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大個人市集.1億件便宜商品日 贊助
2022-01-25 09:13:49Montblanc

沉默

當昨天大哥用幫浦和研發副理合作的很不錯,希望我和白疵會計也可以這樣,要我當個稱職的副手,我沒做聲。我已經變成自己最討厭的人。「為了ㄧ份薪水,放棄自己的理想和理念」。

先不說幫浦那小鼻子小眼睛,灌大哥迷湯的行逕。白疵會計除了做會計、抱大腿之外,還有什麼能力?月領八萬超時工作半小時也要報加班費的能力?做完會計報表,不會做財務分析的能力?我報到第一天就罵阿風和管理課的能力?帶不動採購就登人力銀行要徵採購儲備主管的能力?還是團購買的堆得財務辦公室塞滿的能力?沒事放冷箭傷害自己部裡的課的能力?在大哥面前咬耳朵道是非的能力?

我開始相信阿風說大哥有「識人不明」的問題。

我的沉默,代表我不敢再為二個課發聲、代表我不敢再為二個課爭取權益、代表我變成唯唯諾諾的奴才、代表我為了那分薄得可以的薪水,讓公司刻薄我,讓我變成俗傖的人。

而我,還有什麼臉帶這二個課往「做對的事」讓「公司可以更好」的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