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購多一步驟立即抽iPhone13 贊助
2021-11-09 05:48:02PChome書店

中美爭鋒:誰將左右世界領導權


中美爭鋒:誰將左右世界領導權
作者:董尼德(pierre-antoine donnet)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10-27 00:00:00

兩強相爭,誰能勝出?
政治體制│經貿戰爭│地緣戰略│科技競賽│軍事角力│航太發展│擴張版圖
一次盤點,完整分析

● 中國有可能改變政治體制嗎?
● 除了民主與專制的對立,激烈的貿易戰爭會再次重演嗎?
● 高科技、軍事與航太競爭,激烈的角力,誰將站上國際新時代的領導位置?
● 在國際領導權的角逐中,美國最大的阻礙是什麼?中國又將面臨何種危機?

本書作者董尼德,為法國法新社資深記者與新聞主編。深耕政治學,並長期旅居亞洲學習中文。長達三十七年的媒體生涯,派駐北京、東京、華沙、尼克西亞、紐約聯合國總部。以其資深的新聞資歷,從眾多客觀的數據資料中,抽絲剝繭,並援引諸多新聞媒體的報導與政治人物的觀點,深入探討國際勢力布局。本書分析中國與美國在政治制度、經貿體質、地緣政治、高科技軍事角力等領域的互動走勢,清楚盤整中美兩國歷年概況。並以拜登當選後的後川普時期,其對中與對臺政策的轉變,來分析新時代的中美競爭,誰將左右世界?

★名人推薦:

王宏恩 美國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陳方隅 「US Taiwan Watch: 美國台灣觀測站」共同編輯
葉 浩 政大政治系副教授
劉仕傑 時代力量國際中心主任
顏擇雅 作家

★內文試閱:

‧導言

從1980年代開始,中國經歷了令人目眩的經濟發展,目前,中國正力圖超越美國成為領導世界經濟的勢力。由於夥伴國家的保留態度,北京的絲綢之路計畫(一帶一路)没有最初設想的那麼大展鵬圖,然而,無論如何,確實加深了中國在亞洲、非洲和歐洲的市場渗透。與此同時,美國終於意識到,現在,中國是其主要競爭對手了。這兩國在2019年進行了貿易谈判,但在激烈競争的背景下,雙方繼續針鋒相對互不退讓。中國電信龍頭華為所遭遇的困難,具相了這種前所未有的較勁。四十年來第一次,中共被迫坐到談判桌前。現實是,中國和美國已進入冷戰狀態,隨著新冠狀肺炎疫情爆發,更加劇了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儘管美國仍然是全球領先的軍事强國,但中國業已取得重大進展,已經挑戰了華盛頓有效支持在該地區盟友的能力。此外,中國沒有顯示出將降低技術差距的跡象。在高速鐵路網建設和民用核能開發方面,都有令人驚嘆的進步。中國已成為電動汽車的最大生產國和最大市場、移動電話和網路的領導者等人工智能發展的先驅。如果要列出一張表單,我們可以加上最近在太空探索方面的進展,在民用航空方面,我們一樣可以預見將有類似的進程。
中美對立已演變為一場文明衝突。一個明顯走下坡但仍充滿活力且展現具有反彈能力的民主政體,與一個看來仍牢牢掌控的一黨專政,對峙起來了。在這兩者之間有一道深淵:美國人以他們的個人自由和生活方式——亦即「美國式生活」為榮,而中國人以數千年的悠久歷史自得且以快速經濟發展自豪。但是,儘管大多數中國人擺脱了貧困,人民仍受到國家的嚴密監視,國家機制越來越多地利用科技来實施歐威爾式(Orwellian-style)的社會控制,持續政治嚴控。作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之一員,中國利用其「世界工廠」的角色,成為主導全球大部分地區的經濟大國。習近平主席倡議的「中國夢」,把目標設定在2049年,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0週年時,將帶領中國於全世界所有關键領域在在處於領先地位。中國將因此洗刷鴉片戰爭帶來的奇恥大辱。中國人獲得了正當的榮譽,且從不錯過任何機會指出他們超過五千年的光輝歷史,而年輕的美國卻只能展示兩個半世紀的存在。2017年11月,在美國總統川普首次到中國國是訪問期間,在中國電視台的鏡頭前,習近平說道:「(中國)有文字的歷史是三千年。」川普:「我想,最古老的文化是埃及,有八千年。」習近平認同,「對,埃及更古老一些。但是,文化沒有斷過流、始終傳承下來的只有中國。」
在這場瘋狂競争中,一個國家正用心竭力從另一個國家手中奪取世界領導權位,而另一個國家完全無意讓出它穩坐了一個世紀的寶座。與此同時,歐洲在這場角力中只能扮演一個無助的旁觀者,老邁的歐洲痛苦地意識到,兩者都在破壞歐洲的團結和影響力。
必須謹記的是,在過往二十個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中國是世界頭號強國。直到十八世紀西方開始工業革命之前,中國一直是世界上生活水準最高的國家。
在基督紀元初期,中國占世界財富的四分之一以上,但歐洲並未意識到它的存在。亞洲和國際經濟問題專家修伯特‧泰斯塔德(Hubert Testard, 2019a)在「亞洲分析」(Asialyst. com)網站上指出:「距離是巨大的……相互無知是常態。」1820年,國勢臻至鼎盛時期的中國占了世界經濟的36%。因而,在中國領導人眼中,自從1979年以來發生在我們眼前的一切,不啻是公正地回歸到十九世紀中葉西方殖民帝國羞辱的鴉片戰爭之前的境況。前美國銀行和瑞士信貸主管的美國經濟學家暨分析師戴維‧P‧高德曼(David P. Goldman),他在《亞洲時報》網上專欄中以「斯賓格勒」(Spengler)的筆名走紅,他指出:

