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4 23:57:22marcelmarcel

當我們決定體罰的時候,我們決定了什麼?



基於某些成長背景或社會上的偏見,在談論體罰時,我們難免有所預設,也因此一不小心跳過太多細節,跳過老師或家長選擇體罰時背後脈絡,而直接認為不妥繼而進行批判。然而,這樣的跳躍就某方面而言,或許就跟老師或家長選擇體罰前所遭遇到的難堪一致,同樣的缺乏溝通與耐心,儘管裡頭也包含著善意。
 
很多時候,老師或家長在管理孩童的議題上感到困窘與為難。最終儘管他們直覺性的認為不妥,一時片刻卻沒能想到相對完善的選擇而採取體罰。體罰的內容可能包括半蹲、提桌椅水桶、跑步,可能更多樣化。如此透過體能付出的懲罰方式,在管理上是有效的,效果的回響上是即時的。
 
體罰在某些見解上或許有優點或一些功能。選擇體罰的老師或家長可能認為,透過身體上的勞動除了可以修正某些錯誤,還可以達到額外多層次的效益。像是可以藉機讓身體變得更加健康,或是藉由身體的疲勞使之更好掌控,沒有多餘的心力從事規定之外的行為。
 
然而,不論是誰,對於孩童的成長過程往往善意太多,才難免導致有些人憂心忡忡。
 
一方面,我們可以理解任何人對於管理孩童的為難(有時我們幾乎得接受,他們僅僅是稍微能夠溝通的瘋狂動物)。另一方面,我們更擔心體罰所帶來的傷害將可能比預期的效益大得多,看不見又無法估量。
 
在最初學習成長的階段,成人,由其是家長及老師,通常是孩童成長過程中的行為參照。由於我們無從確切得知孩童的認知與心理變化,也因此所有施加於孩童的言行舉止都被要求更加的謹慎。
 
我們或許以為,可以由體罰讓孩童在避免犯錯之餘,轉而期待被鼓勵而做些「不被懲罰」的事情,而達到管理與修正的作用。然而,除非曾被懲罰過的人及未被懲罰的人忽略心理上的否定感,否則同儕之間貼上充滿偏見的標籤也就無從避免,接著被排擠、被欺負,造成不平等的剝奪關係也將接續發生。
 
而更糟糕的是,曾經被排擠、被欺負過的人為了改善自身處境 ,也可能以更劇烈的手段做為回應,最終造成循環傷害。
 
另外,我們也擔心,在體罰的過程中所親身感受到的身體疲憊、心理上的害怕、焦慮、緊張等負面情緒,為了避免再次遭受類似傷害,將可能導致他們在某些狀況選擇上採取逃避的消極心態,儘管他們不再被體罰或遭受否定,卻已經在長期記憶中留下傷疤,進而影響生活。
 
體罰,做為懲罰的一種方式,是否有可能轉換不同的形式?或換另一種想法則是,懲罰的字眼及其種種行為,是否適合加諸在任何人所犯的錯誤之上,長期提供不舒服的陰霾?試想,假如再給我們一次對他人或孩童進行懲罰或體罰的機會,我們是否有更適當的方式?或是得等待找回某種教育管理的初衷?

新聞台活動小天使 2015-09-14 19:33:15

恭喜您的文章登上PChome個人新聞台 FB粉絲專頁唷!!
文章將於2015年4月15日09:00 po出
歡迎前往PChome個人新聞台 FB粉絲專頁看看大家對你的留言吧^____^
https://www.facebook.com/pcmy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