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豬吃不吃,你有權選擇 贊助
2021-10-28 06:02:02PChome書店

非人類公所值勤日誌(01)


非人類公所值勤日誌(01)
作者:飲醉長歌 出版社:三日月 出版日期:2021-09-29 00:00:00

<內容簡介>

☆ 超高人氣作者醉飲長歌,最新奇幻萌寵BL大作
☆ 日本新星繪者cyha傾心繪製療癒系封面
☆ 霸氣九尾狐皇子╳半妖苦勞公務員
☆ 天然呆薩摩耶=霸氣狂狷九尾狐妖?!
☆ 公務員SOP沒有教的日常妖怪事件大冒險
---
非人類公所本日執勤紀錄
「你搖搖尾巴,這根香腸就給你吃。」
薩摩耶不耐煩地抬了抬眼,尾巴一搖,搖出了九條。

順利考上公務員的溫潤青年林木,
竟然被丟到專門負責妖怪事務的公所單位。
報到當天不但發現同事全是些妖魔鬼怪,
家裡還自己跑來了幫忙澆花的人 參妖,
和一隻教養超好的薩摩耶?!

另一方面,
青丘國妖族皇子晏玄景上門洽公,
請林木協助調查近期人妖兩界的動亂。
但隨著一起出勤的機會增加,
這隻九尾狐妖怎麼越看越像……狗狗???

★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作者簡介>

醉飲長歌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
文筆幽默,故事輕鬆活潑,喜歡書寫各種甜蜜溫馨的可愛故事。
代表作有《妖怪公寓》、《非人類街道辦》等。

繪者:cyha
、cyha申。
表紙描光栄!
人物描際表情一番力入描。
物語楽嬉。
何卒願。
初次見面,我是cyha。
很榮幸能擔任封面的繪者!
作畫時喜歡著重描繪人物的表情,
如果能讓大家更加享受故事那就太好了。
還請多多指教。

★內文試閱:

