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力閃退?通通記不住?! 贊助
2021-10-23 06:12:02PChome書店

萬能小媳婦(4)完


萬能小媳婦(4)完
作者:寒山乍暖 出版社:狗屋 出版日期:2021-10-14 00:00:00

<內容簡介>

她這人啊,若人家對她好一分,她必是要還回十分才覺心安的,
偏偏他嘴上不會說些甜言蜜語,卻是將她放在心尖尖上珍藏著,
於是乎,她欲走不能,莫名丟了心,甘願和他結髮一生……

羊毛氈、貝殼風鈴等,顧筱努力做出各種精緻的手工藝品來吸引顧客,
名聲打響後,越是獨一無二、她親手製作的成品,就越是有人搶破頭要收購,
不過她也沒忘了帶領沈家人開食肆、買土地,過上滋潤的日子,
她出得廳堂、入得廚房,賺得盆滿缽盈,讚她一句萬能小媳婦她都不害臊,
雖然沈羲和早把賣身契還她,可奇怪的是,重獲自由身的她竟捨不得離開了,
因為和沈家人相處的時間越久,她越覺得他們其實個個都很不錯,
尤其沈母如今根本一顆心全偏著她,就連曾經最疼的三兒沈羲和都比不上她,
再加上她那名義上的相公早已滿心滿眼都是她,對她呵護備至、疼寵有加,
所以她認真想了想,要不……就留下來嫁給他,不走了吧?
賺錢養家這種小事交給她,他便負責光宗耀祖,這筆買賣似乎還挺划算的啊!

★目錄: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番外一 糖糖
番外二 顧小

<作者簡介>

寒山乍暖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先婚後愛及種田文的資深愛好者。筆下人物都是大可愛,很少有極品和狗血,故事平淡中帶著點溫馨及搞笑、幽默,就像生活,細水長流又充滿笑意。平時喜歡美食、養花、擼貓、追劇、逛街、看小說,還喜歡吃肉。

★內文試閱:

