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魚油蝦紅素限時優惠第二件999 贊助
2021-10-19 05:48:02PChome書店

中國殖民統治下的「東突厥斯坦」:維吾爾雄鷹伊利夏提文集(1)


中國殖民統治下的「東突厥斯坦」:維吾爾雄鷹伊利夏提文集(1)
作者:伊利夏提 出版社:前衛 出版日期:2021-09-24 00:00:00

<內容簡介>

星月藍旗,是榮譽跟勇氣的象徵

自由不會從天而降,
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是現在進行式!

伊利夏提(Ilshat Hassan Kokbore),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從小歷經過文革與中國對維吾爾族的殖民政策,於2003年逃離中國,抵達馬來西亞後輾轉再去美國。這本書匯集了伊利夏提歷年來自身及他人的遭遇,以及中國種種不人道的行為與政策,藉由自由鬥士、維吾爾雄鷹的伊利夏提的勇氣書寫與倡導精神,期望台灣人能夠「站在維吾爾人的立場,思考維吾爾人的危機」,反思台灣所遭受的困境與未來。
本書為伊利夏提針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問題及中國集權統治發展的評論合集。書中提及許多維吾爾人遭到種族歧視、語言統一政策、信仰禁止政策、再教育集中營政策、線民舉報政策,甚至被冠上「恐怖份子」的醜名,中國一系列「殖民式」的種族滅絕政策,正發生在維吾爾人身上。

★名人推薦:

吳豪人(輔大法律系教授、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
林文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林昶佐/Freddy(立法委員)
林靜儀(民進黨前國際事務部主任)
何朝棟(律師、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理事長)
沈柏洋(國立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范 雲(立法委員、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聯合推薦】(按姓氏筆畫排序)

★目錄:

自序

1 20個「維吾爾恐怖分子」是怎樣「煉成」的?
2 「雙語」枷鎖下掙扎的維吾爾教師!
3 做維吾爾人,難道錯了嗎?
4 你是分裂分子!?
5 做賊的喊捉賊—記2011.7.18和田槍殺維吾爾人慘案
6 自相矛盾的新聞報導?──再說7.18和田屠殺維吾爾人慘案
7 是「援疆幹部」?還是「開拓團」?
8 維吾爾「恐怖分子」名單?!
9 阿克蘇阿依庫勒鎮 警民對峙事件報導
10 由「殺漢滅回」口號的演化,看中共對維吾爾人的妖魔化宣傳
11 中共引火焚身
12 對中國式維吾爾「恐怖襲擊案」的疑問
13 什麼原因使夫妻母子走向死亡?
14 姍姍來遲「東突伊斯蘭黨」,遙遙相呼暴政中共
15 政治不合格的學生是哪些人?
16 玩火者必自焚
17 喀什噶爾葉城縣2012年228事件真相
18 中共在收穫民族仇視宣傳的苦果
19 阿克蘇柯平縣 闖紅燈被射殺的維吾爾年輕人慘案續
20 遲到的中共版「闢謠」報導──阿克蘇柯平縣,「維吾爾青年闖紅燈被射殺之死」續二
21 政治移民是無辜者嗎?
22 「菁英」、「學者」們的智力、知識盲點!
23 走鋼絲的維吾爾員警
24 分裂的開齋節
25 莎車人民吹響了東突厥斯坦獨立的號角
26 張春賢在火上澆油
27 民族壓迫中的維吾爾農民之一
28 民族壓迫中的維吾爾農民之二
29 一位旅遊經理的陳述
30 同樣的共產黨幹部,不一樣的懲處!
31 維吾爾人被迫放棄使用智慧型手機
32 是戶口改革,還是強化殖民?
33 為什麼是烏魯木齊火車站?
34 孩子,我們對不起你!
35 民族壓迫中的維吾爾農民之三
36 民族壓迫中的維吾爾人──「綠卡」、「良民證」
37 民族壓迫中的維吾爾人──被剝奪的隱私權
38 民族壓迫中的維吾爾人──自己家園的囚徒
39 張春賢又在說謊
40 民族壓迫中被犧牲的維吾爾兒童
41 官方版瀋陽屠殺維吾爾人案前後矛盾、漏洞百出
42 中國政府再次證實:東突厥斯坦,非中國領土!
43 中國想乘西方之危,搭「反恐」戰車
44 欲哭無淚──反恐名義下被殘酷屠殺的維吾爾兒童和婦女
45 幸福與厄運──記9歲維吾爾小姑娘姆尼熱(Munire)短暫一生
46 被褻瀆的人類之愛
47 帕提古麗.古拉姆—維吾爾失蹤者的母親
48 文字改革──維吾爾人經歷的「文革」最大劫難
49 失去公民權的維吾爾教師
50 國際社會,請不要再讓維吾爾人絕望
51 一些維吾爾人又成了共產黨的香餑餑
52 習近平上任後的東突厥斯坦局勢
53 如火如荼的「認親」政治運動
54 極端主義籠罩下的東突厥斯坦
55 極端主義的政策,是失敗的「經驗」!
56 什麼時候「尊老敬師」也變成了「極端」?
57 只有維吾爾人是「恐怖分子」?
58 禁止特定維吾爾人名背後的荒謬邏輯
59 民族壓迫下的「大義滅親」
60 維吾爾自治區又開始禁書
61 中國的邊疆政策──只要土地不要人
62 驅趕「低端人口」始自烏魯木齊
63 帶著枷鎖的演出
64 劫後餘生,一位維吾爾人女士的陳述
65 好了傷疤忘了疼

