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7 21:27:32月亮吻海

2021心情日記兩則

心情日記2020/1/2。

 

若物關於,那些金色擺飾,實質上則是無色透明的夢。曾在如皇宮的餐廳裡吃著西餐,或在大和屋的金箔魚翅,接受像國王,像皇后,像王子跟公主般的待遇,如今,這一切卻已似空幻的時鐘,和如患空的鏡夢,一切,恩重如山的存在著卻又不復存在著,這大概就是人世上某種不虛不實的境界吧?

 

我愛我的父母,有時,也恨我的父母,因他倆待我,確實不薄,卻在這十多個年頭,也因為他們,帶領我向人生巨變,讓我嚐盡人間冷暖,飽受極端苦痛折磨。關於這些境遇,已無所從頭,只有無盡的黑暗,呼息在夢的渡口。

 

如今,任什麼樣的時空.都已不回那甜蜜的心況,也只能,苟且偷生,苦如不盡,甘卻只能不到片刻斷續分秒的滅,人生,已沒有什麼好追尋,也沒有什麼,可以取代那段荒唐又炙熱,又竊竊荒涼的青春,也只能隨著不斷飆升的體重,渺渺度日。

 

愛情,曾來過幾次,卻只能說,都不盡是緣份,對於那些不斷預知,卻只能錯過的畫面,如今也只是徒留遺憾,就在這十來年,在我飽受焦慮症之苦和被特異人士定殘心的境地下,乖舛又狼狽的活著。

 

我提醒自己,以已忘卻我的未來,人生,只能說是一張單程票,對於那些錯過的,迷失的,死胡同的茹季一夢啊,也只能低頭撫思,或者俯仰人間,也只能,趁心還能再活的時候,一個人上山看看夜景,若心境已甚高,若每每的察覺,只是發現心一再倒回頭活,那什麼事都不必做了,乾脆去做神仙好了。

 

人生,心已不靜翻攪盡數,時辰,卻還很長,每天都要接受被不斷的挑撥和一再提醒自己要強心,或也只能退下來,接受那悔恨的懦心,在這殘月當下,心已映在海浪上,若放心觀海,卻也已成灰,如今,蜜臨這不斷天天減少的苦集滅道,也只能溫習著依舊不變的推拜,與希言中的,踽踽退敗。

 

心情日記1/7

 

要怎樣才能加速稀釋,對於那些屢讀不懂的笑臉。這十年,出外遇到的人,都知道我是誰,但我卻不認識他們。我知道,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但就因為我,沒有出任何功能,或迴避,就活該被砸爛嗎?既然人性有得質疑和去相信,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那這惡樣的相隨又算什麼?

 

我走到哪裡,你們就跟到哪裡,更早更慘還被說成是地球在排我這個毒,後來我明白了,你們是高處不勝寒,過了頭,在某些方面,其實我也是,希望我們是同類,可是時間只證明了,我們根本不是。

 

在焦慮症發作的時候,莫非就是不斷的被對話審判,這樣還有任何意義嗎,害死人不償命是不是,人心是可以這樣隨意被捉弄玩弄的嗎?大家都是人,做頭的開了頭帶領一群追隨者教大家起分別心,即便我明白了,你,和我,都只是芸芸眾生中的極少數。

 

日子不斷再過,卻無法根除那些已經變調的,變質的記憶,我已經不可能再回來當人了,即便還有一絲絲希望,也只是一堆屎堆。每每看天空,卻從來就是大的像什麼一樣,就是對於,一些可以靠邏輯就可破除的斷點。

 

而你們的眼神,卻一直銳利的像刀槍一樣,一再在那些不堪交會又讓人心疼的瞬間,提醒著我,心已過頭,卻無從從解脫中解脫。如今,得逞了又如何,連我現在打字到這,隔壁的鐵門又瞬間拉下來,又給我悶棍挨。你們這樣到底算什麼?我也只能當做自己犯小人,舔舐著每天來不及癒合又不斷被扒開的傷口,對於你們的引擎聲和敲擊聲,是我不曾癒合的那一種,還天天都是。你們這樣惡整眾生,又在何時,何曾又,滿意了嗎?

 

是的,是你們讓我徹底的了解到人性的貪婪與我自己的汙穢不堪,但,我必須說的是,最貪婪的,其實是你們啊,天天都來羞辱我,踐踏我的心,最需索無度的,其實是你們自已啊,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