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kswagen發表新款電動車 贊助
2021-10-16 06:26:02PChome書店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3)限定版(拆封不退)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3)限定版(拆封不退)
作者:長月達平/大塚真一郎(繪) 出版社:青文 出版日期:2021-10-12 00:00:00

<內容簡介>

「──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的名字是菜月?昴!」

「這個該不會是,所謂的異世界召喚──!?」
我的名字是菜月?昴!無知無能、無力無謀,欠缺四大才能、隨處可見的現代日本高中生!這樣的我突然被邀請到沒見過的奇幻異世界!還有超級美少女和美幼女來接我,一起譜寫異世界冒險故事!本來以為一定是這樣,但事情似乎沒那麼單純。我喪失記憶了?塔的「試驗」正在進行?喂喂喂,前途根本是烏雲罩頂啊!
「或許是有更強的人或是頭腦更好的人。可是,我只要你,只要昴就好。」
超人氣網路小說,喪失與再生的第二十三幕。──「菜月?昴」,你究竟是何許人也?

★本書特色:

本作是於「小?家????」連載中的超人氣網路小說,曾獲「這本Web小說真厲害!」第二名!
在2014年由MF文庫書籍化,2016年改編為電視動畫,2020年電視動畫二期播映
日本地區系列作品累積銷量突破700萬冊,引起廣泛熱議的話題之作!

最差勁的、最棒的、希望的、絕望的、
灼熱心頭的故事就在這裡──

限定版獨家附贈精美PVC書籤組。

<作者簡介>

長月達平
1987年3月生。網路電子小說投稿網站「小?家????」作家,《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為第一本實體化小說。

大塚真一郎
熊本出身的插畫家,也有繪製以遊戲為主的小說插畫。代表作有《CONCEPTION》、《召喚夜想曲鑄劍物語》等。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一走出便利商店,就到了神奇世界』


菜月昴降生於太陽系第三行星?地球上的日本,是極其平凡的中產階級家庭的獨生子。
若要簡略講述他大約十七年的人生,光是上述這句話就很足夠了,硬要補充的話就是「公立高中三年級的拒學學生」。
面對升學或就業這樣的人生分歧點時,人類會被迫做出決定。每個人都將之稱為人生,但跟別人相比,他蠻擅長逃離討厭的事物。因此,自主休學的情況與日俱增,回過神時,他已經成了讓雙親難過的拒學學生──
「最後還被召喚到異世界,可以肯定是中輟了。」
「昴?」
自言自語然後又諄諄整理現狀的昴,臉被白皙雙手給一把抓住。看過去是一頭銀髮的美少女。
──老實說,是美得沉魚落雁的少女。
宛如月光閃閃發光的銀色長髮,像是鑲了寶石的藍紫色瞳孔,那張長睫輕顫的臉蛋美到超脫常軌,讓全世界的藝術家都想折斷筆。
而這麼美麗的少女在呼吸相觸的距離下,抓著昴的臉盯著他看。身上還散發怡人香氣。
「嗯~?昴?」
「素、素的,我是菜月?昴!」
被銀鈴嗓音再次呼喚,昴僵著笑臉回答。
臉和聲音可能都在發抖,還有,笑容看起來搞不好令人作噁。可是眼前的美少女卻不理昴這樣的不安,而是輕聲「嗯」了一聲。
「嗯……是昴沒錯。抱歉喔。因為,總覺得你看起來怪怪的。」
「怪、怪怪的是指那個嗎?像是眼神之類的?」
「不是喔。你的眼神就跟平常一樣非~常兇惡,但有種你是不是不小心撞到頭了的感覺。」
「眼神就跟平常一樣非~常兇惡!?」
想用輕鬆的笑話來緩和氣氛,卻被意想不到的評語給痛毆。面對驚訝的昴,美少女吐舌說:「抱歉囉。」真可愛。這女生是怎樣。
美少女對自己抱有極大好感,但她說的「跟平常一樣」讓人在意──
「──愛蜜莉雅,要說沒事還太早了。果然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可是,我覺得昴的眼神就跟平常一樣啊。」
「昴的眼神有多窮凶惡極,在這時候怎樣都無所謂。重點不在那。」
「說窮凶惡極太過分了吧!不要仗著自己有點可愛,臭女生……不對,妳們……」
銀髮美少女和跟她說話的人──身穿華麗禮服,梳著漫畫裡才有的縱捲髮,可愛到像個精靈的女童講的話,讓昴氣到大聲起來。
但是與生俱來的厚臉皮,在初相見的美少女與美幼女前面卻無用武之地。
「啊啊,可惡,現在這個狀況是怎樣啦……」
假如狀況如昴所想,那這兩名美女應該是重要的關鍵人物。應該不只是最初預見的村民,甚至地位更高──搞不好,美少女是女主角候補,美幼女是推動劇情的吉祥物之類的。
「咳嗯。」
想到這兒,昴決定整理一下服裝儀容,給對方好的第一印象。
咳嗽清嗓後,重新面向兩人,並退後一步。
「──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的名字是菜月?昴!」
手指高舉天空,另一隻手插腰擺出姿勢。
「無知愚昧,天馬不滅的漂泊浪子!雖然不才,但還請多多指教!」
「────」
昴高聲報上名號,對方聞言後愣住了。接著沉默十幾秒,面面相覷,最後開口。
「那個……我們已經知道了喲?」
「事到如今才在做誇張的自我介紹。」
「什麼──!?」
沒錯,幹勁十足的自我介紹也沒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得到的只有這種感想。


