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1-11-10 06:00:04PChome書店

謊言後遺症


謊言後遺症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出版日期:2021-11-03 00:00:00

<內容簡介>

一場從謊言開始的相遇,一次不應該發生的心動
想要繼續一段感情,絕對的誠實是必要的嗎?
「事到如今,妳才知道害怕?晚了。」

☆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又一虐戀系列作 眾所期待登場
------------------
就算你不是我以為的樣子,
我還是喜歡你,
好喜歡你。
------------------
在十七歲的年紀,顏允萏遇見了那個二十七歲的男人,黑律言。
還是高中生的她,受同班好友請託,假扮成法律系大學生,
與黑律言在一場法律人的聯誼活動上相識。

聯誼結束後,由於一次陰錯陽差的誤會,黑律言堅持請顏允萏吃飯,
席間兩人相談甚歡,後來更因興趣相投而多次相約出遊。
看著黑律言唇邊柔和的微笑,名為心動的情感悄悄在顏允萏心中萌芽。

「我是……妹妹嗎?」
「差六歲就是小妹妹了。」
「你會對著妹妹臉紅嗎?」

顏允萏察覺黑律言也對自己懷有好感,
她想過要向黑律言說出實情,表明自己小了他十歲,還是名高中生,
又怕他在得知真相後會憤而離開,於是又把話嚥了回去。

直到那一天,顏允萏終於被拆穿她不是法律系大學生,
然而她沒有料到,黑律言也不是律師助理。
他們都對彼此說了謊……

<作者簡介>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可能幸福的選擇》、《我想你在我的故事裡》、《你是星光燦爛的緣由》、《來自遙遠明日的妳》、《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聽月亮在你心裡唱歌》、《今天月亮暫時停止轉動》、《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IG:ikumisa

★內文試閱:

