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做甜點一點也不難 贊助
2016-06-02 16:59:21路痕

浮名隨風史難書

浮名隨風史難書

前不久在新聞台寫了一首【梧題】的古詩戲作:
廣陵散盡彤雲開,三五歸雁入夢來。
華清池畔青苔瘦,水洗凝脂鉛華淡。
山頭群玉小掀窗,飛梭去來啣秋蟬。
一聲嘶斷愁雲落,梧桐依舊沁雨寒。
我是個寫現代詩的人,古典詩詞的作品可說是少之又少!既寫古詩,也不知要寫什麼題目?寫些什麼內容?於是就仿古人寫閨怨,取名【梧題】摹想一個等待情郎歸來的女子,從掀動的窗間看見窗景,引發了相思之傷痛。
不意此詩貼出,喜得mann兄唱和一首:
【無題】  /Mann
月宮闌夜難回顧,億萬螢光舞墨竹
流目須臾生百媚,柔嬌無力醉芳窟
楊條垂柳難扶起,飛羽慕蝶易白燭
比翼情濃知音少,浮名隨風史難書
Mann兄是個真正有才學的學者,不像我只是半路出家打混的文學浪人,所以他的無題寫來句句動人且詞意深切。深得我心!
尤其念到最後一句:浮名隨風史難書…真個是想直呼:知我者mann兄也,立時擲筆入山,盤坐松下看雲去。
我這一生因為沒有事業運,又且不愛趨炎附勢,不願阿諛奉承,所以仕途顛沛流離,一再錯失升遷良機,到最後只好回歸鄉里,淺水自困,徒呼負負,也沒什麼鴻鵠大志了。不過,安守本份,平時也還能找些興趣或遊戲文字自娛娛人。日子既久,竟也成書十數冊,畫作若干幅,偶爾發表些詩評詩作,也被詩壇誤以為是個有料的文儒之士?忝列地方作家之冊。
其實我肚子裡空虛,不學無術,只有我自己明白,難登大雅之堂的遊戲文字,那裡能成什麼氣候?自己既明白自己的短促,只好安慰自己是個清雅的隱世俗人,浮名於我何有哉?從年少輕狂時的座右銘「有筆有書有肝膽,亦狂亦俠亦溫文。」變成「有緣即住無緣去,一任清風送白雲。」(唐‧百丈懷海禪師)的自命清高,自欺欺人。
因為沒什麼成就,所以只好把自己的人生路痕在新聞台陳列當個紀念或記錄,但「路永遠走不到盡頭,除非你停下腳步。即使你停下腳步,心裡還是有條想走的路。」所以踽踽獨行,嗟吁噓歎,像個沒有目的的遊魂。
自己是個遊魂也罷,落魄也好,卻偏又看不起沽名釣譽之徒。老實說還曾經在八八水災之時捐畫募款,卻被某台友中傷沒有去現場救災,只是在沽名釣譽…。
其實即使我有心,也沒有真才實學,上不了大雅之堂,因為窮,不得沽,有什麼名什麼譽好沽釣的?只是安慰自己附庸文雅,騙騙入門者,無聊時自我墮落孤芳自賞罷了!
Mann兄說的浮名倒真的是浮名,浮名於我何有哉?名不見經傳的無名小卒,別說史難書了?(史書根本就不會寫)因為我寫的都只是屎爛書呀!

上一篇:中年大叔的愛情

下一篇:會彈琴的女人

哲絮 2016-06-11 15:36:03

「浮雲隨風史難書」,我喜歡。
若能隨陶淵明去,我更愛。

版主回應
名士風流,隨風自在 2016-06-13 16:34:13
墨白~白雅筑 2016-06-04 19:20:02

--書法 狂氣又豪野-- 讚!

詩詞,我是隨意不押韻,寫心境,寫劇情,或是武俠風情

流涉飛雲渡,大俠一身醉。
舉杯映水月,月有夢中仙。

殘風擾擾年華長,瀲灩秋波靡風隨。
問君何以慕名伶,粉黛香醉西湖騷。
 

PS:三國志的記載歷史>>大約六成都不可多信賴。例如:近代史120年就一堆假的(難以捉模察清)更何論二千年前的是是非非?

楚漢歷史也是(被另外撰寫的一套小說書版)


哈哈哈~~~!

任我行,忽然拿著琵琶骨一份激昂威狂~衝上擂台了~~

東方阿姨瞪眼:任我行,你跑錯攝影棚了。 =_=@

版主回應
謝謝謬讚
自古贏家寫歷史,勝者為王,敗者為夠寇是不變的真理
除非對照考證訓詁所有的史籍,也許可以找出更接近史實的真相
不過演義傳說和小說也增添了不少的趣味,對於文學有了莫大的貢献。

如果沒有金庸,真難想像我們的古俠還有什麼看頭。
2016-06-06 09:28:55
亦醉人 2016-06-03 18:43:36

大家都別自謙了。
每個人不都只是為自己也為自己在乎的人而存在著嗎?
活著,才是真正存在的
所以,路~~痕
永存

對了,哈哈
我真的買到母子鱷魚牌的夾腳拖了
不小心在我們鎮上大苑子旁鞋店看到的
才190喔!
很軟,還沒試跑
但我今天穿水褲遮著夾腳拖上班😎

版主回應
你買的是第一代,比較便宜。
第二代有穿孔,不怕下雨。一雙250元
2016-06-04 10:5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