六月的天亮得很早。
晨曦濛濛的時候,地處A市郊區的青要村開進來一輛小貨車,轟隆隆地停在一家小戶的院門前。
這家小戶房子蓋得很漂亮,院子裡種著一盆盆綠植,被整理得很好,欣欣向榮。
這院子沒有圍牆,只是象徵性地立了一排竹柵欄,高度大約到成年人腰際。翠綠的藤蔓爬在竹柵欄上,整個院子都透著一股蓬勃的生機。
貨車司機是個中年男人,頭髮有些白了,臉上滿是風霜的褶皺。
他下了車,看了一眼那藤蔓上開出了不少花的漂亮柵欄,卻離得遠遠的,一點湊過去的興趣都沒有。
他很清楚,這竹柵欄看起來無害又漂亮,實際上藤蔓底下藏著全是磨得十分尖銳的鐵釘和竹尖刺,誰想不經同意翻進去,從頭到腳全都會被刮下一層肉來。
院子裡也裝著不知道多少臺監視器,一點死角都沒有,完全不怕有賊。
司機走到門口,規規矩矩地按了門鈴。
林木聽到門鈴聲,打開窗戶應了一聲,匆忙擦掉手上的油漬,衝下了樓。
林木下樓開門,臉上的笑容跟院子裡的植物一樣朝氣蓬勃,嘴角還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德叔早安啊!」
「小林早!」德叔點了點頭,走進院子裡。
「早飯在鍋裡保溫,大肉包,您先去吃點。」林木說著,拿了塊磚頭把柵欄門板擋著,轉頭去搬院裡的花盆。
德叔進了廚房,掀開灶臺上蒸籠的蓋子,看到裡邊躺著六個白白胖胖的大肉包,每個都有巴掌大,旁邊還有兩碗熱豆花。
老規矩,六個裡四個是德叔的,兩個是林木的,他食量小。
德叔拿碗裝了包子,端著豆花往門檻上一坐,邊吃邊看著正在院子搬花盆的林木。
林木很會照顧花草,他院子裡這些種得規規矩矩、極好看的盆景,全都是種好準備供應給A市一些大飯店和行政機關的。
德叔則是負責幫忙運輸的司機,他跟林木斷斷續續也合作幾年了。
他總對林木是一人農業感到可惜,產量和價格再怎麼提高也拉不上去。
老實的德叔覺得,既然林木有這個機會賺錢,帶著全村一起種植不是也挺好的?產量和價格都能提高。
但這種想法總是一閃即逝,摸摸頭就過了。
別看林木長得溫溫和和一副溫雅讀書人的樣子,笑起來還能迷倒一群女孩子,實際上,他是青要村裡出了名的惡霸。
——說是惡霸也不準確,但的確沒人敢惹他。
林木跟他早逝的媽媽是從村外搬來的。
農村多少有些排外,再加上孤兒寡母,誰都能欺負一下。
剛來的時候林木還是個小嬰兒,媽媽又是溫柔和善的性格,在這種人善被人欺的地方吃了不少虧。
過了幾年,林木念書懂事了。本來跟媽媽一樣,性格溫柔和善、甚至有點怯懦的小孩子,不知道從哪學來一套潑婦罵街的架勢,揮舞著掃帚和磚頭,嘴上破口大罵地把來他家找碴的一個無賴趕了出去,還險些把對方的頭殼開了個洞。
三十多歲的大男人,打不過八歲的小孩子,說出去都沒人信。
結果過了沒多久,村裡人就發現林木還真的是天生神力。
小孩子很記仇,打跑一個無賴便更有信心了。接二連三把以前欺負過他媽媽的人追著滿村跑,不論男女全狠狠揍了一頓。
之後就再也沒人欺負母子倆了,有幾個明事理的村人更對他們孤兒寡母很好。
德叔就是其中之一。
但可惜,林木的媽媽身體不好,似乎是生林木的時候種下了什麼病根,在他十八歲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那年撒手人寰了。
她走前告訴林木,讓他外公來收屍。
林木這才知道他的外公是A市挺出名的一間公司的董事長。
林木思考著自己媽媽是多軟弱溫和的一個人,這麼多年都沒回家去求助,多半有鬼。於是他也沒聯絡媽媽的老家,一個人默默辦好了一切後事。
但青要村就小小一塊地,這事瞬間便傳開了,還被無聊的人爆料到網路上,引來了他外公。
外公嘴毒,看不起林木但又覺得好歹是個男孩,於是擺出一副施捨的態度要林木跟他回去,結果被林木諷刺幾句就怒氣沖沖地走了。
林木很會記仇,那時對誰都恨得要死,當天就把院子柵欄全打上鐵釘,院子裡扔了一堆碎玻璃和木頭碎屑,讓那些試圖翻牆的記者和湊熱鬧的村民全躺進了醫院裡。
當時鬧成那樣,現在有了賺錢的門路當然一點都不想跟別人分享。
德叔是打從心眼裡喜歡林木這個孩子,他老是覺得跟林木待在一塊久了,整個人都會平和下來,什麼煩惱都忘了。
可能是因為林木笑起來的確挺好看,嘴一咧,那兩個小酒窩就會冒出來,甜滋滋的。
德叔咬著包子,看著輕輕鬆鬆抱著個大花盆的年輕人,想起前段時間閒聊過的事,問道:「小林啊,你之前說去考的那個公務員怎樣了?」
「嗯,考上了。」林木把手裡的盆栽放上車,笑著說道:「我今天就去報到,辦公室離這也不算特別遠,搭火車就能來回。」
「哦哦。」
最近離村口四里處的地方新建了個火車站,這件事德叔也知道。
「公家機關跟村子不一樣,你可別像在村裡,一言不合就動手。」德叔說完看了一眼竹柵欄,「也不行在辦公室裝那玩意。」
林木有些哭笑不得,「哪能動手啊,也不是什麼大機關,就只是間公所。」
德叔叮囑:「那也是個正經的單位,是鐵飯碗呢,你可別得罪人了。」