<作者簡介>

伊利夏提‧哈桑‧柯克博爾(Ilshat Hassan Kokbore)
1962年生,維吾爾人,生於東突厥斯坦伊寧縣曲魯海鄉。1988年畢業於大連理工大學化工系。畢業後,在石河子技術學校教師培訓學院,擔任維吾爾語老師與化工講師15年。2003年11月逃亡至馬來西亞,2006年6月經聯合國難民署安置而前往美國。2013年4月宣誓入籍美國,成為美國公民。2016年,被美國的維吾爾人,推選為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任期至2019年。目前伊利夏提擔任美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中國事務部主任。
伊利夏提長期提筆為文,關注維吾爾人權與文化發展,揭露並嚴厲批判中共殖民政權對維吾爾人民迫害之事實。文章發表於許多網站,如《博訊新聞網》、《維吾爾之聲網站》、《自由亞洲電台》、《維吾爾人權項目》、「博訊部落格」伊利夏提〈東土之鷹〉……等等。

★內文試閱:

‧作者序

有人說,我寫的文章,有太多的情緒。我不否認。
尤其我早期的文章,確實滿腔怒氣、盡情宣洩。但是身為一個弱勢的維吾爾民族知識份子,承受中國高壓,我們維吾爾民族的信仰、文化、傳統和語言,無時無刻都遭到極權中國的攻擊,眼看著自己的民族,慘遭強權圍剿,日漸虛弱、呻吟掙扎,我情緒起伏,難以自制。
我和大家一樣,我也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普通人。我有父母、兄弟姊妹、鄰里朋友。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年齡的增長,正當我在流亡中,最需要他們的時候,我的親朋好友,卻一個一個消失了。有的,永遠告別了;有的,失蹤了,完全失去聯繫。
殘酷的世界,使我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我開始冷靜地,敘述維吾爾人每天面臨的殘酷真相;敘述維吾爾人稍一不小心就會遭遇的每一個慘案;敘述中共政權為了「維穩」,製造每一個維吾爾「恐怖案件」的前因後果,及這些編造「恐怖案件」的拙劣手段和前後矛盾之處。
集中營不是突然出現的一個暴行。可以這麼說,集中營是中國殖民政權,針對維吾爾人,長期軟硬兼施的同化政策失敗之後,最後的解決方案!
本書中的文章,敘述的是遭到圍剿的維吾爾人,如何被中國殖民者,以各種政治名義,一步一步將他們關入集中營,而面臨種族屠殺的悲劇。
我寫文章的過程,即是在敘說一個古老民族最後的悲哀,這也是我—作為這個悲劇民族的一個知識份子,認識民族悲劇的前因後果,及歷史教訓的過程。因而,我的文章也反映我的學習認識過程。如:我前期文章,沿用了中國有意而為之的「東土耳其斯坦」,作為我家園的名稱。
但後來,經過我自己研究發現,「東土耳其斯坦」之名稱,其實是中國殖民政權,為了將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和泛突厥主義捆綁在一起,用來恐嚇世界之陰謀的一部分。而且,「東土耳其斯坦」,是對原地名徹頭徹尾的錯誤音譯。因而,我在專門寫文章指出之後,開始使用正確的名稱──「東突厥斯坦」,而不是錯誤的「東土耳其斯坦」。但本書編輯時,為忠實原文,對前期文章寫作時使用的「東土耳其斯坦」,未作更正,敬請讀者理解。
最後,借此機會,我想對本書編輯邱斐顯女士,表達我深深地敬意和謝意,沒有她夜以繼日的修訂和考證,這些文章很難成書面世。
前衛出版社的林文欽社長,我自幾年前認識他之後,就感覺他是個真誠的朋友。在他出版第一本有關維吾爾人的書《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東突厥斯坦》之後,他更是成了我們維吾爾人在台灣的朋友和支持者。沒有他勇於承擔風險的精神,出版這本「站在維吾爾人立場,討論維吾爾人危機」的書,在台灣想出版這樣的書,也可能是天方夜譚。「謝謝他。」是我目前能夠真誠表達的。
我為了完成這些書稿的修訂與補充,很多時間,我只管吃飯和工作,其他照顧女兒和家務的重擔,全部都落到了妻子身上。尤其是小女兒,每次她想和父親玩兒一會兒,我都是忙、忙、忙,想起來就令我內疚。辛苦了,妻子!對不起了,女兒!謝謝你們,始終不渝地全力支持我!

