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還能抽好禮,年終換機靠自己 贊助
2021-10-29 06:28:02PChome書店

沉浸日本之旅:北日本篇


沉浸日本之旅:北日本篇
作者:吳寧真 出版社:優品 出版日期:2021-10-21 00:00:00

<內容簡介>

體驗日本美好旅途,
最理想的行程就是「隨著櫻前線北上,伴著楓前線回來。」

旅行就是生活,帶著單眼相機,打開心靈與視野的廣角鏡,分享「出走」的嚮往和喜悅。旅行時,拋開一部分現實中的自己和煩惱,釋放壓力,感受親切人情,與私房景點不期而遇;踏上歸途時,又領略滿滿的充電能量,重新找回失落的自我,當大大小小的旅行成為日常,您就將擁有走讀日本、賞味人生的全新觀點。

深度遊走幸福旅程,第一本北日本範圍,涵蓋北陸以北直達東北、北海道;第二本聚焦南日本,包含從東京到京都的東海道以及奈良、大阪、九州、四國、沖繩。

北日本景點,精靈夢鄉白川鄉合掌村、無處不撒金箔的金澤市、此生必去的富士山、蘋果飄香的青森、禪意無限的靜岡縣伊豆修善寺、回頭率最高的藏王溫泉、流冰簇擁的北海道、織田信長統一天下起點的岐阜城、二次元聖地必訪的秋葉原和池袋、帶領參觀者展開幻想大奇航的吉卜力美術館,一一顯影在本書,喚起讀者都市叢林「悶燒」心靈的甦醒願望:我旅行,我的心跳動著。

★本書特色:

旅行就是生活,帶著單眼相機,打開心靈與視野的廣角鏡,分享「出走」的嚮往和喜悅。旅行時,拋開一部分現實中的自己和煩惱,釋放壓力,感受親切人情,與私房景點不期而遇;踏上歸途時,又領略滿滿的充電能量,重新找回失落的自我,當大大小小的旅行成為日常,您就將擁有走讀日本、賞味人生的全新觀點。

★目錄:

Chapter 1、古蹟及日式庭園篇
犬山城(愛知縣犬山市)
岐阜城與金華山(岐阜縣岐阜市)
白川鄉(岐阜縣庄川流域)
金澤兼六園(石川縣金澤市)
日光東照宮(?木縣日光市)
松本城(長野縣松本市)

Chapter 2、美術館及博物館篇
金澤的文豪紀念館(石川縣金澤市)
金澤的美術館(石川縣金澤市)
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東京都三鷹市)
全生庵與幽靈畫展(東京都台東區)
雅敘園(東京都目黑區)
六本木(東京都港區)
根津美術館(東京都港區)
五島美術館(東京都世田谷區)
山種美術館與國學院大學博物館(東京都澀谷區)

Chapter 3、溫泉篇
下呂溫泉(岐阜縣下呂市)
修善寺溫泉(靜岡縣伊豆半島)
伊香保溫泉(群馬縣澀川市)
東京的溫泉與錢湯(東京都)
日光溫泉(?木縣日光市)
藏王溫泉(山形縣山形市)
磐梯山與五色湖(福島縣耶麻郡)

Chapter 4、登山篇
關於登山篇
富士山(靜岡縣?山梨縣)
丹澤(神奈川縣)
高尾山(東京都八王子市)
高水三山(東京都青梅市)
筑波山(茨城縣筑波市)
安達太良山與岳溫泉(福島縣中部)
藏王山(宮城縣?山形縣)

Chapter 5、散策篇
金澤市(石川縣金澤市)
川越(埼玉縣川越市)
勝浦朝市(千葉縣勝浦市)
日光江戶村與鬼怒川(?木縣)
仙台市(宮城縣)
山形市(山形縣)
秋葉原(東京都千代田區)
池袋(東京都豐島區)
掛川花鳥園(靜岡縣掛川市)
奧多摩古道(東京都)
等等力溪谷(東京都世田谷區)
昭和紀念公園(東京都立川市?昭島市)
長?(埼玉縣長?町)
養老溪谷(千葉縣市原市)
尾瀨(福島縣?新潟縣?群馬縣)
青森(青森縣)
北見狐狸牧場(北海道北見市)
北見薄荷紀念館(北海道北見市)
網走鄂霍次克流冰館(北海道網走市)
網走破冰船(北海道網走市)
知床雪原散步(北海道斜里郡)
釧路市(北海道)
釧路濕原與鶴見台(北海道阿寒郡)
帶廣市(北海道)
十勝池田葡萄酒城(北海道中川郡)
函館(北海道函館市)

