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aru 發表日規專有... 贊助
2021-11-03 06:10:02PChome書店

想像的動物(波赫士60年經典文學逸品X插畫大師彼德.席斯精采繪圖,全球獨家精印藏書票典藏版)(精裝)


想像的動物(波赫士60年經典文學逸品X插畫大師彼德.席斯精采繪圖,全球獨家精印藏書票典藏版)(精裝)
作者: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21-10-30 00:00:00

<內容簡介>

「我們不知道龍的意義,就像我們不知道宇宙的意義一樣,
但是牠的形象中,有一些與人們想像相符合的東西……」──波赫士

已故作家波赫士被公認為「二十世紀最博學的人」、「作家中的作家」。他在擔任阿根廷國立圖書館館長時,編寫了一本《奇幻動物學手冊》(Manual de zoología fantástica, 1957),把八十二種出現在典籍中的怪物彙編於一書。十年後,再增訂出版名為《想像的動物》(El Libro de los Seres Imaginarios),擴充到一百一十六種想像的動物。本書集一切驚奇與想像之大成,書中介紹的一百一十六種神奇異獸並不是波赫士獨創,而是蒐集了古今神話、祕冊經典與奇幻文學中的各種想像的動物,從古典、中世紀到現代,有但丁《神曲》地獄篇裡的怪物,有荷馬史詩中走下神壇的怪物,也有卡夫卡、愛倫坡、C.S.路易斯作品中出現的動物。
在這座波赫士領我們一遊的想像動物園中,可以看到有著女人面孔和胸部、鳥翅,以及獅子身體的獅身人面怪物斯芬克斯;棲息在亞特蘭提斯、半鹿半鳥的鹿鷹獸,當陽光照射在牠們身上時,牠們沒有投射出牠們的身影,而是投射出人的影子;被稱為曼德拉草的植物被連根拔起時會發出尖叫,聽到這聲尖叫的人會精神失常,但牠的葉子可用於麻醉、魔法和通便;墨水猴的毛髮烏黑如絲且柔軟如枕頭,牠們嗜吃墨汁,總在人們寫字時雙手交疊盤腿而坐,等到人們寫完,牠便飲盡剩餘的墨汁;不死鳥西摩格能活一千七百年,當牠們的幼雛長大後,親鳥就會點燃柴堆自焚而亡;綠毛怪拉弗爾泰有著蛇的頭,身體覆蓋著綠色毛髮並帶有毒針、喜歡生吞天真少女和孩子……。
《想像的動物》自出版以來便喚起了廣大讀者們的好奇心與求知欲:究竟這群生物來自何處?為何而來?意義為何?博覽群書的波赫士在每一篇的介紹中,都留下牠們曾出沒的依據或線索,留待讀者自行深入發掘。這本書或許是波赫士自娛自樂的小書,從中卻可讀到大師的博學與豐沛想像力,發現各種奇幻文學的想像來源與創作線索。
在原著首版發行超過六十年後,本書第一次正式獲得國際繁體中文版授權,並特別收錄了插畫大師彼德.席斯手繪的二十幅珍貴配圖,充滿手感的簡筆插畫散發出濃濃的文學趣味,搭配本書馳騁的想像力可說是相得益彰。

★本書特色:

☆ 《波赫士全集》未曾收錄的文學遺珠,出版60年首次正式授權國際繁中版
☆ 搭配20幅大師精彩插圖,譯自西文原典全新譯本,絕美文學收藏珍本
☆ 簡單卻非凡的怪物百科,116種來自古今神話、祕典跟奇幻文學的想像動物
☆ 跟隨波赫士的博學導遊,帶領讀者遍覽西方奇幻文學的起源與無窮想像
☆ 全球獨家贈送「彼德.席斯大師手繪|《想像的動物》精美藏書票」四枚

【贈品說明】
全球獨家隨書附贈「彼德.席斯大師手繪|《想像的動物》精美藏書票」四枚,包括了「戰馬布拉卡(EL BURAK)」、「巨型樹怪胡姆巴巴(KHUMBABA)」、「鹿鷹獸(EL PERITIO)」與「整地獸(EL APLANADOR)」四種想像的動物。
每枚藏書票尺寸為8×10cm,全部以蒝織超白精品美術紙,五色機全彩精印,可收藏亦可賞玩。

