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母親節寵愛媽咪趁現在 贊助
2013-08-23 21:01:18藍亦尖

清音學院GX EP.6

太陽神黃的三澤帶著他的好友和歐貝里斯紫的許魏萱趁著李承宇不在太陽神黃進階房間的時候闖進去。四男一女刻意藉由破壞承宇房間裡的東西來發洩對他的不滿,此時承宇的好友黃浩平正巧經過跑過去一看,發現大事不妙了,想辦法嚇阻他們,魏萱喊停了,但沒想到她使出更狠的手段,把承宇太陽神黃進階的制服外衣從衣架上扯下來,用右腳狠狠地將之踩在地上,反嗆他(浩平)說太陽神黃的小鬼頭憑什麼資格嗆歐貝里斯紫的女生,之後五個人離開了房間。留下被嗆的浩平無奈地守在房間。 買完東西回來的承宇看到浩平坐在他的房間裡哭泣,上前問他 
承宇:【浩平,怎麼了,你怎麼一個人坐在我的房間裡哭泣?】 
浩平:【承宇,剛剛三澤帶著幾個人來到你的房間破壞你的東西。】
 浩平把被踩得稀巴爛的制服外衣給承宇看,
 浩平:【承宇,把你的制服踩爛的不是我,而是歐貝里斯藍的魏萱,她還嗆我說我這個太陽神黃的小鬼頭憑什麼資格嗆歐貝里斯紫的女子軍。承宇,你應該不會恨我吧!】 
承宇(安撫浩平):【不會的,乖,我相信你不會作出這種傻事的。】 
承宇拿手帕給浩平擦乾眼淚,然後他告訴浩平: 
承宇:【浩平,你應該知道魏萱有精神病前科吧。】 
浩平(驚訝):【什麼?你說他有精神病。】 
承宇:【嗯!她最近只要有聽到可以欺負他人的事情,她馬上答應幫忙。我們待會去跟校長報告這件事吧。】 
浩平:【不,在此之前,先去宿舍管理室請管理員複製事發當時的畫面,跟校長報告的時候才有比較具體的證據可以證明。】
出發前,承宇套上他之前他在太陽神黃時期所穿的制服外衣,並將值班肩帶套上,浩平頓時看到傻眼:
浩平:【承宇,你這樣穿會不會怪怪的。】
承宇:【沒辦法啊!外衣被她那個瘋女人踩得稀巴爛,已經不能穿了。也只能先用這套代打啦!】
浩平:【那麼,那件外衣順便帶過去當證據也不為過吧。】
 他們到宿舍管理室請管理員複製事發當時的畫面到承宇的隨身碟裡,再帶著裝有事發當時的監視器畫面的隨身碟和被踩得稀巴爛的制服外衣前往校長室向校長報告這件事並播放事發當時的監視器畫面給他看。校長跟他們說魏萱確定是有精神疾病的病史,而其中情節較重大的幾個人不排除有被降到歐西里斯紅甚至是被退學的可能,後續處置有待開學務會議討論決定,另外他打電話詢問廠商問到有太陽神黃進階的制服外衣沒有可以現成且承宇可以穿的size。
當天晚上,承宇找遍了他的衣櫃,雖然找到太陽神黃的制服外衣,就是沒看到半件太陽神黃進階的制服外衣,此時坐在他旁邊的浩平無奈地跟他說:
浩平:【承宇啊,魏萱當時是將兩件踩得稀巴爛,沒有帶去給校長看的那件被弄得比另一件還慘。】
承宇:【那件呢?】
浩平:【回收掉啦!不然你穿那件還有面子見人嗎?】
承宇(o.s.):【也對,如果紹威看到我穿那件被踩得稀巴爛的制服外衣的話,我一定會被他罵翻的。】
就在此時,正巧經過承宇房門前的凱豪停下腳步,敲了承宇的房門
承宇:【誰啊?】
凱豪:【是我,凱豪。】
浩平上前去開門
浩平:【啊!凱豪兄,找我們有什麼事情?】
凱豪:【沒什麼大事,承宇大人,我只是來關心你而已。】
承宇:【凱豪,你來得正好,我正好有事要拜託你。浩平,讓他進來吧】
凱豪走進房門之後,浩平關上了房門。三個人坐在房裡的沙發上聊天:
凱豪:【找我有什麼事?】
承宇:【凱豪,是這樣的,我的兩件外衣被歐貝里斯紫的許魏萱踩得稀巴爛,我跟浩平去找校長報告整件事的經過,他聽了之後請我以證人的身分出席明天的校務會議,但我剛剛找了衣櫃找了半天卻沒半件太陽神黃進階的制服外衣,我想這樣怎麼有面子出席明天的校務會議...】
凱豪:【三澤當時是不是有跟他在一起。】
承宇和浩平同時點頭回應
凱豪:【那好。我要跟你們講這個不人為之的秘密...】
他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包白色粉狀物,承宇和浩平當場看傻了:
浩平:【凱豪,你跟他們同夥了嗎?】
