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駕Mini Cooper S 贊助
2021-10-15 05:18:02PChome書店

難哄(上中下)套書


難哄(上中下)套書
作者:竹已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21-09-15 00:00:00

<內容簡介>

☆ 青春暢銷作家竹已《偷偷藏不住》姊妹作
☆ 網路積分一百二十億,療癒溫馨力作
☆ 腹黑高冷男╳夢遊症記者
☆ 這麼多年,我還是只喜歡你──從年少時的心動,再到未來的每一個瞬間,我都只愛你
☆四篇番外,完整訴說從青春年少累積至今的所有愛戀

(上)
在燈紅酒綠的酒吧中,
溫以凡偶遇到人稱「墮落街紅牌」,帥氣又冷淡的老闆──
就是高中時,曾經「纏著她不放」的那個人。

身為新聞記者,溫以凡的作息不正常、回家時間不固定,
想要找個好相處又不會干擾到彼此生活的室友一起租屋,
但她萬萬沒想到,竟然會找到她的「前緋聞男友」桑延。
雖然兩人住在一起是相安無事,
不過因為某些心事,導致溫以凡夢遊的老毛病再次發作……

溫以凡:「昨晚應該是你第一次看到我夢遊吧?」
桑延若有所思地盯著她:「妳突然跑出來抱住我。」
溫以凡的表情僵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嗯?什麼?」
桑延挑眉,閒閒地補充了一句:「還親了我一下。」

(中)
她有非常多顧慮的事情,
怕他喜歡的只是,高中時的那個自己;
怕他還會介意自己曾經給他帶來的傷害;
怕在一起之後,他會突然發現,她其實也沒他想像中的那麼好。

除了溫以凡偶爾的夢遊之外,和桑延的合租生活意外地順利愉快,
拜他的廚藝及塞滿整個屋子的零食所賜,向來纖瘦的她還變胖了。
不過,在這個行為霸道,其實細心體貼的男人照料之下,
她終於承認自己應該是……喜歡他?
但是她不確定,這麼多年過去,桑延是否還願意把心交給她。

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我不會了。
我會對你很好,我不會再傷害你了。
所以我們可不可以一直像現在這樣,你可不可以一直陪著我?

(下)
她骨子裡同樣驕傲,
卻跟他的目中無人不同,溫和到了極致。
像個奪目,卻又不刺眼的光芒。

溫以凡的夢遊源自少女時期碰到的可怕事件,
時隔多年,過去的夢魘竟然再度找上門來。
而和彼時不同的是,現在她的身邊有那個高傲但可靠的人。
如太陽般的桑延會用他最暴烈而眩目的光與熱,
驅逐那些刺骨的寒冷,照亮她生命中的所有黑暗。

他聲音很輕,似有若無地冒出一句:「我只愛妳。」
從年少時的心動,一直持續到現在,再到未來的每一個瞬間。
我都只愛妳。

★目錄:

<上>
第一章 墮落街紅牌
第二章 正經酒吧
第三章 不死心啊?
第四章 最男子氣概的名字
第五章 群組訊息
第六章 是跟你說
第七章 白月光
第八章 度日如年
第九章 溫農夫與桑蛇
第十章 我覺得你打不過
第十一章 你就是痞子
第十二章 你家炸了
第十三章 我剛搬來這
第十四章 他一定是Gay
第十五章 但我對妳不太放心
第十六章 照顧一下生意
第十七章 等我
第十八章 只有一個嗎?
第十九章 溫
第二十章 今晚不回
第二十一章 他的一身傲骨
第二十二章 煮多了
第二十三章 我哥說我迷路了
第二十四章 妳為什麼選宜荷大學?
第二十五章 抱住他
第二十六章 發了瘋地愛慕
第二十七章 少自作多情啦
第二十八章 來超市參加考試
第二十九章 沒喜歡過嗎?
第三十章 被人熱烈愛著
第三十一章 我在你面前夢遊過嗎?