明媚的陽光灑落在人行道上,柏油路都被蒸出了熱氣,行人紛紛走在建築物的陰影下,或撐起陽傘。唯獨顏允萏身穿短裙,紮著馬尾、戴著閃亮耳環,喝著冰美式悠然走在路上,彷彿十分享受這片熱浪,連一滴汗也沒落下。
她準時來到約定地點,卻沒見到蘇雨菡。由於不曉得還有哪些人 參加,所以她只能站在這等,並傳了訊息給蘇雨菡,結果卻換來令她傻眼的消息。
「我被晴海抓到要參加聯誼,就不去了。」
「那我要走了,反正少了妳人數也不對。」她回傳完訊息就要離開。
「我跟一個姊姊說了,她會多帶朋友來!妳千萬別走啊!」蘇雨菡馬上打來電話。
「我不要,又不認識。」顏允萏往捷運出口的方向走。
「拜託!這個學期的作業和考卷我都借妳抄!」
顏允萏停下腳步,「真的?」
「對!真的真的!求求妳千萬不要走!」蘇雨菡在電話那頭千拜託萬拜託,「我把那位姊姊的聯絡方式傳給妳,妳找她會合。」
「姊姊?」這個瞬間,顏允萏的笨腦袋忽然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
來參加聯誼的男生全是律師助理,而她和蘇雨菡是高中生,哪個正常成年男性會和年紀相差這麼多的未成年少女聯誼?
「嘿嘿,我們是二十一歲的K大法律系大三生,妳不要忘記這個設定,懂嗎?」
「懂妳個……」顏允萏深吸一口氣,握緊手機,「我要抄兩個學期。」
「是沒問題啦,可是明年就高三了,這樣抄……」
「不然我回家?」
「好好好,妳說的都好。」蘇雨菡自知理虧,掛掉電話前還喃喃說著怎麼會被發現要去聯誼。
過了一會,顏允萏收到蘇雨菡傳來的LINE好友資訊,是一名叫潘呈娜的女性。她抬頭環顧周遭,並且傳訊息給對方。
很快,旁邊服飾店前有位打扮性感的女生在左右張望後,對著她揮手,「妳是雨菡的朋友吧?」
「是,我叫顏允萏。」自我介紹完畢,顏允萏打量起潘呈娜。潘呈娜的身高比她矮一些,不過比例很好,蓬鬆的卷髮染成了不算張揚的褐色,在陽光下卻相當顯色。
「妳知道妳要假裝大學生吧?」潘呈娜開門見山,「我們這邊的女生都是M大法律系的學生,與其說是聯誼,不如說是和業界人士交流,我不清楚雨菡是怎麼告訴妳的,但我們可不是為了釣男人。」
「那就好,因為雨菡的確說是聯誼。」顏允萏明白自己的外型容易招致誤會,因此並不在意,「我本來就只是過來湊人數,對律師助理沒有興趣。」
「我還以為雨菡的朋友會跟她一樣,是想多認識男生呢。」
「如果妳不喜歡她這樣,為什麼還要讓雨菡來?」
潘呈娜嘆了口氣,「沒辦法,我有把柄在她手上。我的其他同學也不曉得我會帶高中生去,她們以為妳們都是K大法律系的。」
「好,總之我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盡量不多說話以免露餡。」
「通情達理,很不錯呀!」潘呈娜語帶讚賞,「妳也有把柄在雨菡手上?」
「不,我和她做了條件交換。」顏允萏挑眉,隨即說明自己是為了能抄作業和考卷才答應過來。
潘呈娜笑了下,手指向前方的美式餐廳,兩人一起邁步走去,其間顏允萏又問:「如果是要和相關行業的人交流,那舉辦讀書會之類的活動不就好了嗎,為什麼參與的男女人數一樣?」
「因為律師助理那邊應該是抱著聯誼的心態。」潘呈娜聳聳肩,「不過我們這邊都是高材生,主要目的是了解法律界的生態,並為可能的實習機會鋪路,但如果有看對眼的,要另外發展也行。」
「說到底還是聯誼嘛。」
顏允萏隨潘呈娜走進餐廳,裡頭人聲鼎沸,女服務生個個穿著清涼,展露出姣好身材,每張桌上都放著大杯啤酒。她快速掃視環境,幸好燈光並不昏暗,外頭還有露臺供人拍照。
「不好意思,我們來遲了。」潘呈娜走到一張十二人的長桌前,沙發這側坐著女孩們,對面一整排則都是男生。
「歡迎我們的主辦人,呈娜!」其中一個身穿洋裝的女孩起身介紹,顏允萏注意到男生那排少了一人。
「我們有個人去了廁所。」察覺她的視線,在那個空位旁的男生解釋。
眼前的男生們看起來都很年輕,但已經沒有學生的感覺了,有幾人甚至穿著剪裁精細的襯衫。相較之下,M大法律系的女孩們青春氣息濃烈,即便打扮成熟仍顯得稚氣未脫。