凱豪:【不!這是昨天晚上我、洋司和紹文逮到三澤時所搜出來的。當時我在房間練琴的時候就聽到樓下大廳“碰”的一聲,三澤像是發酒瘋似的走向櫃台,人剛好在附近的洋司和紹文就先衝過去將他制伏住,我隨即背著我的電吉他跑下去一看,原本以為三澤只是單純的發酒瘋而已,但沒想到洋司在他的口袋裡搜出一包毒品,三澤向他辯稱是把自己搞得很high,看起來有承宇說的對搖滾的那種passion...】
浩平:【那...那包毒品哪來的?】
凱豪:【...在我們三個人的逼問之下,他坦承這包是歐西里斯紅的十代給的。他被承宇拒絕之後就找十代要讓他自己看起來很high的秘方,十代就給他這包毒品助興,好讓他矇騙過承宇順利進入太陽神黃進階。】
承宇:【拜託!他要靠這個方式反而是替自己大扣分欸,而且現在要進入太陽神黃進階不像之前「搖滾吉他聖殿」時的容易,還要經過維綜老師的審核通過才可以欸。】
浩平:【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同意不代表維綜老師會同意囉。】
承宇:【現在以「太陽神黃進階」的名義併入清音學院,通過我這關的還要通過維綜老師的那關才可以。簡單來講,我、曾國翔、陳紹威和蘇紹威就是負責這層級的初審。而且有維綜老師的把關才不會有其他層級的學生抱怨說我們對某某某有特別待遇之類的。】
凱豪:【所以你們這麼做是怕下一位“三澤”來鬧是非喔。】
承宇:【可以這麼說。凱豪,明天你就代替我和其他三位一起參加學務會議,順便把那包毒品當作是證據。】
凱豪:【我知道了!那你明天的課堂怎麼辦?】
承宇:【我就先穿最初太陽神黃的這件外衣撐一下,希望明天可以拿到一件新的【太陽神黃進階】的制服外衣,不然我可能...】
隔天召開學務會議討論的結果...
晚上承宇和浩平兩人走進宿舍之後,凱豪帶著承宇制服的兩件外衣上前找他們。
凱豪:【承宇,這是你的制服外衣。】
承宇:【真的是謝謝你,你在哪裡拿到的?】
凱豪:【我剛回來的時候櫃台的服務人員說這件是廠商寄放在櫃台,要我拿給你。】
承宇脫掉原本穿的太陽神黃制服外衣,換上其中一件太陽神黃進階的制服外衣。另外一件就請凱豪幫忙拿著一起回房間。
承宇:【凱豪,今天的學務會議進行得如何呢?】
凱豪:【還蠻順利的,那包毒品成功地當證物,魏萱、十代和三澤因為那包毒品予以退學了。】
浩平:【啊,那包毒品呢?】
凱豪:【已經通報警方前來處理了,而他們也被送進警局做筆錄了,嚴重一點的話還有可能依法送辦或送進看守所。】
浩平:【這就叫做「惡人有惡報」,自己做的壞是自己處理。】
三個人開心地笑了
承宇:【那其他同夥呢?】
凱豪:【啊!你說陳內村和李石輝對吧!他們的罪行就比較輕微,可繼續留在太陽神黃了。】
此時,魏萱的父母接獲通報說魏萱在校罪行重大,趕到警局問魏萱到底怎麼一回事,面對爸媽的責罵,魏萱始終低著頭不敢抬頭看他們:
魏萱父親:【魏萱,我們一直以你為榮,為了達成妳的夢想,妳要買電吉他、音箱、效果器等等,我們都幫妳買了但妳最近為什麼染上了毒癮?】
魏萱:【爸,對不起啦,人家忍不住嘛!想靠毒品題神助興嘛。】
魏萱的母親:【忍不住?還沒進清音學院前,沒看過妳這麼大膽吸起毒品來了,妳是因為離開父母的身邊而開始獨立後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是吧,還給我染上毒癮。你這個不知死活的女兒,不只我們做父母的,就連老天爺也救不了妳...】
魏萱:【爸,媽。真的對不起啦!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不管魏萱再怎麼道歉,她的爸媽就是不領情。
她拿起手機想找同樣都是歐貝里斯紫的同學求助,她的父親左手立刻搶了她的手機,右手接著狠狠賞她一巴掌。這個“啪”一響整間警局都可以聽得到。
魏萱很激動的衝出警局。就在她正要跑到門口的時候,值勤員警立刻將她攔住,此時停在門口的是跟她同樣都是歐貝里斯紫的黃君茂的車,她大聲向君茂求助。只見君茂搖下副駕駛座的車窗,以冷漠無情的眼神看著她,魏萱頓時被嚇到了。究竟毒品這個「惡果」會斷送魏萱的前途嗎?君茂出現在警局前究竟在暗示什麼事呢?他會下車救魏萱嗎?還是放著讓警方去處理後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