▌印刷特色
◆圓背硬殼精裝典藏版,書衣以五色印刷佐以燙金工序精印,採用恆成紙業蒝織超白精品美術紙,具備雅緻壓紋與輕量塗佈,最能完美呈現中高飽和度色彩及人文藝術類氛圍。
◆全球獨家隨書附贈「彼德.席斯大師手繪|《想像的動物》精美藏書票」四枚,蒝織超白精品美術紙五色精印,可收藏亦可賞玩。
◆內封裱紙以特別色金呈現各種彼德.席斯手繪想像的動物線稿,深富神祕幻想氣息。

★編輯推薦:

★名人推薦:

朱嘉漢|作家
耿一偉|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
郝譽翔|作家
張淑英|清華大學外語系教授,西班牙皇家學院外籍院士
陳小雀|淡江大學拉丁美洲研究所專任教授兼國際暨兩岸事務處國際長
陳蒼多|翻譯工作者、前政大教授
楊佳嫻|詩人,作家
詹宏志|作家,網路家庭董事長
駱以軍|小說家

★目錄:

第一版序
新版序
阿寶亞古(A BAO A QU)
神魚阿柏圖與阿內特(ABTU Y ANET)
雙頭蛇安菲斯比納(LA ANFISBENA)
史威登堡的天使(LOS ÁNGELES DE SWEDENBORG)
卡夫卡幻想的動物 (UN ANIMAL SOŇADO POR KAFKA)
C.S..路易斯想像的動物(UN ANIMAL SOŇADO POR C.S.LEWIS)
愛倫坡幻想的動物 (EL ANIMAL SOŇADO POR POE)
球體動物(ANIMALES ESFÉRICO)
鏡中動物(ANIMALES DE LOS ESPEJOS)
兩種形而上動物(DOS ANIMALES METAFÍSICOS)
六足羚羊(LOS ANTÍLOPES DE SEIS PATAS)
整地獸(EL APLANADOR)
鷹身女妖哈琵亞絲(ARPÍAS)
三足驢(EL ASNO DE TRES PATAS)
浴火鳳凰(EL AVE FÉNIX)
大鵬鳥(EL AVE ROC)
巨魚巴哈姆特(BAHAMUT)
巴勒丹德斯(BALDANDERS)
報喪女妖班西(LA BANSHEE)
蛇妖巴西利斯克(EL BASILISCO)
比蒙巨獸(EL BEHEMOTH)
波拉梅茲植物羊(EL BORAMETZ)
布朗尼小矮人(LOS BROWNIES)
戰馬布拉卡(EL BURAK)
海馬(EL CABALLO DEL MAR)
地獄看門犬(EL CANCERBERO)
牛身巨獸卡特布蘭帕斯(EL CATOBLEPAS)
半人馬(EL CENTAURO)
百頭魚(EL CIEN CABEZAS)
天鹿(EL CIERVO CELESTIAL)
狗狼克洛柯塔與仿克洛柯塔(CROCOTAS Y LEUCROCOTAS)
克洛诺斯或赫拉克勒斯飛龍(CRONOS O HÉRCULES)
卡夫卡的混種動物(UNA CRUZA)
拴著鎖鏈的母豬(CHANCHA CON CADENAS)
猶太教惡魔(DEMONIOS DEL JUDAÍSMO)
史威登堡的惡魔(LOS DEMONIOS DE SWEDENBORG)
影子吞噬者(EL DEVORADOR DE LAS SOMBRAS)
雙生(EL DOBLE)
龍(EL DRAGÓN)
中國龍(EL DRAGÓN CHINO)
西方龍(EL DRAGÓN)
預言佛陀誕生的象(EL ELEFANTE QUE PREDIJO EL NACIMIENTO DEL BUDDHA)
小精靈(LOS ELFOS)
埃洛伊人和莫洛克斯人(LOS Y LOS MORLOCKS)
女海妖艾斯西拉(ESCILA)
獅身人面怪物斯芬克斯(LA ESFINGE)
巨型海怪法斯提托倫(FASTITOCALÓN)
中國動物群(FAUNA CHINA)
美國動物群(FAUNA DE LOS ESTADOS UNIDOS)
中國鳳凰(EL FÉNIX CHINO)
神雞(EL GALLO CELESTIAL)
迦樓羅神鳥(GARUDA)