顏允萏稍微緊張了起來,自己的外型看起來像高中生嗎?會被其他人識破嗎?這不過是場聯誼,就算被識破應該也沒關係吧。
這麼一想,她頓時放鬆不少。
顏允萏依潘呈娜的引導入座,等了一會對面座位依舊是空的,她正思考要不要找個藉口提前離開時,一位穿著黑色上衣的男人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她抬眼,立即被那雙幽深如潭的眼眸吸引。男人的五官稱不上立體,但鼻子高挺,雙眼因此顯得十分深邃,不過男人的瀏海過長,馬上隨著他調整坐姿的動作遮住了他的眼睛。
「啊,既然人都齊了,就開始自我介紹吧?」潘呈娜站起來,為這場活動揭開序幕,「我們是M大法律系大三生,謝謝我的表哥牽線,讓我們有機會可以和正在業界努力的前輩們學習。」
「太客氣了,我們才要謝謝妳們,讓我們能再次重溫學生時代的感覺。」
客套話結束,雙方成員便輪流進行自我介紹。
「我叫顏允萏,只有我是K大的三年級學生。」顏允萏話音剛落,就見到坐在她對面的男人抬起頭,似乎有點驚訝,只是那瀏海蓋住眼睛的部分實在太多,所以她無法完全確定對方的反應。
「就這樣?不多分享一些嗎?」男生們紛紛起鬨,要她多說點自己的大學生活。
「酒來啦!」潘呈娜及時救場,兩位服務生端來了十二杯啤酒。
「一人一杯!」
幾個人幫忙分發啤酒,顏允萏也分到了一杯,潘呈娜見狀趕緊幫忙擋酒,「她不太能喝,我幫她喝吧。」
「沒有這樣的吧!」男生們發出噓聲。
「我來吧。」
出乎顏允萏的意料,坐在她對面的男人竟伸手拿走了她那杯啤酒,一口氣喝掉一大半。
「哇!英雄救美啊。」有人出聲調侃,而男人臉不紅氣不喘,只在放下啤酒時瞥了顏允萏一眼。
「其實我能喝的。」即便她現在仍未成年,以前也曾偷喝過幾次酒。
「那剩下的給妳。」男人把喝了一半的啤酒推回她面前,潘呈娜見狀聳聳肩,不再表示什麼。
看著啤酒杯,顏允萏感覺所有人的視線都聚焦在自己身上,她並沒有猶豫太久,拿起杯子直接喝下。
啤酒的滋味比她想像中還要苦澀,不過也比想像中更蘊含香氣,她忽然想起自己以前喝過的是酒精濃度只有百分之三的水果酒,頓時略感後悔。
不過她不能漏氣,她可不是需要被保護的女生。
喝完,她「砰」的一聲把杯子放回桌上,眾人不約而同地歡呼拍手,而那個男人雖然仍被瀏海遮住大半的眼睛,但她彷彿見到他微微挑起了一邊的眉毛。
「換你自我介紹。」潘呈娜催促。
顏允萏面前的男子目光迅速掃過所有人,最後落回顏允萏身上,才緩緩開口:「我叫黑律言,跟他們不同事務所,今天是來湊人數的。」
「欸!講這麼明白!」
「你大學時成績明明最好!」有人吐槽。
「你姓黑啊?好特別。」潘呈娜忍不住說。
「大家都說我是黑心律師。」黑律言面無表情開了玩笑,顏允萏聞言噗哧一聲,隨即掩飾般假裝輕咳了幾下。
她仔細觀察黑律言,發現在場只有他衣著輕便,且衣服花樣很特別,其他人都穿了襯衫。
這場聚會其實挺有趣,與顏允萏以為的聯誼不太一樣,沒有女生被吃豆腐,也沒有男生說令人不舒服的黃色笑話,大家談論的話題相當廣泛,除了大學生活,也不乏對社會案件的觀點分享。
顏允萏不由得想,要是今天蘇雨菡有來,大概會覺得無聊吧,畢竟他們的聊天內容全是高中生不太會接觸到的範疇。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聯誼來到尾聲,男女雙方不免俗地要留下彼此的聯絡方式。
「避免有人想亂槍打鳥,每個女生只和一位男生要聯絡方式,至於後續要不要聯繫由我們自己決定,如何?」潘呈娜提議,有些人雖然不太願意,但也沒有出聲反對。
顏允萏本想默默裝死,不過其他女孩卻要顏允萏第一個做出選擇。她心想反正要了對方的聯絡方式也可以不聯繫,既然如此,那選誰都沒差,不如就選坐在對面的黑律言好了。
「可以給我你的聯絡方式嗎?」於是她開口。
黑律言沒有立刻回答,似乎陷入猶豫。
「別讓女生尷尬啊!」潘呈娜在一旁喊。
