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觀升級內部強化日規 2022登場 贊助
2021-10-20 06:20:03PChome書店

以你為名的小時光(上下)


以你為名的小時光(上下)
作者:東奔西顧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21-10-14 00:00:00

<內容簡介>

☆ 熱播電視劇《我的小確幸》、暢銷小說《只想和你好好的》、《那天開始的美好時光》
甜系教主 東奔西顧 唯美浪漫之作
☆ 當當網 2萬名讀者傾情推薦,好評率100%
☆ 竹馬嗅青梅,暗戀的酸甜滋味,幸福到讓人嘴角揚起。
☆ 附贈兩萬字暖甜回憶番外!

(上)

江聖卓在喬樂曦的眼裡是花蝴蝶、種馬,
喬樂曦在江聖卓的眼裡是披著羊皮的大灰狼、美女蛇。
他們在對方眼裡都是禽獸,是黃曆上的那四個字——不宜嫁娶。

喬家小女兒,在外人面前乖巧如小白兔,在竹馬面前張牙舞爪,
竹馬叫她──「腹黑母金剛」。
所有人都當他們是青梅竹馬,是兄妹,
喬樂曦也想把江聖卓當作哥哥,
可當她看著江聖卓身旁變換不斷的女伴,
還有那曾經停留在江聖卓心上的女人即將回國時,
內心的酸澀與苦痛,卻欺騙不了自己……

江聖卓,江家么孫,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青梅賜渾名──「江蝴蝶」。
他總是告訴自己,喬樂曦,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
所以任由喬樂曦對他的誤解,讓她看見自己風流的一面,
可為什麼每次看到喬樂曦對自己露出痛苦、失落的眼神時,
會感到心慌難受、會笨拙地想要逗她笑……

(下)

他想起小時候一臉懵懂稚聲稚氣地問:
「爺爺,『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總被無情惱』,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爺爺笑著說:「小子,等你以後有了喜歡的女孩子就知道了。」
他現在知道了,可是爺爺沒告訴他,這種感覺這麼難受。

多年的誤會終於解開,他們終於牽起了手,不再是旁人眼中的青梅竹馬兄妹。
當江聖卓以為能與喬樂曦在一起一輩子時,
喬樂曦的父親卻斷言他還不夠成熟、他保護不了她,
暗藏著的陰謀也隨之向喬樂曦撲來……

在廣闊的原野上,喬樂曦仰頭看著星空,
江聖卓看著她的側臉,看著那明媚的笑容與映在那雙眼中的星空。
喬樂曦看著那從小到大都未曾厭煩過的臉龐,用力記住他給予的溫情。
而後這些,都將成為伴隨著他們孤獨夜晚的養分。
──直到他們再次重逢。

★目錄:

第一章 妖孽也成雙
第二章 相愛相殺
第三章 那些青春飛揚的日子
第四章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第五章 春風得意
第六章 暗戀惶惶
第七章 年少時的情懷
第八章 兩情相悅
第九章 危機四伏
第十章 我心溫柔
第十一章 相思,是一個「曦」字
第十二章 向日葵花海
番外一 鮮衣怒馬少年時
番外二 時光以你為名
番外三 一江春水向東流

<作者簡介>

東奔西顧
歡萌暖甜系青春作家,天然呆、自然萌。
其作品文筆活潑輕快,內容笑點多多,溫暖甜蜜的創作風格獲得了眾多讀者的喜歡。
人生格言是:「生命不息,挖坑不止,有坑必填」。