在過去一千年的大部分時間裡,中國在世界上都是占主導地位的製造業大國,然後,約在兩百年前工業革命開始時走下坡。中國人認為這只是暫時失常,他們期盼重新樹立中國的卓越地位。他們將中國的技術優勢——無論是在創新方面還是在控制主要市場方面——視為實現中國實力與繁榮的關鍵。(Gehriger, 2019)

中共把中國復興的開端回推回去到過於久遠的年代了。怎能忘記,在1950年代,中國是全世界最窮的國家;毛澤東的統治是連綿不斷的大饑荒與政經混亂的同義詞。然而,隨著鄧小平於1979年開始的經濟改革,中國經歷了三十年的GDP年增長率超過10%。然而,當前的放緩是否反映了中國經濟模式的危機?眾說紛紜。在某些觀察家看來,中國的模式可能已經發現其極限,且遭受了與美國貿易緊張局勢的損害。對另一些人來說,當前的形勢可能並未預示著一場嚴重的危機即將發生,但警示著在過去幾十年從全球化中輕鬆獲利的中國經濟需要有些變革。近年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成為國際投資的首選,遠遠超過美國。事實上,自2014年以來,以購買力平價(PPP)衡量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来看,共產主義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領先的經濟大國,現在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國家。從1980年到2007年,中國的GDP增長了13倍!當然,經濟增長已導致不平等現象顯著增加,並對環境造成相當嚴重的破壞。今天的北京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第四大城市。不過貧窮已大大減少了。根據2005年9月《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觀察員》發布的統計數據,1980年到2000年間,全球絕對貧困人口减少的一半以上發生在中國。中國的貧困率從1978年的97.5%下降到2012年的10.2%,再降到2018年的1.7%。中共政府的脫貧目標,是在2020年消除包括農村地區在內的絕對貧困,從而創造一個「相對繁榮的社會」。
這項成就,是在災難性的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後進行經濟改革十五年後,使其成為可能。它們伴隨著企業私有制與市場經濟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長;中國已經從蘇聯式的計劃經濟轉向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2018年,私有企業貢獻了60%的增加值。2017年,私營部門創造了90%的新就業機會。僅管公共部門仍然強大,但眾所周知,通常效率奇差;90家最大的國有企業消耗了超過一半的公共投資。儘管貧富懸殊加劇,然中國的經濟成長使得中產階級如雨後春筍大量萌生,數量甚至超過美國。
大西洋的這一邊,美國尚未失去太多使其叱吒風雲的本事。美國令人敬畏的經濟實力繼續在全世界贏得人們的尊重。2018年和2019年,在強勁的國內需求推動下,美國經濟持續保持活力。2018年增長加速(美聯儲記錄為增長3.0%,2017年為增長2.5%),主要得益於消費和投資。由於勞動力市場的有利形勢,消費保持強勁,這導致增加了可支配收入,並且使減稅成為2017年稅制改革的一部分。國會在2018年3月通過的財政刺激方案,也對支持經濟增長有所貢獻。美國經濟基本上達到了充分就業的水平,2019年9月的失業率降至3.5%,是自1969年12月以來的最低水平!然而,創造就業機會依舊強勁,當月創造了136,000個工作機會,2018年平均每月創造了220,000個工作機會。同時,通貨膨脹率仍然溫和:2018年12月,消費者價格通貨膨脹率為1.9%,接近美聯儲的目標水平。2019年10月,美國經濟進入連續第124個月的增長,這是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自1854年以來記錄的最長的增長。2019年9月,川普在推特發文說:「我們國家所曾經歷過的一些最好的經濟數字,現在正在發生著。」
