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護國神山外,這幾支你進場了嗎 贊助
2021-07-07 10:09:24淨植

國家謀殺9:有預謀的“心臟病”

我剛上大學那一年,也經歷了一次國家對我的謀殺,只是大智慧的我媽化解的悄然,所以我這些年甚至都沒覺得什麼。

 

上大學以後不久,一堂體育課上,那個體育老師安排了很多項目,最後還有800米跑賽。哎呀!同學們大家都累的東倒西歪,坐在體育場的地上休息,一個性格直爽的同學當時就提問了“老師,我們是外語系的學生,為什麼對體育課要求這麼高,至於的嗎……”。就在這時這個體育老師走過來對我說“你氣色特別不好,懷疑你有心臟病,你必須去“校醫務室”做心電圖,否則不許你再上課”,我當時對老師說“我上完課再去,下午我們沒課了,就有時間去做心電圖了”,老師說“不行,必須現在去做(心電圖)”。周圍的同學譁然。但是學生們哪裡幹的過老師呢,我不得不去了“校醫務室“,一個老年女性算是醫生吧?只有她一個人,給我做完心電圖以後告訴我病情很嚴重——先天性心臟病的一種(具體什麼名字我就忘了)。什麼?我都上了大學了,從小體檢無數次,也沒有一個醫生說過我有先天性心臟病啊。這時,我才覺得問題嚴重了,剛才那個體育老師那麼折騰我們之後、逼我立刻做心電圖,都是有目的呀?這背後一定有大問題!

 

果然體育老師又出場了,明確告訴我“國家有規定,殘疾人、重病人不能念大學……你可能要回家了”,我當時不知道,國家迫害的存在,所以我不解,這個老師怎麼這樣針對我?現在回憶這段經歷,那看的就很明顯了,他們的意思,就算我考上大學了,順利入讀了,國家也能把我整下來。

 

後來聽說校醫務室的老女人,從前在某公立醫院裡是“衛生員”,就是打掃衛生的,連護士都當不上,到了校醫務室就能當醫生?安插她到這個位置的應該是員警方面,正常的醫療機構不可能這樣安排人員。這個“假醫生”她有權簽《診斷書》嗎?那體育老師很有可能是便衣員警假扮的,反正是體育嗎,也不需要什麼文化就能“教”學生,身體好一點就能幹,員警的身體都好,打人都沒問題,何況領著學生運動一下,怪不得在一堂課中那麼折騰我們。看來,這個大學裡很多人是為了這次鎮壓我,而專門安插進來的。就是為了讓我怎麼轉都出不了他們的手心,這個布控已經看的很明顯了。

 

這個陷阱的損德之處在於,劇烈運動後人必然心律不齊,任何人都一樣,那埋伏的便衣老師為什麼逼我立刻去做心電圖,我說下午有時間都不行,他要的就是哪怕我有一點點心臟異常都對他們有用處,如果到了下午我的心臟肯定就恢復到完全正常的狀態下,他們下一步就沒法用重病不能上大學的理由把我逼出大學了。

 

說解決也不難,去正規大醫院再做心電圖,醫院裡肯定不能讓你先做劇烈運動之後再測心電圖吧,那你不論去多少家醫院、做多少次測試,得到的都是好的心電圖啊,謠言不攻自破了!但是這不是最佳方案,我媽當時的做法,找到了學校的相關負責人談了這個問題。其實這種先天性心臟病(我還是忘記名字了)病狀是很明顯的,就是患者呼吸困難,他要像狗一樣把舌頭伸出來呼哧呼哧的喘氣,常年吸氧的也有——我媽是藥師,在醫院工作一輩子。我媽說過“我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真的病成這樣,我不讓她(指我)去治病,還逼她在大學裡讀書嗎?”——我媽的專業知識加上母親的身份,和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說話,果然贏得了全校(至少多數人)的支持,而且我本人是健康人,這個大家也都看得到——並不符合重病人的特徵。入校時體檢也都正常,你說誰還支持那幾個埋伏在學校裡的員警派來的專門針對我的“社會渣子”(便衣老師、假醫生等)。這件事也就有驚無險的過去了。後來我順利畢業。再被扣扣畢業分配是新的迫害了,與此事無關了。

 

因為我媽大智大慧處理的悄然,我媽主要是怕我精神受刺激,影響學業。如果當時跟學校方對著幹,不得不各大醫院的跑,到處做心電圖、檢測心臟,這個精神刺激對一個學生是很大的,我還能專心讀書了嗎?再說這個檢測結果,校方不一定採信,人家就用假醫生的檢測,你有什麼辦法,你(指我)一個健康人被誣陷成先天性心臟病還有“真憑實據”?!這個國家有多邪惡!!

 

還可能有一個嚴重後果,一旦被診斷成重病,可能大學方面會強制治療,因為學校的相關位置已經被控制了嗎,都是人家說了算。強制治療期間,過量用藥就可能把我治死,我被趕出大學都算是幸運的,有可能我沒法活著走出大學。這一次也是國家謀殺,大學裡還能這樣害人、害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