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外線溫度計 贊助
2021-08-02 10:30:23淨植

給我指派“乾兒子”(義子)是沒有意義的

我媽臨終前信託

我是唯一繼承人,我爸零繼承,但是

權利都在信託人那裡

而我本人至今並未完成繼承

你們派來的人如何從我手中繼承呢?

你們搶著安排我的人生是無效的、也是不道德的

 

共產黨給我指派“乾兒子”是沒有用的

乾兒子不能從我媽那裡直接繼承,因為他不是繼承人

他只能控制我、最終從我手裡攫取

 

共產黨的意圖很明確

我爸已經80了,顯然不能控制我一輩子

給我指派一個乾兒子接棒、控制我,死死攥住我

讓我不能活著走出這個家

我命定的一切權利和福分都被國家攥死

 

但是中共的邪惡意圖早已落空

在我母親離世之前,共產黨就已經落空了

我母親離世之前半年,好像有預感一樣,做了信託

共產黨人算不如天算

 

信託人是成功的

信託人是一個我沒見過的人

他一直不露面,只在暗中關注和保護我

信託的具體內容也從未洩密

只要我沒拿到,誰也別想拿到

只要我敢死,共產黨就完敗——

共產黨夢寐以求的《變天帳》就永遠丟了

上一篇:我能活著走出這個家

下一篇:最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