──事態的嚴重性真正變得明朗起來,則是不久後的事。
由於用心的自我介紹得到的反應淡薄,昴不禁感到疑惑。面對這樣的昴,美少女和美幼女告知他的是衝擊性的事實。
「也就是說,我跟妳們認識超過一年了……?」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這座塔,還有樸利斯提拉的事……不對,別說是樸利斯提拉了,你也不記得拉姆和碧翠絲了嗎?……也不記得我了?」
「呃,嗯。是的。正是如此……」
端坐原地縮起身的昴,讓美少女目瞪口呆。看到她眼泛震驚與動搖,昴感到強烈的罪惡感。
「喪失記憶……?怎麼會有這種事……」
而昴的答覆,讓美幼女的反應更甚美少女。
昴坐在藤蔓形成的床上,坐在隔壁的美幼女的手一直捏著他的袖子。看到小小的指頭在發抖,昴的胸口痛了起來。
「────」
不過,昴的內心也是澎湃激昂,無法關懷陷入混亂的兩人。
──一開始,昴以為自己是被召喚到異世界而已。
就是在動畫或漫畫裡經常出現的異世界召喚。事實上,這個想像也沒錯。畢竟這裡並非昴活過十七年的世界。
這點能從服裝奇特又擁有超脫凡人美貌的兩位少女身上看出來。若還嫌證據不夠,那旁邊那隻大到像馬的黑色蜥蜴也足茲證明。
──因此,這裡是與一般常識迥異的世界,也就是所謂的異世界。
只不過在認知到這個事實的時候,發現想法跟兩位美女有很大的落差。
「所以我已經認識妳們了,卻只有我忘記這件事……是嗎。」
跟「一般的異世界召喚」條件大不相同,讓昴抱頭苦思這問題。
其實這是晴天霹靂的消息。在昴的腦子裡,自己是晚上一離開便利商店就無縫接軌來到異世界,完全不記得這中間有發生過其他事。
可是就算眼前的兩人說謊,又很難想像讓她們這麼做的理由。畢竟,要說美少女跟自己的話,當然該相信美少女的意見吧。
「這是玩笑話啦……不過這隻手,確實是離開便利商店後的身體吧。」
昴邊說邊捲起右手袖子,張闔手掌。
是多心了嗎,感覺手臂變得比較健壯。手掌什麼時候長繭了?還有──
「這什麼噁心的……」
從手肘到手背長著宛如黑色血管的斑紋。這絕對不可能是刺青,手部的狀態異常有種生物般的噁心感。
除此之外,身體處處都有白色疤痕。該說幸運嗎,昴並不把傷疤看得很重。不過因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所以覺得愧對兩老,但反正對雙親的罪惡感平素早就積累頗深,不差這些了。──可是很明顯的,中間發生的插曲絕對不少。
憑藉這些要素,理性判斷兩位美女的說明可信度較高。
「所以說,我在便利商店被召喚到異世界,跟兩位美女打好關係後,喪失了記憶?」
未免太慌亂匆忙了。將事態囫圇吞棗並努力消化的昴,注意到兩人的表情。
她們的面容顯得比昴還消沉,在昴的心中點燃火光。
「啊,那個!我知道妳們很沮喪,但這邊就重新打起精神吧!」
「────」
「就我所知,像這種暫時的健忘症可以在某些刺激下恢復正常。電影的話更是能在兩小時之內就解決問題,一切恢復原樣!用不著太過擔心也OK的!」