<中>
第三十二章 案件重演
第三十三章 妳剛剛親我了
第三十四章 這點小技倆
第三十五章 站不穩
第三十六章 就這一次
第三十七章 渣男
第三十八章 妳怎麼像個變態一樣
第三十九章 走錯房間了
第四十章 妳把話說完
第四十一章 做人要有點擔當
第四十二章 試探一下
第四十三章 敢就過來
第四十四章 她想跟桑延談戀愛
第四十五章 那就來吧
第四十六章 我準備約他吃飯
第四十七章 有話跟妳說
第四十八章 如果我追你
第四十九章 我來收禮物
第五十章 把持不住
第五十一章 妳男友要來接妳
第五十二章 被妳男友帥到了?
第五十三章 是要讓妳相信的
第五十四章 桑延永遠信守承諾
第五十五章 妳要是想跟我調情
第五十六章 樂意當個娘炮
第五十七章 誰比較帥
第五十八章 我是妳的備胎嗎?
第五十九章 讓你變成我一個人的

<下>
第六十章 幫我洗個澡
第六十一章 什麼都行
第六十二章 把我抱來妳房間
第六十三章 女友太黏人
第六十四章 不想做點別的事?
第六十五章 想碰我哪裡?
第六十六章 他喜歡了那麼多年的女孩
第六十七章 我親愛的少年
第六十八章 我只看得上最好的
第六十九章 嫖我嗎?
第七十章 該享用了,客人
第七十一章 咬破了
第七十二章 延不由衷
第七十三章 專挑鴨來選
第七十四章 嫌疑犯
第七十五章 照例會幫妳實現
第七十六章 只剩下光
第七十七章 不是還有妳嗎?
第七十八章 就親一下
第七十九章 下次輕一點
第八十章 你就跟我求個婚吧
第八十一章 妳哥劈腿了
第八十二章 妳以為那畜生會比我收斂?
第八十三章 想把妳藏起來
第八十四章 像是光一樣
第八十五章 我渴望有人至死都暴烈地愛我
番外一 原來你只是個替身
番外二 哥哥
番外三 明天去登記
番外四 死纏一輩子,都還是想擁有的人

<作者簡介>

竹已
高人氣暢銷書作者。
改稿強迫症晚期患者,總退役失敗的熬夜冠軍。想養矮腳貓,攢一冰箱的零食,去會下雪的城市過冬。
已著:《偷偷藏不住》(高寶書版)、《難哄》(高寶書版)、《奶油味暗戀》、《敗給喜歡》、《多寵著我點》等等。
微博:@小竹已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墮落街紅牌

難得的休息日,溫以凡熬夜看了部恐怖電影。
詭異感全靠背景音樂和尖叫聲堆砌,全程沒有讓人膽戰心驚的畫面,平淡如白開水。出於強迫症,她幾乎是強撐著眼皮看完的。
結束字幕一出現,溫以凡甚至有種解脫的感覺。她閉上眼,思緒瞬間被睏意纏繞。即將墜入夢境時,突然間,房門被重重拍打了下。
砰的一聲──
溫以凡立刻睜開眼。
順著從窗簾縫隙掉進來的月光,看向房門。外面能清晰聽到男人醉酒時渾濁的嗓音,以及跌跌撞撞往另一個方向走的腳步聲。
之後是門被打開又關上的聲音,阻隔了大半的聲響。
又盯著門好幾秒。
直到徹底安靜下來後,溫以凡才放鬆了精神。
她抿抿唇,後知後覺地火大了。這週都第幾次了。
睡意一被打斷,溫以凡很難再入睡。她翻了個身,再度闔上眼,百無聊賴地分出點精力去回憶剛剛的電影。
唔,好像是部鬼片?還是自以為能嚇到人的低成本爛片。