不管如何,中美兩國的經濟都深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創。隨著2020年第一季度GDP下降4.8%,美國長達十年的擴張陷入停滯。根據美聯儲的數據,3月份美國工業生產比2月份下降5.4%,這是自1946年1月以來最嚴重的降幅。4月份的失業率飆升到14.7%,是從1930年代以來的最高水平,但很快又回落到10%以下。這次疫情很可能在美國經濟上烙下長達數年的印記,許多人認為川普是因為這疫情的災難而無法連任。
在同一個時期,中國的經濟也受到重創。與2019年同時間相比,2020年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下降了6.8%,當時中國大部分經濟活動因封鎖而停止。這是中國至遲從1992年開始編制官方增長統計數據以來,其GDP首次出現收縮。該跌幅略低於分析師預期的6.5%,並延續了2019年最後一個季度的6.0%增長。但是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中國第二季度恢復了增長,GDP比2019年同期增長了3.2%,只是,有些觀察家對這些令人鼓舞的數字的可信度表示懷疑。
除了展示這個星球上兩個主要經濟大國的經濟儀表板之外,本書探究現今這兩個巨頭為了保持或贏得世界領導地位而行進的激烈競爭。這種為爭取影響力和
進行政治競爭而激發的無情鬥爭,催生了新的冷戰,這使得歐洲被邊緣化,陷入沒完沒了的內部分歧之中。明日的世界將見證這兩個大國之間近一步加劇這種多方面競爭的大賽局。當美國霸權在世界各地引起不信任和反對的同時,中國新的經濟和科技之帝國主義已經跨過邊界,征服了遠離北京的眾多場域。
這種爭奪世界領導權的鬥爭被許多人視為文明之間的根本衝突。然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公開否認了這種觀點。2019年5月15日,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上,習近平抨擊:「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法國記者克勞德・勒布朗(Claude Leblanc)認為,「出於害怕看到一個非西方國家接管全球領導權的這種恐懼,鼓動了美國人去構想與中國人的長期對抗。」(Leblanc, 2019)
把中國對美國構成的威脅與種族因素連結在一起這種觀點,美國國務院一位高級官員曾如是明確表述過。於2019年4月美國國家安全政策論壇上,當時擔任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的基榮・斯金納(Kiron Skinner)提出:「這是我們第一次遇到非白種人的強大競爭對手。」(Chan, 2019)他補充說明:「這是一場與真正不同的文明、不同的意識形態的鬥爭,美國以前未曾經歷過。」(資料同上)
所以,我們難道不能下此結論:一方面,美國繼續作為世界自由的堡壘,另方面,一個威權的共產專制體系正積少成多地誘使新興國家懷疑西方的民主美德?可能是這樣,不過,尚非在逐一檢視政治、社會、經濟、軍事和科技各個層面之前,全面審視會幫助我們追蹤二十一世紀這巨大衝突的來龍去脈。「美國世紀」是否將由「中國世紀」接續?我們是否應該指望中國取代美國這超級大國來主導?這些問題尚未有明確答案。然而,經由思考這些問題,我們對正在發生的變動會有更深刻的認識,這些變動將決定我們接下來幾十年的世界。
這本書是一位新聞工作者的作品,並非專門研究中國的研究者的論述,因此,它無法與一位專家對該國的知識一較高下。不過,在亞太地區政治發展的關鍵時刻,我確實在那裡度過了八年的時光,期間包括我在臺灣和香港學習中文,以及在北京擔任法新社的特派員。在那之後,我曾多次回去,那裡有我很多摯友。至於美國,我曾作為法新社駐聯合國特派員,在紐約工作了兩年。我每天系統性地對這本書進行研究和調查,從眾多第一手資料中核對我的訊息,然而,我必須承認,事態發展之緊張是推動這本書的最大動力。我給自己設定的任務是,在這裡呈現出一幅誠實的、盡可能平衡的、毫無疑問將影響世界未來的現實圖像,並且始終牢記鄧小平所珍視的「實事求是」的箴言。

