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4-19 15:16:26mazon

苦無證據

2022/4/10(日)上午去復興派出所報警、申請保護令。然後去大同醫院驗傷。下午再回去派出所交驗傷單,警員用彩色影印的方式,要我自己收好正本。但影印機仍是無法列印文件的狀態,我無法簽名。

4/11(一)媽媽五七,請喪假。下午去派出所,已經可以列印了,但警員說他漏了發生時間地點沒打進去,那份要重印重簽名,並且還有另一份資料也漏了沒做,因此本來以為只要花一些時間就可離開的,結果又在警局花了一段不短的時間。警察說需要再提供房屋的所有權狀作為證明。於是我晚上找出來後又送過去。

4/14(四)下午有社工打電話給我。她有幫我預約4/26(二)晚上20:30的法律諮詢,並說一周後還會跟我聯絡。

---------------------------------------

第一次做筆錄時,警員有問到是否有監視錄影畫面?這件事讓我有點在意,但還不至於太擔心,直到4/16(六)晚上,我才發現這真是一件嚴重的事,為此無法睡覺。

4/16(六)去張老師的家庭重塑課程。上次上課媽媽剛剛往生沒幾天,我上課時常常出神,常常流淚,幾乎不知道課堂上進行了什麼。這次上課我決定說出媽媽過逝和被老公毆打並申請保護令的事。然後我在次人格面貌舞會中自願擔任主角。

回家後一開始沒甚麼事,到了晚上九點左右寶寶還沒練琴(她說是因為一大早老公帶她去鳳山阿嬤家安置(比我早出門),直到傍晚才去帶她回家,只比我早一點點進家門而已,因此整天沒辦法做甚麼事,當然也無法練琴)。我催促寶寶她卻拖拖拉拉的,才彈一下下卻又良久聽不到動靜,於是我上二樓去指責她了。我自認為語氣沒有兇,但我們倆音量還是大了些,因此下樓後我爸爸就訓斥我,罵我總是罵小孩。(事後我發現,被人介入管教孩子這件事,我還是比較容易被挑起敏感神經而失控的)我感到不滿,有些生氣的頂嘴了,馬上引起爭吵。我說的內容大致是:我跟他比起來已經是好多了,我只是聲音大一點而已,哪樣他一生氣就直接動手打,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手勁大。也指責他前一天晚上(4/15星期五)因為寶寶回應他爸爸語氣不好,他開口訓斥寶寶的同時就出手打她的屁股,力氣還不小,打了手還停留在他屁股上幾秒。(她都已經是發育中的小少女了,大手就這樣觸摸她的屁股,我很不滿(何況他有性騷擾前事),事後寶寶說她心裡覺得不舒服。我當時是有立刻抱怨我爸:「說話就說話,幹嘛動手?」立刻就被爸爸訓斥:「不乖當然就要打。」當時我怕介入他管教孫女會引起更大衝突,忍得很不舒服,但他卻總是干涉我管教女兒,於是一起爆發了。)

在和爸爸爭吵的時候,老公就又再次介入了,我只好又分心一對二地吵架。我再度重申請老公不要介入我和我爸的戰局,但他仍舊不退出,於是我爸在我老公的叫囂下顯得更生氣,揚言「你再大聲,我ㄍㄚˇ你ㄉㄞ ㄌㄨㄟˇ!」我老公也大聲斥責我,我當然生氣了,說「現在是你們兩個要一起打我嗎?」但我其實並沒有底氣,我上周被打的傷都還沒好,不想晚上這麼晚的時間又被打,而且我聽到寶寶在二樓暴哭了,一時非常心疼,擔心寶寶可能很害怕,於是就在老公的怒罵聲中,拿走爸爸換下要洗的衣服上樓去洗並且看看寶寶了。(當時不知道我老公到底都在罵什麼,他的聲音比我爸還大聲,只知道他說我「又在發瘋了」。)

之後我催寶寶去洗澡、我幫他跌倒的傷口換藥、打生長激素、讓他去睡覺,再上四樓去洗我爸的衣服,然後把四樓陽台和室內地板都掃了一下。正在四樓後房拖地時,老公突然拿著我洗衣服時從爸爸口袋裡掏出來的電池上來找我,問我這電池要或不要。我感到困惑,問他問這個幹嘛,老公就顯得不高興(我真不知道為什麼不能先知道他的動機,這有甚麼好不高興的?)我等著他回答,而他不肯回答,兩人就嚴肅對視僵持了幾秒,最後他沒回答我,我還是回答他了:「沒有要用。請你放回去,我自己會處理。」然後老公就脾氣爆炸,大聲罵我「你自己會處理?」「你每次都這樣!」我真覺得莫名其妙:「我怎樣了嗎?我只是說「請你放回去,我會自己處理」有必要這麼生氣嗎?」結果他說是我先生氣的!我真是覺得冤枉,明明是他先大聲罵人為什麼反而說我先生氣罵人?還說我每次自己生氣罵人都不知道(這是在說他自己吧?)。我說如果有錄音的話,你就會知道到底是誰突然發飆罵人。爭吵中我有點想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我去報警的事?到底有沒有人聯絡他?於是我主動告訴他我上周去報警了,要求他搬出去。結果老公居然說:

