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30 19:39:31mcdanielan

亞榮隆.撒可努@老師,您真英明

紅樹林裡有一隻暗光鳥

 

 

下星期七年級要校外教學了,

和以往學校選擇三六九的地點有異,

這次來了個自辦的生態之旅,

早上在關渡搭大河皇後號,

下午在新海濕地,

利用時間做了一次路勘,

上課時間可以離開校園在新埔變成一種奢華的幸福,

見鬼的是,

教數學的曾小明居然要幫忙做生態導覽?

又要畫虎蘭了,

因為學生太多,

這次分了四個梯次,

換句話說,

我要搭四次大河皇後號!

皇後的貞操雖不容懷疑,

可是我上了她四次耶,

哈哈,

總之可以不用在學校就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

星期五的段考下午學校請了一位很有名的文學作家來演講,

亞榮隆.撒可努,

過程真是一波三折呀,

原本校慶他老爺就答應要來,

結果當天放鴿子,

讓學校校慶活動下午差點開天窗,

後來學校不死心一直約他,

老爺反反覆覆,

也使得段考的流程前前後後為了他改了三次,

想不到老爺原先答應兩點的演講居然中午十二點才說不能來,

最後兩點二十分老爺還是來了,

曾小明不爽地集合了八九年級1600位學生,

亞榮隆?

我一直以為他和魯夫的夥伴索隆有關係,

直到穿著排灣族傳統服裝的撒可努在臺上開口後,

我終於知道大牌的人還是有它的道理,

過程不但絕無冷場,

而且所有學生沒有一個度估,

原住民天生就有一種吸引人的特質,

自然有特色的口音更讓他說出來的話,

有著笑氣般的魔力,

當他說著把教官的腳踏車當國旗升上旗桿旗座頂的趣事,

臺下的學生熱烈的回應,

嗯!

我只覺得,

旗桿旗座

原住民真是臺灣無價的國寶呀~~

 

旗桿旗座

 


跑去金石堂卻買不到他的書,

旗桿旗座只能上網看看他的文章囉~~

 

亞榮隆.撒可努是臺灣原住民族中的排灣族人,1972年出生於臺東太麻裏香蘭部落,漢名戴志強。「戴」這個姓是他祖父在政府來臺時,到戶政事務所抽籤抽到的。在排灣族語裡,「亞榮隆」的意思是「雷聲」,「撒可努」的意義是「動物的奔馳從未停止,植物的生長從未間歇」,也就是生生不息。家鄉的人則稱他為「夢想實現的人」。

少年時代的亞榮隆.撒可努並不愛念書,他沒有讀過大學,連高中都讀了4年才畢業,他曾經做過南迴鐵路的工人,後來進入警察學校就讀,警校畢業後,先後任職於保一總隊和臺東森林警察隊。這樣的背景似乎和創作沒有什麼關係,可是,1998年他寫的第一本書《山豬、飛鼠、撒可努》卻在臺灣文壇上掀起一股風潮。2000年《山豬、飛鼠、撒可努》獲得巫永福文學獎首獎;亞榮隆.撒可努本人也獲選為文建會頒發的「2000年十大文學人」,並應邀到美國加州演講。2005年,《山豬、飛鼠、撒可努》拍成電影,又受邀到美國參展,亞榮隆.撒可努的故事讓美國人覺得很驚奇,紛紛追問那是真的嗎?亞榮隆.撒可努的回答是肯定的。

亞榮隆.撒可努很喜歡當警察,在臺北服務的時候,他在一次接受訪問時說:「警察是我喜歡的工作,就好像每個星期我在臺北『打獵』養家,獵人一定要喜歡自己的工作。我也喜歡寫作,但那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希望分享部落的價值。」18歲之前,亞榮隆.撒可努並不會說母語,但是父親所擁有的排灣族獵人智慧與思維方式卻在無形中對他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功能,他曾經說:「我的父親一直告訴我,我的基因在大自然,我們是『解讀自然的翻譯官』,我的生活範圍應該是一座山、幾座山,而不是像臺北人那樣上班下班……。」

身為一個排灣族人,有一個獵人父親,是亞榮隆.撒可努的驕傲與信仰,也是他創作的最佳題材與源頭。2002年他出版了第二本書《走風的人》,這本書的副標題就直接點出了「我的獵人父親」。在排灣族,最好的獵人被稱為「走風的人」,也就是「替風開路的人」。臺灣人類學者胡臺麗對《走風的人》這本書發出如此的讚嘆:「很難得有這樣的文章可讓我們接近排灣族世界這樣神聖的境界……它的語言,用的排灣族的詞彙,將風的意象和獵人的力量完全結合在一起,這樣的意象和象徵力是相當驚人的。」對於亞榮隆.撒可努來說,爸爸傳述給他的不只是打獵,還有神話、口述傳說、生活方式,以及如何用新的方式詮釋傳統生命力的價值。

亞榮隆.撒可努除了寫文章、出書之外,還演講、演戲、推動部落文化,同時,他在美術方面也極具天份,曾經為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林建隆創作的《動物新世紀-動物詩集繪製插畫。也曾經受邀在玉山國家公園塔塔加遊客中心舉行「山豬.飛鼠.撒可努特展」,展出他的藝術創作。目前,他出版了《山豬‧飛鼠‧撒可努》、《走風的人:我的獵人父親》兩本書。