伊利夏提於2021年1月12日

‧摘文

1
20個「維吾爾恐怖分子」是怎樣「煉成」的?

維吾爾人A的故事

我來談點我方的故事,我相信讀者的智力,讓讀者自己去得出結論。我不用別人的話,來證明我所說的話為真。我只談我和這二十二個維吾爾人的一段短暫,但永遠難忘的交流。
這二十二個維吾爾人根本不是同時出境的,大多數在此前根本互相不認識。最早的一位維吾爾人(為了方便,我稱他為A),據我的調查,他在2009年5月中旬就已到達泰國。
A,他根本不是非法出境,他用的是「自治區」公安廳頒發的護照出來的。是「自治區」安全廳讓他到東南亞的(這是他親口在電話裡跟我說的,有其給聯合國的申請政治避難聲明為證)。A在上海讀書時,就被迫為上海國家安全局工作,主要是收集上海維吾爾學生及維吾爾商人的言談、舉止,監督他們的動向。他在上海上學幾年,上海安全局胡蘿蔔加大棒,連哄騙帶嚇唬他,讓他工作到2007年畢業為止。
A 在7.5之前,也就是2009年的5月底,就已離開泰國到柬埔寨了。A 是合法進入柬埔寨的,他有進入柬埔寨的簽證。他從泰國到柬埔寨,是因為在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署告訴他,柬埔寨是唯一一個在聯合國難民保護公約上簽字的國家。所以比較安全。他在7.5慘案發生前,就已經向聯合國駐柬埔寨難民署申請政治避難。
A在6月初與我們聯繫,問我們能否給予他經濟幫助,因為柬埔寨不允許難民打工。我們朋友間湊了一些款,分次寄去給他。他告訴我們他的背景真相:在他上大學期間,因為他家鄉的政府無理拆遷他們家的房子,他就事實真相,發了個電郵,給自由亞洲電台。過了幾天,上海國家安全局就找上門來,將他帶到一個賓館,進行了十幾小時的審訊。最終在威脅利誘下,他被逼為中國上海國家安全局工作。