林木回了一串的「好好好」,把今天該搬的盆栽搬完,拍了拍手上的灰塵。
「好了。您路上注意安全啊,別撞車了。」
德叔三兩口把剩下的早飯吃完,說道:「我開車都是別人怕我。」
「好。」林木點了點頭,目送德叔離開,接著轉頭進屋吃早飯。
林木從學校畢業一年,順順利利便拿到了公務員的錄取資格。眼看快到指定日期了,他準備去分派的地方報到入職。
林木沒什麼遠大的理想抱負。他對外公的家產毫無興趣,只想得過且過地多賺點錢,然後完成媽媽的遺願開間花店,也不打算去找爸爸,就平平淡淡過自己的生活。
林木的媽媽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就是喜歡研究植物、照顧花草。
她尚未離家時不怎麼討家人喜歡。家裡上有哥哥、下有弟弟,母親又病逝得早,沒人對她噓寒問暖。她又不聽父親的話乖乖去念金融科系、去相親,大學是專攻植物學不說,還經常放相親對象鴿子,跟著實驗室去野外研究花花草草。
這些也就算了,有次離家半年,回來的時候已經懷孕了。
她打死不說孩子的爸爸是誰,也不肯拿掉,就被深感丟臉的父親趕出了家門。
出於自己記仇的私心,林木打算以後要把花店開在A市的金融大廈對面,讓看不起他的外公和舅舅們天天上下班都要看到他,在他們眼皮底下刷存在感。
看不順眼卻又弄不死林木,天天嘔氣還要提心吊膽地擔心他找媒體曝光身世爭家產,那豈不是令人心滿意足。
林木洗好碗上樓,從抽屜裡把密封的檔案和報到用的文件拿了出來,確認一下家裡所有的監視器都正常運作,這才下樓鎖好門,騎著摩托車嘟嘟嘟地離開家。
A市中原區青要路404號青要公所辦事處。
這是林木預定要入職的單位。
辦公室的位置很偏僻,連行人都少得可憐。
林木跟著手機導航找了好久,才終於站定在一扇門前。
他拿著手機,確認了一下門牌號碼,又低頭看了看郵件裡寫的地址。
最終滿臉不敢置信地看向眼前這棟破破爛爛的舊房子。
這房子有多破呢?
是棟普通的平房,但外牆的油漆全剝落了,露出底下紅色的磚塊,窗戶玻璃上有拿報紙補起的破洞。
門是那種只容單人進出,比較古早的木門,外頭的矮柵欄鐵門,也是只能單人進出的款式。
鐵門上的鎖頭壞了不知道多久──已經鏽得不成形了。
連「青要公所辦事處」這幾個字都不是牌匾之類的,而是用粉筆寫在門上。經過長年風吹雨打,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見「青要」和「辦」字。
唯一能證明林木的的確確沒找錯地方的,僅有左邊那棟掛著403號門牌的危樓,和右邊那間掛著405號門牌、還沒開門的髒兮兮小餐館。
左邊403右邊405,中間404,想必沒錯了。
林木:「……」
好破啊。
怎麼能這麼破。
怎麼能破成這樣。
林木感到費解。
他沉默了好一會,還是拉開生銹的鐵門,抬手敲了敲門。
這一敲,那扇看起來飽經風霜、綠漆都已經斑駁的門便應聲倒下。
「???」林木渾身一震。
搞什麼啊!!
怎麼回事啊!!
林木站在門口愣了好一會,探頭看了一眼,發現裡面竟然寬闊明亮又整潔,規規矩矩擺著幾張辦公桌,桌上還放著一些文具,就是沒有人。
辦公室裡的狀況讓林木多少鬆了口氣,他看了一眼時間,發現才八點半。
朝九晚五,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沒人倒也正常。
林木在門口思考了五分鐘,覺得讓門躺在這也不是辦法,於是乾脆進了門,憑藉自己的力氣,把門重新裝進門框,假裝它依然完好無損。
林木裝好後退了幾步,端詳一下自己的傑作,覺得很fine很OK。
非常完美。
就在他準備找張凳子坐下,乖乖等其他人來上班的時候,他剛裝進門框裡的門就被人一腳踹開。
來人一邊走一邊低著頭解襯衫釦子脫衣服,嘴上還碎碎念著:「老烏龜這都大半年了,我要找的人你是找到沒有啊!都多久了,我很急啊!」
林木震驚地看著這個進門就脫衣服的人,震撼得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最終禮貌性地發出了一串沒人能聽到的刪節號。
「……」
那人沒得到答覆,解釦子解得有點不耐煩,乾脆手一甩,十分暴躁地喊道:「幹,這人類的衣服穿著真他媽的難受!」
林木瞪圓了眼,看著眼前的大男人在罵完這句髒話之後,就活生生變成了一隻黑色大狼狗。
林木打了一個冷顫,臉上帶著五分驚恐、四分震撼,還有一分茫然。他張了張嘴,打了個嗝。
大狼狗完全沒正眼看辦公室裡的人,他正在瘋狂甩著腦袋和屁股,試圖從困住他的人類衣服裡掙脫出來。
他掙扎了好一段時間,最後乾脆伸出爪子,撕裂那件緊繃的襯衫。他氣呼呼地一抬頭,就跟沉默注視著他的林木對上了視線。
一人一狗齊齊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