 在《山豬‧飛鼠‧撒可努》中,亞榮隆.撒可努以一個排灣族青年對族群細微的觀察,運用生動而自然的文筆,記錄自己和族人生活點滴,這本書目前己經被翻譯成英文,並且成為哈佛大學應用中文系的指定讀本。〈飛鼠大學〉是其中的一篇。同時,〈飛鼠大學〉也被臺灣的教科書出版商入國中一年級的教材。只從這篇文章的一部份,就可以看出來亞榮隆.撒可努在平實自然中蘊藏生命哲理的寫作風格。

原文:

飛鼠大學
 
有一次我跟著父親到松子澗(林務局示範山村)的獵場找野蜜蜂。走著、走著,突然我頭一仰,叫住了父親:「爸,你看那個樹洞會不會有飛鼠?」父親仰著頭輕輕地對我說,要我註意待會兒飛鼠的動向。
父親輕輕地走到樹洞下,又輕輕地往樹幹敲了幾下,只見樹洞露出了飛鼠的頭東張西望,觀看四周,懷疑的眼光很想知道是誰吵醒了他,警戒的眼神想把四周看透。
過了許久,也不曉得飛鼠知不知道我們就在附近,我輕輕地動了動身子,躲在另一棵樹的背後,只見在樹洞探頭的飛鼠已不知去向。這時候父親不知從哪裡找來了好幾丈的棍子,把褲子當網袋將兩頭的褲管都打死結,插皮帶的地方用一支很大的Y字形木條穿過,就成了很克難的簡易網袋。一旁的我只見父親穿著黃色舊舊的橡皮雨鞋,破破的內褲,樣子既好笑、又滑稽。
動作輕輕地、慢慢地,周圍的一切好像都在觀看著父親的一舉一動,克難的網袋慢慢地接近樹洞時只見父親用力地蓋上,但不見飛鼠飛出。父親喊我,要我用斧頭在樹幹用力地敲擊,但怎麼敲都敲不出來,只聽到山裡的回音。父親這時候說:「哇!這隻飛鼠天天都有上課,可能國小有畢業。一般的飛鼠只要網袋一套住樹窩,就會笨笨地朝網袋衝去,來個自投羅網。奇怪,這隻怎麼不飛出來?」
父親納悶著,過了許久,也不知道飛鼠從哪裡飛出來,停在對面山溝的大樹上。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被這隻飛鼠擺了一道。等父親爬上樹察看後才知道,這隻飛鼠聰明到了了不起的地步,竟然留有後門。這隻飛鼠在選定這棵樹作為牠的家時,就已知道如果有一天遭受攻擊時,後門是逃生的路徑。
父親搖著頭說:「這隻飛鼠,不只國中畢業,可能已經考上大學了,不然怎麼這麼的聰明。」父親解下褲子做成的克難網袋,穿回身上,「哼!下次再來,一定要抓到牠。」父親已把牠的後門用樹枝封住,並信誓旦旦表示,下次再來一定抓得到牠。
「爸!飛鼠真的有大學嗎?」我好奇地問。
「有哇!牠們都是夜間部的。」我聽不懂,父親又說:「飛鼠是夜行動物,牠們常聚在一起研究生存的法則,而逃生和躲過獵人的追捕是必修的學分,與獵人鬥智則是更上一層的課程。」
這一次上山,父親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我急忙地答應,當然要去。父親準備好了捉飛鼠的工具,這次是有備而來的,一定要抓到那隻聰明的飛鼠。
走了好久,下午才走到上次與那隻飛鼠相會的地方。我們動作輕輕地,那隻飛鼠好像還未察覺到我們來了;父親要我註意飛鼠的動向,他慢慢地移動身子,很快地已佇立在樹洞下。父親拿出上次藏起來的長棍子把自製的網袋綁好,動作慢慢、輕輕地,在套住樹洞的那一剎那,我迅速地拾起地上的木棒往樹幹敲擊,但就是不見飛鼠飛出,「爸,是不是飛鼠還沒有回來?」
「有可能喔!」父親再次囑咐我,再用力敲樹幹,但還是未見飛鼠飛出,父親知道不能輕易地把套在樹口的網袋拿掉,怕網袋一拿掉,聰明的飛鼠又會飛出去了。父親要我替他抓住套在樹洞外的網袋,而他很快地爬到樹上,手上拿著樹枝和茅草,「我就不相信這次用火燻燻不出來。」
父親把上次封住的洞口塞滿了小樹枝和茅草,點燃後用力地吹氣,使濃煙朝向洞內,想逼使飛鼠由套住網袋的樹口出來,但始終無法把那隻聰明的飛鼠逼出來。父親正感到奇怪,為什麼還是不出來時,才發現原來那隻飛鼠已躲在另一個腐敗中空的樹幹,窩在裡頭,鼻子微微地露在樹幹乾裂的洞口外,深怕吸到濃烈的煙味。
父親把飛鼠躲藏的那個樹幹整個鋸掉,再用樹枝和泥土封住缺口,緊緊地讓飛鼠沒有移動的空間,父親說:「這隻飛鼠是我打過這麼多的飛鼠裡最聰明的一隻,我看這隻不只大學畢業,可能還曾經到國外留過學,不然怎麼會知道我要抓牠,而且還聰明地想到要在做窩前找一棵有相通樹洞的樹,以預防被攻擊時有逃生的路徑。」

 

以上文章轉載自
http://www.rti.org.tw/ajax/recommend/Literator_content.aspx?id=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