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9 00:09:00Yi

脫韁的野馬誰可以駕馭


今天跟主管做年終評核

可能職位的關係吧

談了快兩個小時



我努力的

想要找到我們之間一點點的共鳴

好讓這份工作可以穩定下去

可惜

你真的只會一次又一次讓我心寒




我想要那種歸屬的感覺

但真的找不到

我鼓起勇氣提了卸任的事

也舉薦了某位學姊

雖然早就知道被拒絕的機會很高

但沒想到你說出來的話還是讓我心酸到不行

你說

「我也不需要你幫我什麼啊!你現在也只有排班啊!」

有時候會覺得到底是我做得不夠好

還是你對人就是這麼的不信任

既然你不信任我說的我做的

那這個職位給誰當有差嗎?




接下來想要說的話全吞了下去

包括調職的事

終於出現了我好想去好想去的單位

就是我真的喜歡的那種

我希望得到你的同意我再找醫師談調職

是一個尊重

但我覺得你應該不需要這份尊重了吧




我覺得我存在這個單位沒有價值

領著主管津貼沒有意義

這都不是我想要的

如果你只是想要溫馴的綿羊服從你

那就不要指望我這脫韁的野馬可以乖巧

抱大腿我做不來

事情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你要當好人我也會成全你

但別奢望我會再多說什麼



我是你的好手下

到今天為止

接下來我也不會再當黑臉

直到我離開為止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