黑律言慢吞吞地拿出手機點開LINE,顏允萏則準備出示自己的QR Code,卻忽然發現自己的頭像是穿著制服和蘇雨菡的合照,連忙說:「等我一下。」
她慌忙開啟相簿,隨便點了張之前和家人一同去海邊時拍攝的照片。
「好了。」她亮出QR Code讓黑律言掃描,隨即見到對方的頭像出現在自己的手機畫面,是他和兩個朋友在一面白牆前的合照。
黑律言也看著手機螢幕,顏允萏的頭像是穿著比基尼在海邊的獨照。
他微微挑眉,顏允萏身材很好,從穿著打扮來看似乎是性格外向的類型,剛才交流時話卻不多,是因為和大家不熟悉嗎?
「原來妳的『萏』是這樣寫,我以為是淡水的淡。」黑律言收起手機。
「大部分的人都會唸成餡。」顏允萏聳肩,也收起手機。
任務總算結束,回家後就刪除這位新朋友吧。
顏允萏這麼想著。
「今天謝謝妳啦。」離開餐廳前,潘呈娜特意向顏允萏道謝。
「不會,反正我也有得到好處。」顏允萏指的是可以抄考卷和作業這件事,但潘呈娜以為她是指得到黑律言的聯絡方式,畢竟剛才黑律言幫忙擋酒確實挺帥氣的。
結束聯誼後時間還早,顏允萏決定去書店晃晃。
逛書店是她的興趣之一,不過她並不喜歡看書,只是喜歡書本、喜歡書店的氛圍,包括店裡的擺設、氣味、色彩甚至背景音樂,還有形形色色質感不同的各種書籍封面、陳列方式等等。
她走在一排排書櫃之間,一面瀏覽書脊上的書名,一面猜測故事內容,沒注意到前方地上坐了一個人,不小心踩到對方的腳。
「抱歉!」她趕緊道歉,定睛一瞧卻對上黑律言的臉,「咦?」
黑律言神情錯愕,趕緊闔起手上的書,咳了一聲站起來,將書藏在身後,「妳怎麼在這裡?」
「你也是啊。」
「我的意思是,妳看起來不喜歡看書。」黑律言語氣平淡地說出沒禮貌的話。
「我的確不喜歡看書,你看起來倒是很喜歡看書。」顏允萏並不介意,她掃視了一下旁邊的書櫃,「……校園愛情小說?」
「不是!」黑律言反駁,他瞥了眼後面的書櫃,接著瞪大眼睛,沒想到自己居然坐在愛情小說區,頓時百口莫辯,「我沒發現這區都是愛情小說。」
「很多男生也會看愛情小說。」顏允萏聳聳肩,又繼續追問:「你在看哪本書?」
「沒什麼好看的。」黑律言把身後的書藏得更嚴實,「妳要買書嗎?」
「我只是隨便逛逛。」他越遮掩,顏允萏就越好奇,這個男人在整場聯誼裡,大多數時間都面無表情,怎麼此刻顯得如此慌張?
於是她故意湊上前,「不然你推薦幾本書給我吧。」
「我不太看書。」結果黑律言這麼回答,並緩緩後退,就是不讓她看見自己手上的書。
「還是你在看寫真書?不過那種書都有封膜吧。」黑律言後退一步,顏允萏就前進一步,絲毫不放鬆。「不是,我……這也不關妳……哇!」話還沒說完,黑律言便撞上了後頭正在挑書的女學生,手裡的書跟著掉到地上。
那似乎是某部幼兒卡通的漫畫原作,顏允萏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不等她反應過來,黑律言已經迅速撿起書,拔腿就逃。
「啊……」顏允萏望著他的背影,困惑之餘又覺得有點好笑。
她朝聚集了許多小朋友的兒童書籍區走去,架上陳列了好幾本《寶寶小巫師》系列書籍,她一眼就認出方才黑律言拿著的,就是這個系列的最新一集,而那群小朋友也幾乎人手一本。
她知道這部作品近年非常受孩子歡迎,且創作者是臺灣人。
晃了一圈,沒看到黑律言,顏允萏拿起最新一集《寶寶小巫師》想翻閱內容,此時手機傳來震動。
「不要告訴別人。」
是黑律言傳來訊息。
「我能告訴誰?」
顏允萏這樣回應。
「別說遇見過我。」
原本她對這件事其實沒那麼在意,被黑律言這麼一警告,她反而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
「我要和誰說?」
「我請妳吃飯,拜託,暫時不要跟別人提到我。」
顏允萏內心有種奇妙的感覺,對方是成年人,還是律師助理,現在居然低聲下氣地拜託她。
在十七歲的年紀,可不會有多少機會能被成年人拜託呢。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