迷迷糊糊之際,溫以凡腦海莫名浮起電影裡的鬼臉。
三秒後,她猛地爬起來,打開床頭的檯燈。
整個後半夜,溫以凡都睡得不太安穩。半睡半醒間,總覺得旁邊有張血淋淋的鬼臉正盯著她看。直到天徹底亮起來,她才勉強睡去。
隔天,溫以凡被一通電話吵醒。
因為熬夜和睡眠不足,她的腦袋像被針刺到一般,細細密密地痛。她有點煩躁,緩慢地拿起手機,按下接聽。
那頭響起從小到大的好友鐘思喬低低的聲音:「我晚點打給妳。」
溫以凡的眼皮動了動,腦子當機了兩秒。
忽地打個電話來把她吵醒,這就算了,居然不是正片,還只是個預告。
她的起床氣瞬間炸裂,脫口而出:「妳是不是存……」
話還沒說完,電話已經被掛斷。
拳頭像是打在棉花上,溫以凡睜眼,悶悶地洩了氣。又在床上躺了一陣子,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現在的時間。接近下午兩點了。
溫以凡沒再賴床,抓了一件外套套上,爬出被窩,走進廁所。
溫以凡正在刷牙,手機再度響起來。她騰出手滑了一下螢幕,直接點了擴音。
鐘思喬先出了聲:『天啊,剛剛遇到高中同學了,我頂著大油頭還沒化妝,尷尬死了!』
「哪那麼容易死,」溫以凡嘴裡全是泡沫,含糊不清道,「講話幹嘛那麼誇張?」
鐘思喬沉默三秒,懶得跟她計較,『今晚要不要出來玩?溫記者。您都連著加班一週了,再不找點樂子我怕妳猝死。』
「好,去哪?」
『要不就去妳家那邊?不知道妳去過沒?我同事說那邊有家酒吧,老闆長得很帥……』鐘思喬說,『欸,妳那邊怎麼一直有水聲?妳在洗碗?』
溫以凡:「刷牙。」
鐘思喬嚇了一跳:『妳剛醒啊?』
溫以凡溫吞地嗯了聲。
『都兩點了,就算是午休也結束了。』鐘思喬覺得奇怪,『妳昨晚在幹嘛?』
「看了一部恐怖片。」
『哪部?』
「《夢醒時見鬼》。」
鐘思喬明顯看過這個電影:『這部算恐怖片?』
「看完我就睡了。」溫以凡只當沒聽見她的話,扯過一旁的毛巾,把臉上的水珠子擦乾,「結果半夜突然醒了,然後還真像電影裡演的那樣,見到鬼了。」
『……』
「我就跟鬼打了一晚上的架。」
鐘思喬有點無語:『妳怎麼突然跟我扯這麼限制級的話題?』
溫以凡挑眉:「哪裡限制級?」
『什麼架要打一整個晚上?』
「……」
『好了,不要嫖鬼了,姊姊帶妳去嫖男人。』鐘思喬笑著說:『帥氣的、活跳跳的、熱騰騰的,男人。』
「那我還是嫖鬼吧。」拿起手機,溫以凡走出廁所,「至少不花錢,免費。」
鐘思喬:『誰說要花錢了,男人也可以白嫖啊。』
溫以凡:「嗯?」
『用眼睛嫖。』
「……」掛了電話後,溫以凡再次在微信上跟房東說起昨晚的情況。隨即,她猶豫地補了句,合約到期之後,可能不會再續租了。
兩個月前,她從宜荷搬來南蕪市。
現在住的房子是鐘思喬幫忙找的,沒有什麼大問題。
唯一的不便就是,這是個合租的房子。房東將一個二十幾坪的房子改裝成三個獨立的房間,每個房間都有一個廁所,所以沒有廚房和陽臺等設施。但勝在價格便宜。
溫以凡對住處沒有太大的要求,況且這裡交通便利,周遭也熱鬧,她還考慮過乾脆長期租下來。
直到某天,她出門時恰好碰上隔壁的男人。漸漸地便演變成現在的狀況。

