瑤關係。

 

 

 

迴問,嘟鐘。

 

我若再迴問著嘟鐘。

那那天天迴向的齊聚偲曉呢。

是否,一再飛揚世緘。

若在人世間的祝禱啊。

則是匹筆之思糧。

再圖墨酚鐘。

和與那詩澗的水念。

和與那詩炫的髓墊。

 

 

 

鋪曉之絹。

 

鐘之卷御,鐘之卷譽。

我若點著了經仙女棒。

再那砂芯的冬之裕啊。

則有著來春的相名。

再銘潤那執執詩明。

若挽游,能宴歲。

若碟若讀若著梨液。

就能一再,那鋪曉之絹。

 

 

 

無月,毓無夏。

 

鐘水的心思。

我酵思穿。

而澗水的鐘思。

我要都觀。

若疾那水語的絢年。

那嘩瀝又執無的睢裊床啊。

則有那喫糖的維唐。

就生在那無月的毓無夏。

 

 

 

愛語,棒棒糖。

 

我若一再秋天的糖果店裡。

舔執著愛語的棒棒糖。

那蔭歲的常幸。

是對那舞覺的國恩。

則是那精靈之鐘。

在針之時典上。

抿對著森之商偈。

留影著相之毗器。

 

 

 

體督香疆。

 

白露之眼,露白著徽影。

我就純粹在那摘摘雨顧。

向那籃米之敦鐘輪禱。

出了迦願,思瞭王芯。

在那鐘捷之始。

相那圖涼炷溫卿。

游邃著,也熟綴著。

那體督香疆。

 

 

 

香水之鐘。

 

我若再嗅聞著妳的體香。

掂那香水之鐘。

若則择那無光世曉。

在因荒鐘。

在音汪松。

相那無無之筆無來之願力啊。

則跳著符投之曜舞。

拈一思水訣,捲一世水捷。

 

 

 

琉春之釋。

 

若再疾提。

那圓目的香火啊。

擇式之述講。

在那涼視之軒裡。

有著無爐之士。

有著談無之仕。

語那弘漿之至。

選那琉春之釋。

 

 

 

詩詩毫水。

 

鐘龍之鳥,則羽廈無月。

聞諸典伙,則佑舞奏琉。

那樓璃的心啊。

則對論著休休干找。

與那天體圜營。

嚮塑著流流星領。

就位在那舟文之巔。

那和遼的,詩詩毫水。

 

 

 

琱琱水瑀。

 

於是,我臉捷著。

那鐘壺的薰香啊。

侍著牙移,只選央。

就過在那無乘無晤的卷光。

心請著,那蠲爐的支夥。

漾那,文惠那。

休休詩支的。

琱琱水瑀。

 

 

 

年。

 

一年,佑一年。

二年,佑二年。

三年,出三巔。

四年,遊四年。

五年,有則龍。

六年,有金鐘。

七年,有宇東。

八年,有極空。

 

 

 

煙煙,水渡。

 

冬日,織著繡舞。

若白髮魔女也練就了葵花寶典。

就像那思詩的白髮啊。

如那系銀液絹。

秀麗又著了。

一夜思司的雨露。

諒著了。

一直煙煙的水渡。

 

 

 

水碟詩鐘。

 

我易。

是誰皈下的順舨。

在湯唐的鏜聲中。

則有鐘徐緣。

在那興酘的星界上。

則裘移著嘉砂芝菓。

在那問延的長敦鐘。

鐘潛著水碟詩鐘。

 

 

 

雄慈的天眼。

 

若我再搖晃著一屏鐘酒,與湛酒。

在那圖黎之扇啊。

則揮過多少心之鐘徽。

在縷蘊的禪軒中。

則有那鐘鍾的深功。

那就再撫願坊唄吧。

載那梵寺梵庵。

全險著一隻雄慈的天眼。

 

 

 

與流,慧渡。

 

若我又做出了文夢。

象那愛齣緣念。

對迎那廝守之耇。

在臉頰上之。

聞痕歲月。

若黎明也位娜篤。

向那斯執之澗。

我則有了一雨與流的慧渡。

 

 

 

藥師,晴禱。

 

曜詩的星宇啊。

宇那藥師的興羽。

則一併諄迴著。

那梁詩之瑤頂。

對那霄滌撫窗。

則貴聞歛宴之準。

思想熮。

晴禱了。

 

 

 

教噍享與。

 

侍晴的美。

不在於妳或我請了哪尊神尊。

而是在龍鳳胎心上。

有著睭睭的圓墩。

在那慧眼鍾橋上。

有著如力的時羽。

來影著了那挑心的世莒。

若晴羽之貌美。

則有仁心無仙之羽堅。

透在那海月的詩長上。

有著空,與私空的。

教噍享與。

 

 

 

晴雨無觀,晴雨無關。

 

晴雨無觀。

晴雨無關。

就對結在空之空鐘宇設。

如將那瑤詩之襄筆。

在唇任的也訣中。

有著純文著的。

曜鑰,與那梁心的。

霑壺宇映。

如在那迴亙的思享中。 

黛聯著無曉之星。

在那延延的長輝中。

詩釀潮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