<作者簡介>

吳?真
自立自強,獨立自主的獅子座,2020年3月取得日本東京國學院大學傳統語文學系博士學位。攻讀博士學位期間曾任日本國立國語研究所專案研究員,博士畢業後獲國學院聘為母校短期大學日本語教師,1年後返國,現任大葉大學應用日語系助理教授。

特別經歷:
在國內先學日語,並未在日就讀語文中心即自行租屋東京考大學。年年均申領得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獎學金;為賺取學費、生活費並增加社會歷練,大學期間曾在牛排館、速食店打工;攻讀碩士期間擔任教授的助教,同時出任語法史研究會會長。

著作:
《日本,我來了》
《日本料理大不同》

興趣:
熱愛旅遊、美食、泡溫泉、登山、攀岩、讀書

★內文試閱:

【松本城】選摘
松本城的天守閣因比其他絕大部分的天守閣都高,先就贏得氣勢,再加上外牆顏色上白下黑,對比分明,十分好看,尤其冬天的時候,遠處的北阿爾卑斯山同樣是白首黑
體,倒映在壯闊的護城河中,堪稱絕景。

我越過護城河,從黑門進入,城堡主體的本丸已經不存,只留下寬闊的腹地作為庭
園,漫步之時,一位身穿忍者服裝的老爺爺喊住了我,看起來是導覽的員工。

「好帥氣的鞋子啊!明天要去爬山嗎?」

我不是很擅長與陌生人交談,但誇讚一個登山者的裝備是個很好的切入點,我不由得停下來寒暄:「我要去上高地。」

上高地是北阿爾卑斯山的玄關,前往的旅客很常在松本轉車,我也是如此,是順路來松本城觀光的,原本對這座城並沒有什麼研究。

「這種嚴冬時節去啊?」

忍者爺爺可能是當地人,聽我這麼一說,立刻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我沒有要登山啦!打算在雪原裡散散步,搭個帳篷就回來了。」

「哇!那今天可能會比明天爬更多高度喔!」忍者爺爺哈哈大笑:「松本城的階梯很
陡,可要小心一點啊!」

他態度爽朗,對松本城也充滿熱情,我難得與陌生人說話這麼放鬆,多聊了幾句才揮手告別,前往天守閣。

由於是保存下來的古建築,松本城正是我最喜歡的那種城堡,由木石所造,空間狹小、光線昏暗,富有一種古意盎然的特殊韻味。走廊上有許多展示,書寫著松本城的歷史,特別是出身於松本市的赤羽夫妻寄贈了大量的火繩槍給松本城,天守閣的二樓可以看
到火繩槍與兵裝品的常設展。

樓梯正如忍者爺爺所說,又窄又陡,讓人充分體認到這不是普通住家,而是軍事機構。有趣的是城堡內工作人員眾多,每個樓梯旁都有人守著,提醒腳下安全。頂樓可以眺望遠方,天氣好時飽覽群山,景色壯麗。這裡比我預期得好太多,松本城美極了。

從天守閣下來的我十分慚愧,我只是個有了多餘時間的過客,沒想到松本城會這麼有魅力,不禁後悔自己沒有先做功課,彷若走馬觀花,這才急急忙忙地想要瞭解這座城池。

處於戰略位置的松本城在戰國時代曾數次易主,被各方勢力激烈搶奪,但到了明治年間,國土統一,各地的城墎都面臨拆毀,無主的松本城也迎來了同樣的命運,天守閣遭到拍賣,即將被拆分。此時,挺身而出的是松本的當地居民。市川量造來自松本城下的下橫田町,擔任副戶長,他提案,登高望遠可以使人心胸開闊,像天守閣這樣壯觀的建築物,正適合籌辦博覽會。同時發動募款為天守閣「贖身」,總算讓天守閣逃過死劫。

但沒過幾年,由於地區合併,松本城失去了管理機構,開始老朽化,甚至逐漸傾頹,注意到此一狀況的是長野縣的松本國中校長小林有也,他向政府進言必須修繕松本城,並到處募款,還進一步成立了「松本天守保存會」,得到當地居民的大力支持,最終成功推動修城。松本城的修繕花了十年,工事結束的隔年,小林校長過世,彷彿是為了替松本城保駕護航到最後一刻。