‧摘文

中國登頂的障礙
亞洲已超越西方成為領先的經濟中心,這區域住了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地球上最大的三十個城市中,有二十一個在亞洲。2020年,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世界上一半的中產階級住在亞洲,他們每天的收入在十到一百美元之間(Romei & Reed, 2019)。根據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UNCTAD)的數據,以購買力平價計算,亞洲經濟體2020年的國內生產毛額合計超過全球其他地區,然而,其在2000年卻尚僅占三分之一。二十一世紀,我們活在亞洲時代(age of Asia),這像鐘擺般的驚人擺盪,當中的推手,是中國。
2020年11月15日,十五個亞太國家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在中國的大力推動下,此自由貿易協定創建了世界上最大的貿易集團。該協定的簽署國及其22億人民占了全球GDP的30%。參與RCEP的國家,包括十個在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簡稱東協)內的國家:汶萊、柬埔寨、印尼、寮國、馬來西亞、緬甸、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加上澳洲、中國、日本、紐西蘭和南韓。美國沒有參與這組織,這是世界經濟重心向亞洲轉移的又一例證。觀察家認為,當大家正在質疑華盛頓對亞洲事務的參與度時,RCEP可能會更加鞏固中國作為東南亞、日本和韓國的經濟夥伴地位,使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更有能力訂出該地區的貿易規則。川普於2017年1月當選總統後,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 RCEP是在美國退出TPP之後簽署的。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就此跨出了兩個增長速度最快的貿易集團。中國總理李克強表示,「RCEP的簽署,不僅是東亞區域合作極具標誌性意義的成果,更是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的勝利……為世界經濟增長之復甦提供新的動力。」
縱使中國是保留了巨大的實力,但仍然面臨一些窒礙它進一步發展的重大障礙。第一個障礙是在環境領域,以及其經濟成長無法持續的速度所造成的嚴重破壞。2019年8月,結合了195個國家代表團的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敲響了土壤枯竭的警報。在日內瓦IPCC會議期間,前聯合國報告員奧利維爾・德舒特(Olivier De Schutter)呼籲世界要改變農業的運作模式。他直言骨鯁:

中國面臨著嚴重的土地沙漠化和土壤枯竭問題。這些因素,加上人民再也無法繼續忍受空氣污染,促成中國把「生態文明」的理念納進其憲法中。中國感到害怕:它只擁有世界上少於9%的耕地,卻要養活世界上兩成人口。而中產階級的出現,以及由城市化造成的飲食習慣變化,更同時加重了資源需求的壓力。因此,我們誠摯地表達這個期望:希望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FAO)的新任總幹事屈冬玉,對過渡到生態農業的急迫性具有高度敏感力,這也是前任總幹事何塞‧格拉齊亞諾‧達席瓦(Jose Graziano da Silva)最後深切體認到的。(Foucart, 2019)