已著:《君子有九思》、《只想和你好好的》、《以你為名的小時光》、《那天開始的美好時光(原書名:回眸一笑)》、《我的小確幸》等暢銷作品。

新浪微博:@ Mr東奔西顧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妖孽也成雙

夏日的午後,雖然已經三、四點鐘,但陽光依舊毒辣,透過層層樹葉,在地上打下斑駁的光影。一棟二層樓的小洋房裡,書房正中央站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皮膚白皙,五官精緻,頭髮有些淩亂,校服歪歪扭扭地套在身上,竟然有種說不出的好看,那雙眼睛低垂著,眼尾挑起,雖然年紀小尚未長開,但身上卻帶著一種若有似無的吸引力。
他對面的沙發上坐著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正一臉嚴厲地責罵他。
「今天你又蹺課去打籃球!如果不是被我逮到打電話給你,你是不是打算晚上再回來啊?」
少年抬起頭,一雙眼睛細長明亮,臉上帶著討好的笑:「沒有,爺爺,怎麼會呢,我真的沒有去打籃球!」
老人瞪他一眼:「還嘴硬!我……」
老人還想再說點什麼,就聽到外面的喧鬧聲。
「江聖卓!你給我出來!說好的下午陪我去買參考書,你又放我鴿子!我在太陽底下等了兩小時!」喬樂曦敲開江家的門就大吵大嚷,一張小臉紅撲撲的,不知是曬的還是氣的。
江奶奶迎上去笑著哄了兩句:「他爺爺正在訓他呢,丫頭妳就別生氣了。」
喬樂曦往那道門一看,房門正好從裡面打開,老人一改剛才的嚴肅,笑瞇瞇地走出來,身後跟著無精打采的江聖卓。
江爺爺親切地對喬樂曦招招手:「丫頭,過來爺爺這邊。」
喬樂曦一看到江聖卓,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又拱了起來,跑過去對江爺爺控訴他的罪行:「爺爺,那本參考書特別難買,我好不容易才打聽到城南那家書店有,我又不知道路,就讓江聖卓陪我去,說好的在籃球場等,結果我等了兩小時他都沒來!不知道現在賣完了沒??」邊說邊沮喪地垂下了腦袋。
江聖卓站在一旁也低低地垂著頭,看上去像是悔過,嘴角卻抑制不住地往上翹。
江爺爺睨了江聖卓一眼:「你這小子不早說!我還以為你蹺課去打球呢!」
江聖卓攬著江奶奶嬉皮笑臉地開口:「我早說了,是您不信啊,對吧,奶奶?」
江奶奶輕輕地拍了一下他的腦袋:「你這小子老是油嘴滑舌的,不正經!」雖然口氣嚴厲,但眼裡滿滿的都是溺愛。
江爺爺摸摸喬樂曦的腦袋:「別哭呀,丫頭,我這就讓他陪你去。」說完叫來警衛,「你讓司機送他們兩個過去,快去快回。」
喬樂曦立刻出聲阻止:「別,爺爺,您那車牌號一出現,就會引起圍觀,我可不敢坐。我們搭計程車去就行。」說完拽過江聖卓,「快走吧,再晚就真的賣完了!」
兩個人拉拉扯扯地跑了出去,喬樂曦還不忘回頭:「爺爺、奶奶再見!」
江奶奶在身後囑咐:「路上注意安全!」
兩個人跑出了那棟小洋房,走到大院東南角的樹蔭下。喬樂曦甩開江聖卓的手臂,一臉嫌棄:「你說你!蹺課去打籃球就算了,還被抓了個正著,你行不行啊?還要我來救場,我和萊萊正在逛街呢!」
這種老把戲,他們倆從小玩到大,默契十足。
江聖卓懶懶地靠在樹上,挑眉看她,細長黑亮的頭髮紮成馬尾,齊劉海下那雙眼睛裡聚滿了金色的陽光,此刻一張小臉氣得鼓鼓地看著他。
江聖卓沒忍住嗆回去:「妳還蹺課逛街,有本事啊!我哪知道那麼巧啊,欸,妳怎麼知道我被揪回來了啊?」
喬樂曦白了他一眼:「葉梓楠打電話給我了唄,他可真是你的好兄弟啊!你前腳剛被抓,他後腳馬上打電話給我讓我來救你。」
江聖卓懶洋洋地揚著手:「這次就謝謝妳囉,巧樂茲!」
喬樂曦一聽到這個詞立刻炸了毛:「告訴你多少遍了!不許叫我巧樂茲!江蝴蝶!」
江聖卓一臉壞笑:「我就叫,巧樂茲、巧樂茲……」
「江蝴蝶、江蝴蝶!」
「哎喲,妳別踩我啊!」
「你別扯我的頭髮!快放手!」
「妳先收腳我就放手!」
「你先!」
「妳先!」
「……」
響徹盛夏的悠悠蟬鳴中,年紀相仿的男孩女孩正鬧得不亦樂乎。