第三十一章
天氣轉晴,陽光灑在雪地上,是一片耀目的金色。
風雪總算停了,外面空氣冷凝,比下雪那幾天還冷,就算這樣,張緒也想出去轉轉看看,在家悶了幾日,他想吃多寶閣的小蛋糕了。
今兒的小蛋糕是淡粉色,奶油裡加了草莓醬,滋味特別好。
自春季那會兒做出了小蛋糕,張緒就開始從各地尋找新鮮水果,水果難尋,於是就趁水果盛產時讓師傅多做點果醬,隨用隨取。雖然不及新鮮水果清甜,可加了糖提味,保留濃郁的果香,滋味更是誘人。
多寶閣新來了做點心的師傅,是從御芳齋找來的,善鑽研,他做的蛋糕比顧筱從前見的還好看許多,有道是術業有專攻。李掌櫃年後可能來盛京開鋪子,再來定的分成可就不只是兩成了。
另一邊,雅間裡的安雲郡主也十分欣賞新推出的小蛋糕,只見淺綠色的瓷杯裡裝著軟綿綿的小蛋糕,上面抹了一層粉白色的奶油,最上面用粉色、黃色、綠色奶油畫了一朵海棠花。
她用小勺子挖一口,最先嚐到的是草莓味,然後是黃桃的味道,最後還有一點點清新的茶味。吃一口蛋糕,再喝一口花茶,整個人都甜滋滋的。
安雲舒了口氣,她捧著茶杯左右看看。「好幾日沒來了,有新東西嗎?」
張緒道:「郡主來得早,正好趕上我們東家新做的首飾。」
安雲一進門直接上了二樓雅間,也沒仔細看店面擺的新品,這下一聽有顧筱做的新品,一下子就坐直了。「顧姑娘做的?快拿給我看看。」
張緒立刻應了一聲,安雲郡主一向出手闊綽,別人還不一定掏得出這麼多錢買。
他去一樓把首飾拿上來,深棕色的鏤空木匣子,有一個小巧別致的鎖扣,啪嗒一聲打開,貝母首飾就顯露在安雲眼前。許是雪剛停,太陽又出來的緣故,今天屋裡亮極了,貝母首飾在陽光照射下光華流轉,隱隱還有那麼點仙氣。
同來的姑娘都微微張大了嘴巴,哪個姑娘家不喜歡閃閃發亮的東西?其中一個一眼就相中了蝴蝶簪子,可礙著安雲在場沒好意思說,就算說了,她也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的錢來。
安雲伸手把簪子拿起來,素銀磨得光滑,隱隱能映照出自己的眼睛,上面的蝴蝶……
安雲問道:「這是什麼?我從未見過。」
張緒回道:「是貝母,並非那味藥材,而是珍珠貝殼打磨出來的,都知蚌病成珠,可都不知貝殼也有如此光芒。」
安雲摸了摸貝母。「是呀,渾身上下都好看。」
「這一套首飾都是用貝母做的,髮簪、手串、瓔珞、禁步。」張緒比了個四。「總共四樣,一套五百兩銀子,郡主如果不急,也可以等一陣子,還會有貝母耳飾。」價錢沒這麼貴,一對幾兩銀子,賣的就是圖個多而已。
只不過物以稀為貴,這樣整套的首飾也就這麼一套了,況且顧筱做的和學徒做的不一樣。
安雲有些捨不得放下,馬上就年關了,她正缺一套新首飾。五百兩,就是一套寶石和闐玉首飾也能買來,可是貝母的,就這麼一份,還是顧筱做的……
安雲看別的姑娘想買又捨不得、想看想摸的猶疑目光,心一下子就定下來了。
「包起來吧,耳飾什麼時候到?」
張緒答道:「還得再等一陣子,我們東家說了,耳飾她沒趕得及做,做好了直接給您送過去。」
安雲道:「顧姑娘來送嗎,是送到王府嗎?」
「……是我們的人送去。」張緒看安雲把東西放進去,便把盒子蓋好,一會兒用綢緞包起來。
安雲又道:「哦,那顧姑娘什麼時候過來?我做了羊毛氈,比以前做的好看多了,想給她看看。」
張緒深吸一口氣,顧筱怕麻煩,不然同這些貴女交好,多寶閣的生意肯定比現在好。
「小東家什麼時候過來我也不知道,羊毛氈的話,鈴鐺師傅就能看,不然我把她叫過來……」
安雲擺擺手。「算了。」
她想見顧筱送帖子拜會就好了,哪需要弄什麼偶遇,她跟著張緒下樓結帳,然後把小蛋糕吃完,抱著匣子回王府。
與此同時,顧筱回到家裡,把剩下的貝殼拿出來,沈大娃送回來的貝殼有不少白色的小海螺,她想用它們做幾隻小兔子,給三丫一個,剩下的擺在多寶閣裡賣。
用膠黏肯定不行,顧筱把海螺穿小孔,然後用白色絲線串起來,一個串一個,慢慢做成小兔子的形狀。海螺是白色的,兔子也是白色的,眼睛用紅色石頭,耳朵上面還有海螺的紋路,活靈活現。
小兔子、小貓,顧筱做了兩個,天就黑了,她把燈點上,搓了搓手,出去做晚飯。
周氏已經把粥煮起來,冬天菜少,家裡只有白菜、蘿蔔、紅薯,要麼炒要麼燉,放點肉就香噴噴的。周氏還烙了幾塊餅,挖了點牛肉醬。「小小,早些點燈,不然費眼睛。」
顧筱痛快地點了下頭。「天黑了我就不做了。娘,等雪再化了,大嫂他們就該回來了。」
周氏點點頭。「是啊,叫他們別總忙食肆裡的活兒,可別累壞了。」
家裡人多,想吃啥好的都想等人齊了再吃,還有一個多月就過年了,周氏想一家人都在一塊兒。
顧筱對周氏點點頭。「那我再和大嫂他們說一聲。」
雪化得也快,接下來出了幾天的太陽,路上的雪就化了不少。陳氏他們晚上收拾好食肆,一家人準備回家了。
二娃接替他大哥,抱著錢匣子和帳本,沈二郎帶著一天剩下的菜,還熱乎著呢,聞著特別香。
大丫拉著二丫,陳氏、李氏走在兩人旁邊,一家人就著路邊的雪光,頂著寒風往家走,走了半個多時辰,終於回到了沈家。