中國仍然是全球第一大污染國,也是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中國消耗的資源比世界上所有其他國家的總和還要多。這是遍布全國各大城市每天都能察覺的一個事實。2014年,中國當局向污染宣戰。習近平主席指出:「我們要牢固樹立社會主義生態文明觀,推動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現代化建設新格局,為保護生態環境作出我們這代人的努力。」。這方面已經取得了一些初步成果。中國已逐漸成為綠色能源的世界冠軍。2019年4月底,中國在浙江省東部的中國海海域放置了第63台離岸風力發電機。該項目動用6億歐元(7.1億美元)的投資,並揚言發電機的容量為252兆瓦,足以為25萬戶家庭供電。中國每小時安裝的太陽能電池板,面積相當於一座足球場。世界上最大的浮動太陽能發電廠之一在上海附近的淮南市,面積約為曼哈頓四分之一。該產業獲得中央大量補助:在商定銷售價格的基礎上,生產商每產生1000瓦的電力可獲得5歐分的報酬。
同時,在過去四十年裡,由於工業化和擴張都市範疇,以及非法砍伐,中國的森林遭受大規模的砍伐,這狀況在西藏尤其嚴重。

(這些暫且不說,)幸而中國從1970年代開始大力推展植樹造林工程,中國現在是全球淨增森林面積最大的國家。目標是在2050年時建起全世界最巨大的人工森林——中國的「綠色長城」,降低污染,阻擋中國人喚作「黃龍」的戈壁沙漠繼續擴張。這個危險是千真萬確的,黃龍沿著都市化的拓展和農業耕地的緊密擴張所向披靡,在中國北方,五年之間,溫度急升攝氏兩度。在一條長4,500公里、寬1,500公里的帶狀地域,已經種植了超過660億棵樹木。該工程的目標是,在2020年,全中國森林覆蓋率可以達到總面積的23%。(La reforestation, 2018)