—※—

幾年後。
還是那棟洋房,還是那間書房。
當年的那個少年如今已經長成了眼前的翩翩公子,帶著幾分桃花相,一身灰色的休閒裝襯得整個人越發清俊,不過依舊規規矩矩地站著。
當年的老人吼起來依然中氣十足:「買了那麼招搖的車!還掛了這樣的車牌,整天在外面招搖過市!我和你爸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江聖卓挑挑眉,這些話他從小聽到大,都能倒背如流了,可臉上卻不敢表現出半分不耐煩,只是心裡有些著急,偷偷瞟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內心嘀咕著,她怎麼還不來啊。
江聖卓剛嘀咕完,樓下就傳來了喊叫聲。
「江聖卓!你給我出來!別以為你躲在這裡,我就拿你沒轍!」
當年的小姑娘頭上的馬尾散了開來燙成了大捲,鬆鬆散散地垂下來,臉上化著淡妝,如果忽略掉那滿臉怒容,應該是個上乘的美女。
江聖卓跟在江爺爺身後下樓的時候,對著喬樂曦伸出大拇指,隔空對口型。
喬樂曦看都不看他,上前攬住江爺爺的手臂,手裡拿著一張報紙:「爺爺,您看!他又和女明星出去吃飯!」
娛樂版頭條的配圖,是他和當紅女明星在吃燭光晚餐,燭光昏暗,他的臉在模糊的光線裡格外柔和,有一絲動人心弦的帥氣,照片上的他大大方方地對著鏡頭眉開眼笑,絲毫不在意狗仔隊的跟拍。
相似的橋段,一樣的結果。
出了江家的門,喬樂曦就開始訓他:「江蝴蝶,老爺子年紀大了,你就不能少出點事,讓他老人家省省心?這種把戲,我們倆從小玩到大,你真當老爺子是傻的啊。他不過是順著臺階下放你一馬,你怎麼不知悔改呢?」
「哼,我從小就是這樣,忽然安靜了,我怕老爺子不習慣接受不了。」 江聖卓靠在車邊點了一根菸,叼在嘴裡歪頭看她,一雙桃花眼斜飛入鬢,一開口便是玩世不恭的調調,「妳剛才說什麼?少出點事?前陣子不知道是誰啊,去酒吧玩到後半夜被她爸查崗逮到,拿我當擋箭牌,說什麼和我一起討論設計圖呢,真是說謊都不會臉紅的啊。我和妳們公司合作的那個專案結束了沒有一年也有八個月了吧?我和妳討論什麼設計圖呢?春宮圖?」
喬樂曦被他說得臉紅,對他皺皺鼻子:「是我行了吧?當年也不知道是誰,留學的時候和黑人玩Hip-Hop 鬥舞,影片傳得整個留學生網站都是,結果被揪回家檢討!」
「是我是我,我承認,那又不知道是誰,高二那年一聲不響就要去西藏,還硬要拉著我一起去,回來又拉著我做墊背的……」
「那又是誰……」
青梅竹馬就是這點不好,一旦鬥起嘴,自小到大所有的糗事對方都一清二楚,互相攻擊。
到了最後,喬樂曦被氣得跳腳,一巴掌拍過去:「怎麼說我也是一個弱女子,你就不能讓讓我?」
江聖卓哈哈大笑,好像她的話是個天大的笑話,戲謔著開口:「還弱女子呢?妳就是一個腹黑女金剛,我讓得著嗎?」
「……」
最後兩個人氣喘吁吁地靠在車邊暫時休戰。
喬樂曦用腳踢踢江聖卓:「你就不能學學低調這兩個字怎麼寫?」
江聖卓冷哼一聲,意有所指地瞟她一眼:「我又沒偷沒搶,我自己賺的錢買的車,為什麼要藏著躲著,跟幹了見不得人的事一樣?誰跟妳似的,那麼會裝,虛偽。」
喬樂曦白了他一眼,他現在就是一個遊戲人間的放蕩公子哥,她懶得和他計較:「我和你沒什麼共同語言。」
「我說」,江聖卓捻滅菸頭,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半垂著頭看她,「妳今天用這個理由,就不怕老爺子誤會妳在吃醋?」
喬樂曦歪頭看著他,他懶懶散散地站著,卻有一種悠然自得的帥氣,她愣了一下,很快笑出來:「哈哈,吃醋?別說笑了,我們都認識多少年了,如果要有什麼早就有了,還會等到今天?哈哈,笑死人了!」
江聖卓也笑了出來,眉眼彎彎,兩頰上的酒窩格外深:「也是,我也是這麼想。」
喬樂曦和江聖卓從不記事時就認識了,他的爺爺和她的外公是戰友,比親兄弟還親,他的父親和她的父親又是竹馬,他們從小在同一個大院裡長大,淵源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