A在柬埔寨協助三個維吾爾人

2007年,大學畢業後,A回到了東土耳其斯坦。在烏魯木齊,他因為再一次向自由亞洲電台,通報一件惡性的、公安在大庭廣眾下開槍,槍殺維吾爾人的事件,而再一次被安全局抓捕,審訊。最後以向敵對電台提供情報等罪名,被判勞動教養一年。
勞動教養結束後,A回到原籍父母身邊,但他無法找到工作。不得已,準備出國尋找出路。在更新護照時,他遭到員警刁難,最後他在答應為員警及安全部門工作之後,才得到新的護照。他到東南亞去,是「自治區」安全局安排的。
如果A是恐怖分子,那麼,中國國家安全局,就是最大的恐怖組織後台!是中國國家安全局策劃並組織了這個恐怖組織。武和平如果努力的話,應該能夠從中國國家安全部內部,再發現這個恐怖組織的成員,但他不敢,也不會,因為他也是這個恐怖組織的一員。
7.5慘案發生時,我在土耳其。7月底我回到美國。到10月底,有人告訴我,有幾位維吾爾人逃到越南,需要幫助。我們急急忙忙又湊了點錢,想找人去接一下他們(後面我將談這個問題)。
他們一共四個人,護照都是花錢買來的。護照上的名字,是漢人的名字。所以當他們第一次試圖進入柬埔寨時,因他們長得不像中國人,在柬埔寨一方關口被遣送回越南。越南警方將他們關進一個收容所之類的地方。
我們知道情況後,幾個人商量一下,在電話裡告訴他們,如能逃跑的話就跑。最後三個人成功地從越南收容所跑出來。很快,他們休息一下,就又出發到柬埔寨邊境。這時,早先來到柬埔寨的那位維吾爾人A,找了幾個柬埔寨黑社會的人,連夜將這三人接到柬埔寨。這樣,到十月初,在柬埔寨就集中了四位逃難的維吾爾人。

22個人到柬埔寨前互不相識

等11月中旬,我從島國普勞回來時,又有幾名維吾爾人,通過越南,逃難到柬埔寨。
這樣分批分次,到11月底時,柬埔寨的維吾爾人,人數達到了二十二個。這二十二個人裡面,除A外,還有一個維吾爾人,是11月底從老撾4到泰國的。然後,他聽泰國的維吾爾人說,柬埔寨是唯一在聯合國難民公約上簽字的國家;他又聽說柬埔寨有很多維吾爾人,因此他就從泰國來到柬埔寨的。他是第二個從泰國進入柬埔寨的維吾爾人。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總共失聯了五個人。這五個人都是在越南失蹤的。兩個是在越南收容所失去聯繫的。另外三名是在越南逃亡時,和我們失去聯繫。我始終懷疑,這五個人已經被越南警方交給了中國警方,而被中國警方槍殺了。
這些維吾爾人集中到柬埔寨有三個原因:第一,柬埔寨是唯一在聯合國難民公約簽字的東南亞國家。此前,柬埔寨一直配合聯合國難民署工作。第二,維吾爾人A已經在柬埔寨,他的英語很好。在接運後來的維吾爾逃難者的過程中,他出力很大,使我們不必派人去幫助逃難者。第三,我們過分信任聯合國難民署的承諾,過分信任美歐國家在柬埔寨的影響力。
這二十二個人,到柬埔寨之前,大多數互相不認識。他們在柬埔寨時,也是分散居住,根本不存在「出境後,宣誓加入『東伊運』」的問題。即沒有條件,也沒有時間。
在越南逃亡時,他們疲於奔命,連吃飯都成問題,哪有時間宣誓?而且在進入柬埔寨前,他們根本不知道有維吾爾人在柬埔寨,更不知道會碰到誰。
他們到柬埔寨後,我們每天和他們通話,安排他們去見聯合國官員,以及準備難民署所需材料,以儘快將他們轉移到第三國。因為儘管我們相信聯合國難民署,相信美歐在柬埔寨的影響力;但我們還是非常擔心他們的安全。柬埔寨畢竟曾經是中國的附庸!畢竟洪森是前赤棉的人,他改邪歸正也只有幾年。難免狗改不了吃屎。

中共避談基督教會的幫助

在那種情況下,若有人認為,這二十二個維吾爾人會在柬埔寨,宣誓加入「東伊運」,那是無稽之談。是我們在幫助他們,是我們從美國寄的錢。我們每天都在和他們通電話,如有任何事,我們應該是知道的,不可能二十二個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變成了一個我們都不知道的組織的成員。更何況他們還沒有逃離虎口呢!他們自己都知道,危險隨時可能降臨。
還有一個當時媒體上非常熱門,但這次武和平非常奇怪地避而不談,一概沒提的焦點—地下教會的幫助。我想,武和平大概也知道,如果他提了這個基督教會的全力幫助,他的恐怖指控會顯得無法自圓其說。
基督教會,是在我們的要求下,來到越南的。我們在美國認識的兩個傳教士朋友,當時都在東南亞。所以當我們聽說,四個逃難的維吾爾兄弟被越南警方抓了,我們就打電話四處找人,看誰最近,可以去幫助他們。當時,正好這兩位朋友中的一位就在香港,所以他自告奮勇去幫助我們去救這四個維吾爾人。一直到這二十二個維吾爾人,被中共強力從柬埔寨抓走為止,這些基督教傳教士,都和這些維吾爾人在一起!有一個還和他們住在一起!
好可怕,基督徒和這麼危險的伊斯蘭恐怖分子住在一起,武和平應該早一點警告這些基督教傳教士!
如果武和平再能順藤摸瓜,將調查延伸到這些基督教傳教士,我是說,把他們帶到中國,讓中國的公安,安全人員審訊上一星期,說不定還能發現這些恐怖分子,準備炸聯合國難民署駐柬埔寨辦公室的一些手製原始炸彈。