為了應對這項挑戰,甚至連軍隊也動員了:2018年,在84,000平方公里的乾旱土地上,出動了六萬名阿兵哥重新造林。(資料同上)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發布的一項排名,從2010年到2015年,中國是森林面積增加最多的國家。聯合國糧農組織還表示,全世界每年約有1,300萬公頃的森林消失,這相當於法國國土面積的四分之一。
不過,中國的環境政策有弔詭之處:身為目前全世界最大的傢俱製造國,它從許多國家進口木材,尤其是東南亞和非洲,可說是很積極地致力於全球森林之破壞。2019年,它榮膺全球工業木材進口國冠軍和森林產品進口國亞軍。
同時間,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太陽光電板製造國。救亡圖存,勢必如此。
例如,北京市民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濃濃的霧霾之中,縱使沒有全球大流行的疫情時,惡質的空氣迫使眾多人戴著口罩。中國是全球最大煤炭消費國,由於使用煤炭取暖所造成的空氣污染,中國諸多大城市正處於窒息狀態。根據美國芝加哥大學在2017年發表的一項研究,惡劣的空氣品質會使得每個中國民眾平均減少三年半的壽命。而在污染最嚴重的中國城市,居民的壽命估計約減少六年半。
中國,如同印度,地球上污染最嚴重的城市皆在國境之內。不管如何,對抗空污的奮鬥已開始有些成效了。空氣品質在2017年的首次改善,繼而在2018年進展顯著。粒徑小於2.5微米的懸浮微粒(PM 2.5),因能穿透而深入氣管和肺部,危害甚巨,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標準是每立方公尺10微克。根據中國生態環境部的報告,在中國最大的338個城市中,在2018年的平均水平為每立方公尺39微克。在2017年PM 2.5的濃度已經下降,只是下降幅度較小(減少6.5%)。根據香港中文大學的一項研究,空氣污染每年給中國經濟造成高達2,670億人民幣(407億美元)的損失,更導致超過一百萬人英年早逝。中國生態環境部的報告顯示,北京在2018年嚴加執行環境法規,共收取了152.8億人民幣(23億美元)的罰款,一年之間增加了32%罰金。中國光鮮亮麗的發展所隱藏的另一面是污染造成的嚴重損失,而這個損失在1995年至2005年期間,占每年GDP的6%到9%。(Huchet, 2016)
據生態環境部稱,中國每年直接排放超過2億立方公尺的廢料到海洋,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塑膠(Xu & Stanway, 2019)。中國政府的對應之策是,於2020年1月宣布,到2020年底前,主要城市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到2022年,全國其他地區禁止使用塑膠袋。
在過去的十年裡,中國似乎更加熱衷於履行環境相關的國際義務。北京於2015年12月簽署了《巴黎氣候變化協定》(Paris Agreement)。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於2016年9月批准該法案。中國是受到氣候變化影響最大的國家之一。
根據一些國際分析,由全球暖化造成的海平面上升,可能會導致珠江三角洲和黃河三角洲的災難性洪水,經濟損失之慘重無以名狀,香港和廣州的部分地區會成為水鄉澤國。
不過,實際上,從2015年以來,中國沒有太大變化。在二氧化碳排放量這方面,中國仍然遠遠超越美國和印度,是排放量最高的國家。在2019年9月於紐約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上,66個國家共同承諾最遲於2050年實現「碳中和」目標,但中國選擇了保持觀望態度。同時有30個國家加入了一個聯盟,承諾從2020年起停止燃煤火力發電站的建設。全世界各地這類發電廠的數量正在下降,但是中國除外,到了2030年,中國的產能將增加三成。僅中國就擁有近1,000吉瓦(GW)的燃煤發電廠裝機容量,幾乎占全球的一半,其次是美國的259吉瓦和印度的221吉瓦。這些發電廠很多都是「非法」的,但他們當中卻很少會被強制關閉。據美國非政府組織「全球能源監測機構」(Global Energy Monitor)聲稱,中國在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期間,建造了大量燃煤發電廠,其數量之多更甚至會讓全球減碳的努力付諸流水(Shearer, Yu & Nace, 2019)。更甚者,諸多國外的燃煤發電站也是由中國企業建設。2018年,北京向一些由中國企業在開發中國家興建的發電廠投資了360億美元。在1990年到2017年期間,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了4.5倍。2017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中國占29%,是美國的兩倍多。
習近平在2020年9月22日的聯合國大會上演講,宣布了一個道道地地的氣候政策爆炸性新聞:中國將盡其所能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個企圖的野心非同小可,尤其加上較早前的氣候計畫——要在「2030年之前」而不是「2030年左右」達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的承諾。分析人士認為這個宣言是針對外國輿論而來,在川普把美國退出《巴黎協定》並拒絕再加入任何與環境相關的協定之際,中國希冀在氣候變化問題上顯現出樹德務滋的風範,突顯中國和美國的差異。唯因中國的電力有六成來自煤炭,其餘大部分來自天然氣,這條「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之路還相當漫長。

