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孩看病貴鬆鬆 幸好有它? 贊助
2021-11-29 19:15:57Montblanc

火苗

我心裡的火苗消失,夥伴們都感覺到,還是週一症候群,看起來聽起來都有氣無力的,朝陽般的精神都到哪去了?我的影響有這麼大嗎?

外面的工作機會真的見鬼了,都是差到極點,浦萎和汏聾應該不會要我,更別提沒蹲力。fxxxedin裡頭儘是詐騙集團,莫明其妙的丟個電子郵件來,就想跟你做生意?不然就是想投資你?老天鵝啊,那是什麼爛網站?還號稱是專業人士的社群網站?連詐騙都這麼的不專業?

雖然前景茫茫,這群弟弟妹妹連自身都難保,我要離開,可能會被霸凌得更嚴重。ㄧ個最簡單的企畫書都寫不出來,除了被罵,真想不出他們的作用是什麼?歐洲證照拿不到,公司也會有問題,我無法預期將來會是怎樣的景況。

被動,不會,要我說幾次?難道聽我碎碎念會比較舒服?完全不能理解這些年來,沒有主管擋子彈的日子,他們是怎麼生存下來?就這樣自我放逐這些年?日子不難過嗎?被趕來趕去,被邊緣化,只有想罵你的時候會找,命有這麼差?還是根性不改?幫你找個小幫手,還要幫你填好人力需求表?幫你把薪水爭取回來還被你怨?我究竟在帶怎樣的部門?一定要我發火才會動一動?

凸子的行徑,我還是對大哥抱怨了,他要我多跟部門主管們溝通,怎溝通啊?哪一個不是拐瓜劣棗的既得利益者,不高興就no show,責任心被狗吃掉了?這公司養了二百多個家庭啊!不爽就別佔著矛坑!更多有能力有意願的人,不需要我給六位數!

我沒跟阿芬講以後凸子的需求妳就看著辦!怕是她承受不住這壓力,又要對我哭訴。我跟採購課長說:

「可以忍,不能掉淚;哭是弱者的行為,這樣是釋放出你可以欺負我的訊號給別人。」

壓力再大,頂多就是肚子再大ㄧ圈,沒啥了不起的,要就要把部門帶起來,既然二個課是我要來的,就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