直到今日,松本市民仍然守護著松本城,除了加入松本城的組織、保存會外,也會從事與松本城相關的義工活動,例如清掃城池、擦洗地板以及旅客導覽。

「原來那位忍者爺爺是義工啊!」我恍然大悟,眼前又浮現出他提到松本城時雙目閃閃發光的模樣,他熱情好客地與我搭話,不像員工,倒像是這家族的家長。

松本城歷經戰亂,換過多任城主,至今通往城堡的橋上仍放置著繪有各任城主姓氏和家紋的燈籠,原本我覺得奇怪,它不像其他的城堡有自己支持的對象,它誰都認,也誰都不認。

現在我明白了,松本城的城主正是每一位愛著它的當地居民,這些人在歷史上默默無名,比起戰國武將卻毫不遜色,有他們,才有如今的國寶天守閣。

我唏噓感慨,又因獲得解答而感到釋然,腳步輕快地離開了松本城。

是因為被深深愛著,所以顯得松本城有魅力,抑或是因為松本城有魅力,才被深深愛著呢?我思索著這個不需要答案的問題,抬頭望去,大雪中的阿爾卑斯山綿延不絕,直到遠方。

【丹澤】選摘
秋末,從矢櫃?入山,一路都是蒼鬱的森林,在即將枯萎的野草襯托下,寶藍色的龍膽花一欉一欉地向陽盛開,優美俏麗,恰如高山上的精靈,朝陽將這一切都抹上了朦朧溫暖的顏色。

向上攀爬不到兩個小時,登山客們發出了驚嘆,原來是一望無際的晴空盡頭,富士山從森林和山脈之上露臉。富士山可說是關東地區登山者的心靈皈依,只要看到那獨特的造型,所有的疲憊都會被洗滌一空,只剩下滿心歡喜,雖然關東大部分的高山山頂都能看到富士山,但像丹澤這樣一路有富士山相伴的登山路線並不多。

到了行者之岳附近,開始出現岩場,假若只是想上山散步賞花的話,建議在此折返。

下午兩點,我們到達當晚住宿的塔之岳「尊佛山莊」,山莊附近有補水點,沁涼的山泉帶著淡淡的甘甜,是只有在山間才能享受的美味。山頂平坦寬闊,適合野餐賞景,西面正是矗立在層巒疊翠背後仍顯高聳入雲的富士山,迷濛夕霧之中,猶如潑墨山水一般。東面則可以俯視遙遠的街道和海灣,山景海景,一次滿足。

夕陽西下,燦爛的白日逐漸轉為橘紅,向富士山傾斜,天空的雲彩都被染成溫柔的暈黃色,我們屏氣凝神,望著高聳的山岳對落日張開雙臂,迎接一天的結束。終於,太陽撲進了富士山懷裡,周遭逐漸黯淡下來,眾人這才發出了感慨聲,不知道是為美景興嘆,抑或是在感傷這彷彿電影的落幕。

但丹澤的一天並沒有就這樣完結,夜幕初籠,山巒已經沉睡,城市卻還醒著,掌燈時
分,東面的街道依次亮起萬家燈火,猶如地上星河,沒有雜質的濃黑天穹裡,雲漢如同宇宙的投射,如同凡間的倒影,遼闊而浪漫;西面的富士山深陷在夜色侵蝕下,卻不知道正有什麼活動,山麓周圍一朵又一朵的煙火綻放,絢麗的花火一瞬間就湮滅,就像是日出日落,也像是這山中的每一刻,所有景致都精彩萬分,但是短暫,所以令人目不暇給,又心生珍惜。

「這才算是百萬美金夜景。」友人低聲讚嘆,小心翼翼地似乎怕驚擾了入睡的山
林。

「至少也值千萬吧!」我笑著接話。

友人也笑了起來,我們不再交談,沉浸在燦爛的低低星垂包圍下。

山屋的夜晚是安靜的,所以顯得兵荒馬亂的凌晨特別嘈雜。尊佛山莊的早飯是關東
煮,寒冷的薄曉時分,喝一口熱湯再舒服不過,尤其白蘿蔔燉得柔軟入味,入口即化,真是完美的清晨。

但太陽還沒出來,一天就還沒開始,匆匆吃過早餐,登山客們蜂擁而出,在山莊門口等待日出。

明月落往富士山的方向,重複著晝夜的循環,東面的街道被晨曦浸染,地平線那端,山與海當中,我們在寒風裡發著抖等待破曉,朝陽初昇,曙光襲捲了海灣、覆蓋了城鎮,也籠罩了我們,還未感覺到日華的溫暖,黑夜留下的冰冷已然消逝,所有人的臉上都泛起笑容。

每天都有日出,但今天的日出是特別的,和昨天不同,與明天也不會一樣,未來永劫,這一幕會長存於我的記憶深處,永不褪色。

揹起行囊,我們在晨光中重新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