笑臉?與搏命?(EL GATO DE CHESHIRE Y LOS GATOS KILKENNY)
地精諾姆(LOS GNOMOS)
泥人戈倫(EL GOLEM)
獅鷲葛里芬(EL GRIFO)
仙子(LAS HADAſ)
巴比倫異獸(HANIEL, KAFZIEL, AZRIEL Y ANIEL)
雷神侯卡(HAOKAH, DIOS DEL TRUENO)
勒納湖九頭蛇(LA HIDRA DE LERNA)
巨靈利維坦之子(EL HIJO DE LEVIATÁN)
鷹馬(EL HIPOGRIFO)
霍奇甘(HOCHIGAN)
半人馬魚伊克索陶洛斯(ICTIOCENTAUROS)
日本的神靈(EL KAMI)
巨型樹怪胡姆巴巴(KHUMBABA)
海怪克拉肯(EL KRAKEN)
千眼公牛庫亞塔(KUYATA)
瘸子伍夫尼克斯(LOS LAMED WUFNIKS)
女蛇妖拉彌亞(LAS LAMIAS)
亡魂雷姆雷斯(LOS LEMURES)
月兔(LA LIEBRE LUNAR)
莉莉絲(LILITH)
龜之母(LA MADRE DE LAS TORTUGAS)
曼德拉草(LA MANDRÁGORA)
蠍尾獅(EL MANTÍCORA)
牛頭人米諾陶洛斯(EL MINOTAURO)
蟻獅(EL MIRMECOLEÓN)
獨眼巨人(LOS MONÓCULOS)
墨水猴(EL MONO DE LA TINTA)
阿克隆(EL MONSTRUO AQUERONTE)
納迦(LOS NAGAS)
內斯納斯人(EL NESNÁS)
水精靈寧芙(LAS NINFAS)
諾倫三女神(LAS NORNAS)
八岐大蛇(LA ÓCTUPLE SERPIENTE)
奥德拉德克(ODRADEK)
知雨鳥商羊(EL PÁJARO QUE CAUSA LA LLUVIA)
豹(LA PANTERA)
鵜鶘(EL PELÍCANO)
綠毛怪拉弗爾泰(LA PELUDA DE LA FERTE-BERNARD)
鹿鷹獸(EL PERITIO)
侏儒俾格米人(LOS PIGMEOS)
噴火怪物奇美拉 (LA QUIMERA)
吸盤魚雷摩拉(RÉMORA)
C.S.路易斯想像的爬行動物(UN REPTIL SOÑADO POR C.S.LEWIſ)
火王與他的馬(UN REY DE FUEGO Y SU CABALLO)
火蠑螈(LA SALAMANDRA)
羊男薩堤爾(LOS SÁTIROS)
熱生物(LOS SERES TÉRMICOS)
風精靈西爾芙(LOS SILFOS)
不死鳥西摩格(EL SIMURG)
海妖賽蓮(SIRENAS)
哭獸史寬克(EL SQUONK)
金屬巨人塔洛斯(TALOS)
饕餮(EL T’AO-T’IEH)
安南之虎(LOS TIGRES DEL ANNAM)
巨魔(LOS TROLLS)
獨角獸(EL UNICORNIO)
中國獨角獸(EL UNICORNIO CHINO)
銜尾蛇歐洛波洛斯(EL UROBOROS)
女武神瓦爾基麗(LAS VALQUIRIAS)
伊斯蘭的精靈(LOS YINN)
鳥女尤娃基(YOUWARKEE)
巨鯨薩拉坦(EL ZARATÁN)
中國狐狸(EL ZORRO CHINO)

<作者簡介>

波赫士 Jorge Luis Borges
阿根廷作家、詩人、翻譯家,一生的創作極其豐富多彩,是最具分量的拉丁美洲作家,也是西班牙文學大師,被公認是「作家中的作家」。
一八九九年出生於布宜諾斯艾利斯。一九一四年,波赫士舉家搬遷到瑞士日內瓦,波赫士在當地就學。一戰後波赫士全家旅居瑞士、西班牙的多個城市。一九二一年返回阿根廷後,他以作家身分出版了詩集、文學雜誌。一九三八年,他因眼疾而開始學習憑記憶寫作,然後口授,由其母親紀錄下來。他曾因觸怒斐隆軍政府而遭受政治迫害,一九五五年,新政府任命波赫士為國立圖書館館長。
波赫士的書寫簡練地勾勒著繁複多樣的魔幻寫實世界,大大創新了小說的語言,替拉美文學贏得世界聲譽,並開啟了西班牙語文的奇幻風貌。