被指控者是7.5慘案見證者

畢竟,在柬埔寨,一開始這些維吾爾人可以自由地進出商店買東西,不像在東土耳其斯坦,維吾爾人買化學肥料都要在政府監督下,更不要說買化學原料要公安局審批!在東土耳其斯坦,賣化學原料的商店都是漢人開的,不是沒有原因的。(便於中國警方在需要時破獲恐怖案子。)
從柬埔寨抓捕後,送回中國的維吾爾人只有二十個。逃跑的兩個人,是最後從越南來到柬埔寨加入他們的。如此一來,中國公安部的手裡,扣除婦女、孩子,實際上只有十七個維吾爾人,而不是二十個!先到柬埔寨的A和其餘的人,根本不是一夥的。另一個從泰國到柬埔寨的維吾爾人,此前也從未和他們謀面。
這些人裡面,只有三人親眼目睹過7.5慘案。那一天,這三人是在烏魯木齊,他們參加了遊行。當遊行隊伍被中共軍警開槍鎮壓時,他們跑散了。第二天,他們看勢頭不對,就分別連夜坐出租車逃到哈密,然後坐火車回到他們做生意的深圳。
他們接獲家鄉來的電話,確定員警在找他們之後,他們開始尋找出境的辦法,後來他們找到了漢人黑社會的人。黑社會的人告訴他們,可以幫他們辦護照,並將他們送入越南。黑社會的人也這麼做了。
現在我來談我的觀點,為什麼中國僅指控這二十個人中的三個人,是恐怖組織的重要成員呢?因為這三個人見證了7.5慘案,他們見證了中國軍警是如何對手無寸鐵的維吾爾人開槍的,他們見證了中國軍警對維吾爾人的大屠殺。他們有中國軍警向維吾爾人開槍、屠殺維吾爾人的證據!儘管我們沒有來得及拿到這些圖片、拍攝的短片。但重要的是,他們自己就是活的見證者!現在有了「恐怖分子」罪名的指控,中國可以判他們死刑,他們的證據就可以永遠地埋入地下了!

中共就是恐怖組織

另一個原因是,當中國使用胡蘿蔔加大棒政策,說服柬埔寨,將這些維吾爾人抓捕給中國後,中、柬兩國都遭到聯合國難民署及美、歐等西方世界的強力譴責。中國雖然嘴上硬,但骨子裡是欺軟怕硬的。所以將這些個維吾爾人編進恐怖組織裡,也會使中國擺脫國際社會的指控。這也是中國給國際社會的一個交待,他們告訴國際社會,這些維吾爾人是恐怖分子,別再追究了。但在這點上,中國是永遠的失敗者,因為國際社會只相信事實,而不是編造的指控!
第三個原因,選在7.5之前宣佈,是中共的殺雞儆猴政策的再現;是中共要警告東土耳其斯坦的維吾爾人:任何的不滿、反抗,結果都將是殺頭、蹲監獄。
這也是張春賢7給東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的一個警告!是張春賢、公安部,給中共主子的生日禮物!也再一次證明,中共並未改變對維吾爾人的「鐵血」政策!根本不存在什麼「新政」。
前一段時間,有人鼓噪,張春賢來到東土耳其斯坦,是要實行「新政」。我當時就寫了篇文章,告訴大家〈善者不來,來者不善〉。在文章裡,我預言,很快會有恐怖案子破獲,為張春賢的政治仕途鋪平道路。不幸,被我言中。中共這個恐怖組織不除,東土耳其斯坦不會有安寧。中國也不會有安寧:因為掌握中國政權的中共,就是恐怖組織,所以他們知道怎麼去製造恐怖組織、恐怖分子!而且主政者都善於在需要的時機,破獲恐怖案子!邀功請賞!

(本文發表於2010年7月3日博訊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