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拍到了,疑似是Mazda... 贊助
2021-09-16 10:20:06淨植

改名風波OR改名幸運

面對人生中的逆境,無需改變命定,只需改變人心中的執著。人做一件事,一定有或大或小的目的吧。當你一波三折之後仍然做不到的時候,你的心情肯定不好受吧?煩惱、挫敗感等等……崩潰這麼嚴重倒是不一定了。可是你過一段時間再看這件事,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因為做這件事早已收穫了意外的驚喜,而這個“意外”才是你真正該做的,才是對你的人生有利的。

 

1996年的時候,那時我母親離世剛剛滿一年。大師給我算命最近3年裡還有巨難,他還說,你遇到我就是福奇,我給你一條建議——你改名,只要改名,一切厄運都可解。大師說話的口氣還是很大的。我忘記了當時付錢沒有?因為他也不給我寫符、也沒賣給我什麼吉祥物之類的啊。而且我當時還覺得挺麻煩。改名啊,一個是身份證很難改,另外,我的大學畢業證書沒法改名,相應的小學畢業證、中學畢業證、高中畢業證上的名字也沒法改,我改了新名字以後可能會有不少麻煩呢。

 

回家後一問,果然不行,本地的公安派出所不給改,還找了好多人活動也不行。這樣拖了1年多,也沒改成。在這一年中,改名簡直成了我的人生主題,不但找人給我起名,我自己也想了幾十個新名字。有些跟我的本名完全不同,有些只是音同字不同——諧音換字的新名。那時大概是1997年。當時因為完全不知道2年以後的1999年將要發動那樣一場全國規模的鎮壓,所以毫無危險意識。

 

有一天我爸拿回家兩本《轉法輪》,還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書,一人一本,並讓我在其中一本書的扉頁上寫自己的名字,我順口問了一句“那你在你一本上也寫你的名啊?”,我爸當即就說“我這本不用寫名”——你們看一看,他當時就知道,不能留下這種證據(名字)。我當時都不知道這一簡單的行為後背後藏著驚天陰謀,也沒多想。他還在一旁督促我立刻就寫,不要耽擱。我寫完了,他還問我,寫的是GMJ吧?——就是我身份證上的名字。我說是,也的確啊!他口頭問的,我寫的的確是GMJ音,只是每個字都跟身份證的字不同。我爸聽見了就放心的走了,也沒覆核一下字。

 

大概過了一年多也就是1999720日以後,那時候電視、廣播、報紙等全國媒體已經公開宣佈鎮壓法輪功的消息了。又是有一天我爸回家急匆匆的打開書櫃,拿出來那兩本《轉法輪》,他一看我在扉頁上寫過的名字,就傻眼了!根本與我身份證上的名字不同,也就沒法舉報我——把我當成法輪功分子送進監獄、並害死了。大概法輪功的書上寫有名字就能定上法輪功分子。

 

其實,那次改名根本不是讓我改身份證上的名字,就是為了躲過鎮壓法輪功的劫難。我當時還不知道我爸是家中的傀儡,他們專門設這個局。這就是為什麼,改身份證上的名字時很費周折、最終沒做成,因為根本不是那個目的。如果我當時不是準備了很多名字,並在書上寫了與真名諧音的名字,還真躲不過這次生死大劫。又或者我當時準備的名字不夠多,寫一個與本名完全不同的新名,那惡爹還會再要來一本轉法輪,再讓我寫(本)名,那麼當時還蒙在鼓裡的我還是會有危險。

 

從時間上看,公開宣佈鎮壓法輪功之前2~3年,已經鎖定目標(受害人)了,至於後來的“425大上訪”(也叫“圍攻中南海”)只是在公開宣佈鎮壓前3個月不到的時間。雖然我不是陰謀論者,但是我總是覺得425大上訪是有目的安排的,就是為開打提供藉口。一旦開打,眾多的預先被鎖定為法輪的人才能被抓。我是一個“異數”,我幸運的躲過此劫,所以我對這個時間差印象深刻。

 

當初弄的我心情不佳的“改名風波”,現在看起來是巨大的“改名幸運”。時至今日,我時常考慮一個問題。到底是那時被扣上法輪功帽子、送進監獄裡打死好一點呢?還是活著在這些年裡遭受一些“國家迫害”、再看見迫害我的國家遭報應好一點呢?我想,冥冥之中,神為我安排的每一步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