屋裡,周氏先把三丫哄睡著了,自己披著衣服等著小輩回來。
沈老爺子有點睏了。「大郎在等門,妳等個啥勁?」
周氏道:「你懂啥?本來下雪前就該把帳算了。」
既然說了賺的錢留一半交一半,每個月該結的就結,那就說話算話,不帶反悔的。
沈老爺子沒話說,他撐起眼皮,強打起精神等人回來。
顧筱那屋的燈已經熄了,風吹到窗戶上,吹得窗紙嘩啦嘩啦地響。外頭聲音太大,顧筱往沈羲和懷裡鑽了鑽,這樣暖和多了。
沈羲和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直,然後把懷裡的人抱緊了一點。
這樣挺好,他想一直抱著。
結果這樣待了沒一會兒,顧筱就掙扎開,躺回自己枕頭上。
沈羲和問:「……怎麼了,不舒服?」
顧筱道:「我有點熱,沒不舒服。」
沈羲和握住她的手。「天冷,熱了也不能踢被子,不然染風寒。」
「知道知道。」顧筱有點睏了,說話聲音越來越小。「大嫂他們回來應該會把錢交給娘,我前兩天給了娘六十兩銀子,說是這個月賺的……」
這個月食肆也有賺個幾百兩銀子吧,給周氏一半,她估算著可能一百兩,自己就拿了六十兩出來上交了。
沈羲和一個月月銀二十多兩,每月給周氏十兩,也給顧筱十兩,他想多賺錢,想換大一點的宅子,以後給顧筱更多錢。
「可以看看食肆帳目,這樣就知道以後要給娘多少錢了。」沈羲和聽顧筱的聲音,好一會兒都沒聽見她說話,看來人是睡著了。
沈羲和便道:「睡吧。」
夜深人靜,沈家人終於到家了。
沈二郎把門鎖上,沈大郎搓著手從屋裡出來。「可算回來了……」
沈二郎把手裡的東西遞過去。「烤好的,熱一熱就行,娘還沒睡呢。」
沈二郎看正屋的燈亮著,沈大郎道:「等你們呢。」
陳氏招呼二娃進去,以前是每天回來把賺的錢給周氏,後來成了一個月算一回,本該月初算的,結果下雪就耽誤了。
周氏看著幾個人鬆了口氣。「回來了。」
陳氏點點頭。「娘,我們明早再過去,這是這個月的帳目,您看看。這一個多月總共賺了七百五十九兩,給您三百八十兩,這裡面有小小的錢。烤生蠔這生意是小小想出來的,下雪她還來幫忙,不過不好算,我們就分出去八十兩銀子。」陳氏心裡記得這份恩情。
李氏也記得,她就沒見過這麼多錢。賣烤生蠔是真賺錢,一天多賺幾十兩,十天就是幾百兩,一個多月她分得一百多兩。一百多兩銀子能在廣寧買間好宅子、買幾十畝田地,不過在盛京還是買不了什麼。
陳氏又道:「咱們家買莊子欠了九百一十二兩銀子,一個月要還七十六兩,說好了這些錢我們大房、二房出,所以還得給您七十六兩。」
親兄弟明算帳,把這些錢算好,誰心裡都自在。食肆是大房、二房忙活,可要是沒顧筱,根本沒這樁生意,做人不能忘本。
一筆筆錢怎麼來的、用到什麼地方,陳氏都給說明白了。周氏滿意地點了點頭,心裡無比熨貼,挺好,家裡人都不是貪財的人。
收錢的時候都是些碎銀子和銅板,已經拿到錢莊換成銀票整銀了。忙活了一個月,周氏拿了三百八十兩,顧筱拿了八十兩,大房、二房扣除還債,還剩一百一十一兩銀子。
陳氏這輩子手裡沒有這麼多錢過,從正屋回去,她就坐在床上數錢,數一遍就數完了。「還是銅板和碎銀子好數,那麼一大匣子,能數好半天呢。」
沈大郎一聲不吭。
交錢的規矩是對家裡所有人定的,他也得交一半。這個月他做了五套家具,一張床、兩個櫃子、一套桌椅,還有一個書架,賺了三十二兩,給周氏一半還剩十六兩。
十六兩,還沒食肆賺得多,沈大郎把兩隻手疊放在胸口,心裡嘆了好幾口氣,覺得真沒面子。
陳氏又數了一遍錢,然後把這些錢和從前攢的私房放一起,以前打絡子攢的,就六百多個銅板,以後這些就是他們大房的家底了。
陳氏把手朝沈大郎伸了伸。「這個月賺的錢呢?」
沈大郎騰地坐起來。「我賺的也不少,這月賺了三十二兩。」
沈大郎沒用錢的地方,把剩餘的銀子一文不差全給陳氏了,陳氏瞋了他一眼。「十六兩,這麼多!」
「嘿,不多,我下個月再加把勁,賺的肯定比這多。」
陳氏道:「可別累壞了,你已經不年輕了。那些刀啊容易傷手,看你一手繭子就知。」
沈大郎低頭看看自己的手。「我這好好的,妳才是,成天幹活……」
陳氏今年才三十四,鬢角就有銀絲了。沈大郎道:「咱們有這麼多錢了,妳也給自己買點東西。」
陳氏搖搖頭。「買啥買,大娃要成親,還有二娃、二丫,用錢的地方多著呢,我啥都不缺。」
陳氏把錢放在床下的牆縫裡,臉上帶著滿足的笑,一個月以後還能賺更多,能攢不少錢。
只是盛京城這種地方,幾百兩銀子根本不夠看。要是娶個盛京媳婦,光買宅子就得好幾千兩,還是能不花就不花,以後有得用錢的地方呢。
沈大郎在一旁嘀咕。「大娃成親有娘操心呢,妳操哪門子心,可算賺錢了,好歹買點……」
另一邊李氏也在數錢,她是沒想過會有這樣的日子。大房有兩個男娃,三房剛成親,三郎都是五品官了,沒想到二房也能存錢,這種事作夢都能笑出聲來。
李氏道:「年後我就找人給大丫相看親事,然後再問問娘的意思。」
沈二郎撓了撓腦袋。「妳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李氏捧著銀子。「咱們在盛京多賺點,萬一以後回老家了也有倚仗。我跟大嫂商量過,年後找找鋪子,食肆地方有些小。」
人多了就沒地方坐,只能打包帶走,做活的都是家裡人,有時候忙不過來。
沈二郎沒話說,他在食肆淨幹劈柴挑水的活兒,李氏怎麼說就怎麼辦。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0/12上市的【文創風】999《萬能小媳婦》4(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