繪者:彼德‧席斯 Peter Sis
國際知名插畫家、電影製作人、畫家和作家。一九四九年生於捷克,在布拉格應用藝術學院和倫敦皇家藝術學院學習繪畫和電影製作。一九八○年柏林影展,他以動畫短片贏得銀熊獎,之後又陸續得到多倫多大獎、電影金鷹大獎,他的影像作品也成為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永久收藏品。一九八二年彼德.席斯在美國得到政治庇護,從此定居美國。透過莫里斯.桑達克(Maurice Sendak)的引薦,他開始跨足兒童書插畫的領域,隨即於一九八四年遷往紐約,展開全新的事業生涯。得過的獎項包括國際安徒生大獎、紐伯瑞獎、凱迪克獎、《紐約時報》年度最佳插畫獎、美國插畫協會金牌獎、德國繪本大獎等等。

譯者:葉淑吟
西文譯者,永遠在忙碌中尋找翻譯的樂趣。譯有《百年孤寂》、《謎樣的雙眼》、《南方女王》、《海圖迷蹤》、《風中的瑪麗娜》、《愛情的文法課》、《時空旅行社》、《黃雨》、《聖草之書:芙烈達.卡蘿的祕密筆記》、《螺旋之謎》等書。

★內文試閱:

‧作者序

第一版序
一個小孩第一次被帶到動物園。那個孩子可能是我們中的任何一個,或者換句話說,我們曾是那個孩子,只是我們已經忘了。在那個動物園裡,那個可怕的地方,孩子看到他從未見過的活生生的動物;他看到美洲虎、禿鷲、野牛,還有多麼奇怪的長頸鹿。他第一次看到動物王國的各種野生動物,他很享受那種或許使他感到震驚或恐懼的奇觀。他非常喜歡它,而且去動物園成為童年的樂趣,或者被認為是這樣。那我們該如何解釋這種日常但又神祕的體驗呢?
當然,我們也可以否認。我們可以假設,突然被帶去動物園的孩子,在二十年後有了神經質,而事實上,沒有一個孩子沒去過動物園,也沒有一個成人經過仔細檢查沒被發現有神經質。我們可以肯定,孩子是一個探險家,發現駱駝並不比發現鏡子、水或樓梯更奇怪。我們能肯定,孩子信任帶他去滿是動物之處的父母。此外,老虎玩偶或者百科全書上的老虎,使他準備好了毫無畏懼的看待血肉之軀的老虎。柏拉圖(如果他參與這項調查)會告訴我們,孩子早在原型的世界中就見過老虎了,現在當他看到牠時,他認出了牠。叔本華(甚至令人驚訝)會說,孩子看著老虎並不害怕,因為他知道他是老虎,老虎是他,或更確切的說,老虎和他具有相同的本質,即意志。
現在,讓我們從現實的動物園,轉向神話的動物園,轉向動物群不是獅子,而是獅身人面怪物斯芬克斯、獅鷲葛里芬和半人馬的動物園。第二個動物園的動物數量應該超過第一個,因為怪物不外乎是真實存在的元素再加以組合,而組合的藝術是無限的。半人馬是人與馬的組合,牛頭人米諾陶洛斯是人與牛的組合(但丁想像牠有人臉牛身),這樣我們就可以生產——在我們看來——無窮無盡的怪物,魚、鳥和爬行動物的組合,除了受限於我們自己的無聊和厭惡外,沒有其他限制。然而,這種事不會發生;我們製造的怪物誕生後無法存活,謝天謝地。福樓拜在《聖安東尼的誘惑》最後幾頁收集中世紀和古典的怪物,他的評論者告訴我們,他曾嘗試創造一些新的來;怪物的總數並不可觀,能激發人們想像力的寥寥無幾。翻閱我們這本書的人會發現,夢的動物學比上帝的動物學來得貧乏。
我們不知道龍的意義,就像我們不知道宇宙的意義一樣,但是牠的形象中,有一些與人們的想像相符合的東西,因此龍出現在不同的緯度和時代。可以這麼說,龍是一種必要的怪物,而不像奇美拉或者牛身巨獸卡特布蘭帕斯那樣,僅是短暫或偶然的怪物。

J.L.波赫士∕M.G.
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九日,於馬丁內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