太空,新的征服目標
美國至今仍是領先世界的太空大國。很多人仍然記得著名的阿波羅11號太空飛行任務,以土星5號(Saturn V)運載火箭把第一批人類送上月球的非凡成就。1969年7月20日,全世界都在電視上親眼見證太空人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登陸月球,並聽到20世紀最著名的一句話:「個人的一小步,全人類的一大步(One small step for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就在2019年,美國和全世界熱烈慶祝這太空壯舉的五十週年紀念;是這項成就,使原本在冷戰期間由蘇俄在太空領域居先的美國,得以重新叱咤風雲。
直到2020年,擁有掌握著送人類上太空的科技的國家,仍然僅有美國、蘇俄和中國。美國擁有最大的衛星網絡以監測整個地球,這在戰爭以及和平時期都是一個不容忽視先聲奪人的優勢。目前,在我們的頭頂上,約有一千五百個民用和軍用衛星,在低、中、高或與地球旋轉同步的軌道上疾駛著。在五到十年後,將會增加到六千個。從2000年起,單單美國一個國家的開支就占全球太空軍事支出的90%以上。而自從小布希政府在2001年掌權以來,為了稱霸太空,美國戮力於技術日益更新。對美國來說,太空是維繫國家安全、軍事及科技霸權的的一個主要因素,「太空控制」(Space Control)和「太空優勢」(Space Dominance)兩種學說都做出了這般總結(Villain, s.d.)。2019年3月,川普政府宣布加速美國的太空計畫,美國太空人最遲於2024年重返月球。在那之前,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飛行總署(NASA)一直認為在2028年之前並不可能重返月球。然後,在7月於白宮舉行的阿波羅11號任務五十週年紀念活動上,川普宣布新登月計畫只是朝把太空人送上火星的目標更邁進一步。「他們說,要到達火星,你必須先登陸月球。」川普在橢圓形辦公室說,旁邊站著兩位當時還健在的阿波羅11號太空人──伯茲・艾德林(Buzz Aldrin)和麥可・柯林斯(Michael Collins)(阿姆斯壯於2012年辭世,柯林斯於2021年辭世)。川普在7月初在推特發文警告:「為了所有我們花的金錢,NASA不應該再說要去月球——那是我們五十年前就做到的。他們應該把焦點放在我們正在進行的更宏大的目標,包括火星(月球是其中一部分)、國防與科學!」NASA隨後解釋,整體計劃是先在2024年登陸月球,然後在接下來的十年內登上火星。美國已為其登月計畫命名:阿提米絲(Artemis)。那時,川普向NASA承諾,將額外提供16億美元,以確保能夠達成2024年的目標。為此鴻圖,波音公司正負責開發一種SLS(太空發射系統)新式巨型火箭,該火箭於2020年9月試射了助推器。民間企業如藍色起源(Blue Origin)和SpaceX,都在設計載人月球飛行器的公司陣營裡。
美國私營企業非常積極參與美國重新進入太空的計畫,尤其是億萬富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旗下的SpaceX(官方名稱為「太空探索技術公司」)。他在2019年9月發布了星艦(Starship)發射器的第一張照片,並在推特上寫道,「星艦將讓我們能夠居住在其他世界。」這位SpaceX首席執行長胸懷征服太空的雄心壯志,包括將人送上月球,然後再前往火星。在2018年底,他公布了第一位將會搭乘星艦環繞月球軌道的人士:日本億萬富豪前澤友作(Yusaku Maezawa)。SpaceX員工超過七千名,總部在加州,營運著四個發射設施,分別是在佛羅里達州的卡納維爾角空軍基地40號航太發射複合體、甘迺迪航天中心39號發射台,以及加州范登堡空軍基地太空發射複合體,以及在德州南部波卡奇卡正在興建中的第四座發射場。自從2011年「美國太空梭計畫」結束之後,美國就沒有使用自己的發射器將人類送上太空,不過在2019年10月10日,NASA時任署長吉姆・布萊登斯坦(Jim Bridenstine)宣布,SpaceX的載人龍飛船(Crew Dragon)將能夠在2020年第一季送一名太空人上地球軌道。布萊登斯坦的預告僅有些微偏差而已。2020年5月31日,SpaceX完成了商業機構首次載人航天任務;兩名太空人乘坐由SpaceX獵鷹9號(Falcon 9)火箭載運的載人龍飛船,升空前往國際太空站。這項歷史性成就對美國也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近十年來,美國由於完全終止發展太空梭而必須依賴蘇俄把太空人送上國際太空站,這種情勢至此算是告一段落了。在這段時間,2019年10月19日,NASA完成了第一次由全由女性進行的太空漫步。潔西卡・梅爾(Jessica Meir)與克莉絲蒂娜・柯克(Christina Koch)在國際太空站外頭停留了七個小時。美國軍方還擁有一艘X-37B太空無人機,在環繞地球的軌道上執行祕密任務。2019年10月27日,這艘未取名、由波音公司製造的無人機在執行了780天的任務後返回地球,打破了該型號太空船的軌道飛行時間記錄。對這些太空無人機航空任務的目的,美國空軍在在三緘其口。提到其他正在進行使命的,例如1977年9月5日發射的NASA雙探測器航海家1號(Voyager 1)和航海家2號(Voyager 2),在飛過木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之後,它們現在已經離開了我們的太陽系,進入星際空間,這兩個探測器都已行駛數十億公里,至今仍繼續傳輸著珍貴的科學數據,吾人對這種冠絕古今的非凡壯舉,怎可能不讚嘆稱奇?