不知不覺間,太陽下了山,狹小的房間內被一層暗色覆蓋。萬家燈火陸陸續續燃起,整座城市用另一種方式被點亮,夜市也逐漸熱鬧起來。
見時間差不多了,溫以凡換了身衣服,然後簡單化了個妝。
同時,鐘思喬不停在微信上轟炸她。
拿起衣帽架上的小包包,溫以凡用語音回了句「現在出門」。她走出去,往對面看了一眼,不由自主走快一點,出到樓梯間下樓。

兩人約好在地鐵站會合。
準備去的地方是鐘思喬今天提到的酒吧,位置在上安廣場的對面。可以看到接連不斷的一連串霓虹燈,點綴在每個店面的招牌之上。
只有夜晚才會熱鬧起來的地方。
是南蕪市出名的酒吧街,被人稱作墮落街。
因為沒來過,兩人找了半天,終於在一個小角落看到這家酒吧。
名字很有趣,叫「加班」。
招牌格外簡單。純黑色的底,字體四方工整,呈現純白色的光。在一堆色彩斑斕而又張牙舞爪的霓虹燈裡,低調得像是開在這裡的一家小髮廊。
「這想法很新鮮,」溫以凡盯著看了好一會兒,「在酒吧街裡開髮廊,想來這裡把妹的,就可以先來這裡做個造型。」
鐘思喬嘴角抽了一下,拉著她往裡面走:「不要胡說。」
出乎意料,裡頭並不如溫以凡所想的那般冷清。
她們來得算早,還沒到人多的時間,但店裡的位置已經零零散散被占據了大半。
舞臺上有個抱著吉他的女人,垂眸唱歌,氛圍抒情和緩。吧台前,調酒師染著一頭黃髮,此時像耍雜技一樣丟著調酒雪克杯,輕鬆又熟稔。
找了個位子坐下後,溫以凡點了杯最 便宜的酒。
鐘思喬往四周看了一圈,有點失望:「老闆是不是不在啊,我沒看到長得帥的啊。」
溫以凡托著腮,漫不經心地說:「可能就是那個調酒小哥。」
「最好是!」鐘思喬明顯無法接受,「我那個常年泡在墮落街的同事說,這酒吧的老闆可說是墮落街的紅牌了。」
「說不定是自稱的。」
「?」
注意到鐘思喬不善的眼神,溫以凡坐直了點,強調一句:「就,說不定。」
鐘思喬哼了一聲。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一陣子。
鐘思喬提起中午的事情:「對了,我今天遇到的是我高一的副班長。他大學也念南蕪大學,好像還跟桑延同一間宿舍,不過我沒怎麼見過他。」
聽到這個名字,溫以凡愣住了。
「說起來,妳還記得──」說著,鐘思喬的視線隨意一瞥,忽地定向吧台,「欸,妳看十點鐘方向,是不是『墮落街紅牌』來了?」
同時,溫以凡聽到有個人喊了一聲「延哥」,她順著望過去。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調酒師的旁邊站了個男人。
酒吧內光線昏沉。他半倚在桌沿,整個人背對吧台,腦袋稍側,像是在跟調酒師說話。穿了一件純黑色的風衣,身材挺直而又高大,此時微微弓著身子,也比旁邊的調酒師高出一節。眼眸漆黑,唇角淡淡揚起,略顯玩世不恭。
頭上的彩色霓虹燈轉過來,落下幾道痕跡在他臉上。溫以凡也在這瞬間認出他來。
「不會吧?」大概是跟她有一樣的發現,鐘思喬語調揚起,十分震驚地說,「紅牌是桑延啊?」
「……」
「怎麼我一提起他就看見人了?妳還記得他嗎?妳轉學之前,他還追過妳……」
聽到這句話,溫以凡的睫毛顫動了一下。
正好路過一個服務生,溫以凡有點不自在,想出聲打斷時,耳邊忽然傳來一聲驚呼。她抬頭,就看見服務生似乎是被人撞到了,手中的托盤略微傾斜,放在上邊的酒杯隨之倒下──朝著她的方向。
酒水夾雜著冰塊,掉落在她的左肩上,順勢滑下。她今天穿了件寬鬆的毛衣,此時大半邊衣服被淋濕,寒意滲透進去。凍得人頭皮發麻。
溫以凡倒抽了口氣,條件反射性地站了起來。
店內音樂很大聲,但她發出的聲響也不算小。
服務生整張臉都白了,連聲道歉。
鐘思喬也站起身,幫溫以凡把衣服上的冰塊拍掉,皺眉道:「還好嗎?」
「沒事,」溫以凡聲音不受控制地發顫,但也沒生氣,看向服務生,「不用再道歉了,以後注意點就好了。」
隨後她對鐘思喬說:「我去洗手間處理一下。」
說完,她抬眼,意外地撞入一道視線之中。深邃,淡漠而又隱晦不明。
定格兩秒。溫以凡收回視線,往女廁的方向走去。
走進一間空的廁所,她脫掉毛衣,裡頭只剩一件貼身薄衣,所幸還隔了一件毛衣,沒被打濕多少。
溫以凡抱著毛衣走到洗手台,用衛生紙沾了點水,勉強把身上的酒水擦乾淨。大致處理好後,她走了出去。
餘光瞥見走廊處站著一個人,溫以凡下意識地看過去,腳步一頓。
男人斜靠著牆,嘴裡叼了根菸,眼神慵懶,神色閒散。與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外套已經脫了下來,就這麼鬆鬆地被他拎在手上。身上只剩一件黑色的T恤。
距離最後一次見面,已經過了六年了。
不確定他有沒有認出自己,溫以凡也不知道該不該打招呼。掙扎了不到一秒,她垂下眼,乾脆裝作也沒認出來,硬著頭皮繼續往外走。
暗色簡約的裝修風格,大理石瓷磚上的條紋不規則向外蔓延,倒映著光。在這裡還能聽到女歌手的歌聲,很輕,帶著纏綿和繾綣。
越來越近。即將從他旁邊走過,就在這個時候──
「喂。」他似有若無地冒出一聲,聽起來懶洋洋的。
溫以凡停了下來,正要看過去。
毫無防備地,桑延倏地將手上的外套扔了過來,遮擋住她大半的視野。溫以凡愣了一下,立刻伸手抓住,有點莫名。
桑延仍未抬頭,低著頭把菸捻熄在旁邊的垃圾桶上。
兩人誰都沒有主動說話。
似乎過了很久,但實際上也不過幾秒的光景。桑延緩慢地抬起視線,與她對上目光。眉目間帶著疏離。
「談談。」他說。