「對不起,我有點不懂你在說什麼。」
「唉呀呀,是嗎……?」
昴快嘴試圖勉勵她們,結果美少女直接給予不講理的回應。昴不禁垂頭喪氣,但美少女立刻接著說:
「不過,昴果然還是昴……嗯,我放心了。」
「咦?是、是嗎?妳這樣講,我也稍微輕鬆……咦,等一下!?」
「嘿咿!」當昴鬆懈下來時,美少女突然用力拍自己臉頰。力道大到可愛臉蛋都變得紅通通的。
「好!打起精神了。那樣子是不行的。明明昴才是一直傷腦筋的人,我可不能永遠哭喪著臉。」
「這女生有夠勇猛,跟可愛的臉蛋不搭呢……」
「好,碧翠絲也來!」
美少女紅著臉威勢十足的樣子讓昴吃驚,美少女就這麼朝昴身邊僵住的美幼女發聲。
「我知道妳很震驚和難過……但想一想,現在最難受的是誰?我們得為他做些什麼吧?」
「貝、貝蒂……」
被美少女的氣勢壓倒,美幼女語塞。美少女就這樣關照著稚嫩的反應,眼中帶著無比信任。
那是昴所不知道的,美少女與美幼女之間才有的信賴。
「昴……現在,很困擾嗎?」
「……啊,老實說,是沒錯。嗯,我希望求得協助。我舉雙手投降。」
「────」
儘管覺得丟臉,但昴還是向美幼女坦率表達心情。聞言,美幼女睜大有奇妙紋路的湛藍雙眼。
就在昴覺得那看起來像振翅蝴蝶的時候──
「──啊啊,討厭,真是的!昴真的是要人照顧的契約者耶!」
接著,就像蝴蝶振翅引發龍捲風一樣,美幼女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她雙手抱胸,鼓起圓嘟嘟的臉頰,氣噗噗地大聲說。
「每次都製造一堆麻煩事,老是給貝蒂添亂!這是最後一次了,要不然貝蒂也會覺得煩的!」
「哦、好喔……呃,所以說,意思是?」
「因為昴老實求救,這次就睜隻眼閉隻眼。──反正昴要是沒了貝蒂,就只是隻寂寞得活不下去的弱雞。」
「講到這地步!?」
美幼女氣勢熊熊、幹勁十足的態度,讓昴大吃一驚。要是沒和她一起,就只是隻寂寞得活不下去的弱雞什麼的,又被講得很誇張了。
不過見對方的表情從消沉變得開朗,內心也鬆了一口氣。雖然聽到很多在意的單字,像是「契約者」等等,但暫時先忍住不問。
「────」
老實說,昴還很難完全接受整個狀況。
整個人混亂不已,無法直接面對現實,連要囫圇吞下事實都很困難。
但即便如此,依然想相信眼前兩人的親暱絕非虛假。
「我的名字是菜月?昴。雖然分不清左右,但八成是妳們的朋友。深明不知廉恥,但還是要拜託妳們一件事。」
重新站起來的昴指著天花板報上名字。
接著手指向兩人,眨眼道。
「──請教妳們的芳名。」
「────」
這話不知為何讓美少女愕然失聲,美幼女眨眨眼睛。
不過也只有一瞬間。
兩人慢了一拍,然後各自露出笑容。
「我的名字是愛蜜莉雅,沒有姓氏,就只有愛蜜莉雅。再次多指教囉,昴。」
「貝蒂是大精靈碧翠絲,昴是貝蒂的契約者。」
如此這般,她們各自報上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