中國並未作壁上觀;2020年7月23日,長征五號運載火箭發射成功,展開長達七個月飛往火星的飛行,它載著天問一號探測器。美國哈佛─史密森天體物理學中心(Harvard-Smithsonian Center for Astrophysics)的天文學家強納森・麥道威(Jonathan McDowell)認為,「由於這是中國第一次嘗試,我預估它能做的不會超越過往美國已經達到的精彩成就。」(Ehret,2020)不管怎樣,在首次任務時,中國的目標是達到NASA從1970年代以來數次登陸火星的成果:將探測器送入軌道、放置著陸器、部署一部在地表進行實驗的火星車。「只要(天問一號)安全降落在火星表面並傳回第一張照片,這項任務就是……巨大的成功。」專門研究中國航天工程的Go-Taikonauts.com網站分析師陳藍如是說。(資料同上)命名該任務為「天問一號」,向上天提問,並向一首與宇宙相關的中國古詩致敬。該任務使用的火星車重量超過兩百公斤,具有四個太陽能板和六個輪子,計畫運行三個月。它的任務包括:進行分析與拍攝土壤和大氣,對正在進行的火星測繪工作有所貢獻。
以中國神話中的月亮女神命名的太空探測器嫦娥四號,在2018年12月13日進入月球軌道。兩週後,2019年元月3日,它在位於南極─艾托肯盆地(South Pole–Aitken basin,SPA)的馮・卡門(Von Kármán)撞擊坑軟著陸,這項科技壯舉在全世界都廣受讚譽,中國成為第一個登陸月球另一端的國家。這成就發生在中國太空人首次太空漫步十年後。嫦娥四號是中國發射到月球的第八艘太空船,第二艘成功登月的太空船,它配有一台著陸器和登月車。在2019年秋天,它從月球背面這個不為人知的區域,將一些驚人的鏡頭傳回地球,舉世震驚。2020年11月24日,嫦娥五號隨長征五號火箭升空--這是中國所曾發射過的最強大的火箭。嫦娥五號出發到月球進行將月球岩石樣品帶回地球任務。該任務的目的不單是用機械臂收集地表土壤,它還配備了一個鑽頭,能夠鑽到深達兩公尺的地方採樣。收集完樣本後,著陸器需要返回軌道,然後把樣本進行封裝,並轉移到一個具備隔熱功能的膠囊中,以避免它們在進入地球大氣層時受高溫影響。這趟任務一旦圓滿達成則象徵意義非比尋常;中國是繼美國和蘇聯之後第三個達到這成就的國家,上一回取得樣本的是1976年蘇聯的月球24號(Luna-24)探測器。任務成功,不僅提供了有關月球歷史的寶貴資料,且對推動中國邁向載人登陸計畫是無比珍貴的技術經驗。中國的太空計畫顯然與美國已縮小差距了。姑且不說中國在2017年84億美元的預算仍然相當有限,中國的太空經費是全世界第二高的;在同一年,美國在民用和軍事動太空計畫的花費是480億美元。

2019年6月,中國從山東省東部的黃海海域上一個海上發射平台發射了長征十一號火箭,把七顆衛星送入軌道。繼美國和蘇俄之後,中國是第三個用海上發射平台成功發射運載火箭送衛星上軌道的國家。這門技術使發射更接近赤道且更有效率。接下來的計畫是這樣:2020年,嫦娥五號任務應該會在「風暴洋」中收集兩公斤月球岩石,並將它們帶回地球;2023年,與法國合作的嫦娥六號任務,在月球正面及背面採集樣本;2030年,中國將派遣機器人探索月球兩極,計畫在2036年開始載人任務。最終,中國打算建立一個可長久駐守的月球基地。2019年,中國以三十四顆衛星(成功發射三十二顆)成為全球發射衛星數量最多的國家,領先於美國的二十七顆。中國計劃於2020年發射四十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