「你報就報,反正不管你說了什麼,都是假的。」

我心中很吃驚:「這甚麼意思?」

他不肯說,後來只說「你說甚麼都是你自己說的,那都不是事實。」

我說「那天你說我就是這種個性,沒有人能跟我相處,之前才會離婚的......。」

他說「我從來都沒有提過你以前的事。那天我在好言相勸,勸你要跟家人好好相處,你就突然發瘋罵我還打我,我再三請你停止你還是不停止,我一時沒忍住才動手的。」

我太驚訝了,事情怎麼能被他說成這樣?「哪是這樣?你明明批評我以前的感情婚姻,而且我只是輕輕撥一下你的臉,你就用很大的力氣一連打我二十幾下不止。」

「你只是輕輕撥我一下?我被你打得有多重你自己都不說?我懷疑你根本就是故意刺激我動手的。」

「你怎麼可以顛倒是非黑白?」

「這就是事實。你才顛倒是非,還好意思去報警!」

他還提醒我,這房子還不是我的,到時候看是誰搬出去?

-------------------------------------------------------------

我頓時如啞巴吃黃蓮一般,有苦說不出!

果然沒有監視器錄影畫面,沒辦法證明我說的是實話。怎麼辦?

雖然之前知道老公對外對內不一,在外面很會虛偽應酬,但這應該是我第一次被他這樣對待。之前都是被他訓示不要在人前那麼誠實坦白,如果我不會說假話,至少就閉嘴別說。

可現在,有心計的明明是他,卻被他說成是我!

而且我想起我媽剛過世不久,他就去跟我爸爸提,把房子財產直接給寶寶。那時我不高興人才剛往生就提遺產的事,也想不通為什麼要給寶寶而不給我?現在和他說的這話連結,真的是不寒而慄!原來他那麼早就想得這麼深遠,這樣他就可以有掌控寶寶財產的權利,我之前完全沒想到!且那時媽媽過世他也多少有幫助我一些,至少在親戚面前場面好看,完全沒想到夫妻關係會短時間內發生這樣大的變化。

我當天晚上完全輾轉難眠,內心覺得很痛苦,甚至一度又閃現負面念頭。(明明不想死、不敢死,為什麼還是會出現「不如死了」之類的念頭?)

後來我乾脆起來上網搜尋網購密錄器,看了一堆但都看不太懂怎麼用,而且覺得好像並不實用。想要蒐證不可能安裝明顯的監視器,但無線的電源供應是很大的問題,如果不能安放在某處持續錄影,事情發生的瞬間,如何能準備好錄音錄影的器材並且啟動呢?就像當晚我正在拖地,手機放在三樓房間,我不可能立刻就能拿到手機並錄音才爭吵吧,買了其它密錄器材也有同樣的困難啊......。我想了很多,很困擾。這些困擾有稍微分散我對我的陳訴無憑據的擔憂(還有反被誣衊的憤怒、委屈)。後來(忘了是當天凌晨是又隔天)我下標買了一隻筆,想說先不管實用性如何,至少先有工具了再來說。連用具都沒有,一切都是空煩惱。雖然我有在想我一向沒有隨身物品的習慣,如何隨身攜帶這物品而不突兀?

--------------------

筆昨天下午寄來了,我昨晚幫它充飽電,今天上午頭一次看說明書試用了一下,發現其實沒有很便利。除了擔心如何隨身攜帶它之外,也擔心必須確認開機之後還要再確認開啟錄影這件事在衝突發生的當下如何才能做得到?除了自己必須保留幾分冷靜之外,我覺得我任何動作很難逃過老公銳利的眼睛......。

真是傷腦筋......

--------------------------------------------
昨天我又買了一組可以放置在某處的鏡頭。原因是昨天一早我從下樓才來到廚房時,寶寶就在客廳挨老公打了。那樣的時候如果必須我親自拿鏡頭過去錄影,那未免太奇怪了(而且也來不及)。必須要有能插著電保持錄影的工具。但我還不知道怎麼讓買來的鏡頭可以放在同時能保持電源又能將客廳全部錄進去的地方?唉,等拿到物品再來研究吧。

上一篇:申請保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